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2007年9月28日(一)

东方20070928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

2007年9月28日—星期五

资料:媒体称以色列特种兵在叙利亚窃取朝鲜核标本

【东方档字NO.200709230304】9月23日,英美媒体进一步曝光以色列空军9月6日对叙利亚“核材料仓库”的轰炸内幕,其中最为惊人的是:以色列特种兵身着叙利亚官兵服装,混入神秘地下仓库,窃得“朝鲜核材料”,从而成功说服美国总统布什,同意以色列出动空军轰炸了叙利亚的“核材料仓库”。

据华盛顿和以色列的消息渠道透露,今年夏天,以色列情报机构向美国总统布什吹风说,他们在叙利亚发现了“朝鲜专家”和“与核相关的材料”。据报道,以色列特种兵后来成功潜入叙利亚,并在线人配合下,一路摸进了“幼发拉底河农业研究中心”地下仓库内,成功窃取了仓库里的“朝鲜核材料样本”并安全返回。

以色列科学家很快证实,突击队所起获的“核材料”确实“源自朝鲜”。结果送到白宫后,布什总统开了“可以行动”的绿灯。据报道,在此次轰炸行动中,有“多名朝鲜人”被炸死。

对于这件事,朝鲜外务省声称,朝叙核合作传闻是拙劣的阴谋。

【时事点评】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这件从天而降的“叙利亚核问题”,我们曾经给出、并终始在强调如下观点:

●整个事件是“大国”及相关国家、及国际组织进行一系列战略测试的“继续”

第一,整个事件是“中、俄、美、欧”围绕“一旦最终解决、就必将决定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伊核问题,在伊拉克、叙利亚及阿富汗问题上“相互亮剑”、“相互试探”的继续;

第二,整个事件是“中美”在台独势力推动“入联公投”问题上的“公开”较量、相互测试、并向方方面面“公开”发出一系列战略信号的继续;

第三,整个事件也是“俄美欧”三方在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美国在东欧布置反导系统问题上“公开”较量、相互测试、并“公开”发出一系列战略信号的继续;

第四,整个事件还是“欧、美、阿盟”在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上“彼此公开要价”、相互测试,并“公开”发出一系列战略信号的“继续”;

第五,整个事件也是中俄主导之“上合”与欧美主导之“北约”这两个区域国际组织在阿富汗问题上相互测试,并“公开”发出一系列战略信号的“继续”;

●整个事件是一个“必然环节”、而非“偶然环节”

第六,整个事件是“中欧俄美”在东起东北亚的朝核问题、日本问题、台海问题,途径南亚、中亚的巴基斯坦问题、阿富汗问题,西至伊朗问题,再辐射至伊拉克问题、叙利亚问题、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和平问题、以及土耳其问题,最后再到东欧问题、直至跳跃至非洲问题等一系列焦点问题进一步演化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也是“大国”就自己的“全球最核心的利益”进行公开较量、相互测试、互相策应的一个“必然环节”、而非“偶然环节”。

●整个事件的“大背景”与2006年中东冲突之前“似曾相识”

第七,整个事情恐怕与2006年中东冲突之前一个样,既:借助于伊核问题之“中欧俄”的“战略掩护”,伊朗直接插手“军援”巴勒斯坦强硬派武装、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可能性为最大,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其重要意图之一,在于“先手”打乱“美以”发动“2007版中东冲突”的战略部署。

第八,我们认为,自9月6日以来,在美国媒体开足马力进行宣传、频爆所谓内幕、在令叙利亚无比尴尬的同时,根本就掩饰不了“美以军事同盟”的“尴尬”。

我们知道,自以色列与美国几乎同时宣布哈马斯控制的加沙为“敌对实体”以来,除了立刻引起欧盟、阿盟的“抗议”之外,凭借自己的硬实力,在“伊核问题”的核心--伊朗,及伊核问题“周围的”阿富汗方向、巴基斯坦方向、格鲁吉亚方向,在朝核问题的核心-朝鲜,以及朝核问题“周围的”台海方向、日本方向“严阵以待”的“中俄”,就是“懒得出声”。

就如我们在之前的点评中所强调的那样:不要忘记了,2006年中东冲突时,就是这个“懒得出声”的“中俄”于最后关头、通过巴基斯坦在阿富汗方向“亮牌”,才迫使“在阿富汗方向根本就找不到应手”的华盛顿“同意”以色列签下“停火协议”的。

