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在美军三天三夜围捕轰炸下再次成功逃脱[新]

中华.醒狮 收藏 0 7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媒体9月7日报道,在“9·11”事件6周年前夕,“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在一盘最新出现的录像带中发表讲话,号召追随者以加剧杀戮和战斗的方式结束伊拉克战争,但没有发出具体的恐怖袭击威胁。


为了追捕恐怖大亨本·拉登,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近年来可谓费尽了心机。但是,由于诸多原因,拉登一直未能落网,据说最近他又侥幸逃脱了一次美军的追捕。


拉登或再次侥幸逃脱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的消息人士在接受采访时称,今年8月初,驻阿富汗美军得到情报,基地组织8月中旬会在阿富汗托拉博拉山区一带举行会议,其高层头目也会参加。


有关情报并没有百分百确定“基地”头号人物拉登或二号人物扎瓦希里会出现在现场。事实上,自2003年中期开始,出于安全考虑,拉登和扎瓦希里一般不会同时出现,但也有足够的情报显示,他们当中的一个或许会来参会。


有官员透露说,情报分析人员认为,基地组织的“高价值目标”出现的可能性很大。尽管情报机构内部意见有分歧,但很多人甚至认为,拉登而不是扎瓦希里到时候会来参会。


为了一举炸死或抓捕拉登,美军和阿富汗军队采取了规模不小的军事行动。在8月14日至16日三天三夜的时间里,他们派遣大批士兵前往该地区围捕,还派出飞机对一些非常隐蔽的山洞进行轰炸。


可是,军事行动结束后,尽管有数十名“基地”恐怖分子和塔利班残余分子被打死,美阿军方却发现拉登和其他基地组织高官已经逃掉了,再次逍遥法外。


一名美军高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拉登当时可能在托拉博拉山区,但也不能确定是否果真如此。拉登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据说6年前他曾在这里生活。


情报机构和驻阿美军特种部队中有人私下抱怨说,美国军方和阿富汗政府军之间的协同作战极差,这在很大程度上给拉登创造了逃脱的机会。但美情报机构和驻阿美军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张春燕)


美国一线指挥官亲口讲述:为何6年抓不到本·拉登?


在“9·11”事件6周年前夕,3年未露面的“恐怖魔头”本·拉登终于现身了。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播放的录像片段中,只见他身穿白色长袍和米色外罩、头戴白帽,在摄像机前侃侃而谈。他挑衅般地将花白胡子剪短并染成黑色,向美国人展示他的精神状态。

拉登这次不再威胁攻击美国,而是替他的“敌人”寻找解决伊拉克问题的方案:要么“我们在伊拉克的弟兄们”让这场战争不断升级,打死更多的美国人;要么美国人集体皈依***教。


毫无疑问,拉登提供的两种“解决办法”,只会激起美国人更大的怒火,只会让美国人更加坚决地展开捉拿他的行动。这还不够,“9·11”纪念日当天,拉登再度“现身”,为“9·11”袭击者大唱赞歌。拉登如此猖獗,难道不怕暴露行踪吗?鲜为人知的是,目前,美军的一名特种部队指挥官、中情局的一个高级特工和一名来自美国的“赏金猎人”,正各自率领队伍游走在阿富汗的大山密林里,追寻拉登的足迹,他们的行动已经持续6年之久。


那么,美国为何总是抓不住这个“恐怖魔头”呢?


一、中央情报局的行动


“破碎机”耳闻拉登吼叫


除了斯坦利中校的特种部队,中情局“颚式破碎机”行动小组,也一直在阿富汗山区追捕拉登。即便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剥夺了中情局追缉拉登的“专利”,这支行动小组在组长加里·贝恩特森的率领下,仍没有放弃努力。


眼看着拉登溜之大吉


2001年12月15日,贝恩特森和他的手下意外地截获了一部“基地”组织的无线电接收装置。


几天后的一个凌晨,贝恩特森保密电话的铃声突然响起。他的一名助手兴奋地告诉他,通过那部接收装置,拉登的一段通话内容完全被录音并抄写下来。这证明拉登仍躲在托拉博拉山,但已有转移打算。监听人员甚至听到了拉登向随从们发出的吼叫声:“大家原谅我!”

