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八十一节 行情

秦时竹 收藏 1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URL] [内容简介] Ps:祝各位读者国庆快乐,合家幸福! 又是一个清清爽爽的晴日,太阳在空中懒洋洋地挂着,百无聊赖地关注着大地苍生,而此时的上海交易所内早已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既然资本是逐利的动物,那投机便是这一过程中的应有之意,在这个充满市场法则的交易所中,每天都在上演着悲欢离合,不同的只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Ps:祝各位读者国庆快乐,合家幸福!

又是一个清清爽爽的晴日,太阳在空中懒洋洋地挂着,百无聊赖地关注着大地苍生,而此时的上海交易所内早已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既然资本是逐利的动物,那投机便是这一过程中的应有之意,在这个充满市场法则的交易所中,每天都在上演着悲欢离合,不同的只是时间或者人物。在这个当时远东最大的交易所内,囊括了期货、外汇、股票、黄金等各种各样的交易品,虽然不如后世那么界限分明,但此时上交所的金融联动却是最好的。只要中间存在着利差机会,就不会有人放过,资本宛若嗅觉最灵敏的狼犬一样,不放过任何一个逐利机会,数不清的货币都朝这个方向涌动,英镑、马克、美元、华元、日元等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钞票在其中进进出出。小黑板上那不经意的一划在实际中往往代表了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生意。

秦时竹在北疆执政的时候,曾经在沈阳专门设立了交易所,算作投机资本的战场,虽然沈阳交易所起点高、运作正规、规模也大,但上海的特殊地位决定了在发展交易所方面的优势,再加上各国资本和银行的掺合,上交所依然是中国最大的交易所,行政力量敌不过经济力量由此可见一斑。好在现在秦时竹是全中国的大总统,也无意计较上交所大还是沈交所大,哪个方便就用哪个吧,毕竟上海的经济地位和发展水平不是沈阳可以比拟的。不过上交所的头头脑脑也并非井底之蛙,在派遣人员参观完沈阳交易所后也立志提升上交所的硬件环境和交易水平,他们不仅学习沈交所的交易制度(比如T+1、涨跌停板)和交易纪律,而且大幅度追加投资,将电话接到每一个大客户包厢和红、黄马甲手上。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凭借着灵敏的政治头脑,“自觉”接受财政部和人民银行的监管,对虚假传闻、买空卖空等恶性交易予以核查,像当年“橡胶股票”这样的风波起码在制度上是予以了杜绝。在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一个轻轻松松、大家满意的过程,实际上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控制与反控制行为。租界四处林立的外资银行、金融商、买办、掮客都是交易所黑幕中的可能性成员,他们之间的重重勾结往往让上交所的日常交易变得肮脏不堪,几乎每一笔大额交易后面都有可能涉及到黑色交易。但是,中国已经不是那个积贫积弱的清朝政府了,秦时竹也不是软弱的慈禧或者袁世凯,中央银行特派员控制着中国最为庞大的金融资源,内务部特派员则控制着强有力的行政资源。任何想对这种力量进行挑战的企图都无一例外地碰得头破血流。

在北疆最初的盐政改革中,曾有几家著名的外国银行不甘心失去控制中国盐税的机会,联合起来对政府施压,不同意支付海关关税的剩余部分。袁世凯政府的财政部慌了手脚,到处哀求和恳请,都没有成效,但北疆政府通过北方实业的力量,通知上海各主要进出口商人将业务一律通过秦皇岛海关转口进行,至于命令这帮唯利是图的商人转向的武器,则是北方实业控制下的煤炭、棉纱和电力,没多久,上海的进出口税收直线下降,不要说关余,就是原本应该支付给各国银行的关税都难以凑齐。这是各大列强银行所碰的第一个钉子。

后来,中央政府推行废两改元、取消洋厘后,各国银行不甘心既得利益的丧失,联合勾结起来拒收华元,疯狂抢购、套购白银,意图逼迫中央政府就范,新组建的中央银行一方面暂停支付借款和赔款,一方面联合人民、交通、中国三大国有商业银行抛出大量的外汇进行黄金抢购,各国银行在沪的黄金储备被一扫而空,结果不到半月,欧战爆发,各国货币一落千丈,黄金和白银之间的比值大大下跌,各欧战参与国的货币价格也大幅下降。与此同时,北方实业、大通集团等国内几大出口商联合宣布,出口物资一律以华元或黄金结算,不再接受各国外汇。此时由于战争需求,各国都需要在华采购物资,特别是战争所需要的钨、锑、大豆等,只好又匆匆忙忙地将外汇换成华元,一来一去的损失恐怕只有天知道。

