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理学的角度来看, 蒙古也许是世界上最闭塞的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被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夹在一起,与它相邻的是人烟稀少沙漠面积相当大而且经济也比较落后的中国西北部地区与严寒的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 这个国家没有出海口, 距离它最近的出海口是1500公里之遥中国的天津港, 对于宏观经济学家来说, 几乎是一个极好的现实中的“封闭系统”。


这个面积超过150万平方公里的国家是一个拥有大片草原,戈壁,河流和山川以及相当丰富的矿产资源的国家。这个面积几乎5倍于德国的国家是一个真正的“地广人稀”的国家,因为在这个国家的人口只有大约255万,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善良的纯朴牧民。在1990年以前,如同很多东欧国家那样,这个国家的经济同莫斯科紧密挂钩。


20世纪90年代,蒙古开始了一系列的政治和经济改革,政治上由原来的共产党执政变为多党执政和议会制,经济则以新自由主义(Neo-Liberism)作为改革的指导思想, Harvard大学的Jeffrey Sachs教授主持了蒙古90年代初期的经济改革,好来呜的电影也随之涌入Ulan Bator,人们的穿戴更加西化,英语是人们必须掌握的外语。蒙古国被美国政府称为“亚洲各国实行民主的楷模”,为了进一步向西方文化靠拢, 蒙古政府计划放弃正在使用的西里尔文字,改用西方通用的拉丁文字,为此出台了《拉丁文字国家计划》。与亚洲其它国家相比,蒙古被认为是“亚洲最西化的国家”。


1990年, 当时的蒙古总统Ochirbat先生曾经预言, 随着政治经济改革, 蒙古将在2000年成为一个亚洲新兴发达国家。


十多年过去了,今天任何一个到过蒙古的人都会告诉你,这个国家里虽然出现了一些身穿昂贵的欧洲西服热衷于购买瑞士手表并且驾驶Mercedes牌轿车的人,也出现了一些豪华别墅与装备有欧洲葡萄酒以及美国啤酒的酒吧间,超级市场中也是琳琅满目的外国产品,甚至还出现了不少摇滚乐队, 但是这个国家没有什么工业,过去的苏维埃时代的工厂基本上也已经全部破产停工,就连热水瓶,玻璃和纸张以及包装用泡沫塑料都也需要进口。


90年代初期蒙古的民主党领导人到哈佛大学去进修, 并在Jeffrey Sachs教授的指导下进行了激进的经济****,经过哈佛大学短期培训的蒙古银行高级官员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国家外汇储备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损失掉了70%以上。


蒙古的外汇来源绝大部分依赖于两个企业,一个是Erdenet铜矿,另一个则是生产羊绒的Gobi JSC。


苏维埃时代所开发的Erdenet铜矿仍然是蒙古的最大外汇来源---虽然这个矿已开始出现了资源枯竭的兆头,由日本援助建设的电视机厂曾经生产“蒙奈”牌电视机,今天也早已停产,蒙古最大羊绒加工工厂---装备有80年代所引进的欧洲设备并且生产量曾一度占据全球羊绒25%的Gobi JSC公司---也已经严重开工不足,现在正在私有化进程中等待被拍卖。


