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可能出现四个结局

① 1988年残酷镇压重演

军人政府冷酷镇压示威群众,造成更多流血事件,大批示威者被捕。军人将僧侣软禁在寺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起义。政府保证恢复推行“民主路线图”来安抚国际舆论。

这和1988年相似,当时军人打死3000名示威者,在仍然无法消灭起义火焰的情况下,被迫从当时的首都仰光撤退。示威群众控制了仰光街头一个月,民主斗士如翁山淑枝等领袖在这个时候崛起。不过,现军人执政团在苏貌将军的带领下夺权,最后血腥粉碎起义运动。

不过,曾出书撰写那次起义的缅甸问题专家伯蒂尔·林特纳指出:“和1988年不同的是,这是一个群龙无首的运动。僧侣只能动员到某个程度,可他们不是政治领袖。

② 推翻军人政府

仰光示威规模达到足以“变天”之势,数以百万计群众被动员起来,尤其在乡村地区。面对必须大开杀戒或倒台的两难抉择,军人政府内部崩溃,缅甸人民力量获胜。

这和菲律宾的1986年革命剧本相似。当年,天主教会和军方温和派人士助威,让数以百万计示威民众得以将前独裁者马可斯逼得仓皇流亡。

马尼拉的风险咨询公司“太平洋战略与评估”执行总裁汤姆·格林提出:“军人会坚守到底吗?军人内部是否有分裂迹象……如果军人不肯开枪,一切将迅速瓦解。”

③ 软政变

军人高级将领拿执政团首长丹瑞将军作牺牲品,平息民愤和国际舆论。丹瑞之女的豪华婚宴录像外泄后,他早已成为众矢之的。高级将领发动政变逼他退位,新军人领袖名正言顺和民主派人士展开对话,加速开上“民主路线图”的道路。

这个结局沿循印尼的剧本。1998年,印尼前总统苏哈多受军方将领施压而被迫下台,把权力转交文官出身的副总统哈比比,由后者推行民主改革。印尼当时和现在的缅甸一样,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吹袭下经济拮据,中产阶级受冲击最大。

不过,林特纳不认为这样的结局会出现。他说:“印尼在1998年已经有公民社会,缅甸却没有。缅甸军从来没听说过有温和分子,印尼则有受过高深教育的军官,人民出过国,见识过外面的世界。缅甸完全没这回事。”

④ 原地踏步

低层示威继续,不过军人政府在中国、亚细安等国际压力下,保持克制。执政团和联合国特使会面,忍受批评咬紧牙根挨过去,并向民主派作出一点让步。

分析家说,缅甸将领绝对不会让示威无限期持续,外来压力也一直对他们起不了作用。

林特纳认为:“他们什么步都不会让。中国也不会施压逼他们做些什么。他们(中国)是要稳定,但不要改变。他们和现政权关系密切。让民主政府上台,每四年更替一次?他们才不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