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著名阻击战看人民军队英勇善战的传统

zhao2365192 收藏 4 5339

狭路相逢勇者胜。最能反映一支军队英勇善战之战斗精神的,莫过于发生在战场上的阻击作战。今天,我们为读者朋友们介绍的,正是我军战史上4次著名的阻击战例——金盆湾阻击战、塔山阻击战、上甘岭战役、松骨峰之战。


触摸这4次阻击作战的战斗细节,其悲壮惨烈、血肉成城的战争场面,依然能够深深震撼我们的心灵,并让我们深切感到:我军的辉煌,是打出来的,是拼出来的,是用鲜血浇灌、以生命铸就出来的。以这4次阻击战为视角,回眸我军80年风雨征程:从南昌起义的第一声枪响,到井冈山的“黄洋界上炮声隆”;从泸定桥上的舍生忘死,到气势如虹的百团大战;从三大战役“横扫千军如卷席”,到铁血鏖战上甘岭,“钢少气多”战敌

顽,一步步,一程程,都写下了我军英勇善战,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灿烂篇章。其间前仆后继涌现出的无数英雄人物,大渡河畔十七勇士、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更是永远化作了一座座矗立在我们心中的不朽丰碑。


法国军事家拿破仑曾经说过:世界上有两种最伟大的力量,就是利剑和精神。从长远说,精神总能征服利剑。一支军队只有以坚定的理想信念作支柱,以昂扬的战斗精神为支撑,才可能具有强大持久的战斗力。古今中外的历史同时也告诉我们:一支伟大的军队创造英雄传统不易,保持英雄传统更难。尤其是在长期没有战争的和平时期,优越的物质环境往往会使军人磨蚀英雄气概,舒适安逸的生活最易消磨官兵的战斗精神。我们纪念建军80周年,回顾我军历史上一个个光辉战例,首先要学习和继承的,就是老一辈留下的英雄传统、战斗精神,自觉在军事训练的演兵场上、在军事斗争准备的实践中、在完成各种急难险重任务中磨练自己、摔打自己,让英雄气常在我们的胸膛激荡,让壮士血永在我们的血管奔流。一旦国家、民族召唤,就能英勇无畏、斗志昂扬征战疆场。


英勇善战——是老一辈用鲜血和生命锻造的光荣勋章,更是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规定的时代要求。让我们在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伟大实践中,将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自觉注入血脉,再铸英勇善战的“坚盾利剑”!


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五千将士奋起迎战八万之敌——


英勇无畏的金盆湾阻击战


战斗背景1947年3月12日,蒋介石命令胡宗南部整编第一军、第29军,在董钊、刘戡的统率下发动了向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妄图一举歼灭中共中央。为了保障党中央机关从延安城安全转移,***亲自签署命令,命令西北红军主力之一——教导旅及其配属部队,在南泥湾、金盆湾等地区组织防御战斗。“上述地区至少坚持7天。”我军第一次大规模的阻击战——金盆湾阻击战由此拉开帷幕。战斗经过在彭德怀指挥下,罗元发麾下的教导旅和警7团、延属分区第3团组成防御兵团,在东西百余里宽的正面、纵深七八十里的山地设防,抗击敌人强大的进攻。战斗开始了,敌人以密集队形缓缓向前蠕动。为了节约子弹,我军指战员屏住呼吸,一枪不发,等待战机。敌人越来越近,100米、50米……只有10米了,教导旅1团团长罗少伟一声令下,步枪、机枪一齐开火,子弹、手榴弹暴风骤雨般扑向敌军。敌军做梦也想不到中了如此近距离的伏击,如退潮般迅速败下阵去。


看到这种情况,敌人改变了战术,国民党整编第90师代师长陈武,命令部队采取集团进攻,迂回包围我军阵地。国民党军队仗着自己的美式装备优势,整连、整营地从不同方向冲了过来,但每次都碰得头破血流,折戟而回。天黑之前,陈武又想出一条毒计,令所辖各部组建敢死队。在他的淫威下,国民党兵连哄带骗地拼凑了一支百人敢死队。教导旅的战士们爱惜子弹,“嚓”地一声推上刺刀,跃上阵地与敌敢死队展开了肉搏拼杀。陈武的敢死队哪见过这般阵势,纷纷抱头鼠窜,可刚刚逃回自己的地盘,陈武的督察队黑洞洞的枪口就像蛇一样吐出毒焰。敢死队倒在了“自己人”的枪口下。


3月14日天刚亮,一批又一批重磅炸弹倾泻到我军的阵地上。敌军大炮大发淫威,我阵地上土浪冲天,散落下来的泥土把战士们埋在下面。但轰炸一结束,战士们纷纷一跃而起,猛虎下山般冲向涌上来的敌军,国民党军队的猛烈进攻再次被打了下去。一连3天,敌军仍然被滞阻在马坊、南泥湾、麻洞川一带,不能向前挪动一步。胡宗南3天占领延安的梦想破灭了。