贝恩特森听了一遍拉登的咆哮声,然后迅速锁定了拉登被困的具体方位,并立即请求军方增派800名特种兵,前来“瓮中捉鳖”。然而,美军中央司令部驻阿富汗特种战司令戴尔·德雷少将,一口回绝了贝恩特森的请求,只夸他“干得漂亮”,却表示派那么多特种兵“会让阿富汗盟友不高兴”。贝恩特森气得冲着电话怒吼:“我才不管什么盟友,我只想消灭‘基地’组织,把拉登的头割下来送回白宫!”


放下电话,他赶紧打通了他的中情局上司克鲁普顿的电话。克鲁普顿一刻也不敢怠慢,立即打电话给时任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的弗兰克斯上将。然而,弗兰克斯告诉他,动用那么多兵力,需要好几周的准备时间,更何况崎岖多雪的山区将使士兵们面临危险。


克鲁普顿无奈,只好跑到白宫去找布什总统。但布什显然更认同军方的说法。克鲁普顿只得无功而返。


就在克鲁普顿在华盛顿四处奔走的时候,贝恩特森已通过卫星定位系统锁定了拉登藏身地的精确坐标。美军第11特遣部队两人一组的狙击小组也部署到了“基地”组织盘踞的山头附近。只要援兵一到,好戏就能上场!


然而,等待援兵到来的贝恩特森,什么也没等到。其间,曾有狙击小组要求孤军深入,但被贝恩特森喝止。因为没有强大的火力支援,狙击队员冒险出击等于是送死。


就这样,拉登再次成功地销声匿迹。


“把那小子给我绑回来”


作为一个有20年经验的中情局老特工,贝恩特森曾被授予“优异情报勋章”和“情报之星”奖章。


在加入中情局之前,他曾当过空军消防队员,退伍后一边上大学,一边参加海军陆战队的军官轮训计划,希望毕业后能成为陆战队军官。一天,校园里来了一名中情局特工。他是来招募毕业生的。贝恩特森有当过兵的背景,而且会说阿拉伯语,因此引起了这名特工的兴趣。经过一番考试、谈话,中情局向他发出了热情的邀请:“考虑一下我们提供的工作机会吧,别去海军陆战队了!”贝恩特森接受了邀请。1982年10月4日,他正式出现在中情局的初级训练学校里。10年后,他加入了中情局的“本·拉登小组”,专门研究“极端恐怖主义与拉登”。


谈到与“捉拉登”结缘,贝恩特森兴致勃勃地说:“那是2000年的一天早上7点,我突然接到‘本·拉登小组’副组长打来的电话。他吞吞吐吐地问我:‘你的阿拉伯语怎么样?你能过来一下吗?我们有麻烦了!’我赶紧开车直奔他的办公室。他顾不上寒暄,直接说:‘我们这里有一个行动小组,他们已受训两个多月了,马上要去阿富汗执行一项危险的任务。可只有一个人会讲阿拉伯语,你愿意去吗?几个小时后就上路。’”


于是,贝恩特森来到了阿富汗。他和其他特工搭乘阿富汗北方联盟的直升机,飞抵潘杰希尔谷地。那架老旧的直升机,“几乎就是用铁丝捆在一起的”,使他们紧张得几乎要窒息??落地时,贝恩特森和同事们几乎个个面无人色。但“厄运”还没有结束,北方联盟的领导人一见面就警告他们:“拉登知道美国人要来,已经开出了悬赏金:每个中情局特工的人头值300万美元!”


不过,他们还是硬着头皮留了下来,开始与北方联盟一起制定追捕拉登的方案。贝恩特森至今都记得,他的上司曾通过卫星电话冲他吼叫:“你一定得把那小子(拉登)给我绑回来!”


在拉登游泳池里泡澡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贝恩特森几乎天天带着“颚式破碎机”行动小组,奔波在阿富汗的大山里,希望能撞上拉登。


贝恩特森表示,外界对拉登的隐身场所存在不少误解。“根本没有所谓的高技术山洞,只有少数几个挖有通风井,而几乎所有山洞的地上都散落着睡觉用的草席。我们从遗留在山洞里的手提电脑和文件中搜集了一些情报,并从他们留下的弹药批号上获取了一些信息。”当然,“逃犯”拉登的生活也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艰苦。贝恩特森说:“拉登甚至在能俯瞰托拉博拉山峰的一个地方,建了一幢带有简易游泳池的房子。我后来还在那里泡过澡。真是不可思议!”


