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观察:美日不会放弃干预台海事务

闫石 收藏 2 280
导读:避免向陈水扁发出错误信号   所谓“2+2”会谈,是指美日的外长和国防部长会议。2005年,这一会谈首次将台海问题作为双方的共同战略目标;两年后,这一会谈原本应在今年2月底召开,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而拖延至今。会谈原定要在去年将台海作为双方共同战略目标的基础上,商讨双方在台海有事时的可能共同军事行动。因此,自今年年初开始,该会谈一直受到外界密切关注。   据透露,在5月1日下午达成两国共同战略目标前的最后一刻,美国和日本两国的外交、国防首长一致同意,删除共同战略目标中的有关“台海问题”内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避免向陈水扁发出错误信号



所谓“2+2”会谈,是指美日的外长和国防部长会议。2005年,这一会谈首次将台海问题作为双方的共同战略目标;两年后,这一会谈原本应在今年2月底召开,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而拖延至今。会谈原定要在去年将台海作为双方共同战略目标的基础上,商讨双方在台海有事时的可能共同军事行动。因此,自今年年初开始,该会谈一直受到外界密切关注。


据透露,在5月1日下午达成两国共同战略目标前的最后一刻,美国和日本两国的外交、国防首长一致同意,删除共同战略目标中的有关“台海问题”内容。


美日措辞为何会做出不利于“台独”的变化?这里,我们有必要把目光拉回到两年前。


两年前美日将台海列为“共同战略目标”,正好是在中国人大出台《反分裂国家法》前半个多月;当时美日对《反分裂国家法》感到紧张,因此希望透过“共同战略目标”,向北京发出一定的警示信号。


但两年后的今天人们看到,当时西方担心的《反分裂国家法》的负面效应没有出现,相反倒是陈水扁面临当权最后一年,在去年台湾内部连番“倒扁”未果的情况下,为了保持民进党继续当权,以及他个人及其家族在明年下台后不受到“司法追诉”,不断追求“法理台独”。在这种情况下,美日若再次将台海列为战略目标,无疑是为陈水扁的这一政策作公开的背书。


无独有偶,就在美日做出这一举动之后,据台湾《联合报》报道,美国政府已认真关切台军“雄风2E”型巡航导弹等号称射程远达大陆的武器,美国国安会及国务院倾向反对台湾拥有这种攻击性武器,准备通过政治压力阻止台军部署此型导弹。很明显,美国国安会和国务院对台湾当局存有戒心,认为台湾拥有这些攻击性武器,可能挑起台海紧张,并在危机时使用这种武器。“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长杨苏棣也表示了类似的看法。


几乎与此同时,日本防卫大臣久间章生在华盛顿表示,若台海发生战争不直接涉及日本,日本将很难介入这一冲突。 种种迹象表明,美日在台海问题上的立场似乎有趋缓的迹象。其间原因,除了上述美日不希望为今年陈水扁“法理台独”背书外,从更大的框架上看,则与中国和美日之间逐渐出现的正面互动不无关系。


首先,美日的这一举动与中国总理***不久前访日有关。有日本分析家认为,安倍在会见***时,虽没有说出“反对台独”,但还是明言“不支持台独”。


而在美国方面,美国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5月1日在参院听证会讲话中,明确提到了美中互动的六大目标,包括维持东亚和平与稳定;维持中国与全球经济的成长,并确保能源安全及环境维护;遏止危险武器和相关技术扩散、对抗恐怖主义和国际犯罪;防止传染性疾病;针对人道危机救援发展有效率的国际反应机制;促进人权和宗教自由。尽管内格罗蓬特表示,中国政府“大量投入”军费开支动机不明,对美国和亚洲其他国家来说,都是一个“顾虑”,但是从总体上来说,中国并非一切都是负面的。


在谈到台湾问题时内格罗蓬特强调,台湾某些领导人正在试图通过某些方式改变台海现状。内格罗蓬特是新近提拔的美国副国务卿,他的上述讲话是否意味着美国决策层在对华政策上正在发生一些微妙而深刻的变化,值得仔细研究;尤其是在这一背景下,解读他关于台湾问题的讲话,以及美日不再将台海作为共同战略目标,人们似乎可以嗅出一丝来自华盛顿的信号。


中美日趋于理性务实但仍潜在对立



但是,我们是否就此认为这是美日准备抛弃台湾的信号呢?其实未然。


我们还要看到,针对实力不断提高的中国,美日同盟在此次联合声明中敦促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国际“利益攸关方”发挥积极作用。同时,再次要求中国提高军事透明度。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长杨苏棣在美日“2+2”会谈后表示,虽然没有将台海问题列为“共同战略目标”,但美日仍关心东亚地区的安全。而且他特别强调,台湾需要适当的“防御性能力”,应该要发展防御性的武器而不是攻击性的武器,应把重点放在导弹防御系统上。台海任何一方发展攻击性武器,只会破坏“台海和平与稳定”。这里的“稳定”和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稳定内涵并不相同。


要知道,无论是两年前因《反分裂国家法》而将台海列为“共同战略目标”,还是今年因陈水扁“法理台独”而取消上述目标,都折射了美日不希望看到的两个极端结果,即既不愿意看到台海因大陆动武而走向统一,同时也不愿看到台海因陈水扁挑衅而再度陷入动荡。这一幅度之间的空间,就是最符合美日利益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分而治之”的状态。


上述种种看似互相矛盾的信息,其实折射了一个十分微妙的现象。一方面,中国和美日之间显然已经认识到,双方在“后冷战时代”的态势不同于冷战时代的集团对抗,一味使对抗清晰化、结构化和固定化,显然对双方都不利,因此双方都愿意彼此释放善意,以图降低双方关系中的冲突基因,其中就包括美日不再将台海列为共同战略目标。


但另一方面,中国与美日之间的关系仍存在相当的冲突因素,其中既包括美日在军费透明化问题上向中国的施压,以及美日仍将崛起的中国作为潜在遏制对象,也包括大陆不放弃武力收复台湾可能。而只要大陆动用武力的可能性存在,美日共同“协防”台湾的目标就不会最终放弃,因为这涉及美日在东亚地区的所谓“长期安全利益”。


总之,中国与美日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多地呈现其“双刃剑”的特性,即中国开始注意到其对地区稳定的正面作用,而美日则也投桃报李,在今年台海异常敏感之年不踩中国底线。但脱离这一表层,双方无论在安全影响格局还是在台海问题上,都依然存在潜在的严重对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