蒙古国于1991年起实行私有化,目前,服务行业的私有化程度近百分之百。蒙古贸易发展银行成立于1990年,原系蒙古最大的国有商业银行之一,资产在蒙古现有16家商业银行中高居首位。2002年12月11日,蒙古政府将其在该行中的76%的股份以2800万美元的价格出让给瑞士GDRALD METALS公司和美国BANCA COMMERCIALE LUGALO合资集团。 最近,蒙古贸易发展银行行长与荷兰ING国际金融集团正式签约,该合同规定,ING在未来3年内向贸易发展银行提供管理服务和技术援助,ING将向贸易发展银行提供该行的首席执行官(CEO)和首席运营官(COO)来主管其银行管理业务,还将向该行提供风险管理、银行零售业务、资金管理、人力资源、信息技术和管理信息系统等业务咨询。2003年12月9日一家俄罗斯公司以580万美元的高价购得标底为120万美元的蒙古最大的国有保险公司业务量占蒙古保险业市场的78.5%的 “蒙古保险公司”的所有股权,这家总部设在伊尔库茨克的俄罗斯保险公司还于2001年在蒙古注册了成吉思汗银行组成,到2003年8月成吉思汗银行贷款额已超过4100万美元,在蒙古的商业银行中名列前茅。蒙古农业银行是唯一一家在全国开设有分行的银行,随着同美国的一家国际发展机构的合作项目的展开,这家蒙古最大的银行,从濒临倒闭发展成为拥有上百万元资产的企业。一位美国银行家负责重建的新银行的管理和经营。他为重组银行想尽了各种办法,像发放贷款,开发营销策略,增设分行等等。甚至银行的名字也被改为'可汗银行',这个名字很能够令蒙古人想起生活在13世纪的历史人物成吉思汗。 在同美方的合作项目开展两年之后,可汗银行又以七百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日本投资商,从此蒙古最大的银行由日本人掌管,美国人经营。


如今私有化这个字眼在蒙古是最时髦的词汇,蒙古几家最大的国有企业均已列入国有资产私有化名单中,甚至连蒙古航空公司(MIAT)也即将加入私营化的行列,它正随时恭候着一家外国管理队伍的加入。 当然,土地产权也毫不例外地正在私有化进程之中。


在蒙古,几千年来从来没有过土地归私人所有的先例, 甚至在成吉思汗时期也是如此。但是,蒙古政府于2003年的5月份正式开始进行史无前例的土地私有化工作。蒙古总理Enkbayar把土地私有化称作“历史性的大事件。”他在电视演讲中声称:“蒙古正在经历历史上的重大变革,而现在蒙古人民开始成为土地的真正主人,这又是一个历史重大事情。。。。。。”


在90年代中期,蒙古政府把居民住宅私有化,从而使50%以上的城市人口拥有了固定财产。但是住在蒙古包区的人们因为土地不是自己的,一直没有法律资格把他们居住的地方当作有经济价值的固定财产。现在按照新的土地法,城市和农村县镇的人们可以免费拥有他们居住的土地。 随着经济的自由化,城市土地的私下买卖在蒙古早已经开始,由此引起的贪污和贿赂是导致社会不满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不只是蒙古的几个主要政党,整个社会都支持土地的私有化。但这并非意味着这次土地私有化工作没有遇到反对。一些蒙古的主要反对党批评蒙古政府为了本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没有采纳社会和其他政党的意见,单独而且匆忙地解决这个重大问题,国会最后通过的有关法律也不合乎公平原则。 一位反对党领袖认为“执政党政府制定土地法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广大农民的利益,另外由地方上的少数长官掌握土地的分配和买卖权也会导致政府部门的贪污贿赂更加严重。土地法还规定:2002年6月28号以前登记的户口才能免费拥有居住土地,农村地区的家庭拥有的土地大于城市家庭拥有的土地等。这都违背了蒙古国公民应该享受同等待遇的宪法规定。”


另外,农民对土地私有化的方式也很不满意。蒙古传统上不是农业国家。20世纪50年代国家推行发展农业得政策并开始开垦荒地,随后在蒙古出现了农民这个新的社会阶层。在农业发展达到最高程度的80年代,蒙古的粮食生产一度满足了国内的全部需求,甚至把少量粮食出口到苏联。当时蒙古总人口的20%从事农业生产。但是经济改革开始之后,农业遇到种种困难,不只是生产力大量减少,而且从事该行业的人数也减少了50%以上。90年代初,国家把国营农业公司私有化,农民都成为私人公司的员工。但由于那些公司效益很低,农民的薪水也一直很低。这次土地私有化法律规定把农业用地有限私有化,但是得到土地的是那些农业公司,而不是农民。因此农民认为这个政策对他们来讲很不公平。


一位蒙古Selenge省的农民则认为:“我是一辈子依靠农业生活的。但是新通过的土地私有化法律没有考虑到像我这样的几万个农民的利益,没有给我们提供依靠土地提高自己生活水平的条件。很明显,国家优先考虑的是农业大公司的利益。法律上规定农民可以向国家买土地。但是我们一般农民哪儿有钱买土地。国家通过私有化把牲畜免费送给牧民,但是为什么不能把土地免费给我们呢?”


