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二章 君子屯惨案 10

老何 收藏 9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10

赵自强带着赵自发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半壁店村大姑家里。大姑一见浑身血迹的小哥俩,吓得魂儿都快没了,急急忙忙把俩孩子让到炕上,问出了什么事。自强和自发一见大姑,马上忍不住哭了起来。大姑越是着急,俩孩子哭得越厉害,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急得直搓搓脚。还是姑父王平安经验多,见俩孩子光哭说不出话,就出去打了盆水让俩孩子洗脸。洗完脸,赵自强稳定了下来,自发也好了点。王平安又给俩孩子斟了两碗水喝下去。自强这才把君子屯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大姑一听父亲和弟弟、弟媳、侄女都被鬼子抓走,生死未卜,双手一拍大腿,放声大哭。自强小哥俩刚压下去的悲声,也被大姑勾了出来。娘儿仨一起恸哭,引得王平安也在一旁抹泪。

住在前院的表哥王林两口子闻声跑了过来,见母亲在炕上大哭,父亲在地下抹泪,表弟和一个不认识的孩子坐在炕沿上哭,急得手足无措。王林媳妇忙脱鞋上炕,劝婆婆别哭了。王林问父亲出了什么事情。王平安就把自强带来的噩耗告诉了王林。

王林一下惊呆了。作为半壁店村的民兵队长,相对于老实巴脚的父亲,王林更佩服富有英雄气概的舅舅,自小就爱跟在舅舅后面学这学那。舅舅也对这个外甥疼爱有加。爷儿俩感情很深。同时,王林对叔伯兄弟王杏的感情更深。王家两院都是单传,王林和王杏自小一起长大,就和一奶同胞一样。一听舅舅被抓,弟弟被杀,王林不由怒火满腔,转身就要往外跑。王平安一把抓住儿子,问:“干什么去?”

王林咬碎钢牙:“我去集合民兵,救我老舅去!”

王平安一瞪眼:“胡闹!就凭你们那三十几号人,十几条老套筒,还想救人?都不够给鬼子塞牙缝的!”

王林脑瓜冷静下来:“那我去找区中队。”

赵自强此时已经止住了哭声,一听表哥要去找区中队,就拦着说:“不用了。表哥,区中队下午和俺村的民兵打了鬼子一个伏击,救出了几十口子人,再要去据点,恐怕没力量了。”

赵自发插嘴说:“屁个区中队,打了半天没打死几个鬼子,倒打伤了俺村的人——还不如自强哥呢!”

王林惊异地问:“怎么不如你自强哥?”

“俺自强哥也去打鬼子伏击救俺们,至少打死了十个鬼子!”自发暂时忘记了悲痛,骄傲地说,“俺自强哥的枪法第一!”

王林摇摇头,怎么也不相信十六七个孩子能打死十几个鬼子。

自强也不分辩,对还在炕上抽泣的大姑说:“大姑,俺们饿了。自发从早起还没吃饭呢。”

大姑这才醒过味来:“对对!你看我,天都这么黑了,就没想起俩孩子还没吃饭!”急忙和王林媳妇下炕和面烙饼炒菜。

不一会,烙饼和炒鸡蛋端了上来。赵自发真饿极了,卷起一张饼就是一大口,连菜也没就嚼了几下就咽,不料一下噎着了,翻着白眼伸手要水。王平安端了碗水递给自发。自发喝下去,长出了口气。大姑疼爱地拍拍自发的头:“小猴崽子,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

赵自强撕了一角饼,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大姑问:“强子,怎么不吃了?不好吃?”

赵自强的泪“唰”地流了下来:“大姑,俺吃不下去,不知道俺爷爷他们有没有吃饭?”

