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七十三章 赴宴(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杨国忠的管家杨正走到场中央,朗声道:“今晚接下来的便是比武助兴了,先由本家的家将,让在座的各位上前挑战。比武规矩乃点到为止,意在切磋。”


这时候上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骨骼粗壮宽大,肩膀比普通男人要宽出两个拳头左右。接着下面的家仆抬上来几把木剑,木刀和木枪。


这男人道:“在下李长风,乃宰相大人的门客,任振威校尉,擅长横刀,有请高手赐教。”


杨二娃转身问郭子仪:“这横刀有什么不同?”


郭子仪谦虚的道:“此横刀,为双手刀,是从汉朝的‘环首刀’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而研制的,去掉了在汉朝常见的刀柄尾部的环,并延长了短柄改为可以双手使用的长柄,使其变为可以双手使用的窄刃厚脊的长直刀。”


这边的凉子也道:“爷,我们扶桑国的唐大刀就是仿制横刀的。”


“哦,是这样。”杨二娃想了想,便在凉子的耳边道:“一会没人和那李长风挑战的话,你就上吧,为爷争点面子。”


“是,爷。”凉子动容了一下,随即又变成冰冷的表情。


场下跳上来一个年轻人,对着李长风抱拳行礼道:“在下顾湖,乃陇右节度使鲜于大人的侍卫。也擅长横刀。”


说罢二人各挑了木头制作的横刀,摆好架势后,先由顾湖起势,抢起大刀,踏进一步。李长风侧身一转,就便交锋。顾湖大吼一声,木刀划过一道寒光,劈了下来。李长风没有顺着顾湖的刀势上撩,而是就势向顾湖刺了过去,分明是一种不要命的打法,顾湖也算是个久经战阵的刀客了,于是顾湖连忙收手,想护住自己要害。正中下怀,李长风就势刀锋一转,贴着顾湖的刀背,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啊……”顾湖吓得手中木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脸刷地一下变得煞白。


“哈哈,承让了。”李长风笑道。


鲜于仲通的脸色也不好看了,暗哼一声,身后的几名侍卫又上去一位,也是不到一盏茶的时候又被打败。


这时候杨二娃向凉子望去,凉子会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下到场中央,也挑上一把木制横刀。


“贱妾乃剑南节度使,护圣开国郡公杨二娃杨爵爷的属下真田凉子,请李校尉赐教。”


那李长风见是一名女子,呆了片刻望向杨国忠,杨国忠点了点头,李长风道:“赐教不敢说,本着以武切磋,那就请吧。”


李长风没动,凉子也没动。那李长风按奈不住,主手一抬,刀一扬,一股逼人的气势立时凸现,他大吼一声,人随声动,只见身影过处,刀光如潮水狂卷,四面八方笼罩过来。凉子朝后略微一退,觑着一处空挡将刀砍了进去,只见那重重潮水骤然一分,千百个影子合成一个。只听一声“啊”,李长风惨叫着跌倒在数丈开外。李长风前胸印着一条木刀砍出的痕迹,嘴角挂着血丝。这就一刹那间,凉子也是挥了一刀就把李长风砍到在地上。


场下的宾客们为之哗然,随即是一片叫好声,鲜于仲通那边更是雷鸣般的叫好声。


凉子对着李长风施礼道:“李校尉得罪了。”便回到杨二娃身边。


杨二娃一手把凉子搂了过来,赏了一个长吻。


这时杨国忠这边的又走上一个人,挑起一杆木长枪,走到杨二娃面前道:“小人杨谷,乃宰相大人的侄弟,任折冲都尉,有请爵爷大人赐教。”


众人看罢,很是气愤,小小的一个折冲都尉也敢找杨二娃比武,看来杨国忠的手下真是极度的嚣张。


杨二娃正要开口,左边的郭子仪起身道:“在下郭子仪,任剑南节度使属下横塞野军使,愿替爵爷接受挑战。”


那杨谷怔了怔,心想本来是想灭一下这杨二娃的威风的,那想到从中横出个郭子仪。反倒也不怕,这郭子仪也是一个小小的军使罢了,打倒他后便再向杨二娃挑战。


杨二娃随即答应。虽然现在的郭子仪还不是很出名,是安史之乱才出名的。但是绝对的对郭子仪有很大的信心。


想那杨谷也不是平庸之辈,居然敢向杨二娃挑战。一杆长木枪也让他耍得呼呼做响。但是他不知道对手郭子仪也是使枪好手。郭子仪使的是汾阳枪,并自创了一套汾阳枪法。后来这套枪法一直传到了宋代杨家。


杨谷舞了个枪花,便一枪刺出,转瞬间,枪已刺破丈许的虚空,直击郭子仪的胸口。郭子仪也懒得动一下,手一抖,枪尖已经扬起,直击杨谷长枪的枪身。杨谷手微微一抖,枪身一挪,去势仍旧不变。郭子仪笑笑,枪身蓦然回收,手握在枪身三尺处,枪的前部分却只有一把剑的长度了,枪尖点在了杨谷刺来的枪尖上,“咕”的木头相撞声响,一触即分。


