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幸存者》(暂定名,不断更新中)

断翼的妖 收藏 6 113
导读:一 新兵 老兵 七十年代末。某军区新兵连。 每个新兵都挨打。但不是每个新兵都反抗。马卫东就不是个善茬,他在进入新兵连一周内和老兵干了两次架。 第一次,老兵周正,新兵排班长,为了给他纠正军姿,踢了他一脚,他开始没动静,周正继续踢,边骂边踢,你狗崽子腿怎么长得,真他妈的别扭,当踢到第三下的时候,马卫东忽然跳起来回踢了周正。周正没提防,一下子中招,趔趄着倒退了两步。 新兵连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周正的脸的颜色无法比喻,他从来没丢过这样的人,刚刚站稳就反扑了过去,马卫东也拉开了架子,两个人

一 新兵 老兵


七十年代末。某军区新兵连。


每个新兵都挨打。但不是每个新兵都反抗。马卫东就不是个善茬,他在进入新兵连一周内和老兵干了两次架。


第一次,老兵周正,新兵排班长,为了给他纠正军姿,踢了他一脚,他开始没动静,周正继续踢,边骂边踢,你狗崽子腿怎么长得,真他妈的别扭,当踢到第三下的时候,马卫东忽然跳起来回踢了周正。周正没提防,一下子中招,趔趄着倒退了两步。


新兵连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周正的脸的颜色无法比喻,他从来没丢过这样的人,刚刚站稳就反扑了过去,马卫东也拉开了架子,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老兵们,以各新兵排长为代表,都过来拉架,但都更像是帮着周正打马卫东。其中一个抱住了马卫东,马卫东的拳脚还在凭空踢打,另外一个老兵踢着他,让你横!那个拉住周正的老兵把周正推一边去,他回身就踢马卫东,你小子老实点!新兵们开始都镇呆了,后来都愤愤不平,开始鼓鼓噪噪,跃跃欲试。


幸亏新兵连连长高鹤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一声立喝,都他娘的不想活了!你!指着马卫东,立正站好!你!指着周正,踢他!


于是,在新兵连连长的命令下,周正朝马卫东的腿上又狠狠地踢了一脚。


马卫东站得笔直,即使周正再踢上几脚,他也不晃,他看着前方,脸上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笑。


新兵连连长高鹤说,早站得这么直,踢你干吗?!


但周正并不舒服,虽然自己最终占了上风,但是马卫东的笑令他非常不爽。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驯服这个新兵。


吃饭的时候,新兵排排长们班长们也都笑着看着周正。


你们都笑个鸟啊!周正大口的往嘴里扒拉着菜,一开口饭菜四溅。


老赵说,那个马卫东和你从前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踢的姿势都一样。


周正狠狠地咬着一个馒头,他妈的早晚把他干了!


马卫东因此赢得了其他新兵的充满敬意的注目礼,有人主动地递给他香烟。这种待遇只有新兵排排长才有。


新兵连连长高鹤远远看着马卫东,脸上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


有人悄悄的告诉马卫东,当心点。


马卫东说,我就是吓大的。


于是第二天清晨,马、周两个人又干了一仗。


这次因为更小的事情。




新兵们一旦进入新兵连,或者说一旦进入由高鹤带领的新兵连就要向自己从小到大养成的生存状态告别。军队就象一个炼钢厂,它的纪律和规矩就是一块块模具,要把所有的士兵浇铸成一个模样。但是高鹤的连队有更多难以容忍的小规矩,例如小便时间2分钟,大便时间5分钟,每天早上跑越野时不许喝水等等,新兵们普遍认为这都是老兵为了修理他们而设置的借口。


次日跑越野的时候,新兵小山东有点发烧,马卫东偷偷的在他的军用水壶里倒了点水。没想到当整个连队全副武装爬上附近一座海拔八百米上的山头之上,高鹤命令所有的人把水壶打开,口朝下倾倒。


每个人都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湿透了军装。每个人都想喝口水。


但是在第一天跑越野时,高鹤就规定,水壶中不许装水。本来以为连长为大家减轻负担,没想到这只是折磨的开始。


每天高鹤新兵连的新兵们都口干舌燥的从山上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水龙头上大口喝凉水。其他老兵们都微笑着看着他们的狼狈样,不时地还随便抄起个东西在他们任何部位上“亲热”一下。


那都是可以忍受的。


但是今天,在前一天经历了“某种抗争”之后,新兵的心里有了某种反应,那就像化学药物加热后的最后一刻,大家都快冒泡了。


每个士兵的水壶都是空的,除了小山东。


高鹤也觉得意外,小山东一向最遵守他制定每条规则,虽然不是遵守得最好的,却是遵守得最认真的。


小山东也呆住了,他望着地上那一潭水,开始回忆自己在跑步上山时听到的那些悦耳的水声,原来不是做梦啊。


周正走过去,一脚把小山东的水壶踢掉了。


另外一个新兵排排长,陈春来赶紧上前阻止,没来得及。


在小山东的右侧马卫东冲出队列,站在小山东前面,怒视着周正。


周正一愣,旋即笑了,他说:又是你。


马卫东说是我!他的水是我灌的!你要是想教训他就先从我这儿过!


高鹤说,马卫东你很讲义气啊。


陈春来说,连长。


马卫东说,报告连长,小山东在发烧!他嘴里回答着连长,眼睛却紧紧盯着周正,两双眼睛的距离只有一厘米。


陈春来企图拉开周正,手刚一碰周正,周正看也不看得一甩胳膊,反而把瘦削的陈春来甩了个跤。


马卫东一下子就火了。如果说不是每个新兵都反抗老兵,但也不是每个老兵都打新兵。在这个新兵连,陈春来是唯一不打新兵的老兵,不仅不打,对新兵们还尤其关心。陈春来是马卫东最敬重的老兵。


马卫东一下子把周正推倒了!


没等周正站起来,马卫东又跳到了周正身上,一顿囫囵吞枣的拳头。


陈春来一下子从背后抱住了马卫东,把他从周正身上拉开:马卫东你不想在部队呆了?


连长高鹤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到了最后,竟然无力的笑了:马卫东,你真有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