明面上如此,暗地里同样也是如此。外国在华资本力量除了白道外,多年来还豢养了一批流氓、打手等黑道力量,上海的青红帮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很多正经商人不是败于正常的商战之手而是迫于流氓、地痞的威胁而举步维艰,但在国家机器面前,这些宵小根本难以立足。护国战争胜利后,内务部对于上海的治安予以了极大关注,不但使上海成为第三个拥有铁甲车装备的城市(前两个分别为沈阳、北京)而且还派驻了内务部特派员,大批巡警、特警从北方抽调南下,一大批混迹于上海滩的流氓、瘪三在暴力机关前吃瘪,或是享用了内务厅的“花生米”或是被押往山西的煤矿、东北的铁矿服劳役至死。至于隐藏在租界里的危险分子,则由安全局负责定点清除,当地报纸经常刊登人口失踪的消息,而往往每过一段时间就能从黄浦江中捞起装人的麻袋,负责租界保卫的人群——无论是安南巡捕还是印度阿三,此时只能如无头的苍蝇一般乱转。国务副总理兼内务部长葛洪义曾经在内务部秘密文件上批示:“上海滩的地盘一定要让人清楚,乱来是不行的!务必要使人明白,究竟谁才是老大!”

经历了这些看似平淡实则惊心动魄的事情后,中央银行在上交所的坐庄行为和内务部的大佬地位得到了确认,一般势力难以挑战,更何况欧战爆发,各列强殊死搏杀,在华势力也彼此针锋相对,再也难以纠集起反华阵线,上海的日子总算是安耽了下来。

通过上述种种努力,上交所一举成为远东地区规模最大、门类最齐全、运作最为规范的交易所,同时也奠定了上海作为远东地区金融中心的地位。随着交易席位和参与人员的增多,上交所场地日益变得捉襟见肘起来,董事会已经决定将交易所的各项业务进行拆分,证券、期货、外汇和黄金市场三大块明年将在新的专门市场运作,1914剩下的日子将是上交所如此规模的最后演出了。

“卖报卖报,最新的《人民日报》,日军进攻青岛德军,在我崂山湾登陆,与国防军演习部队多有摩擦,我政府驻日公使奉命向日方提出严正抗议……”上交所的发展带来了周围第三产业的发展,像饭店、舞厅、酒吧、咖啡馆、宾馆、赌场、妓院等各种各样的设施如雨后春笋般兴建起来,很多投机界的大亨就是在饭店、酒吧、咖啡馆甚至赌场、妓院完成交易的,而报纸作为当时最主要的传媒,几乎是交易所不可缺少的信息资源。

什么?虽然还没有到开盘时间,但大厅已经是人声鼎沸了,众人对于报童高声叫嚷的消息表示出了极大的惊讶,纷纷予以抢购,不多会,报童手中厚厚的报纸变成了一张张纸币或硬币,瘦小的身躯拖着沉重的步伐,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从早上五点到现在,他们忙活了半天,饥肠辘辘、浑身是汗,为的就是在第一时间将报纸售卖出去,现在总算是完成了任务。明天,将又是如此的重复劳动。

虽然报纸上说得很隐讳,但在场的都是投机老手,早就从文字中嗅出了不寻常。什么叫摩擦?那就是擦枪走火,中日两家干上了!虽然交易所新闻发布人还在公布其他各种各样的消息,但能有什么消息能和这种重量级的炸弹相提并论呢?想到这里,众人已经纷纷有了计较,关注起报价来。九时整,交易所敲响了开市的锣声,各类交易物品的开盘价将予以公布,只见身着红马甲的交易员手捧黑板,用拳头大的粉笔字书写着当日该类别物品的开盘价。

“什么,华元兑换黄金的价格下跌了15%,有没有弄错哦?”

“天哪,日元兑华元变成1:1.15了,昨天还是1:1.03啊!”

随着一块块黑板的竖起,人群中不断爆发出阵阵惊呼,几乎所有和华元有关的行情都有了大幅下滑,而中央银行发行的各项主要公债则一开盘就牢牢封在跌停板上(涨跌停板只对单纯国内品种如股票、债券有限制,对于外汇、黄金、期货等世界通用品种无限制)。

六号包厢内,一名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似笑非笑地对周围人说道:“各家的消息看来都很灵通,一早便知道了中日开战的事情,今天的节目恐怕有些精彩!”

“周先生,恐怕还得给这帮家伙一点颜色看看,整天不干好事只知道上蹿下跳。”旁边一个青年男子愤愤不平地骂道,“他们唯恐天下不乱的本性不然是不会改的……”

“这次和上次可不一样喽,他们送钱给我们,岂能不要?”被人称为周先生的男子,正是中央银行派驻上海的特派员,旁边几个则是人民、交通和中国三大国有银行派驻上海的主要监管。别看他们年纪轻轻,手中却拥有举足轻重的金融力量。

“周先生,这次中央有什么指示?”

