重庆强奸活埋少女案开庭

785Justice 收藏 42 4601

2007年9月28日上午9时15分,垫江县人民法院前。

彭代权和妻子刘玉梅呆呆望着法院上方那神圣的天平,久久不能挪步,无声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

刘玉梅手里,紧拽着一张法院传票。上面写着“案由:强奸、故意杀人;被传唤人:小丽(化名);应到时间:2007年9月27日9时30分”。小丽是他们的女儿,他们好想让女儿也到现场,看看那个3个多月前强奸施暴后活埋她的凶手的下场。但,他们不能,因为女儿还在接受治疗;他们不敢,因为女儿不能再受刺激。

传票是9月10日送到彭代权夫妇手中的——从那一天起,他们就开始倒计时,盼着这天。

难熬的112天

昨天早上5时,天未亮,彭代权和刘玉梅就早早起床了,他们眼睛都肿肿的,一夜未合眼。

彭代权将前一天的冷饭热好后,天还未亮,夫妻二人坐在桌边,谁也没说话。吃了两口,刘玉梅就放下筷子: “代权,等会你要制止我,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要冲上去和他拼命。”这句话,刘玉梅之前已对丈夫说过无数次。

5时30分,两人像往常一样,开始烧开水。家里的小茶馆不能放弃,这是他们惟一的经济来源,尽管挣不了多少钱——一个顾客一元钱就能坐上整整一天。

开水烧到第3锅时,天开始泛白。两人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烧开水、添煤、泡茶。

“哐”一声,舀开水的瓢掉在了地上,地上窜起一股蒸气。刘玉梅的右手停在半空中,看着被烫得发红的双脚,她没有反应。“你歇一下,我来。”彭代权捡起水瓢,继续将锅里的开水往瓶里灌。舀了几瓢后,他背过身,用手背擦着眼睛,然后看着一锅已滚开的开水发呆。

昨天是新民镇赶集的日子,才7时30分,已有顾客上门了。彭代权边为顾客递茶,边接过他们手中5角、一元不等的钞票,刘玉梅则匆匆将3岁的儿子送往幼儿园。

“终于等到今天了!”彭代权笑得很轻松,但这轻松很快就被深深的担忧和痛苦取代:“如果不严惩那个人,我们就上诉!”女儿出事后,他们和他们身边的人就一直以那个人来指代凶手勾维福。但现在,那个让他们连名字也不敢提起的人就要和他们对视,现在,夫妻俩茫然不知如何面对。

一早,就有不少人自发聚集到彭家门前,为彭代权夫妻俩打气。邻居汪志发最先到:“你们放心去开庭,我说过,今天我帮你们守生意。”

茶馆里的人越集越多,他们大多是来安慰彭代权夫妇的。“3个多月了,我数过,112天。我都不知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每晚都睡不着,躺在庆上等天亮……”刚从幼儿园回来的刘玉梅说,因为小丽的事,他们全家已无法再在这儿呆下去:“多数人是同情我们,但也有极个别人说三道四。”听到那些风言风语,刘玉梅和丈夫心都碎了,但他们只能听着,也不知能逃到哪去。

25日是中秋节,夫妻俩没买月饼吃,只给远在重庆西南医院的小丽和照顾她的外婆打了个电话:“就算是团圆吧!这家东一个,西一个,残了……”刘玉梅又开始对着开水发呆。

8时30分,彭代权揣好法院传票,跨上摩托车,载着妻子向位于县城的法院驶去。

平静面对凶手

望着法院上方那架天平,刘玉梅和丈夫心中充满期待。

“那个人已到了,我们进去吧。”刘玉梅手中的传票开始微微颤抖,她和丈夫同时叹口气,随律师踏上法院门前的台阶。

“代权,等会你要制止我,我怕我要冲上去和他拼命。”快进法庭时,她又止住脚步,再次嘱咐丈夫。

法庭外,彭代权和刘玉梅一眼就看到那个穿着黄色囚服、趿着一双黄色旧拖鞋的勾维福——他面无表情地坐在角落,手腕处,是一副亮铮铮的手铐。

看到这个人,刘玉梅眼睛湿了——这个人,曾是他们的邻居、好友,小丽一直亲切地叫他“勾叔叔”;也正是这个“勾叔叔”,让小丽终身残疾,还背负屈辱。3个月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个人。刘玉梅伸出左手,死死抓住丈夫的胳膊,才勉强稳住摇晃的身子。因为太用力,她手背上的青筋凸起,显出一种无力的苍白。