现在,“颚式破碎机”行动小组仍在继续追剿拉登和“基地”组织成员。不过,贝恩特森像斯坦利中校一样,也有些情绪低落。他认为,“5000万美元也买不到拉登的人头”。


为了追捕拉登,贝恩特森不得不与当地的部族长老们打成一片,其中,哈吉·扎希尔和哈吉·扎曼就是他最依赖的两个长老。然而,恰恰可能就是这两个人,一次又一次放走了拉登——他们会很痛快地收下中情局提供的上千万美元的“活动经费”,同时对拉登给的数百万美元的“贿赂”也来者不拒。


贝恩特森还发现,阿富汗普什图族人有一个禁忌:不能出卖在他们那里避难的客人。在他们眼里,拉登就是“客人”,所以,即使美国开出5000万美元的赏金,也很难打动当地人的心。


中情局与美军特种部队的矛盾,也让贝恩特森感到无可奈何。在他和其他中情局特工的眼里,军方简直一无是处:特工们的调兵请求经常被拒绝;军方的官僚作风也使他们屡屡错失追剿良机。而在军方看来,特工们提供的情报没有一条是清晰、准确的,似乎是在耍弄军队!


如今,贝恩特森似乎醒悟了:若想抓住拉登,美国需要在很多方面进行改革——也许包括战术、战略,甚至包括外交。


二、美军特种部队的行动


6年来,恐怕没有哪个美国军人能比斯坦利·麦克克里斯托尔中校更接近本·拉登了。“9·11”事件发生后不久,他就带着一队美军特种兵,在阿富汗山区追捕这个“恐怖魔头”。鲜为人知的是,斯坦利曾数次与拉登近在咫尺,但最终都失之交臂。然而,他没有时间为此唏嘘,因为抓住拉登的任务远没有完成。



曾经闯到拉登身边


2004年岁末的一天,拉登和他的保镖们,正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界的一处山腰歇脚。突然,不远处的一个暗哨发来紧急信号:一队美国特种兵正猛扑过来,“老大”(指拉登)恐怕已来不及转移!情急之下,暗哨发出了“末日警告”。40余名保镖的手指立即放在了扳机上,准备随时枪击“老大”,然后自杀!

登曾下过一道死命令:“如果断定我逃不了的可能性达到99%,就杀了我。我决不做美国佬的俘虏,只能成为烈士!”但最终,保镖们没有扣动扳机,因为暗哨很快又解除了警报——美国特种兵突然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这是塔利班官员奥马尔·法鲁克,向美国《新闻周刊》讲述的当年的“险情一幕”。这一说法得到了退役美军特种兵库凯克的印证。


库凯克回忆说:“法鲁克的话应该属实,因为那段时间,斯坦利少校正带着我们在当地巡逻。我们曾接到情报,说是那个地方有‘阿拉伯武装人员’出没,于是便赶过去搜查。追捕行动持续了十多天,在武装直升机和无人机的掩护下,我们重点搜索了那个地区的密林和山洞,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一些可疑的脚印、生火后留下的灰烬、阿拉伯纸烟的盒子??就连斯坦利也念叨说:‘感觉猎物就在附近,却找不到目标!’”


这只是斯坦利与拉登很多“亲密接触”中的一次。


布什亲授“尚方宝剑”


毕业于西点军校和美军特种战学校的斯坦利,在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前,就以特工身份秘密潜入阿富汗。当时,他更像是一个“保镖”——为整天拎着成箱的美元,四处撒钱,恳请当地的军阀合作的中情局特工提供保护。“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个马仔??追捕拉登跟我并没有直接关系。”


2004年10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劝说布什总统下了一道命令:驻阿富汗的中情局战地情报官与陆海空三军特种部队,联合成立一个专事追捕拉登的特种单位——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斯坦利少校因“对当地情况了如指掌”,被任命为该司令部的最高指挥官。当时,拉姆斯菲尔德曾握着拳头对斯坦利说:“你们是21世纪的骑士,一定能将拉登绳之以法!”