不少不满意的农民从几百公里的地方来到乌兰巴托,和“为土地公平私有化运动”结合起来,组织了一系列的抗议活动。


不管怎样, 1988年蒙古的农业还能够生产出来足够的粮食,甚至还可以少量出口。但是经过了90年代的以新自由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政治经济改革之后,蒙古的农业已经无法生产出足够的粮食,由于农民很难从私有化了的银行中获得充足的贷款---即便获得了少量贷款也必须承担10-12%的利率---来维护农田水利系统并接受农业知识培训,购买化肥,高级农药和良种以及小型农业机械,结果2003年蒙古的农业虽然由于良好的天气状况而获得了“丰收”,但是仍然只能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的47%,仅仅在2004年的上半年,蒙古就需要进口1600万美元的面粉。蒙古的蔬菜基本上全部依赖于进口, 在Ulan Bator的自由市场上,洋葱,西红柿,土豆和鸡蛋等食品的价格按照今天的汇率折合过来基本上与德国的超级市场中的价格相当甚至还要更昂贵。至于水果,比如说香蕉、苹果和柑橘,那更是以奢侈品的面目而出现在蒙古的市场上。


蒙古的产业结构十分畸形,由于传统的影响,大多数蒙古人仍然以游牧作为主要生产方式, 其技术水平与劳动工具同成吉思汗时代没有本质区别。在自由市场的作用下, 虽然蒙古的畜牧业在1999年以35.54万头骆驼,320万匹马,380万头牛,1520万只绵羊和1100万只山羊的成绩而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但是由于生产方式仍然十分落后,再加上全球性气候异常变化在蒙古这个气候条件本来就相当恶劣的地区所造成的影响,结果过度畜牧直接导致草原退化严重------有专家认为,在今天蒙古的自然条件下, 按照蒙古传统的游牧生产方式, 那么蒙古草原的载畜量最多只能够允许8000万羊单位, 而1999年的水平就相当于7200万羊单位 ------ 沙漠化速度大大加快, 根据蒙古政府的统计,今天蒙古的沙漠面积正以每年13%-18%的速度增加, 我们必须记住的是今天已经有42.5%蒙古国土面积不同程度地荒漠化了。在2000-2002年蒙古又经历了连续三年的灾难性气象灾害,技术十分落后的蒙古畜牧业又遭到了沉重打击,许多蒙古牧民失去了几乎全部家畜, 仅仅在HOVSGOL一省, 大约80%以上的牛羊彻底损失。根据蒙古政府的数据, 2002年蒙古的畜牧业是25.22万头骆驼、200万匹马、190万头牛、1050万头绵羊和910万头山羊。 BBC的记者曾经在蒙古草原上亲眼目睹了一个68岁的老年妇女带了几个孙子,而他们的全部财产仅仅只是十多只山羊!


第一产业的大面积破产直接导致了蒙古首都Ulan Bator市的人口由1990年的60万增加到了今天的超过110万人,由于蒙古那严酷的冬季气候,如果丧失了自己的牲畜,那么继续呆在草原上将是十分危险的。但是在Ulan Bator也没有那么多的就业机会,因此贫民窟在Ulan Bator市迅速扩大,很多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由于失业而整日酗酒甚至是打架,随之而来的就是以盗窃和抢劫为主的犯罪事件的急剧上升,蒙古议会曾经讨论鉴于当前的治安状况是否应该效法美国允许私人自由购买枪支,更有人曾经在议会中建议动用警察和军队来“解决”Ulan Bator市的贫民窟问题。


虽然蒙古人并不富裕,可蒙古人出手却很大方。就在中国人精打细算银行有多少存款,为儿子,甚至为孙子辛苦积累的时候,蒙古人早就在歌舞厅、酒吧、餐馆、剧院踏实地享受生活了,根本不想什么明天的烦恼事。存钱对大多数蒙古人来说是根本不懂的概念,他们习惯了有多少花多少,没有了就到处举债,所以在蒙古发工资的日子,也常常是人们相互还债的日子。


