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雉是中国进入封建社会后,第一个女性掌权者。汉代人对于吕雉的执政,亦是视其为一代帝王。汉代的女性拥有后世不可企及的权力,在其他一些方面也有所体现。


在称呼上,有以母亲姓氏来称呼皇族子

弟的习惯。如汉文帝的女儿馆陶公主,因其生母窦太后的缘故,被称为“窦太主”;汉景帝长子刘荣随母亲栗姬被称为“栗太子”;汉灵帝的儿子刘协,因为由董太后亲自抚养,称“董侯”。


在封爵上,汉代多有妇女封侯,得以拥有爵位和封邑的情形。例如,汉高祖刘邦封兄伯妻为阴安侯;吕后当政,封萧何夫人为酂侯,樊哙妻吕媭为临光侯;汉文帝时,赐诸侯王女邑各二千户;汉武帝也曾经尊王皇后母臧氏为平原君。


在建筑上,考古学发现,汉代长乐宫出土壁画的房间的地面是完全“涂朱”的。史载“土被朱紫”,在中国古代是规格非常高的房子。汉代宫廷中也只有皇帝级别的人才能用。但是这种涂朱的房子却从太后居住的长乐宫中出土,汉代女性地位可见一斑。


汉代对于妇女再嫁,亦与后世不同。汉代出现数位皇太后如汉文帝之母薄姬、汉武帝之母王姬都是再嫁之身,堂而皇之地做国母,无人以为异。女子再嫁三嫁,亦是不绝于书。据称,嫁人次数最高者大约是宰相陈平的妻子,嫁给陈平已经是她的第五次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