没过多久,拉姆斯菲尔德向布什抱怨说,中情局提供的情报“根本没有实用性”。于是,2005年7月,布什签署了一份“总统行政令”,授予斯坦利少校“尚方宝剑”,使他集“情报搜集”、“直接斩杀”、“协调作战”等大权于一身。同时,他的军衔由少校升至中校。走马上任之初,斯坦利曾拍着桌上的一部黑色电话机,得意地说:“这部电话机可直通五角大楼和白宫。理论上,我可以跟总统直接对话!”


顶头上司贻误战机


但斯坦利很快就发现,虽有“尚方宝剑”在手,但他对拉登的威胁并没有得到质的提升。


2005年底的一天,斯坦利接到了一份情报:扎瓦赫里、拉登的另一名得力干将,以及其他“基地”组织骨干,将在靠近巴阿边界的巴基斯坦境内的一处房屋内开会——可信度达80%!


斯坦利当时就怀疑,拉登可能也在其中。他立即召集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主要成员,很快拟定出作战方案:急调30名“海豹”突击队员,搭乘C-130运输机,连夜飞抵巴阿边界地区,在距目的地约80公里处的上空盘旋待命;为防恐怖分子们听到飞机的轰鸣声,突击队员将靠滑翔伞飞越阿巴边境,悄无声息地降落在那座房屋附近,然后迅速扑向目标,生擒“基地”组织要员;紧接着,两架直升机从天而降,突击队员押着恐怖分子凯旋而归。


几个小时后,斯坦利就将作战方案上报给了五角大楼。与此同时,他亲率突击队,向巴阿边境飞去。


五角大楼内,拉姆斯菲尔德和他的幕僚们围坐在一起,审阅斯坦利的作战方案。他们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情报是否足够准确?美军是否值得冒这个险?如果行动失败,会否对巴基斯坦局势产生不利影响?拉姆斯菲尔德甚至还问:“两架直升机能把所有的突击队员运回来吗?直升机被击落或出现故障怎么办?”为确保行动取得成功,他要求将突击队的人数从30人增加到150人。


但几分钟后,拉姆斯菲尔德又有了新的顾虑:这么多的美军士兵进入巴基斯坦,应该征得巴总统穆沙拉夫的同意,最起码也应该通报一声。可这样一来,会增加行动计划被泄漏的危险。

角大楼的高官们仍在激烈地争论着。此时,斯坦利他们已在巴阿边境上空盘旋了很久,突击队员甚至做好了跳伞的准备。但在最后时刻,拉姆斯菲尔德下令取消行动计划:“如果能确定拉登在那里,我们就干了,可现在什么也不能确定。”于是,斯坦利只好命令运输机返航。


事后,不同的情报来源证实,“基地”组织的确在那里开了一次会,研究来年的“作战计划”。


斯坦利再一次与拉登擦肩而过。


如今只能徒呼奈何


如今,斯坦利中校仍在阿富汗的崇山峻岭中寻找拉登。但他越来越感到,这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面对不计其数的山洞和几乎一模一样的泥土房,斯坦利无奈地承认,美军特种兵的作战技能在这里根本派不上用场。更让他感到无奈的是,他的士兵只能说“站住”、“滚”、“举起手来”等几句当地土语,根本无法与那里的人进行交流,更何况他们还不懂当地的很多禁忌。反观塔利班和拉登,他们早就与当地人“打成一片”了。


五角大楼的官僚作风,也让斯坦利“吃了不少苦头”。比如,一旦他的特种兵的行动范围超出5公里,斯坦利就得填写一份作战申请表,内容包括行动时间、地点、原因、目标等;如果在行动中需要开火,则必需由一名三星将军在申请表上签字同意!在一般情况下,申请递交上去后,往往几天后才会有回应。而此时,被锁定的目标早就消失了!