大概是由于电影上的美国生活方式,很多人热衷于韩国二手汽车。由于蒙古的冬季漫长而又寒冷,再加上苏维埃时代的暖气系统也早已年久失修,因此很多人使用十分粗糙的小煤炉来取暖,这些小煤炉与取消关税而涌入的大批极其廉价的韩国二手汽车直接导致了Ulan Bator市的蓝天白云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之中。


对90年代中期的蒙古, 也许这样几个数据很能够说明问题:1996年, 蒙古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2.6%,通货膨胀率为53.2%,而失业率按照官方数字则约为5% ------- 有人声称,不少蒙古人认为向官方申报失业与自己的现实生活毫无帮助, 因此不少人干脆就懒得去政府部门申报失业。


由于蒙古的交通基础设施十分落后,很多地图上被标出的“公路”与英语或德语中的“公路”一词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概念,蒙古政府制定了雄伟的“千年道路”工程,按照这个工程的方案,蒙古国将在全国范围内修筑起总里程超过一万公里的现代化的公路交通体系,可是几年过去了,工程的实际进展却是。。。。。。。如果按照过去这几年的实际进度,那么的确需要将近一千年才能够将这个“千年道路”工程修筑完毕。也许这样一组统计数字能够说明一些问题:1999年蒙古的水泥产量是10.35万吨, 2000年则是9.17万吨, 而2001年却成了个6.77万吨! 相比之下,日本的人均水泥消费量是1950-1991年人均累积消费水泥20吨, 1991年仅仅一年, 人均消费就已经是大约700公斤。


虽然在最近的十多年间Ulan Bator市也涌现出了大批主要从事畜牧业产品加工的私人企业,但是由于这些企业的规模很小,技术水平低下,因此直接导致了Ulan Bator市南郊的Tuul河---这条河流供应Ulan Bator市所需要的绝大部分水资源---遭到了难以置信的污染,虽然蒙古政府的环保部门曾多次做出过大规模的环保宣传活动,但是却也收效甚微。


2004年12月24日蒙古自然环境部公布,蒙古的森林覆盖面积只占到全国面积的8.2%,滥砍滥伐是森林覆盖面减少的主要原因。 虽然蒙古政府很早就对伐木实施许可证制度,但因蒙古人建筑房屋及取暖等大都使用木材,木材在居民生活中不可或缺,所以偷伐、倒运木材的现象严重。由于近年来蒙古开始实行土地私有化,许多人毁掉森林以建筑房屋,这使得森林面临很大威胁。此外,虫灾和火灾也造成蒙古森林面积大量减少。值得注意的是,在蒙古国内市场上的家具基本上全部依赖进口的同时,蒙古仍然还在继续向中国市场来出售大量的木材。


蒙古政府曾经试图将旅游业作为经济主要支柱之一, 事实上旅游业的确也在过去的几年内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并带来了相当可观的收益,但是仍然并没有起到蒙古政府所期望的作用。也许原因之一是由于从德国的旅行社订购一次到蒙古去的为期两周的旅行所需要的全部费用基本上都是1500美元左右,而从德国到气候似乎更宜人的摩洛哥去进行一次同样的旅行则往往不超过500美元。


鉴于蒙古的面积超过150万平方公里,而且也有相当丰富的矿产资源, 因此1992年蒙古政府开始了一个所谓的“黄金工程”并将1992年命名为“黄金年”,鼓励企业和个人勘探并开采黄金。近10多年来,蒙古已开采黄金70多吨。但是盲目开采黄金以及管理混乱对蒙古环境和生态造成了严重危害。蒙古环保部门的调查结果显示,“黄金计划”实施以来,由于技术水平十分原始的黄金开采以及干旱等原因,蒙古已有300多条溪流断流或干涸,现有河流的污染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另外,全国有8000多公顷土地遭到破坏,而按照开采法要求对废旧金矿进行回填并对土地进行修复的面积不足16%。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牢记,蒙古国是一个水资源相当匮乏的国家。


