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我的大一生活1

回忆我的大一生活


一、 初到榕城

那时候从德化坐车到福州,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心中难免有些激动。开学前的几天晚上生了一场病,病得我差点儿死了。所以,这次要去福州,妈妈总是很担心,她担心的是我的病还没有全好,能不能经受得住福州的太阳,度过十四天的军训。其实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我一到福州,我的病就好了,只是脖子还残留着刮痧的红迹。我觉得自己在福州挺适应的,而为在福州我只病过一次。这当然是两年来总结的经验。

车刚刚始进福州的时候,我就激动起来了,因为离我的大学,越来越近了。大学,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在我的脑里想过了不下上百遍,我总想,里面的人都是斯斯文文的,就像电视上描述的,同学们和善,老师们和蔼,一切都是很好的。住着明亮的公寓,校园是美丽的,有一排排的长椅,上面有勤奋读书的,有卿卿我我的恋人,反正一切都是美丽的。当车进站,车上的准大学生们都蜂涌而下,没走两步,就看到了在北站接待新生的同学,挂着福建农林大学的红条幅,同学们也挂着牌子。一样挤上农大的校车,坐在靠窗前的位置上,一边观赏着福州的风景,一边期待着快点儿到校。校车驶到校门口的时候,那时候我竟只看到工业学校的大门,竟然没有发现农大的大门,这不得不说农大的大门太小家子气了。

接新生的场景是火爆的,一下车,就看到一大堆的人拿着招牌,个个像招揽乘客的售票员,记忆最清的是一位机电院的同学,拿着机电的牌子,拉开嗓门:“机电呀,机电呀”真不愧是缺少女性滋润的学院……

找到自己学院举牌的同学,报明了身份,竟发现那男生特别兴奋,对着旁边一个女生说,好不容易拉到一个了。差点儿让我以为是拉顾客,颇为顾忌地将行李交给他。下去报完名,两们PL学姐送我回校,可惜当时忘了她们长什么样了,也没有问姓名,更忘了要来电话。一路上,她们对我说,那是还没有建好的图书馆,那是研究生楼。还对我说,你们五号楼宿舍还不错,想多晚回去都可以,想吃点心一出门就到了餐厅。不像她们七号楼,要爬那么高,晚上还锁门。说得让我幸福得不得了。当走到三号楼和四号楼间的过道,我向旁一看,楼后面垃圾一大堆,铁窗户都是锈迹斑斑,就好奇地问到,这座楼是什么。答案竟然是学生宿舍。当到达五号楼的时候更伤心,原来师姐们口中描绘的宿舍竟是这个样,走进自己的宿舍108那更是伤心,竟然没有后窗。阴暗,潮湿,霉气。郁闷。。。后来后山那们何记洗衣的阿姨说, 107和108以前是厕所和仓库。后面再加一个电房占用了我们宿舍好几平方米的面积,所以连窗户都没有了。伤心至至,竟然听助导说四年都没有办法换。当然这些是后来才知道的。当后第一次进入宿舍的时候,第一眼便是看到一个胖子,对我说你好,感觉亲切。有见一个孩子样的女助导和一个带眼镜的男助导。当时助导的概念是模糊的,反正他们自己说是我们的助导就助导罗。后来听女助导对一位学生家长的解释才知道助导就差不多是助理辅导员。


二、宿舍遇险

郁闷的心情还是没有变好。福州热得要命,刚到还是感觉不适应,但最郁闷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从上床摔到下床。当然,不是在睡梦中,也不能说是我不小心摔下来,反正一切责任是学校要负责的,跟我没有关系。垃圾的宿舍当然要配上垃圾的床才可以门当户对。当我在挂蚊帐的时候,我从床的这头走到床的那一头,没想到那床板竟然给我玩去了跷跷板游戏,以一根横杆为支点,以床板为杠杆,我从上床顺着床板倾斜的方向滑下了下床,并且腿还跟床的铁杆亲吻了一下,床板和我同时砸向了下床。还好,下铺不在,不然一开学,就酿成血案,我惨他就更惨。经历了这次惨痛,我马上将不平告诉了助导,有事找助导所以,我就将自己自己悲惨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还好,他轻车熟路,叫来宿管科的再在我的床板下加了一根横木,跷跷板肯定是玩不成的了。突然想起来,05级的新生也发生了和我类似的事情,这时我们己经搬到了北区六号楼,本来都是铁架床的,不过五楼还有一两张的木床。也真配服这些大一的床大运动,做得那么剧烈,竟然将床给搞解体的,下床的让压得半死。



本文内容于 2007-10-2 16:59:41 被快乐单身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