斯坦利自己也说,他像一只猫,而拉登则像一只疲于奔命的老鼠。但现在,“老鼠”似乎变得比“猫”更聪明了——尽管他的指挥部里摆满了各种先进的侦听设备,但收效甚微;尽管他的手下个个身怀绝技,但拉登却能来无影、去无踪。


不过,斯坦利已经习惯了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他说,这也许恰恰反映了反恐战争的复杂性和艰苦程度。

、民间自发的“赏金猎人”


当美国国务院将捉拿拉登的赏金涨到5000万美元后,越来越多的美国退伍兵、雇佣军和私家保安拥向阿富汗,希望能擒获拉登,成为最成功的“赏金猎人”。美国退伍军人乔纳森·伊德马,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阿富汗山区里的“猎犬”


“三四十岁,留着小平头,驾驶深色车窗的多功能越野车,经常跟当地的军阀头子和指挥官喝茶,操美国南部和中西部口音。若问他们是谁,到阿富汗干什么?他们准会傲慢地大笑,接着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观光!难道你没听说,阿富汗已经重新对游客开放了?!’”在阿富汗喀布尔的一间咖啡屋里,伊德马肆无忌惮地调侃着他的同行们。


“在阿富汗,真正在追捕拉登的人无非有三类——特种兵、特工和‘赏金猎人’。600多名特种兵,每6人一组,五角大楼特批他们可以留大胡子、戴阿拉伯头巾、穿阿富汗传统大袍、开无牌照的越野车;150人的中情局‘特别行动处’,由退役特种部队军官、飞行员和各种专家组成;还有就是像我这样的‘赏金猎人’,人数有数百。这三种人的共同目标就是拉登和他的‘重臣’。如果你是西方人,戴墨镜,腿肚子上别着小手枪,开的车没有牌照,那么肯定没有人敢问你是谁。因为你不是特种兵,就是中情局特工,或者是背景很深的‘赏金猎人’。这些人可都不好惹!”伊德马说起这些,满脸都是得意。


伊德马堪称阿富汗知名度最高的“赏金猎人”。他曾是美军“绿色贝雷帽”部队的特种兵,美国《匕首特遣队:缉拿拉登》一书的头号主角就是他。


2001年,阿富汗战争打响后,伊德马从印度偷渡到阿富汗北部,一度加入北方联盟的部队,参与攻打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他自称“与美国各级官员都有合作”,还是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任命的阿富汗政府军顾问。但了解他的人知道,事实上,伊德马来阿富汗就是为了捉拿拉登。


“就像嗅觉灵敏的猎犬,我们一直都能嗅到拉登的气息。”伊德马自己也承认,“在追捕拉登方面,我们比特种部队和中情局特工更有效率——6年来,我和同伴至少五次差点逮着拉登。最近一次是在今年5月,我们总共20人,在巴阿边境的一个村落设伏。‘基地’组织高层经常在那个地区活动,与留在那里的妻儿会面。那天,我们看到有15个全副武装的人从村后下山,有的骑驴,有的步行。眼看他们就要进‘口袋’了,我们的一个阿富汗同行沉不住气,提前开了枪。结果,他们转眼间就钻进了密林。我们追过去,跟殿后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交火。后来,从一名被打死的武装分子身上搜到的东西表明,他是拉登的一名贴身保镖!”

没人能证实伊德马所说的是真是假,但事实是,他总能“挖”出一些“基地”组织成员演习和训练的录像带,让中情局特工如获至宝。他也因此捞到了不少好处。


“赏金猎人”胡作非为


在赏金的诱惑下,伊德马组建了一支专门搜捕拉登和恐怖分子的队伍。很快,这支私人武装得到了一个绰号:“匕首特遣队”。如今,这支队伍仍在阿富汗山区四处寻找拉登。


伊德马曾夸口说,他的“匕首特遣队”是“无需美国政府支持、不要政府资金支持”的“超级反恐队伍”。但实际上,伊德马与美国政府的关系异常紧密。有一次,他在自我炫耀时说走了嘴:“我们也跟美国的反恐小组合作,与五角大楼和其他联邦机构合作??跟我们联系的有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负责情报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以及四星上将凯文·安德森。我们之所以不愿意跟美国政府签合同,是因为我们想能随心所欲地行动。”


不少人相信,伊德马的话并非都是夸口之词,因为“匕首特遣队”确实有过很“辉煌”的战绩:发现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暗杀阿富汗教育部长和安全部长的阴谋、揭露恐怖分子和军阀希克马蒂亚尔联手暗杀阿富汗国防部长的计划、破获恐怖分子准备用油罐车袭击美军和北约驻阿富汗总部的图谋??