3月16日,不甘心失败的国民党军队又以两个团的兵力,向教导旅2团固守的金盆湾东侧进攻,妄图抢占制高点,迂回到2营的侧背进行反扑。我2团在王季龙团长的指挥下,配合2营利用有利地形穿插至敌人侧翼,打得敌人进退两难。然而毕竟敌众我寡,情况越来越严重。4连、6连伤亡很大,弹药也打完了。敌人已经冲进了4连阵地。教导旅旅部工作人员纷纷请求:“旅长,让我们上吧!”正在此时,已经没有了弹药的4连战士们,从战壕中一跃而起,端起刺刀冲杀下去。5连、6连随着杀声从左右两侧包抄敌人后路。一时间,杀声震天,刀光闪闪,敌军再次被击溃……3月18日,教导旅收缩了防线,国民党军队总算前进了几步,可这几步还未站稳,就遭遇了我方民兵埋设的各式地雷,这可让国民党的指挥官们伤透了脑筋。教导旅乘机组织反击,滞缓了敌人行动,胜利完成了延安保卫战南线7天7夜的阻击任务。(综合摘编自《延安保卫战》、《威震敌胆十军长》等书,作者:陈冰、宋国涛)


专家点评


一次成功的积极防御作战


我军向来以打游击战、运动战见长,以5000余人抗击敌8万之众的大规模阻击战例,在军史上尚属首次。此役的胜利,除指战员英勇善战的因素外,我军按照***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在金盆湾阻击战中成功运用的近战、夜战、反冲击、适时退却中展开伏击等多种灵活杀敌手段,发挥了重要作用,实现了阻敌7天7夜的战略意图,为党中央安全顺利撤离延安提供了有力保障。



锦州之战,是辽沈战役中合围全歼敌人的关键,而塔山阻击作战,则又是攻锦作战的关键——


血肉成城的塔山阻击战


战斗背景1948年10月9日,我东北野战军攻取锦州的战役准备转入总攻阶段。由于锦州是东北的门户,塔山又是锦州的门户。此时,若能扼制住塔山这一“咽喉”重地,必能对敌形成关门打狗之势。因此,***英明决断:辽沈战役首打锦州,而打锦州首先打好塔山阻击战。守住了塔山,一举可阻挡10万之敌增援;守不住塔山,整个东北战局就会发生变化甚至发生逆转。


战斗经过塔山阻击战场位于一块无山可依、无险可守的开阔地带,担任阻击任务的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在司令员吴克华和政治委员莫文骅的带领下,提早进入设伏地带。当天,纵队党委发布了《告全纵指战员书》、《给全体共产党员的信》,号召全体指战员“寸土必争,与阵地共存亡”。每名干部都连夜指定了代理人。


从1948年10月10日起,敌每天展开3至5个师的兵力,在大炮、飞机及军舰炮火的掩护下,连日向四纵8公里宽的阵地轮番冲击,尤其对34团坚守的塔山堡等主要阵地冲击更为凶猛。在弥漫的硝烟中,面对国民党军号称“赵子龙师”的第95师的疯狂进攻,我34团的勇士们用迫击炮、轻重机枪和冲锋枪构成交叉火力网,连续打退敌两次攻击。趁着黄昏,敌人又发动了当天最猛烈的第三次进攻。敌敢死队一面大声呼喊,一面气势汹汹扑将过来,掩护敌人的炮火和子弹,像暴风骤雨般密集。我英勇的解放军指战员纷纷跃出战壕,迎敌而战。有的被俘敌军日后回忆到:我们看到有的解放军战士身上着了火,在地上打几个滚,依然爬起来冲向自己,不由得魂飞魄散,纷纷后退……


一天午后,敌人突然向4纵10师某营三连阵地进行轮番轰炸,黑土被掀起几丈高,地表工事大部被摧毁。炮火一停,敌独立第95师一个团,黑压压一片向我军阵地扑来。三连战士随即跟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地堡打坍了,就转到战壕里去打;战壕打平了,就跳到弹坑里打;子弹、手榴弹打光了,就用枪托砸、刺刀挑!尽管敌数倍于我,却始终未能超越阵地一步。战斗结束后打扫战场时,没有什么比烈士们的遗体姿势更悲壮的了。这些可敬的战士,有的脸庞被刺刀削下来一片皮肉,可双手还死死地掐住敌人的脖子;有的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可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个耳朵……在黄昏的云影天光中,人们可以清晰地看见这片开阔地上撒满了折断的枪支与刺刀,许多军装都成了碎片,成堆的敌人躺在烈士的周围。在阻击战的6个日日夜夜,东野第4纵队3个步兵师及1个炮兵团的兵力,在第11纵队及独立第4师、独立第5师的密切协同下,死死“钉”在塔山一线,抗击住了国民党海军、空军配合下的“东进兵团”的轮番进攻。在我军指战员用血肉筑就的“钢铁长城”面前,敌人在塔山阵地前弃尸6000余具,始终未能前进一步。(摘编自《龙醒东方》一书,作者:胡家模)