大姑一听,怕孩子们看见更吃不下饭,急转回身去抹泪。嘴里正嚼着饼的自发“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把饼吐了一地。王平安佯怒:“强子,哪儿那么多废话!自古到近,坐监狱也得管饭啊!小鬼子总不能饿着人吧?你快吃吧,也许你爷爷他们已经吃饱了呢。”

大姑擦干泪水,回身附和说:“就是!你姑父说的对,小鬼子也得管人饭吃啊!你们快吃!吃完睡上一觉,明天咱再想办法救人。”

自强一想还得连夜去找八路军救人,不吃饭恐怕顶不下来五十里路,强忍着悲伤,对自发说:“对!发子,咱得吃饭,吃饱了才有劲报仇!”

小哥儿俩正吃着,一个民兵跑来喊王林:“林子哥,村长让集合民兵。君子屯遭了灾,被鬼子给烧了。区里通知,全区民兵集合去君子屯安置救回来的老乡。”

王林应了一声,对自强说:“强子,我得去你们村救人了。你们吃完先睡觉,也许俺姥爷、老舅他们都被救回来了呢!”

自强嚼着饼,摇摇头:“被救的没俺爷爷他们。”

王林问:“你怎么知道?”

自强的泪又流了下来:“人就是俺和区中队救的,没俺爷爷和俺爸爸,俺娘和小妹倒是在那里,可俺没本事,救不了她们……”

王林看着流泪的表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咬牙一跺脚,骂了声:“都是狗日的鬼子闹的!”出门集合去了。

吃完饭,赵自强对自发说:“发子,你就住大姑家吧,我去找3团。”

自发腮边还挂着泪珠,摇头说:“不!我要跟你一块去!”

正和儿媳妇一起收拾饭桌的大姑一听,愣愣地问:“走?深更半夜的上哪儿?”

自强说:“大姑,区中队救不了俺爷爷他们。俺得去找老八路救人。”

大姑把脸一沉:“放屁!你怎么知道区中队救不了你爷爷?再说了,黑灯瞎火地,你上哪儿找老八路去?你知道人家在哪儿啊?”

自强说:“我过晌儿才从八路军那里回来,在二十里铺。”

“不行!二十里铺离这儿五十多里路,你得跑到多咱才能到啊?赶明儿你表哥回来让他去。”

“大姑!救人如救火,赶明儿就来不及了!”

大姑想了想:“也好!那让你姑父去。你俩安心在这儿睡觉。”

自强急了:“大姑!我姑父不认识八路军,他知道找谁啊?就得我去!”

“要不,让你姑父跟你一块去。”

“不用。俺自个去就行。”

“这么晚了,你自个去怎么行?”

“俺不怕。俺有枪!”说着,自强把枪掏出来给大姑看,“遇见鬼子,俺打死他!”

大姑吓了一跳:“快收起来!你这猴崽子,从哪儿弄来的枪啊?别走了火!”

自强收起枪:“没事!我会打枪。”

争执了半天,大姑终于没有争过自强。只好让小哥儿俩换下了身上血迹斑斑的衣服,千叮咛万嘱咐。自强应着,带着自发,揣着大姑包好的大饼上了路。

夜,死一般的沉寂。片片乌云聚拢着,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慢慢地把月亮吞了进去。起风了,路边的小树瑟瑟发抖。树叶哀鸣起来:“怕……怕……”

自发边随着自强跑边把衣领竖了起来:“强哥,我有点冷!”

自强也跑出了一身汗,北风顶来也感觉有点冷,可还是脱下外衣给自发披上:“没事!等天亮就好了。”

自发喘着粗气:“要不咱歇会儿,都跑了半天了。我有点饿了。”

自强站住,看了看周围:“好吧!咱跑出将近二十里地了,歇会再走。”

哥儿俩坐到路边树下背风的地方。自强掏出大饼,一人撕一块,边休息边吃起来。

忽然,路边窜出几个端着大枪的人,呼拉一下围住了哥儿俩:“不许动!”

哥儿俩定睛一看,是几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老百姓衣服的汉子。一个戴着老百姓俗称“牛鼻帽”那种国民党军船形军帽的家伙,贼眉鼠眼地打量了小哥儿俩半天,一把夺过自强手里的大饼吃了起来,边吃边冲路边树林里喊:“八爷!抓住俩肥鸡!还吃着大饼呢!”