蒙古政府最近又将Ivanhoe公司的董事长Robert Friedland先生作为贵宾请入蒙古,因为Ivanhoe公司宣布在蒙古发现了一个极其巨大的铜金矿藏,而Robert Friedland先生则声称他的公司能够在短期内使得蒙古的经济翻一番。但是,Robert Friedland先生有一个绰号叫“Toxic Bob”,其原因是1992年他的公司所经营的矿山曾经在美国Summitville造成氰化物污染事故,结果导致美国政府的EPA Superfund不得不耗资2亿美元来清理这次事故所造成的污染。1996 年,他宣称在加拿大拉布拉多沃地区伊斯海湾发现了巨大的镍矿然后以 33 亿美元的价格把矿藏卖给了加拿大国际镍业公司(Inco),但人们最终发现矿藏的价值要低于购买价,国际镍矿公司只好在这个项目上白白损失了 16 亿美元。该项目现仍在建设中,然而Friedland先生却已从这笔交易里攫取了 3.1 亿美元(他在艾芬豪的投资中占 40%,目前价值 8.2 亿美元)。此外还有环保组织和人权组织指控Robert Friedland先生“is raping the environment and using forced labors in Burma”并曾经在1969年非法出售大批LSD。


蒙古全国发电装机容量为1066兆瓦,其中816兆瓦属于中央动力系统,占全国装机总容量的76.5%。中央动力系统覆盖9个省和Ulan Bator市。目前中央动力系统的发电能力只能达到其装机容量的60%。蒙古全国的供热能力为3200千兆卡,但实际只有2100千兆卡。一些没能与中央动力系统联网的省份仍靠柴油发电机组发电。1993年全部柴油发电机组的发电量为1.78亿度,而1994年仅为0.99亿度,几乎减少了一半。乡村的90%没有电力供应。


蒙古的中央动力系统为俄罗斯布利亚特—蒙古供电网。主要靠六个热电厂供电、供热。所有热电厂的状况都很差,均不能保证工业用电。就连Erdenet铜钼矿这个用电大户的供电也无保证。许多大型企业如由日本援建并于1993年10月15日炼出第一炉铁水从而结束了蒙古不能炼铁的历史的Darhan钢铁厂也经常因拉闸停电而损坏机器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用户无钱支付电费,电厂无钱支付煤款,新政府草率地提高煤、电价格,只是画饼充饥,使得债务链和各种矛盾更为加剧。


2003年8月,蒙古政府依据蒙古国大呼拉尔2001年1月25日通过的《2001年至2004年度国有资产私有化方针》和蒙古国政府2003年1月22日通过的《2003年度国有资产私有化方案》做出决定,对1958年由北京援助建立并于1960年投入使用的国有第二发电厂进行私有化改造,向社会公开招标,招标的最底价格是24亿蒙币。(当时1美元大约是1100蒙币)


1997年1月,蒙古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适应加入WTO的新形势,促进贸易自由化,蒙古国家大呼拉尔(大呼拉尔在蒙古的政治地位相当于美国的国会)修改了《海关法》,规定自1997年5月1日起,将所有进口商品(酒精等除外)的进口关税税率降为零。有统计数据表明,自1990年以来蒙古几乎是年年贸易逆差, 截止到2003年蒙古累计贸易逆差已经达到了大约8亿美元。蒙古加入WTO为蒙古也带来了一些好处,比如说在过去的几年中有一些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商人在蒙古投资服装厂,以享受蒙古的纺织品出口配额。根据WTO的统计,蒙古每年服装出口大约是一亿美元。但是,由于纺织品与服装协定(ATC)与纺织品配额的被取消和中国加入WTO,蒙古政府官员发现目前在蒙古的大约十多家由台湾人所开设的服装厂都将撤离到中国去。


