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十章 书中自有洞玄术 箭上附赌元灭文 3国丧

yangwillie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众人有所不知,三保亦不明白,这一切全是那洞玄秘法的功效所致。三保身残,入定极易,又不担心走火入魔,练功效果上佳,另有那太虚气功的培育,好比旱地降雨滋润万分,是以功夫进境迅捷,他练半年顶得上别人练习两三年。还好那秘法的下半篇的经络行气之术休习时间尚短,否则轻轻一拉之下不把那雕弓拉折才怪。三保还未知晓,自己身上这三门功夫合练,阴阳合璧,君臣佐辅分明,实在是世上一门新功夫的雏形。

余下的三人暗自吃惊,暗道这一箭的力道好大。朱高烯和李挺又是一喜,没有中靶力道再大有何用处?!朱高炽却看出些苗头,急忙上前教三保如何瞄准,眼睛视线与箭杆持平,尖端须瞄准箭靶中心。按朱高炽所教,三保第二箭疾中箭靶,劲力透出,箭簇深陷,险些将箭靶洞穿,靶身晃动不已。

三保此刻目力锐利十分,看到靶身将破,心中起了计较。转身对朱高烯道:“二公子说如何才算胜?小人想确认一下。”

朱高烯目力不及三保,靶身详细情况看不清楚:“我说过,哪方的靶上箭多便是哪方胜。你想耍什么花招?”

三保道:“小人哪敢耍什么花招,那就请二公子记住这句话吧。”

说罢,拿捏了力气,连发七箭均中靶心。最后一箭,三保悄悄将箭尖磨秃一些,开弓时候又加了两分力气,这一箭佯装瞄准自己的箭靶,实际却向对方的箭靶射去,瞄准之时,一股心意全部放在这眼前之箭上,正与玄门功法上‘用意不用力“诀窍暗合。这一箭的力道何等猛烈?!箭尖又钝,如铁锤击在木板,立时将箭靶洞穿一个大窟窿。靶上扎在一起的羽箭被当场震落下七八支。如此以来,二王子的箭靶上仅有九支箭,而大王子的箭靶上却共有十二支羽箭。

朱高烯看到最后一箭竟射到自己靶上,先是一喜,但看到它随即带落数支己方的羽箭,不由得勃然大怒:“你小子竟敢使诈,李挺,老王,赶紧将他拿下!”

朱高炽未料到自己这方能赢,此刻大喜过望,见弟弟不认输,遂道:“高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说过的话怎可不算?刚才三保不是轻你再确认一遍么?你现在怎能不认帐?”

“他用卑劣手法取胜,这场比赛自然算不得数。”朱高烯叫道。

高炽见状连忙喝住李挺和老王,二人争执不已。一旁的侍应家人不知听哪位王子的好。

忽然背后场外传来一洪亮的声音:“高烯,你哥哥说的对,既然输了,就当承认技不如人,否则以后怎能服众?赌赛的规矩是你定,既然认赌就要服输。”

众人急忙回头。三保见此人约么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头戴冲天冠,身披团龙红袍,金面黑须,不怒自威,看服饰乃王爷打扮。果然高炽和高烯二人齐称父王,上前见礼,此人正是燕王朱棣,朱元璋的第四子。

原来朱棣前年北征,至今日才搬师到京,回到王府听说二位王子正在后较军场比试,便带上几人悄悄来此观看,双方赌赛全过程看了个仔仔细细。朱棣本是以武见长,自然喜欢武功高者,两个儿子中尤喜欢朱高烯。

朱棣对二人道:“听得你们的赌注居然是败者代胜者作文章,实在是荒唐!高炽你身为兄长,怎不及时规劝弟弟,反倒接受条件与他同流合污?你虽然胜了也要罚你另做文章一篇。至于高烯你, 你是弟弟,可轻文重武,也是不该,你除了你的赌注外,再罚你举石锁八十次,晚饭不准吃啦!”两位王子连忙唯唯称是。

朱棣眼光一动,目光落在三保身上,暗道这个少年看来岁数与自己的两个儿子年龄相仿,论身形也不如高烯,他怎么气力大出许多?难道有武功再身?样子只是个书童而已,但却懂得声东击西,自己府上居然出了如此的人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可会武功?”