●这个测试平台已经产生了“第一个测试参数”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目前而言,就如我们在之前的点评中所说的那样,这个测试平台已经产生了“第一个测试参数”,是有关美国“中东试验室”的:显然,在扛着“叙利亚在搞核武器”的“大旗”、以色列“承认”轰炸“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叙利亚之余;在出于对“以色列侵犯自己领空”的“正义”,叙利亚声称“当既就展开猛烈反击”之后,我们注意到,20多天过去了,双方暂时“都没有”采取令事态升级、从而有可能令局势失控的军事动作、甚至政治动作。

这也就是说,双方所表现出来的“稳重”与“克制”,已经清楚地证明了这么一点,既:不论是事态升级、还是事态失控,是“双方”都在“有意”避免的事情,至少在目前为止是这样的。

因此,通过这个测试平台,特别是通过“双方”所表现出的“稳重”与“克制”,“全面参与测试的”“方方面面”已经接收、并确认了这么个信号,既:在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巴基斯坦强硬派哈马斯武装、包括伊朗、叙利亚这两个主权国家仍然在进行“军事斗争准备”的同时,也就是说、在中东所有“明的”、“暗的”“反美武装”“仍没有最后准备好”的同时,美国那个自拉氏下台前就已开始修建、且不断在添置“试验器材”(美军向伊拉克大量增兵、向以色列提供近200亿美元军事援助、在海湾不停地进行军事演习等等)、至今耗时已近一年之久的“中东试验室”,尽管“已经提前剪彩”,尽管已经摆出了一副“随时启用”的样子,但是,要想对叙利亚这样一个主权国家“立刻”就展开“试验”(更甭提伊朗了),显然还处于“缺砖少瓦”的状态,仍然是“暂时不堪使用”。当然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也许“暂时不敢使用”的说法要更加精确一点儿!(至少在目前为止),这样,才更能描述出“美以军事同盟”的尴尬。

说到这里,我们想强调的是,今天的形势发展已经表明,这个测试平台已经产生“第二个测试参数”、并即将产生“第三个测试参数”。

在进一步展开之前,我们再来阅读几则“意料之中的”的新闻。

以色列空袭加沙,哈马斯称以军将付出沉重代价

【综合消息】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哈马斯)发言人祖赫里27日说,以色列将为近些天来袭击加沙的行动付出沉重代价。

祖赫里说,以军对加沙地带的军事打击只会使当地武装组织更加坚定地采取任何可能的措施,来对抗以色列的侵略。祖赫里还指责巴民族权力机构没有对以色列的袭击做出反应,他希望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制止以方对加沙的侵略行为。

以军26、27日连续对加沙地带发动空袭,目前已造成11死亡,20多人受伤。以国防部长巴拉克26日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对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迫在眉睫。

【时事点评】前面说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整个事件(叙核问题)”的“大背景”与2006年中东冲突之前“似曾相识”,众所周知,06年中东冲突全面爆发之前,以色列就是借口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黎巴嫩真主党武装抓捕以色列士兵,而大打出手的。

●然而,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显然,这一次在“具体情节”上则稍有不同,按以色列的说法,在以色列发起军事打击前的24个小时里,巴勒斯坦境内武装向以色列境内不断发射火箭弹,据说“数目达11枚”之多。因此,按以色列“公开宣示”的逻辑,发起这次军事打击意图在于“报复”,而“准备对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的意图,自然在于“制止”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弹的行径。然而,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有人”为这场大规模战略测试再次注入了一个“测试变量”

事实上,就在“方方面面”为“叙核问题”的“真相”猜测不已的同时,准确地讲,就在直接参与、或间接参与测试的“方方面面”期待更多测试参数出炉之前,“有人”为这场大规模战略测试再次注入了一个“测试变量”--以色列国内政治斗争。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个“测试变量”的注入,是以以色列国内一段“陈年旧案”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为标志的。

●一个“陈年旧案”的“诱因”

我们知道,在06年9月份,为配合美国的“新中东政策”于当年7月发动黎以冲突、最后却以失败告终的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立刻陷入了一场官司。

在那段时间的点评中,我们曾经明确指出,我们对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的“个人操守”不关心、也不作评价、更不做担保,对官司本身的“是是非非”也无所谓立场,我们只对这场官司被捅出来的“时间”感兴趣。