树林里走出一个魁梧的中年汉子,打量了自强一会,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牛鼻帽”说:“八爷!甭问,这年头能吃得上大饼的肯定是肥鸡!我看八成是俩汉奸崽子!咱这票儿,发了!”

中年汉子不耐烦地一摆手:“去去!一边凉快去!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卖了!”

旁边几个人发出一阵哄笑:“秃子,那边沟里凉快!快去!”

“牛鼻帽”一歪脑袋,冲着那几个人笑道:“沟里不行,还是你们老婆被窝儿里凉快!”

中年汉子转向赵自强:“你们是哪儿的?干什么去?”

赵自强看不出对方是什么人,想了想,反问:“你们又是干什么的?”

中年汉子发出一阵大笑:“好小子!跟老子以前一样!好吧,老子就先告诉你。老子们是大郎淀的好汉,老子就是杨启林杨八爷!”

赵自强一下想起和尚平叔遇见的那几个伪军:“你就是杨启林?”

“牛鼻帽”骂道:“放屁!八爷的名讳也是你小子能喊的?”

赵自强不屑地说:“起了名儿不就是让人叫的?倒是你小子,说话不走脑子!我说杨启林,你说放屁,实在是对你们八爷的大不敬!”

“牛鼻帽”一下语塞:“我……我……我是说你喊杨启林是放屁!”

赵自强乐了:“还是你说的啊,杨启林是放屁!”

“你……”“牛鼻帽”张嘴结舌,半天才点点头:“算你小子厉害!算我放屁还不行吗?”

杨启林大笑:“秃子,你就别说话了。在这小子的嘴里你可讨不了好去!”转身又问自强:“我告诉你我们是谁了,你该告诉我你们是谁了吧?”

赵自强眼珠转了转:“你还得告诉我,你是不是要投降沧州的鬼子?”

杨启林诧异地问:“你听谁说我要投降他娘的鬼子?”

自强神秘地一笑,说:“今天白天有几个汉奸去找你了。对吗?”

杨启林更是纳闷:“你怎么知道的?”

赵自强笑道:“我们八路军什么不知道啊?”

杨启林上下打量了赵自强半天,不相信地问:“你是八路?”

自强拍拍胸脯:“老子是八路军3团侦察员!”

杨启林回头冲着几个部下哈哈大笑起来:“看见没?这小子真是他娘的一点亏不吃!老子对着他自称了半天老子,他这回来找补了!”

众土匪也是一阵大笑。

杨启林回头对赵自强说:“好小子!俺喜欢!以后如果在八路军里混不下去了,就来找老子。老子给你个小把头干干!”

赵自强笑道:“好说好说!以后如果你们混不下去了,就来找老子。老子给你个连长干干!”

杨启林大笑:“好小子!看你奶毛没干,自己还没当连长吧?还给老子个连长干干?哈哈……”冲部下一挥手;“走!小子们,做买卖去啦!”

“牛鼻帽”不甘心地指指自强哥儿俩:“八爷,这俩肥鸡……”

“肥你娘的鸡!”杨启林一脚踢在“牛鼻帽”屁股上,“这是八路!老子虽然是土匪,可也知道‘盗亦有道’!清官、良民、打鬼子的队伍,老子绝对不动!”

耽搁了半天,等赵自强兄弟俩到了二十里铺,天光已经大亮。进了村,直奔周汉池团部所在跑去。

房东正在扫院子,见哥儿俩进来,问:“你们找谁?”

自强说:“我们找周团长。人呢?”

房东打量了哥儿俩一番:“你们是干什么的?”

自强急切地说:“大爷,我就是昨天来找周团长的人,还送来个日本兵。你不记得了?”

房东仔细看了看自强:“真是你?周团长他们开拔了!”

晴天霹雳!赵自强看看房东,又看看小自发,眼泪夺眶而出,颓然坐倒在地:“完了!全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