“稳定为主!具体指示嘛……呵呵”

“开盘了……”另一个提醒一声,众人的目光刷地被吸引过去,透过望远镜的视野望过去,只见黑板上华元兑换日元的比值直线下跌,开盘尚为1.15,此刻却连1.2的关口都要守不住了。至于另一个角落的公债平台上,黑板上各项公债的卖盘黑压压的一片,几乎全部以跌停价挂单,鲜有人买入的。

桌子上的铃声响了,却是交易所负责六号包厢的黄马甲打来的:“周先生,现在形势很差,从报价开始,汇丰、住友、花旗、三井等主要银行都纷纷抛售华元购进日元,现在1.199的压盘已经达到430万了,而买盘还不到20万……您看?”

稳定汇率是各国中央银行的主要任务,中国自然也不能例外,周先生沉住气,回答道:“再等等,不要着急。”

大厅也有人员注视着六号包厢,对于各个包厢究竟是何方神圣一般的投机者或许不太清楚,但在各机构当中却是公开的秘密,这种投射过来的目光多的是不怀好意,充满了挑衅味道。

“难道都对我们国防军这么没有信心?”特派员望过去,黑板上的挂单除了各大机构的大挂单外,还有一堆密集的小挂单,一看就是投机客的杰作。虽然报纸上说的并不明白,但依据众人的看法,多半是中日已经开战,想想中国历来外战的表现,大家都毫不犹豫地认定日胜华输,作为反映政治角力的经济要素,货币汇率就体现着力量对比。

9时30分,1.2的关口终于失守,华元兑换日元的比率进一步下探到1.24,较昨日价格几乎跌去了两成。

“是时候了。”周先生接通黄马甲后用异常沉稳的声音说道,“1.239,买进500万,成交后用其中的600万去购买国债!”

中央银行果断地出手了,现场的气氛开始兴奋起来,随着500万的大单子一挂,跟风吃进的人又多了一群,将黑板上的汇率推到了1.18的位置,而国债的价格也稍微有些起色,纷纷脱离了跌停板的束缚。

“看来中国人这次又跟我们耗上了,不知道他们能撑多久?”在11号包厢内,一个胖家伙正向周围人群“布道”,肉乎乎的大手抓起电话机就吼道:“1.22,再挂300万……”

随着这300万的挂单一出现,跟风的人群又蜂拥而至,很快卖单又吞掉了买单,汇率甚至被推向1.25的大关,而一度有所转机的公债却再次被封杀在跌停板上。

“1.245,400万!”没有犹豫,没有废话,这是实力的比拼,这是公平规则下的较量,看谁能顶到最后,特派员的“重磅炸弹”又一次砸了下去。只是效果却没有方才那么好了,只把汇率推高到1.20的位置就停止了上升的脚步。至于公债,价格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在板上的压盘减少了一些。

交易所的人群已经琢磨出味道来了,往日的外汇市场全天的交易量不过就百万级别的水平而已,可看今天这个势头,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别,必定有大佬在场子里。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中央银行到底有多少日元储备?”11号包厢的人群中跃跃欲试的人很多,凭借着背后国家的影响力,他们昨天就已经得知了中日交战的消息,虽然对于战况知之不详,但却早早地做好了准备,利用手中掌握的头寸和在上海滩呼风唤雨的能力妄图火中取栗。

“1.25,750万!”汇丰银行抛出了银行几乎所有的一年期以上定期华元存款。

“1.25,450万!”花旗银行将三个月以上的,用华元为交易货币的进出口保证金全部抛出。

“1.25,600万!”三井银行砸出了昨日通过同业拆解所筹集到的资金。

1800万的单子呼啸而至,现场的投机客大惊失色,手头还有华元的,忙不迭挂单,1.25,1.26,1.27……短短十分钟,数字就被砸到了1.30,甚至于还有源源不断的抛盘涌出来。

11号包厢猜测的不错,中央银行的日元储备此时已经剩下了不到400万(严格说来,此时中央银行并无外汇储备,这些资金都是各国提供给中国的大借款中尚未使用的部分)。周先生眉头一皱,再次要通了电话,他不断地提醒自己,虽然形势紧张,但自己千万不能紧张。“将215万英镑全部兑成日元抛出去……”

“哗”风头转向,汇丰、花旗手忙脚乱,虽然特别国债的决议才刚刚得到内阁通过尚未准备就绪,但眼下形势紧迫,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汇丰和花旗为了稳定英镑汇率、保证英镑信誉,不得不将刚才回笼的日元再度抛出去承接英镑,215万的英镑换成日元差不多有2000万之巨。随着央行的举动,手中持有英镑的投机客也开始慌乱起来,英镑的卖盘稳步增长,逼得英美势力连连吃进。

“很好,1.299,2000万!”周先生看准时机,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日元兑华元的战场上。此时的外汇和金融交易还不似后世那样有众多的衍生和对冲品种,尚无法发挥四两拨千斤的功效,但硬碰硬的对决也让人更为专注。

“这个混蛋哪里搞来的那么多英镑?”11号包厢中原本稳稳当当抽雪茄的家伙愤怒了,操起电话就吼道,“以刚才收回的英镑为抵押,向各大银行、钱庄拆借1500万华元!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还有多少英镑?”