虽然在表面上蒙古已经具备了一个西方式的民主政治体制的大多数特征,但是政局仍然十分动荡, 始终都没有一个稳定的政治经济政策。在90年代初期蒙古这个人口还只有两百多万的小国居然出现了将近20个不同的政党!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2004年夏天蒙古最大的两个政党MPRP(原蒙古共产党)和MDC(蒙古民主党派联盟)在竞选中平分秋色,因此为了折中起见,本来是任期四年的总理和议长两个职务一个给了MDC的Elbegdorj先生另一个则给了MPRP的Enkbayar先生,但是两人只在目前的职位上工作两年,然后互相调换。新的联合政府刚刚上台没有几个月,MDC内部又发生了内讧,并于2004年12月27日宣告自行解体。此前,MDC与蒙古教师联盟还多次指控MPRP在他们的办公室中安装窃听器。看来蒙古国政治的确是十分地“美国化”,至少“水门事件”是学到手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Enkbayar先生和Elbegdorj先生在相当多的蒙古人当中所得到评价都相当高, 而且也的确都渴望实现国家的现代化,但无论是曾经在英国留学并十分崇拜布莱尔首相的Enkbayar先生还是曾经在Harvard大学留学并十分崇拜Milton Friedman的Elbegdorj先生,在宏观经济理论上,都是新自由主义的忠实信徒。


1998年一位名叫Zorig曾经在90年代初期的蒙古民主运动中起过重大作用并主张经济自立的蒙古中央政府的部长惨遭不明身份的凶手用斧头杀害, 据传闻他遭到杀害是因为蒙古政府内部有人打算与澳门合作在Ulan Bator建立大型国际赌博中心而Zorig部长坚决反对,2002年蒙古政府曾经不惜将蒙古政府与一直为自己提供大量援助的德国政府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而在法国绑架了一位名叫Enbat的原蒙古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并押送这个人穿越德国领土最后塞入一架从柏林起飞的开向Ulan Bator的飞机,并指控他与Zorig部长遇害有关。结果在蒙古的法庭上蒙古政府也没有合适的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他的确就是凶手,Enbat先生的律师Sanjaasuren先生也是原国家安全部的官员------有传闻说Sanjaasuren先生在法庭上弄得蒙古政府的公诉人“洋相百出”------最后的判决结果居然是Enbat先生与Sanjaasuren先生都被宣判“有罪”,而且罪名居然为“泄露国家机密”, 原蒙古国家安全部部长是一个被一些蒙古人评价为“十分正直的人”,也因为这起案件而被法庭因“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而被关入监狱。有传闻说Enbat先生仅仅是某个强有力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替罪羊,不管怎样,案件真相至今仍然也没有得以澄清。


当然了, 也有一些人在过去的14年中得到了很大的好处,比如说蒙古共和党主席Jargersaihan先生,虽然在2000年他曾经收到了蒙古地方法院的传票指控他的企业拖欠社会保险费2.5万美元,但是他仍然成功地用伏特加酒---请不要忘记,很多蒙古人比某些俄罗斯人更贪杯,有旅游者声称大约80%到90%的蒙古男人成天沉迷在酒精之中, 至少当他们到街上或菜市场去闲逛时,没几分钟就有会一个东倒西歪、步履蹒跚的醉汉与他们擦身而过---来拉到不少选票,然后又以蒙古政府作为担保人而向日本某财团贷款2700万美元,在贷款到期之后他表示自己无力偿还,鉴于蒙古政府是他的担保人,因此日本财团应该向蒙古政府来索取这2700万美元。与此同时,居然有人将之称为是“美国式的经营观念和生活方式”! 与不幸被杀害的Zorig部长不同, Jargersaihan先生拥有持枪的私人保镖, 因此他的个人安全是十分地有保障。


