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七十三章 赴宴(中)

正红旗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URL] 酒席场中笙歌艳舞,席上杯觥交错,席下宾主尽欢。   待舞姬们尽数退下后,杨国忠又道:“难得李太白与杜甫都来了,就让他们饮酒作诗为大家助兴吧。”   宴席上的宾客也跟着起哄,想那李白也不推辞,持着一个酒壶,潇洒的走到酒席中央,道:“刚才看到舞姬中有胡姬,太白心里就有了稿底。”惹得众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酒席场中笙歌艳舞,席上杯觥交错,席下宾主尽欢。


待舞姬们尽数退下后,杨国忠又道:“难得李太白与杜甫都来了,就让他们饮酒作诗为大家助兴吧。”


宴席上的宾客也跟着起哄,想那李白也不推辞,持着一个酒壶,潇洒的走到酒席中央,道:“刚才看到舞姬中有胡姬,太白心里就有了稿底。”惹得众人又是一片起哄声。


五陵年少金市东,


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马踏尽游何处,


笑入胡姬酒肆中。


“好诗!好诗!”席下的宾主又是喧闹起来。


李白兴起,拔出腰间佩剑,便是舞了起来。只见剑光飕飕,衣襟飘飘,一身白衣衫的李白,右手持剑,左手握这一个酒壶,于热闹喧哗的酒宴之中,且醉且舞,且歌且行吟!


长相思,在长安;路纬秋啼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绿水之波澜。


云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剑影萧萧,或急或慢。只是那既豪壮又慨然欲绝的戚戚迷离的感情不变。听得众人满是感慨一番,又是叫好连篇!


李白吟诗舞剑罢了,也不招呼,自个回席上坐下,惹得场下的女客们秋波连连。杨二娃看着,心道:想这个李白,可比得上现代的那些明星酷得多了。


此时众人又推得杜甫上场,杜甫就对席下四周宾客作揖了一番,那虢国夫人对着杜甫蛮抛媚眼,急得杜甫低头不敢相望。想必上次杜甫做给她的那首诗让她欢喜得不得了呢。


“鄙人不才,刚看了太白的执酒吟诗,杜某就有一首《饮中八仙歌》。”


知章骑马似乘船,


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


道逢麴车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


饮如长鲸吸百川,


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


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


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一斗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


脱帽露顶王公前,


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


高谈雄辩惊四筵。


杜甫诗句吟罢,场下自是雷鸣般的叫好。那虢国夫人兴奋地提着酒壶上前就和杜甫对饮,可怜那杜老儿了。杨二娃又是感慨一番,想那杜甫的粉丝也够艳的了。


杨国忠又接着道:“最后请杨爵爷给我们来一首吧。”


“宰相大人就别折煞二娃啦,”杨二娃站起来摆手,道:“那我就来个段子给大家饮酒助兴吧。”


杨二娃走到场中,双手负腰,清了清嗓子,便道:“洞房之夜,有位秀才小登科,洞房之夜翌晨,众兄弟来拜访,大家问他感觉如何? 他起身摇扇吟唱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弟昨夜以一技之长,一柱擎天,一马当先,一拍即合,一炮而红,一鼓作气,一气呵成,一鸣惊人,一泻千里,真的是一夕缠绵,一夜风流是也!”大家无限钦羡,转问大嫂感觉又如何?只见她好生哀怨地唱道:“ 真是一言难尽,他本来是一筹莫展,好在我助他一臂之力;但也一波三折,非一蹴可及,只见一木难支,一触即发;随即一纵即逝,一落千丈,最后一败涂地,奄奄一息;简直一无是处,多此一举,真想一刀两断,一了百了;唉!真是一场春梦,一事无成!”


杨二娃一口气说完,场下的男宾们自是笑得东倒西歪,肚皮大的捂着肚皮,喝着酒的当是被呛到了,吃东西的差点就被噎着。女宾们拂袖掩嘴偷笑。杨二娃看着席上自己的女人,兰儿她们都是笑得花枝乱颤,见那宝怡,眼泪都迸了出来。


杨二娃又道:“我再给大家来一段怎么样啊?”


