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山河 第一卷 两河鏖兵 第五章

357378913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URL] 司马中原回到房中,妻子正在收拾床铺,回头冲他嫣然一笑,道:“怎么样?碰钉了吧!” 颔首。 妻子走过来,给他倒杯茶。“我早跟你说过,这年青人是个老江湖,去也白去!” 司马中原叹口气。“可惜!要是有他相助,就算廿一鬼全来,又何足道哉!” “他就那么强呀!”  “你也看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


司马中原回到房中,妻子正在收拾床铺,回头冲他嫣然一笑,道:“怎么样?碰钉了吧!”

颔首。

妻子走过来,给他倒杯茶。“我早跟你说过,这年青人是个老江湖,去也白去!”

司马中原叹口气。“可惜!要是有他相助,就算廿一鬼全来,又何足道哉!”

“他就那么强呀!”

“你也看到了,在船上,他光凭眼神就把廿一鬼中最神秘的第七鬼镇住了!这还不够吗?”

“你怕了?”

“不!我只是担心你,廿一鬼做事一向不择手段。”

“担心我什么?你可别忘了,我林羽裳当年在江湖上的名气可不比你差。”

“那当然了!”司马中原含笑将妻子拥入怀中,轻吻那依然白皙腻滑的面颊。“想当年,“艳凤”林羽裳可是名满天下的五风凰之一,怎一个“艳”字了得!”

“油嘴滑舌!”林羽裳像少女般在丈夫怀里撒娇,笑靥如花,明艳动人。

司马中原看的心中一荡,抱起妻子向床榻走去。


门外传来脚步声,轻且柔。

孟子龙警觉地把长剑握在手中,司马中原的话令他不得不防。

小心行得万年船。

敲门声。

“谁呀?”孟子龙问。

“送洗脚水的。”嗓音甜美,女的。

“请进。”躲开正面,以防暗器、毒水等。

门开了,一个十六七岁极清秀的的女孩走进来,双手端着一个木盆。

别看是小店,服务还挺周到。

女孩飞快地瞟了孟子龙一眼,柔声道:“孟公子,您的洗脚水。”

“谢谢!放下吧!”

女孩弯腰将木盆放到孟子龙脚下,然后伸手去脱他的牛皮马靴。

孟子龙吓了一跳,急忙收脚道:“不用麻烦,我自己来,自己来。”

好家伙!又是送水,又是帮洗脚,明天算帐银子肯定少不了。

女孩没说话,默默地站在一旁。

水挺烫,很解乏。洁白的棉布巾擦拭着微红的脚掌,别提多舒坦。

换上轻便布拖鞋。女孩过来端起木盆。孟子龙顺手给她二两碎银。

女孩摇摇头。

“拿着吧!”孟子龙微笑着说:“我不会和店主说的。”

“多谢公子!”女孩放下木盆,接过银子,看看孟子龙,低下头,欲言又止。

“还有事吗?”

女孩俏脸通红,咬咬下唇,嗫喏地问:“孟公子,您需要暖脚的吗?”

明白了!洗脚是假,暖脚是真。

在商品经济与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宋代,卖淫是很普遍得现象。原因很简单:物质享乐的时代,笑贫不笑娼!

可眼前这个如此清纯秀丽的女孩,怎么看也不象做这种事的。

孟子龙让女孩坐下,问道:“为什么,这应该不是你的职业吧?”

女孩清澈明亮的双眸中,晶莹的泪珠在徘徊:“我想离开这儿!”

更听不明白了。离开这里需要出卖自己?或者是有人在逼她?是店主?还是……

女孩用一个故事解答了他所有的疑问。

故事并不长,女孩讲的也很流畅,像是受过相当程度的教育。

女孩是河间府人氏,为避战乱,随父母南下到东京投亲。路过沙镇时,父亲突染恶疾,病倒在”客来投“。经多方医治不见好转,于半月前去世了。盘缠用尽,母女俩困在店中,每日靠帮店里打杂、洗涤来换取食物。万般无奈下,只有出卖自己才能离开。

“是店主让你来的吧?”孟子龙想起女孩一进门就叫他孟公子,肯定是店主告诉的。

“店主说你能帮我。”女孩点头道。

“不是我能,是我的银子能!”孟子龙在心里把店主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

“公子同意了?”女孩高兴地问。

孟子龙默然。不管女孩手的是真是假,他都决定帮她,能帮助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可惜很多人不明白。

尽管孟子龙拒绝用交易这个词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但女孩还是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谢意。

褪去廉价的衣裙,青春洋溢的胴体纤毫毕现。这是孟子龙三年后第一次零距离观赏北国佳丽的风韵,他认为很难用华丽的词藻来形容,应该切身地去感受。

脱衣,熄灯,上床。


握住女孩的尖耸的乳房,恰似逮住两只鲜活的小兔,动感十足!稍一用力,樱唇轻启,销魂的呻吟如乐符般飘出,撩人心魄……


接吻!热烈而绵长。两具年轻赤裸的肉体交织在一起,激情无限!