专家点评


胸怀全局作战的光辉战例


胸怀辽沈战役全局,着眼塔山阻击作战,是该次战斗取得辉煌胜利的重要因素之一。战前,各级指挥员进行了深入的作战动员,战士们纷纷把“寸土必争,与阵地共存亡;坚守塔山,实现关门打狗”的标语牌插上战场。历时6昼夜的阻击作战,阵地上面的土被炸弹掀去半米多,官兵们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像钉子一样牢牢钉在塔山阵地上,直至锦州被攻克,塔山阵地依然纹丝未动,从而为辽沈战役整体作战目标的实现奠定了一块坚实的基石。



美军的炮弹把上甘岭地区的山头削低了2米,却不能使志愿军战士退后一步——


震惊世界的上甘岭战役


战役背景1952年10月8日的朝鲜战场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悍然中断停战谈判,14日,向上甘岭阵地开始了大规模的疯狂进攻,妄图一举夺取上甘岭,尔后夺取五圣山,在我战线中央打开一个缺口,分割我防御体系,逼我后退,以挽回前一阶段形成的败局。彭德怀总司令因此说:“敌人要动。在哪里动?可能在中线,五圣山是中线门户,所以要守住五圣山。”


战役经过五圣山海拔1067.1米,控制着金化-铁原-平康三角地带,美军称此战区为“铁三角”。上甘岭是一个小村庄,位于五圣山南面。整个上甘岭地区只有3.7平方公里的面积。


上甘岭战役(美军称之为“铁三角”战役)爆发后,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和“联合国军”总指挥官克拉克,企图用天文数字般数量的炮弹和炸弹攻下上甘岭,进而夺取五圣山。然而,他们的进攻遇到了秦基伟率领的志愿军第15军的顽强阻击。战役期间,敌军先后投入6万多兵力,向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阵地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最多的一天达到30万枚,平均每秒6枚,每平方米土地落弹76枚,山头被削低2米。但英勇的志愿军凭借英勇善战的战斗精神和闻名于世的坑道作战,克服了缺粮、缺水、缺弹药等严重困难,顶住了敌军的“超级炸射”和“超级攻击”,创造了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


45师作战科科长宋新安在10月25日的一次战斗后,向军里报告伤亡情况时有这样的叙述:19岁战士龙世昌,闷声不响地擒了根爆破筒冲了上去,敌人炮兵实施拦阻射击,一发炮弹将他的左腿齐膝炸断,目击者说:“龙世昌拖着残腿拼命往上爬,把爆破筒从枪眼里杵进去。他刚要离开,爆破筒就被里面的人推出来,哧哧地冒烟。他捡起来又往里捅,捅进半截就捅不动了。龙世昌就用胸脯抵住往里压,压进去就炸了。他整个人被炸成碎片乱飞,我们什么也没找到。”另一个阵地上,135团六连仅存16个人。在对4个子母堡的爆破中,3个爆破组都没能接近地堡,黄继光爬到最后一个地堡前的时候全身也已经多处负伤,并用胸口堵住了敌人喷火的机枪枪眼……


面对世界上装备最精良的军队,志愿军指战员以劣胜优,愈战愈勇。整个上甘岭战役中,我军没有坦克、飞机,炮弹只有40多万发(敌方的四分之一),而且几乎全是后期才用上的。我们可爱的战士——为了祖国,他们从不讲条件,只要一息尚存,就绝不放弃自己的阵地。他们可以在烈火中一动不动;可以在长津湖-28℃的气温里整夜潜伏,身上仅仅只有单衣……前


沿阵地上,经常是一两个大量伤亡后的连对抗一两个齐装满员的团,而且几乎没有炮火支援,弹药也常常补充不上,一桶水、一箱弹药、一个苹果常常是牺牲好几条人命都不一定送得上去……


战斗历时43天,我军击退敌人650多次冲击,歼敌25000余人。美军在上甘岭战败之后,再没有向我方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了38度线上,朝鲜的南疆北界从此奠定。按照西方人的标准:要想成为强国,你必须击败过另一个强国的军队。也正是从上甘岭战役开始,中国开始在军事上赢得了美国和西方的尊重。(综合摘编自《党史纵横》、《科学奥秘周刊》和《百战将星秦基伟》一书,作者:古力、陈刚、楚春秋)