“查理先生,最新电报!”

“什么?”抽雪茄者差点没背过气去,电报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国中央银行决定,为稳定金融市场、保持货币平衡,自今日上午十时起上调银行业同业拆借利率。”一看增幅,乖乖,100%。再看时间,正好是十点十分。

包厢里的电话此起彼伏,一副忙碌的景象,黑板上的小数字也随之上蹿下跳,在2000万的大单示范下,看多人士鼓起勇气,一举将华元汇率推高到1.21的水平,并且还显示有源源不断的买单买入。

怎么办?面对100%的增幅,面对功败垂成的可能,面对成功后巨额利润的诱惑,11号包厢经过紧急商议,还是决定再举买入,只要打垮华元,这点小小的拆借利息算得了什么呢?

“当当当!”中午休市的锣声敲响了,角力的双方带着问号和信心进入了中场休息。

嘀嘀哒……嘀哒哒,随着电报收发员清脆的敲击声,一封封电报从天南海北汇来,通过交易所的分拣系统送到每一个客户手上。

“周先生,您的电报!”

“好的……”拆开一看,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几个大字:“兄已返乡探亲,父母皆康健,勿挂!上海居大不易,万望保重。”

特派员一看落款,眉毛一扬,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中央银行工作人员纪律守则”开始翻阅起来,三分钟后,准确的电文浮现了出来,“昨夜中日海战,我军大胜,明山前线日军已成强弩之末,此消息将于下午两时公布,请予重视……”原来,这是一封密电,而解码字典却是特派员随身所携带的“纪律守则”,而解码口诀则是在周先生的脑海中,这样即便别有用心的人截获电报或密码本,不知道其中规律也是等于废纸一堆。

好,好极了!太棒了!周先生大喜过望,立即掏出火柴将电文化成灰烬。旁边几人一看他这个举动,疑惑不解地问道:“周先生,这是?”

“诸位安坐,下午有好戏看了……”

果然下午一开市,空头再次抛出大量华元头寸,威逼多方就范,多方稳住阵脚、节节反击,双方在1.2和1.3之间展开了拉锯战,只要汇率高于1.2,则空头必抛,只要汇率低于1.3,则多头必买。两点左右,央行所兑换回来的华元已经达到了近6000万之巨,要在以往恐怕一年都只有这个成交量。

“女士们、先生们,按照交易规则规定,现本所有足以影响交易的重大事项公布,各项交易暂停五分钟!”

“什么消息这么重要?”台下交头接耳。

“什么?你再说一遍?”11号包厢内怒吼连连,“八嘎”声不绝于耳……

新华社电讯:昨夜,日海军第三舰队在未知会我有关部门的情况下,入侵我国领海,经警告后不但不予理睬,反而向我巡防部队加速靠拢,并发炮意欲击沉……我雷击舰队官兵奋起反击,击沉日水上飞机母舰若宫丸、重创其装甲巡洋舰八云号、轻创日旗舰周防号、常磐号,我舰队无一伤亡!

啊!台下目瞪口呆,全场的人都愣在那里,只有6号包厢内是会心的微笑……

……外交部奉秦大总统之命对日方上述行径提出严正抗议,希望日方珍惜来之不易的中日友好局面,切实尊重中国领土主权完整,严格约束本国军事力量……

“混蛋,混蛋……”空头势力中的英美代表总爆发,揪住日方代表的衣领质问道:“这个消息是否属实?你刚才是不是已经得到了国内的消息?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瞒着我们的消息……”

“我……我”瘦小的鬼子银行家被毛茸茸的大手一把抓住,气都喘不过来。刚才的电话确实是来通知海战消息的,只是没想到中国人的动作有这么快。

交易很快便恢复了,形势急转直下,汇丰、花旗不但撤回了刚才疯狂的卖单,而且掉转枪口当起多头来,场内的其他人士也迅即反应过来,一时间,多方力量势力大振,战场上胜利的消息犹如给货币打了一针强心针,华元汇率开始节节攀高。1.18,1.15,1.10,1.04……几乎没有什么势头可以挡住华元狂飙突进的趋势,寥寥无几的日元买单很快被潮水吞没。1.03,1.02,1.01……0.99,0.97,汇率终于在0.95的地方保持了相对稳定。

几乎与此同时,原本被打压在跌停板上的国债也开始火箭般的跃升,很快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这一天中国央行不但成功击退了各路别有用心之人对华元的抛压,而且还在市场上斩获甚多,可谓大获全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