自收到传票那天起,夫妻俩就在心里想了很多面对“那个人”的方法——冲上去拼命,抑制不住的号啕大哭,给他几耳光……

但此刻,刘玉梅和彭代权在走过勾维福身边时,沉默了。他们看似很平静,但脸上都有泪水,没有看“那个人”一眼。事后,刘玉梅告诉记者:“我们想了那么多,就没想到会这么平静。当真正面对他时,我甚至想都没想到要冲上去拼命,心底只有恨,只有痛。”

勾维福抬眼望了望,嘴巴动了动,却最终低下了头,什么也没说。

9时30分,准时开庭。两个小时的庭审中,彭代权和刘玉梅一直没去看站在被告席上的勾维福,他们空洞的眼神都落在一个虚无的地方。只是,当有人当庭陈述“那个人”残害小丽的过程时,他们泪水直流。

面对法庭上指控的所有犯罪事实,勾维福几乎没为自己作任何辩解。为小丽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重庆泰莱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凌告诉记者,当她提出496183.61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时,勾维福没提出任何异议,也没有查看相关票据的意思。只说:“我犯下滔天大罪,应受到惩罚。多少钱我都认,但我没这个经济能力。”顿了顿,他在法庭上第一次面朝受害人的父母站好,一边用戴着手铐的双手反复将囚衣的衣角卷起、展开,一边说:“我对不起小丽,对不起你们,请你们原谅我。我愿意接受任何法庭公正的判决。”彭代权和刘玉梅依旧木讷地坐着,没任何反应。

彭代权事后告诉记者:“一句‘对不起’就可原谅吗?无论怎么量刑,无论多少赔偿,也无法抹去他给我们这个家带来的伤害。”

这场未公开审理的庭审以择日宣判而结束。走出法院,彭代权说:“我们希望严惩凶手!”他声音不大,但语气很坚定。

小丽还需做4次手术

26日,开庭前一天,西南医院整形美容外科医院。上午,记者还未进病房,就听见小丽的笑声,他正坐在病床上摆弄一部手机,这是她8月26日生日那天,妈妈送她的。“病房没电话,妈妈说,他们不在身边时,我也可以和他们说话了。”

手机可放MP3,小丽正是听了她最喜欢的那首《感恩的心》而笑出了声。手机还可以拍照,小丽照了很多照片,有医院的环境,还有病友的模样,但就没为自己照过:“我不敢看自己的样子。”

床头有盏台灯。外婆说:“她还是不敢关灯睡觉,怕黑。”小丽还是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医院厕所在走廊尽头,小丽不敢一个人穿过那长长的走道,不敢一个人蹲在厕所里,她说,她怕“那个人”突然来了,外婆打不赢他。

但小丽的情绪较一月前明显好多了,只是不愿提起“那个人”。说起第二天的庭审时,她脸上的笑突然没了,只说了句“我知道”。但很快,她又笑了。

自入院来,小丽已接受了3次手术,花去医药费近九万元。她刚接受了左眼眶植皮术,等待她的还有4次大手术。院方称,还需直接医药费约十万元,而她上肢神经可能无法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

小丽说,等她伤好了会继续上学,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妈妈,你们下次来时,把我初三的课本带来嘛,我都快忘完了,我要复习。”

垫江活埋少女案昨开庭

昨天上午,备受关注的垫江县强奸活埋少女一案在垫江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因涉及未成年人,此案并未公开审理。

法庭上,被告勾维福对自己强奸和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称对不起受害者及其家属。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择日宣判此案。

今年6月8日晚,被告勾维福在垫江县第九中学校门口,将刚下晚自习的小丽(化名)骗至该县沙坪镇环大村化水沟煤矿一废弃风眼井中,先后3次对15岁的小丽实施强奸。后恐罪行败露,决定杀人灭口,用绳子捆绑其双手,用石头砸其头部。在认为小丽已死亡后,又用乱石将小丽的身体掩埋洞内。6月15日凌晨,勾维福指认现场时,警方发现小丽在被活埋六天七夜后,还奇迹般活着。目前,小丽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经法医鉴定,小丽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损伤程度属重伤。

据了解,勾维福生于1953年,小学文化,1983年因抢劫被判刑15年,1992年减刑释放。本案案发后,勾维福于7月18日被逮捕,9月5日,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就此案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向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公诉。

昨日庭审现场,公诉人认为勾维福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提请法院严惩凶手。小丽的代理律师则向其提出了496183.61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勾维福对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受害方提出的赔偿要求均无异议,称自己“犯下滔天大罪,应受到惩罚”,但在赔偿问题上“没有这个经济能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