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28)

357378913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众人刚蹚过一半山溪,猛然间就感觉一股腥风扑面而来,中人欲呕!大家定睛一看,直吓得魂飞魄散!原来平静的灌木丛突然开始剧烈摇晃,转眼间,一头巨大的棕熊缓缓地人立而起,竟达两米多高,凶相毕露,咆哮如雷,正好位于举马头汉子的身后。不等那汉子做任何反应,棕熊的超巨型前爪轻轻一挥,人头飞起,马头落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众人刚蹚过一半山溪,猛然间就感觉一股腥风扑面而来,中人欲呕!大家定睛一看,直吓得魂飞魄散!原来平静的灌木丛突然开始剧烈摇晃,转眼间,一头巨大的棕熊缓缓地人立而起,竟达两米多高,凶相毕露,咆哮如雷,正好位于举马头汉子的身后。不等那汉子做任何反应,棕熊的超巨型前爪轻轻一挥,人头飞起,马头落地,尸身倾倒,死。

只能用惊谔来形容所有追捕队员此刻的表情,呆呆地立在水中,完全不知所措。谁见过如此巨大的棕熊,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太恐怖了!

棕熊在动,人继续蹚水,相反方向,逃。马刀与弓箭无法对付这种类型的猛兽,勇气和胆量似乎更应该用在双腿上,人群瞬间炸散,飞一般各自逃命。

别看棕熊平时动作迟缓,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可是它一旦跑起来,速度非常惊人,很少有动物能逃脱他的猎杀。追捕队变成了逃命队,被一只巨熊追赶的东躲西藏,狼狈不堪,陆续有队员惨死在巨熊的利爪之下,鲜血洒满来时的路。

连杀十数人之后,狂暴的棕熊似乎安静许多,凶焰渐消,不再继续奔跑追杀,继而专心致志地摆弄地上的尸体。巨大的熊爪很轻易的撕裂着尸体,好像是在耍玩一具陌生的玩偶。

棕熊并不吃尸体,只是将他们咬猎撕碎后仍的到处都是,仿佛是在向活着得人示威,警告他们别在侵人它的领地了。

脱朵延吉儿帖藏身在一块大山石的后面,脸色发白,惊魂初定,远距离注视着棕熊的一举一动。铁木真可真够狠的,居然用一个死马头把他们引入棕熊的领地,借棕熊的利爪来杀丝他们,果然不愧是也速该的儿子,高!

棕熊一边踩踏尸体一边示威性地咆哮着,吓得脱朵延吉儿帖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被棕熊嗅到藏身之处,招来分尸之祸。不一会儿,棕熊的便对地上的“玩具”失去了兴趣,缓缓地转过身去,摇晃着它那惊人的巨臀走了。


人与熊消失在密林深处,惨叫声此起彼伏。铁木真溜下树来,侧耳倾听熊吼人嚎,脸上泛起冷酷的笑。他抑制住想跟上去的冲动,敌人的实力仍在,自己没有取胜的机会,现在应该诱使敌人继续追击,直到彻底拖跨他们。

今天早上,铁木真在马尸旁看到了狼的爪印后便计上心头,何不将追兵引向狼穴呢?他当即用刀砍下马头,一路寻着狼迹前行,并同时故意留下自己的靴印和马血,诱敌上钩,直至山溪。

溪水冲涮掉狼的印迹,计划面临着失败的结局。铁木真不甘心的在山溪四周搜寻狼的踪迹,终于在对岸的灌木从中重新发现了爪印,不过却是熊的。熊的爪印很新,像是刚离开不久或仍在附近徘徊。铁木真立刻在灌木丛周边洒了许多马血,然后将马头丢进灌木丛,自己隐身书上,静候追兵。

万事俱备,请君入瓮。



正午十分,临时营地。

四散逃命的追捕队员纷纷返回,清点人数,损失了三分之一,却连铁木真的影子也没看到,真窝囊!脱朵延吉儿帖心里很清楚,不管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无法振奋低落的士气,惊恐与茫然写在每一个人的来脸上,渗入心头。他长时间负手而立,凝眸注视密林,一言不发。

怎么办?进还是退?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向他聚焦,脱朵延吉儿帖能感觉到,关键时刻。这些战士都是他亲自从部落里挑选出来的,集勇敢、强健、彪悍和绝对的服从于一身,但是再无畏的战士也无法承受连续失败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已接近崩溃的边缘。如果强行命令失去信心和斗志的战士重返战场,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追捕队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后撤,阳光明媚的午后。每个人的心情都很糟糕,默默地牵着马步行在静寂的森林中。十几匹失去了主人的健马被栓在一起,排成一行,紧跟在队伍的后面,脱朵延吉儿帖选择暂时撤到山外休整,在想出更好的搜捕发发前。


棕熊停止了咆哮,游戏结束了。铁木真快速离开山溪,他可不想当棕熊饭后的甜点。找不出正确的行进方向,铁木真依然被这个问题所困扰,而越来越干瘪的肠胃则使这个问题更加复杂化了。

还是先准备午饭吧,他想。

铁木真顺着山溪往上游走,任何动物也离不开水源,射猎的机会会很多。家人的安全他并不太过担心,有母亲诃额仑在,一切危险都能应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样摆脱追兵的搜捕,走出这片森林与家人团聚。

越往上行森林越茂密,山溪也变的极为曲折隐秘,在乱石榛莽间时隐时现,仿佛没有尽头。各种陌生的植被不断出现在山溪两岸,千奇百怪,争芳斗艳,令人目不暇接。铁木真此时却无心观赏,他急需大量的食物来填充自己空虚的胃腹,而且最好是肉食,双眼仔细地搜索着,不放过任何可疑的迹象。


