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2288715_1.html

(十三)冬日的午后

冬日的午后,阳光淡淡,透过阳台的窗玻璃,暖暖地洒在屋内,空气凝固了似的,一动不动,偶尔有几缕风吹进来,也只是轻碰着身体,手,脸,还有那颗的心,天气好的似乎透明,隐隐约约看得见远处的紫金山。

宽大的卧室,除了床上传来的呼吸声,没有任何声响,好安静呀!战星无聊地翻翻杂志,感觉脑袋里空空的丢掉了什么似的,看着床上的黄葱葱,长长的睫毛,优美弧线的红唇,自然而然的微微往上扬,一头秀法散在卡通猪的枕头上,她就像童话里一只孤独的飞鸟,经常在雪天落在堆满积雪的树枝上,抖落掉身上的雪花,歇息片刻,然后接着漫无目的的在灰色的空中飞翔。也许是为了寻找,也许是为了摆脱,或许只是她心中的那份感觉在驱使吧。思绪的大门悄悄的打开了。有许多人,许多的影子晃来晃去。

“阿星,不许你胡闹,要学你哥那样沉稳。”老爷子威严的声音。

“阿星啊,不要老让你爸爸生气了,我可不能老护你罗。”老妈慈祥的声音。

“老弟,最近学业怎么样?记得回来帮忙哦。”老哥关心的声音

“小鬼,不许碰我,不管你事,我可没有让你关心我哦。”黄葱葱讨厌的声音

“阿星,最近怎么老是跷课的,老头发话了说,要是你在跷他的课,小心你的软土就等着被当吧。”艾八太唠叨了。

“我和眸眸是如此如此……”蓝蓝向他扮了个鬼脸。

还有斜佬,“你小子,居然是战氏集团的二少爷!”

......


笑脸,哭脸,一张张的从眼前闪过;嬉笑怒骂的言语在脑中浮现,很乱,很累,脑袋越来越沉,战星想问,为什么不理我啊?然后一切都结束了。忽然又有人抓着他的手,战星拼命的挣扎,叫喊,双腿踢动着,双臂挥舞着,可为什么挣脱不了那双手呢?他要寻找他的力量,他喊着不知谁的名字,居然很勇敢的扬起了双手,他挣脱了,把那个他推的好远好远,接着那个人居然从空气中消失了,战星猛的一惊,哎!原来只是一个梦!但他始终不明白是何时就这样睡去了。似乎是在无声无息中发生的吧,很简单,其实有些事本来就很简单,干吗那么复杂呀,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喜欢她就讲嘛!哦!她还在生病呢,不过她的个性实在是太强了。

他又想起来下午的课很重要,不知蓝蓝和艾八有没有帮他点名了……还有他的论文还没有开始呢,不知怎么办才好……

“唔……恩……”低低的呻吟声打断了战星的思绪。

她好热,好难受,头也好晕,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全身都好难受。可能是退烧药发挥作用了,黄葱葱现已全身湿透,她难受的将被子踢开。

“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踢被子。”战星轻轻地将被子给黄葱葱重新拉上。手掌不经意间擦过她纤白的颈项,发现他的脖子全是汗水。战星记得他小时候感冒出汗后,妈妈会给他重新换干净衣服的,这样会避免再次着凉,加重病情。

“呃……要换衣服罗……”战星看着娇柔的黄葱葱,“呃……那就失礼了……”战星到衣柜里找了一套干爽的内衣打算给她换上。

战星小心翼翼地解开黄葱葱胸前的纽扣,奇怪!他的手干嘛抖成这样?没一会,眼前的“美景”让战星口水差点流出来。黄葱葱细致的肌肤因发烧而呈现淡淡的粉红色,起伏的胸部覆着薄薄的汗珠,犹如夏日荷花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在清浅的水面上,荷花妖娆的盛开着,粉白、粉红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着,仿佛受了惊一般,惶惶惑惑,楚楚可怜。感受到空气中的冷意而愈来愈挺立的蓓蕾,都在诱惑着他。露珠滚滚而下,恰似美人泪。花至美,人更美,战星忍不住这极美的诱惑。身上的血液快速的往上冲,接着向四肢扩散,哇!受不了,要流鼻血了!