但阿富汗人了解得最多的是,为了追捕拉登,伊德马无所不用其极。2004年7月5日,阿富汗安全部队和国家安全情报局的特工突袭了伊马德的住所,逮捕了他和其他15名美国退役军人、两名阿富汗翻译和一名清洁工。原来,有人举报称,伊德马“私设公堂,滥用私刑,擅扣阿富汗平民”,以逼问关于拉登的线索。


在法庭上,证人们声泪俱下地控诉起伊德马的种种劣行——当地宗教领袖乌拉赫说,为了逼问拉登和塔利班成员的行踪,伊德马一行将他绑架后,剥光了他的衣服,让他当着其他被俘者如厕;喀布尔小商贩谢伊则控诉说:“因为受不了毒打,我只好胡乱说教育部的一个官员是塔利班分子。”

面对这些指控,伊德马滔滔不绝地为自己辩解了两个多小时,甚至要求法官允许他打电话给阿富汗的多个部长、将军、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和其他要员,好让他们出庭作证??审判最终不了了之,伊德马不到三周就出狱,离开了阿富汗。


不过,他不久就“杀”了回来,重新出现在喀布尔附近的山区,继续他捉拿拉登的“大业”。


了解伊德马的人说,他是不会离开阿富汗的,因为美国今年已将悬赏捉拿拉登的赏金,由2500万美元提高到5000万美元。对“赏金猎人”来说,这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美国退伍老兵吉姆·莫利斯表示,他与伊德马相识12年之久,很了解这个人。“伊德马就是一个生意人——靠捉恐怖分子,或者说捉拉登挣大钱。在阿富汗,训练有素的‘赏金猎人’有许多正规军无法比拟的优势。他们无需官僚机构的批准就能迅速行动;他们不怕死,也不存在与乌纱帽有关的各种担忧。事实上,像拉登那样的人,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从不会超过12小时。依照官僚机构的工作效率,永远也别想逮着拉登,而伊德马却有创造奇迹的可能。”


四、真的抓不住本·拉登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反恐中心主任 李伟


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本·拉登与“基地”组织,似乎还将占据各类媒体头条新闻的位置。“基地”组织之所以具有这样的新闻价值,是因为它仍在国际上不断组织、策划、实施重大恐怖袭击事件,且危害越来越大。但令世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主导的“反恐联盟”长时间高压打击下,美国等西方国家情报机构最近的评估竟然认为:眼下,“基地”组织恢复到了“9·11”前后最强大的状态。在此情况下,作为搅得世界不能安宁的“恐怖魔头”拉登,其生死存亡自然引起多方关注。能否抓到他,什么时候、由谁逮住他,自然成为国际焦点。


实际上,早在“9·11”事件前,拉登的知名度还不高。但那时,这个被国际反恐人士称为“恐怖大亨”的人,已经被美国盯住。这个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在阿富汗一手培养出来的“抗苏圣战”斗士,在苏军撤出阿富汗后回到了沙特。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拉登由于激烈的反美、反沙特王室言论,被沙特取消国籍并驱逐出境。他自此成了美国的敌人。

既然拉登与美国为敌,日子自然就不好过,其一举一动都在美国人的监视之下。无论他走到哪里,美国的压力就跟到哪里,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敢收留这个“恐怖魔头”。最终,拉登只有再次回到他的恐怖大本营——阿富汗,当时国际上很少有国家承认的塔利班政权收留了他。此后,1998年美国驻东非两个国家使馆被炸,2000年在也门海域的美国军舰遇袭,更是让美国人视其为“心腹大患”,大有诛之而后快的想法。


“9·11”事件使拉登一举攀上了国际恐怖史的“最高峰”,同时也使美国从联合国那里得到了“尚方宝剑”。美国人凭借“世上无人能敌”的军事实力,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阿富汗。然而,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美国人立刻“剑走偏锋”,没多久转而攻打另一个敌人——伊拉克。可是,此后,“越反越恐”的局面,让美国人百思不得其解。特别是美国的死敌拉登至今仍然逍遥法外,更是让美国政府难以向美国人“交差”——为反恐,花了美国纳税人3000亿美元;为反恐,派出的军队一增再增;为反恐,投入最为领先的高科技;为反恐,软硬兼施拉“盟友”??可越是如此,世人就越难理解: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为什么就是抓不住“穷途末路”、有病在身的拉登?