林草簌簌,白影入目,一头美丽的白色牝鹿出现在溪水旁,机警的神色中透着一份与生俱来的高贵之气。它像一位身份显赫的贵妇般高昂着头颅,双眸警惕的四下逡巡,察看有无危险。如果不是胃部一阵阵紧缩,铁木真也许会放过这头白鹿。

因为它光洁雪白的皮毛让他想起了拥有同样肤色的塔娜兀真,想起了那个令人血脉贲张的午后。他本可尽情享受塔娜兀真完美的胴体,让她成为自己生命中拥有的第一个女人,如果不是——

昨日此时,当他完全放开心理包袱,准备接受塔娜兀真毫无保留的奉献时,暴客们却突然出现了,将他的成人仪式彻底破坏,下次就算有机会重新举行仪式,恐怕也没有当时的心情了。

该死的脱朵延吉儿帖!铁木真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他。

白鹿低头饮水,优美轻盈得体态惹人怜爱,那修长的脖颈像一弯浅月垂挂林间,倒映水面,美得让人心醉。

第一时间,利箭无情地贯穿“浅月”,一片鲜红的月晕无声扩散,极美。白鹿瞬间一蹿而起,却又重重地摔倒在溪水中,挣扎哀鸣,渐无声息。铁木真可不懂什么叫大煞风景,填饱肚皮才是最重要的,他快步走到猎物身前,将其拖到溪岸上,选一处林草较矮之地动手剥皮。

因为怕生火引来追兵,铁木真只好生吃鹿肉。好在以肉类为主食的草原人牙齿强健有力,消化系统的效率极强,吃些生肉不算什么,平日里煮牛羊肉时也是半生不熟就出锅,咬一口还带着血丝呢!

白鹿的肉质极其鲜美,其色红嫩,肌理细腻。铁木真用短刀割下一条细长的鹿肉丢进嘴里,白齿红肉,大力咀嚼,嘴角淌血,样子像狼。

正大块朵颐、吃得兴起间,身后却传来异响,好像是有人在悄然接近。铁木真心生警兆,但不容他回头细看,两支长矛便越溪穿林、暴刺而至,锐利的矛锋直指背心要害,又准又狠!铁木真无暇多想,侧滚如电,双矛贴身刺空。他人跃起,刀在手,脚未稳,长矛又至。

“锵锵锵”一阵刀矛争鸣,铁木真连退七八步,立陷被动。

长矛握在两名身材不高,肤色黝黑,腰间仅围一块兽皮的男子手中,四只亮晶晶的眸子内凶光闪烁,分左右慢慢逼近铁木真。这大概就是邻近部落老人们说的红毛野人吧!不过头发却是黑的,散乱下垂,长及肩部,铁木真一边想一边快速移动步伐,不让两人形成合围之势。

野人用矛的技法不多,只知一味地直刺,可力量却很大,令铁木真封架的相当吃力。刀短矛长,必须近身攻击才能取胜,但两名野人相互配合的很熟练,轮番击刺,不给铁木真近身的机会。

“住手!我叫铁木真,”铁木真大声喊道,“跟你们无怨无仇,为何要杀我?”

两名野人却充耳不闻,攻势加强。

再这样打下去,自己非力尽身死不可!铁木真知道跟这种凶蛮成性的野人是无法讲道理的,只能以暴制暴。他瞅准两名野人的站位,双脚在移动中突然一踉跄,似要摔倒,引得两名野人同时出矛急刺,机会来了!只见他将倒未倒的身子,猛然间极为灵活地一转,间不容发地避开双矛,随即人影乍进,刀光暴闪,绝杀!

两名野人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少年竟如此狡诈,慌忙撤矛拦击,晚了!让悍如熊虎的铁木真贴身攻击将是最致命的,刹那间,刀光寻隙而入,暴怒的锋刃急速掠过一名野人的胸膛,顷刻皮肉翻卷,鲜血涌溅,立毙。

还有一人,杀!

另一名野人及时横矛挡住铁木真怒劈而下的马刀,却没防备他欺身打出的左拳,右肋顿觉一阵剧痛,身体侧倾,单膝跪地,铁木真顺势举起刀柄大力下砸,柄端狞狰的狼头深深地嵌进野人的面部,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以防惨叫声引来更多的野人,铁木真快速挥刀割断仍在剧痛中挣扎的野人的咽喉,叫声倏止。要不是自己刚才反应超快,现在恐怕早就被野人作成烧烤了!他泄愤似地在尸体上踢了几脚,然后回到白鹿旁,挥刀割下一条鹿腿作储备粮,离开。

看来这片原始森林里不但猛兽成群,而且还隐藏着比猛兽凶残的野人,数量决不会仅有两个,今后一切行动都要万分小心。铁木真继续沿着山溪向上走,希望能找到一个制高点,那时便可判断出正确的方位,走出这片让人讨厌的原始森林。

凄厉高亢的呼叫声来得异常突兀,好像是某中传递消息的方式,起自于两名野人被杀的方位,在密林间极速扩散传播……很快,同样的呼叫声此起彼伏,似乎遍布森林中的每一个角落。

不好,铁木真心里一惊,肯定是野人的尸体被同伴发现了,呼叫声正是他们召集人手的方法,大概是准备搜捕杀人者。真该把野人的尸体隐藏起来,那样至少可以拖延被发现的时间,好让自己走的更远些。

铁木真边想边加快脚步前行,不时回头观察身后的动静。本来是各种鸟鸣兽吼争宠、声浪嘈杂汇聚的森林,此刻却突然安静了许多,一种诡异莫名的气氛在草木、山石、溪水、藤蔓间流动。远处,几条乍隐乍现得人影敏捷如猿猴般在密林中跳跃穿梭,步步逼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