他X的,你给我冷静点!战星,别像个色魔,他可没有饥渴到要对病人下手。

“她是我妈……她是我妈……”战星心里默默的念了几句,但随即发现这么烂的方式一点也没有用,因为他从来没有给妈换过衣服。战星连忙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就像口渴的人,面对着无边无际的海,面对喝不尽的海水,却要压抑自己,提醒自己不能喝上一口。因为这海水是咸的,喝了以后会更渴,会想要喝的更多,最终就会脱水……

“……所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磐而灭度之……”战星又试着种方式。

快速地脱下黄葱葱的睡衣,赶紧给她换上干爽的内衣,至于内裤……就免了吧,他可不愿意再一次受到诱惑!他已经不适合再受刺激了!

“唉!我该不会真的栽在你的手上吧……”看着此时的黄葱葱熟睡的样子,那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战星一时看呆了,喃喃的说道。战星又拿了一条凉毛巾敷在她的额头上。

......

飘进耳际的只是她呓语般的呼唤,纤若游丝。这空间静极了,连她这喃喃细语都没反馈回音,她觉得自己要死掉了。冥冥之中,她左耳听到了妈妈亲切的唠叨,起来喝点水吧,女儿,她困难地动了动嘴唇。右耳听到了爸爸浑厚的嗓音,趴在爸的背上吧,爸的背是一片蓝天。她就这样安祥的趴在爸爸的脊背上,凉爽舒适,感觉幸福极了……

黄葱葱,黄葱葱,醒醒。有个遥远的声音自天边飘来,有人在呼唤她的魂。醒醒,黄葱葱,醒醒。缓缓地她睁开了眼睛,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出现在眼前。

“咦?”奇怪,她怎么会在床上呢?她记得早晨好象被门铃吵醒,然后……记不得了……摸了自己一下额头,还有一块凉毛巾,还好已经退烧了。

“你醒了,好一点了吗?”战星温柔的对她说。

“你……你这么会在这儿?”黄葱葱以为她还在做梦,难道梦里也见到他了吗?

“你感冒了,烧得很厉害,我刚给你敷上凉毛巾降降温,你好些了吗?”明明是你放我进来的,战星看着她诧异的眼神,没好气的说,“是斜总要我来看你的。”

“哦!是斜哥呀,我以为是……来的是斜哥……”黄葱葱小声的说,真的不是梦……真的是战星。

还斜哥呢,战星心里面好象打翻了一个醋缸。

“呀!我的衣服!”黄葱葱记的早上不是穿这件内衣的。

“呃……那个……那个衣服是我……我帮你换的,因为出汗太多了,这样会避免再次着凉,加重病情的。”战星看着黄葱葱不解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但是……但是我什么……什么也没做的。”战星急急忙忙补充道。

“我真的……真的什么也没做,只是换衣服而已。”战星总觉得越描越黑的感觉。

“唔……”一想到他为赤裸裸的自己换上内衣,苍白的脸上顿时飘起了两朵红云。

“黄葱葱,我……”战星还想解释什么,但一时语塞。

黄葱葱顿时眼神柔和起来了,一个暖暖的不易擦觉的微笑在她的唇边绽开。细心的战星,体贴的战星,原来是他一整天的照顾着她,呵呵,好傻的他呀!她相信命运,何况以前的那个晚上也被他碰过了,她可是从小到大没有给任何男人碰过,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一时两人无语……

此时冬日的午后便是另一番景象,午后暖暖的阳光,使人清爽,照在身上,感受到的是初恋的温暖,而一切美好的事物仿佛都是那么短暂,落日将树照得异常活跃,他们仿佛能感觉到那颗浮躁的心,对这余光的不舍。落日余晖,美丽而又短暂,留下的有遗憾,还有回忆的美丽。

最爱还是没有阳光灰蒙蒙的冬日午后。 有风,吹着还未落掉的几片孤叶,发出寂寞的呼喊。路,被吹得异常干净,也许,为了弥补冬日阳光的空缺。

就像一个人,走在路上,看着这异常萧索的世界,竟会略感兴奋,有种与世隔绝的味道,想起往事,发现以前过得竟是如此匆忙,混乱,以至现在留下几多遗憾。

......

未完待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