场下又是起哄道好,鲜于仲通带头起哄,道:“杨爵爷啊,你要等我们喘过才行啊!下一段可要我的小命了。”


李白也来起哄,道:“贤弟你让太白笑岔气了。”


那三个夫人更是起哄道:“要人命的爵爷,风流就不说了,还很风趣诙谐嘛!”


杨二娃扮酷抿嘴笑又道:“有位穷书生发奋读书,就在自己的房门前写下对联以自励,上联是:‘睡草屋闭户演字’,下联是:‘卧脚塌弄笛声腾’,横批:‘甘从天命’。有一天,一个河南人路过此地,见到这副对联就心生好奇,用他的家乡话大声地念了起来:‘谁操我屁股眼子’,‘我叫他弄得生疼’……呦,还有横批!不过这次他给念反了:‘明天重干!’”


场下的这些人这次更是笑得不行了。有捂着肚子在地上滚的,有没喝酒的笑得把酒壶打翻的,那些女宾们害羞的低下头去偷笑。


最是虢国夫人学着杨二娃的声音,浪笑道:“我叫他弄得生疼……”虢国夫人附近周围的男宾笑倒一片。


鲜于仲通喘着气道:“爵,爵爷,你以后打仗,不要带兵了,讲上十个七个黄段子,保准死一片敌军。”


杜甫也笑着道:“哈哈。爵爷可绝了,用音来嚼字。”


杨国忠不甘落后,笑道:“是啊,爵爷不仅诗句了得,连黄段子也了得啊。”


众人觉得还不够味,又哄叫杨二娃再来一个。


杨二娃也不推辞了,装出神秘的样子道:“那就来个含蓄点的吧,先说了啊,这可是笑死人不偿命的喔!”


“爵爷就快讲吧,现在是笑不死人,是吊死人了啊!”就那鲜于仲通多话。


“爵爷讲的段子当然是笑死人不偿命的啦。爵爷就快快说起吧。”杨国忠装出公正的样子道。


“那我就说了喔!”杨二娃装出正色的道:“有一个成年男子来到一位友人的府上,他看到马棚里有很多匹漂亮的骏马,于是就问友人,怎么有这么多漂亮的骏马啊。友人告诉他,我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他做三件事,如果你能跟着做到,这里的马随你挑一匹骑走,如果不能,就把你的马留下,很多人做不到。所以,他想:五岁的小孩能做到的,还能做不到嘛,于是就试一试。友人就带他到一个屋子里,里面有一个漂亮的裸体美女,小孩过去亲了她一下,他跟着做了,然后小孩又过去摸了美女的全身,他也跟着做了,第三件事,小孩掏出小弟弟弯了三下……”


全场的男人都狂笑起来,除了未经人事的女宾外,其余的女宾又是掩嘴偷笑。杨二娃偷看那宝怡的样子自是莫名其妙的,拉着兰儿的衣袖问着是啥意思呢。


那虢国夫人高声浪笑的对杨二娃道:“杨爵爷的小弟弟要是也能弯三下,我便是让爵爷给拉回爵爷府去。”


韩国夫人和秦国夫人也附声道:“是呀,要是爵爷能做,我们三姐妹都给爵爷拉去罢了。”


杨二娃也反击道:“好啊,要是三大夫人答应,只怕这里的诸位大人老爷都比二娃还弯得多次呢。”


场下自有人叫道说自己的能弯十下,要虢国夫人跟他回去呢。那虢国夫人自是笑骂道你要是弯断了拉我回去也没用。


众人打闹嬉笑了半饷后,又是那杨国忠出来道:“杨爵爷讲的段子可真让我们笑趣横生啊!既然文的唱罢,武的就登场吧。”道完便拍了拍手就退回席座上。


杨二娃心想,好戏终于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