专家点评


以“气”胜“钢”的战争奇迹


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术战法,依托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的防御体系,构筑了攻不破、打不烂的钢铁防线,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从而成为朝鲜战场的转折点。直到今天,美国人通过电脑模拟,仍然分析不出他们在上甘岭战役中惨败的原因。大概为他们所忽略的是,电脑只能模拟常识性的要素,却模拟不出一个民族重新觉醒时所能迸发出的巨大力量。这也正如***所说,抗美援朝战争敌人“钢多气少”,而我们“钢少气多”。上甘岭战役,就是这样一场以“气”胜“钢”的特殊战例,


一个连挡住了几个师,战斗之惨烈令斯大林落泪——



以少胜多的松骨峰较量


战斗背景1950年11月30日拂晓,参与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112师335团,为追击南逃的美军,一路穿插,赶到了松骨峰一带。为了给大部队合围赢得时间,聚歼敌人,一营三连奉命抢占松骨峰北侧的无名高地,截击敌人。6时30分,三连击溃敌尖兵小部队,爬上了光秃秃的山包,未及修筑工事,便与在军隅里遭40军痛击后败退下来的美二师部队打了个“照面”,敌人黑压压的汽车,坦克和步兵蜂拥而来。


战斗经过这是一场敌我力量悬殊的战斗,但英勇的志愿军官兵毫不畏惧。


敌汽车刚驶近三连阵地前沿,连长戴如义一声令下,机枪射手、火箭筒射手和爆破组便向敌汽车、坦克发起了猛攻……刹那间,公路上几十辆汽车、坦克燃烧起来,成百辆汽车挤成一团,美国兵纷纷跳车乱跑。


约半个小时后,不甘失败的敌人在8辆坦克、10余门大炮和11架飞机掩护下开始反扑,但反复冲击5次均未得手,丢下百余具尸体溃退。


三连趁机抢挖工事,准备长时间激战。阵地上,指导员杨少成召集支委们开会,号召党员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指导员和连长还烧毁了全部的文件和自己的笔记本,表示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


数小时后,敌人增大了兵力投入,炮弹、汽油弹和燃烧弹把整个阵地烧得火光冲天。随后,400多名敌人分两路向二、三排阵地同时实施轮番进攻。战斗异常惨烈,全连战士伤亡很大,连长戴如义不幸中弹牺牲,副连长杨文海3次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


与此同时,我军正从四面八方开始步步合围,敌预感不妙,再次纠集了18辆坦克、几十门大炮和32架飞机对三连阵地进行了长达40多分钟的狂轰滥炸,把三连阵地轰成一片火海,然后组织步兵实施冲击。


战士们一面扑打身上的火焰,一面利用炮弹坑做工事,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拼杀。指导员杨少成子弹打光了,捡起烈士的刺刀冲向敌人。一个美国兵抱住了他的腰,他掏出最后一颗手榴弹砸向其脑袋,并拉响了手榴弹,与合围他的六七个敌人同归于尽。共产党员张学荣身负重伤,捡起烈士遗留下的4颗手榴弹,拉开弹弦冲入敌群……


战斗结束后,一营营长王宿启带领战士们上了三连阵地,收殓烈士的遗体。他在阵地上看到:“枪支完全摔碎了,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烈士们的尸体保留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掐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摁倒在地上的,有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颗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迸

裂,涂了一地……”


这就是朝鲜战场上一场最壮烈的战斗。从上午6时打到中午12时,三连剩下6个没有负伤的人,敌人死亡600多,敌我损失之比约为6∶1。三连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使主力部队及时赶来,被堵截的美二师主力、美二十五师、伪一师等敌大部被我聚歼。


事后,关于志愿军第二次战役松骨峰战况的报告被斯大林看到了,酷烈的松骨峰之战令这位苏军统帅流泪说:这是一支伟大的部队。(综合摘编自《亮剑长津湖》、《钢铁“万岁军”》、《38军传奇》等书,作者:赵忆鸿、胡海波、谷办华)


专家点评


“亮剑”精神的经典诠释


松骨峰战斗是一次典型的遭遇式阻击作战。三连官兵以百人之力,在无险可守的情况下,阻敌数个师长达十几个小时,为主力部队围歼敌人、夺取第二次战役的胜利争取了宝贵时间。他们敢打硬仗、恶仗、大仗的英勇善战表现,无愧于“最可爱的人”的称号,他们敢于与任何强敌亮剑交锋的英雄主义精神,将永远彪炳史册,成为我们战胜一切敌人和艰难险阻的力量源泉。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