这一击,杨谷的手不由一沉,枪差点就脱手。只是这一顿间,杨谷的第二枪又刺了过来。 枪尖陡然化出了七个枪头,分别点向上中下三路。


郭子仪手指轻捻,手中长枪陡然旋转,正布了一层帘幕,“咕咕咕”连续几声轻响,郭子仪再退开,杨谷的枪复归于一柄。


“好!”杨谷再喝一声,蓦然一退,然后再进。


郭子仪长枪于虚空中轻点,连续六次,布下六道旁人难见的气幕。


云中天长枪刺在气幕上,一连刺破六道之后,才慢了下来。


郭子仪架开敌枪之后,右足进步,他左掌心与杨谷的枪杆一触到,立觉杨谷抽枪竟不迅捷,抓住枪杆,右手长枪不刺杨谷,却顺着枪杆直削下去,杨谷如不撤枪,十根手指无一能保。杨谷使劲夺枪,竟是纹丝不动,已自吃惊,突见对方长枪滑下相距前手不到半尺,急忙松手,撤枪后退。


“郭军使居然能把长枪当刀使,用的是‘单刀破枪’之术,杨谷服了。”这杨谷知难而退,谦虚的道。


场下自是雷鸣般的喝彩声,杨二娃的拍得手都生痛,连凉子的冰冷神情都有所融化。


杨国忠虽然脸色不大好看,但还得学大度一些。上到场中高声道:“刚才二人的枪法乃精彩绝伦,让国忠大开眼界。特别是郭军使枪法精湛,令人惊叹!来人,赏赐郭军使百金。”


郭子仪道了声谢就回到席上就坐。


这时,杨国忠身后走过一个大约二十七八的家将,身材高瘦,相貌一般,但双眼中微露一丝精光,显得修为还不错。此人到了杨二娃面前单膝跪下,朗声道:“在下李洪,乃是宰相大人府内门客,并无官职。是李志的兄长。今日宴席上难得见到杨爵爷,望爵爷给以机会与李洪过上几招。”


杨国忠在那边装出愤怒的表情道:“李洪,休得无礼!”


那李洪又向杨国忠跪下道:“李洪生为主公门客,思当听从无怨。但这次恳请主公予我向杨爵爷赐教。”


杨国忠做拂袖状,道:“随你吧。”临后想了想,“你在我门下并无任军职,此次切磋比武,我是管不了你的生死了。”


众人听了无不是变色,知道这是杨国忠明里不许但暗里唆使手下李洪要和杨二娃进行生死决斗。


杨二娃倒是无所谓,心想,几十个忍者都奈何不了我,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旁边的郭子仪听了,就想起身上去帮杨二娃应战,二娃拦住了他。兰儿她们也为他着急,连宝怡也过来和杨二娃道:“这李洪是父亲手下第一高手,爵爷您可得小心。”


此时杨二娃心中有定数,笑了笑,道:“好,李洪,我就接受你的挑战!”


“不知道大人擅用什么兵器?”


“用剑用枪都有,但不知道李洪您会不会拳法?”


“拳法?”这李洪有点诧异,本来想在兵刃上杀了杨二娃的,想不到打拳了。“小人李洪学过一些拳法,可与爵爷一试!”


“好,今次我们就打拳吧!”杨二娃随即说完就摆出完全侧身,并把右手右脚放在前对着李洪,轻轻的跳动,嘴里:“呀~~噢~呀~噢“的声音,整一个李小龙的形象。此时的杨二娃知道自己只会一些长拳之类的花拳绣腿,没有经过搏击训练,但是看心中的偶像李小龙的电影看多了,招式都学得很像,再加上一个就是自己喝了那神泉,虽然不懂得怎么用在这方面上,但现在身轻体健,反应速度奇快,加上上次的暗杀,使得他的反应又快上一截。


李洪看着杨二娃怪异的桩式,不敢贸然上前,只是摆起了起手式静观其变。


杨二娃跳跳,向前击出一拳,那李洪即刻后退一大步,那知是杨二娃的虚拳。等杨二娃再击出虚拳,李洪看到杨二娃下盘大开,就右腿准备来个老树盘根,那知道杨二娃反应快,动作也更快,使出截拳道中的一个截脚踩在李洪左腿膝盖弯处,右拳挥出打在李洪的左脸处。


那李洪就地一滚,躲开杨二娃第二次的击拳。待清醒后,上前就打出了几拳,浑厚有力,劲道十足。杨二娃不偏不让,一个侧身踢,一踢既中李洪的下肋,那李洪又是一声惨叫飞出几丈远。杨二娃追上前跃起,落下时双脚蹬在李洪的胸口,李洪又是一声惨叫,口吐鲜血,立即昏死过去。


杨二娃潇洒的拍拍手,走下李洪的身子,双手抱拳对李洪道:“承让!”


场下一片安静,在座的每个人目瞪口呆,看那杨二娃简简单单的几招就把杨国忠的门客第一高手打倒在地,简直是不可思议。


杨二娃用的正是李小龙的“技法精简实用,内涵博大精深”的截拳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