三保道:“小人叫马三保,是大公子的伴读,在下并位学过武功。”

“看你射箭之时,开弓都是满弓,论力气比成年壮汉都不弱,而高烯比你身体健壮,个头又高,开弓又不及你,你做何解释?”

三保一时语塞,自己隐隐意识到,是练那洞玄秘法上的法门后自己的气力才暴涨的,但又不敢说,否则定会落个偷盗秘书的名头。

朱棣见他不语,便对后面的一人说:“谭侍卫,你去试试他会不会武功。”

燕王身后转出一人,中等身材,神光湛然,一看就知道是习武之人。谭侍卫单名一个渊字,在三保面前立定,一双眼睛紧紧盯住三保双眼,突然右拳暴起,直击三保面门。三保看到侯侍卫的眼神一变,紧接着就是一拳迅速袭来,不由得惊慌失措,身子往后退却,可双手却做拦截状,完全是一个不懂武功招数的门外汉。

谭侍卫一见他姿势如此,心下雪亮,以拳变掌,拿捏住三保手臂,拇指紧扣其上腕关穴位。三保立时整条手臂酸麻,乖乖就擒。谭侍卫切他脉息,只觉得他体内脉息舒缓有力,隐隐有股真气冲撞被自己扣住的穴道。那股真气虽小,可竟如涓涓细流,连绵不绝。谭渊微一沉吟,将一股真气顺臂输入对方体内,要探对方的虚实,只觉得三保体内到处都布满细小的真气气流,源头似在体表各穴,约有数百股,仿佛是按一定路线循行,那主要经脉上行走的真气并不太壮,可加以时日,必将如大江大河般奔腾不息。

谭渊心中震惊万分,不知道三保练得是什么怪异功夫,放开三保对燕王道:“回禀王爷,此人似有内功在身,但不会拳脚功夫,所以力气比公子大,准头差。他的武功所练好象不久,效果便如此,以后必将成为高手无疑。”

朱棣听谭渊如此说法,与自己所想符合,便道:“你的内功从哪里学来的?谁人教你?”

三保情急之下便将对王妃所讲境遇又讲给朱棣听,言称自己的武功是道衍师傅和太师傅所传,当初自己并不知道这就是内家功夫。朱棣不再追问,对其抚慰有加,令他小心服侍公子,自己必不会亏待于他,并准其习武。三保于是央谭渊教授自己武功,谭渊知道他有内功底子,所以只教他拳脚招数和兵刃器械,假以时日,待内功大成,必可进入高手之列。

今后数月,北征大军大大的休整,朱棣留在府中,时常过问几人的文学武功,只不过对高烯的督促和约束更严。三保之前遭难已久,心思毕竟成熟不少,又加之修习太虚养神,卫老师授业解惑,心境亦有很大变化,静下心来道:国破而后家亡,乃是必然,父亲以前斩杀明使,自己今日落得此般,果真是因果报应。眼下四王爷待自己不薄,自己若不识时务,当有违天意。为今之途,须借燕王这之大船,创出一番事业来方是正经。

转眼已是第二年春天,一日,三保正看朱高炽与卫先生弈棋,忽然家人来报,说京城快马来使传信,燕王之母,也就是当朝的马皇后殡天,举国大丧,皇上召各子即刻进京,王爷不日便启程进京奔丧。

二人来到前院,果见燕王与王妃悲容正盛,阖府家人忙着布置灵堂和香案,各种暖帐均被换下,悬起黑布白纱。燕王早有主意,明日便带王妃和儿子进京,命张翼点齐五百军马随行保护,张温留守王府打理上下,至于边关防务,虽蒙古退回草原甚远,可北平地处边关,亦须防止小股骚扰和大军突袭,将兵权虎符交与蓝玉,临机处置犯边事宜,麾下朱能、张玉、丘福、火真、火斌、王聪、房宽等将领俱都听候调遣。晚上三保与二张相见,均是感叹不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