由于历史的原因, 再加上在中国境内的内蒙古自治区居住着大约6百万蒙古人------在60-70年代的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他们中的很多人曾经受到过十分不人道的待遇并且有数万人丧生或成为残废, 而且冷战期间特别是在60-80年代蒙古也是莫斯科与北京相对抗的前沿阵地,因此蒙古与北京的关系一直很微妙。至少在达赖喇嘛访问蒙古之后北京马上以“技术原因”为由而关闭了对蒙口岸。虽然2004年由于粮食短缺蒙古国政府不得不宣布在将近一年的时间内所有的小麦进口免税, 而且北京也的确向蒙古国给予了正式的官方援助, 但是仍有传闻说那时北京禁止从中国到蒙古去旅行的人随身携带超过一袋以上的农产品。在2004年的夏天蒙古国总统访问北京之后不久,莫斯科立即在西伯利亚地区组织了一场针对“来自蒙古国方向的外国军队大规模入侵”的军事演习。 至少在民间,一些中国人公然宣称“我们必须向美国学习, 如同华盛顿的对外政治经济政策令墨西哥和南美彻底贫困化以维护自己在美洲的特殊利益那样来使用类似手法来设法制止蒙古的工业发展和经济发展,促使蒙古经济的进一步贫困化,最终来实现蒙古的‘香港化’”。 同样地, 美国与蒙古联合进行过的几次在蒙古境内所举行的军事演习至少在中国的民间立即引起了警觉、不安和敌意。。。。。。


虽然自1990年到2003年,曾经在东京和巴黎多次召开过国际援蒙会议, 在这14年间国际社会向蒙古政府提供了大约30亿美元的援助,其中有15亿美元是无偿援助,其余的则是优惠贷款------虽然蒙古国政府自1990年就向华盛顿示好并且是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之后为数很少的几个立即宣布派兵进入伊拉克参与维和的国家之一,但是蒙古所得到的大约80%的援助仍是来自于目前正急于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日本和德国而不是曾经将蒙古赞为“亚洲各国实行民主的楷模”的美国------而且蒙古政府也已经在国际市场上拍卖掉了超过一半国土面积的矿产资源勘探权, 但是在2004年,蒙古的人均收入,仍然不到500美元, 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居民月收入不超过20美元。。。。。。


虽然2004年的上半年蒙古政府财政盈余为1200万美元,而且2004年全年蒙古的经济增长达到了1990年以来创记录的10.6%,远远超出2003年底该国政府确定的6%的增长目标。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2004年国际市场上铜精粉的价格比2003年升高了74.6%, 而蒙古的Erdenet铜矿所带来的外汇占蒙古国外汇总收入的一半左右, 并且蒙古政府于2004年向国际市场上抛售了19.1吨黄金------而1997年蒙古的黄金储备仅仅12吨。


在1990年, 蒙古仅仅欠有苏联债务,这笔100多亿美元的苏联债务中的绝大部分已经在2004年被莫斯科一笔勾销。那时的蒙古并不欠有西方债务,但是今天这个国家却欠有将近10亿美元的西方债务,差不多相当于蒙古一年的总产值。


为了稳定社会、复苏经济、以改善该国的投资和经济所实施, 增加就业和赚取外汇的举措,蒙古船籍注册局应运而生。它将为蒙古这个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出海口而且距离蒙古最近的中国天津港与蒙古也有1500公里之遥的内陆国家的海洋运输的发展做出贡献。新加坡蒙古船籍注册局有限公司(Mongolia ship registry, www.maritimechain.com)被蒙古政府授以全权,作为处理对欲挂蒙古旗的船舶之注册申请的独家代理人,签发必要的文件和证书并管理其注册系统。


在教育领域,仅仅提及一件事情就足够了,那就是蒙古政府目前正致力于拍卖蒙古理工大学,以期望通过“教育产业化”和学校的私有化,依靠“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来达到某种“完美的境界”。。。。。。。


在医疗保健领域,只需要指出蒙古国目前连绷带,纱布和医用酒精都也完全依赖进口并且蒙古政府正在大力推行“私有化”和“市场化”制度,其余的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2004年的冬季的严寒再一次引起了蒙古地区的牲畜和作物的死亡, 又一场饥荒的威胁即将来临。2005年1月初,台湾向蒙古提供七千吨白米,援助蒙古国四万五千户贫困家庭,预估将有二十五万人受益。


这,就是今天的蒙古国,一个曾经进行了激进的政治经济改革并推行新自由主义长达14年之久的“亚洲最西化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