孟子龙一直认为肢体对话是最真实的,也是他最喜欢采用的方式。那是一种任何语言也无法描述的真实,是对情感最毫无保留的渲泻,对生命最彻底的释放。


当孟子龙进入时,女孩张口咬住他的肩头,很用力。


第一次吧!他想。


攻击发动于破晓前。黄河廿一鬼。


司马中原第二次进出妻子体内后不久。


经过一夜充足的睡眠,凌晨是人们精气神达到最顶点的时刻,性欲也最旺盛!练武之人如果在此时能练精化气,对自身的修为能有很大的帮助。


可惜司马中原不能,至少今天不行,因为他有一个美丽而且诱人的妻子睡在身边。他毫不犹豫地放纵了自己的情欲。


妻子在怀中甜睡,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难耐的欲望消除后,司马中原浑身畅快。略一运功,真气在体内毫无阻碍地流动。他闭上眼,让真气慢慢地运行几周天。


自己来联盟助战快三个月了,依然毫无建树,就连只算江湖二流的黄河廿一鬼也无法收拾得了,真有点儿愧对先祖!


虽然江湖五大世家排名不分先后,但江湖人心中自有一杆称,你家有多大份量,心照不喧。


五大世家中,西拓跋、北完颜是皇族,势力自不必说;东尉迟世居东海之滨,偏居一隅,神秘莫测;南诸葛则雄霸江南,高手辈出,人气指数居五大世家之首;再看中司马,虽虎踞京华,但中州自古就是四战之地,各种江湖势力纵横交错,争斗不断,再加上司马家的不结盟主义,势力大不如从前,五大世家中敬陪末座。


这次司马家派出第一高手司马中原出战,就想借此恢复往昔的荣耀,重振司马家的当年雄风!


异香入鼻,淡淡的,迷药。


司马中原立刻闭住呼吸,伸手捏住妻子的鼻孔。林羽裳倏然而醒,丈夫紧绷肌肉让她心知有变,两人快速进入临战状态。


下床,取剑,隐身,悄无声息的进行。


东方渐白,却无鸟鸣,屋内依然昏暗。


曹铁桨蹲在司马中原夫妇的房门前,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声息全无。十六鬼和十七鬼分列房门左右,握刀静待。他决定再等一会儿,不是他对老七给的“仙人倒”没有信心,屋里毕竟是司马家的人,小心为妙。


一想起司马家的人,曹铁桨就恨的牙痒痒,左肋下的那道剑伤隐隐作痛。荒村之夜,那女人送的。他不会让司马中原夫妇很痛快的死去,他要让那漂亮的女人在他跨下呻吟、求饶,当着她丈夫的面。


时间差不多了!曹铁桨起身出掌,房门应掌而开。他没有冲进去,而是向后一退,十六、十七鬼闪身而入,直扑床榻。


“要活的!”曹铁桨低声喊道。


两鬼快速抢到床前,伸手撩被擒人,空。


“怎么样?”


“没人。”


“退!!!”


剑光掠起时并没有眩目的光华,却很快、很准、很毒!


蓄势而发,石破天惊!


两鬼在迅捷如电的剑光中慌乱,退缩,喷血。


黄河廿一鬼下三烂的手段,激起司马中原焚天般的怒火,如果不是自己警觉,他和妻子就……


一声怒吼,如潜龙冲霄前的低吟!


剑芒大盛,彻骨奇寒。两鬼的人头瞬间同时抛起,血泉喷涌。


真狠啊!


曹铁桨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冲进去拼命,为兄弟报仇;二是现在就逃,保命第一。他选择后者。


曹铁桨并没有向店外逃,而是向孟子龙的房间窜去。这正是他的聪明之处,店外空阔,被追上必死无疑。而此时老七正在对付孟子龙,如果得手,两人就可联手对付司马中原夫妇,虽无胜算,但凭老七一身精绝的暗器工夫, 全身而退不难。


可老七得手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