国际上曾盛传的“阴谋论”认为,美国人不是抓不住拉登,而是有意不为之。放着拉登,美国政府便更有理由在国际上“借反恐之名,行谋霸之实”。但有分析指出,“9·11”事件后,美国打下阿富汗,随即匆匆对伊拉克开战,拉登并不是其中的决定性因素,“基地”组织本身才是。因此,拉登的存亡已不是国际恐怖主义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反恐只是给了美国一个更好地在全球谋求霸权的理由而已。也就是说,即使拉登不存在了,国际恐怖主义活动仍然会继续横行,美国依然可以“既反恐又谋霸”。因为美国自身在国际上的作为,就是产生恐怖主义的一个很重要的根源,不用把拉登当作一个“借口”。


也有人认为,美国之所以抓不住拉登,巴阿边境复杂的地形地貌是一个客观因素。这的确是一个客观因素,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美国曾以强大的人力、物力资源和超群的科技水平,轻而易举地抓了拉美某国的总统,也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萨达姆生擒。由此看来,巴阿边境环境的复杂,根本就阻止不了部署在巴阿边境、配备高科技装备的美国特种部队。更不用说,还有一帮训练有素、灵活机动的“赏金猎人”。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只要美国下决心,就能将拉登擒获。


也有分析认为,美国之所以还未抓到或打死拉登,人为的因素才是决定性的因素。与美国以往所抓获的人物相比,拉登被众多的恐怖分子当作“精神领袖”,被他的支持者、同情者视为“反美英雄”,被一些宗教信仰者视为抗击“异教徒”的“圣战斗士”。因此,拉登并不是躲藏在山洞里,也不是隐蔽在树林中,而是潜伏在“人墙”后。如此来看,美国人抓不住本·拉登,也就不难理解了。


阿富汗***国,简称阿富汗,位于亚洲中西部,是一个内陆国家。面积64.7万平方公里。人口1980万,阿富汗人(又称普什图族)占50%多,塔吉克族人占30%。作为一个***教国家,全国98%的人信奉***教。普什图语和达里语(波斯方言)为官方语言。


附录、拉登可能的藏身地


阿富汗托拉博拉山以南的斯潘加尔地区


2001年11月,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地理学教授约翰·施罗德,通过分析录像画面上拉登身后岩石的构成及其可能的分布地区,断定拉登最有可能藏在托拉博拉山以南的斯潘加尔地区。德国的一位鸟类学专家,根据录像带中的鸟叫声,也分析认定拉登可能藏在斯潘加尔山区。



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边境的部族地区


有分析认为,阿富汗战争爆发后,拉登很可能直接潜入该地区,并通过手下与当地部族成员联姻,获得了该地区部族长老的庇护。美国和阿富汗一直断言,拉登就在巴阿边境的部族地区。


曾经负责追剿本·拉登的美国前陆军副司令杰克·基恩将军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本·拉登现在应该藏身在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得到当地部落的保护和照顾,不仅十分安全,而且生活无忧。


“那里没有法律统治,”基恩说,“那里没有警察,没有政府执法机构人员。那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巴基斯坦当局。本·拉登和其他‘基地’组织头目都得到很好的保护,那里是他们的避难所。”


一名参与追捕行动的美国特种部队高级指挥官在接受ABC的采访时则更加详细地描述了本·拉登现在的生活:“如果他居住在村里,那么可以在不同的村庄和住家之间串门。他们都很有钱,这个地区的很多人都很有钱。我想他(本·拉登)一定吃得不错,可以说生活丰富,条件舒适。”



阿富汗与伊朗接壤的地区


该地区一直活跃着一支名为“哈立克圣战组织”的反政府力量。该组织成员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部族保持着密切联系。因此有分析认为,拉登有难时,可能前往该组织的控制区避风。伊朗政府曾在这里拘禁过拉登的一个儿子,及“基地”组织的一些重要成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