就如我们当时所指出的,从“时间因素”的角度去看,那场官司的“诱因”在于奥尔默特领导的以色列政府,不愿意独自为美国“新中东政策”埋单,也就是说,在美国因种种顾忌(主要是来自中欧俄的种种战略牵制),当时“无法”或者“不敢”亲自出面,对支持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并为伊朗军援真主党提供通道的叙利亚进行军事威慑、或军事打击的情况下,奥尔默特领导下的以色列政府也“不愿意”、或者是“不敢”一味地满足华盛顿“新中东政策”的战略要求,继而将整个事情做绝,从而让以色列这么个国小人少的小国家,去独自承受06年中东冲突全面升级之后、“各大国”必将通过各种手段,或远或近,或明或暗,总之是一种“全面干预”所带来的巨大风险。

●“历史总是在惊人地重复!”

显然,在“叙核问题”仍处于扑朔迷离的档口;在以色列以巴勒斯坦武装发射火箭弹为由、对巴勒斯坦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进行军事打击的事实下;特别是,以色列奥尔默特政府对轰炸叙利亚核目标一事“不愿意说什么”,而非常合乎美国单边主义口味、且向来也只信奉大棒政策的强硬派--以色列前总理、以色列反对党-利库德集团的大佬--内塔尼亚胡却偏偏跑出来“证实”“有这么回事”,在这种“强烈对比”下,随着那段沉寂多日的“旧案”突然再次成为以色列媒体所热炒的话题,不能不让我们再次感叹一声:“历史总是在惊人地重复!”。www.shxsh.cn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内塔尼亚胡的“公开证实”,立刻被以色列工党秘书长埃坦·卡贝勒斥之为“后果严重,是一种愚蠢和不负责任的行为”,此外,这位执政党的秘书长还说了句非常耐人寻味的话,他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是出于愚蠢还是有意趋炎附势、沽名钓誉,抑或其他什么原因.......”。

●内塔尼亚胡可不是个傻瓜,他的“公开证实”绝对有着非常明确的目的

在我们看来,曾经担任以色列总理的内塔尼亚胡可不是个傻瓜,因此,如果他的确认为军事手段是解决包括伊核问题在内的中东问题最有效手段的话,如果他的确认为美国是一个长期可靠盟友的话,特别是,如果他的确坚信华盛顿“仍然有机会”主宰整个中东,且确认以色列国家前途“完全依赖于”美国主宰中东政策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的“公开证实”绝对有着非常明确的目的,那就是帮助华盛顿、利用叙核问题的“指标作用”,进一步测试中、欧、俄,阿拉伯国家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的真实立场;甚至是进一步测试美国、及其盟国(以色列、日本、印度、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内利益集团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的真实立场。

●一种想用“大国”在中东的“利益公约数”,将北京的手脚彻底捆住、将中国的战略资源彻底捆住的“企图心”,是昭然若揭。

在这里,有两个概念有必要简单解释一下:

第一,是所谓叙核问题的“指标作用”。在我们的讨论中,我们认为,这种“指标作用”有两层含义:

其一,由于“叙核问题”被美国、及认同美国战略的内塔尼亚胡的“公开证实”、“正式定性”为与朝核问题“相关”,而叙利亚与伊朗又存有战略盟友关系,此外,有人还认定叙利亚、伊朗在支持伊拉克反美的“恐怖组织”;更加重要的是,中国在“两核问题”参与甚深,并有心参与中东和平进程,因此,“有人”企图借叙核问题的进一步发展,将“叙核问题”、也就是将叙利亚问题伺机塞进伊核问题,或者将“朝核问题”塞进中东问题,总之,一种想用“大国”在中东的“利益公约数”,将北京的手脚彻底捆住、将中国的战略资源彻底捆住的“企图心”,是昭然若揭。

对此,我们想强调两点:首先,“叙核问题”这个测试平台如果从“表面”去看,似乎是“以色列与叙利亚”、至多是“美以”与“伊叙”之间的事情,然而,由于“袭击路径”牵扯上了与欧盟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土耳其与黎巴嫩,“袭击目标”中赫然有“朝鲜核材料”与“朝鲜技术人员”,而这些“人与料”的来源国,不仅是朝核问题的主角,也与在朝核六方会谈中谈得美国人“没有了脾气”的“中俄”密切相关。

●美国人精心制作的这个球没有人去接

其次,尽管经过近20多天“小心翼翼”的“层层曝光”,在美国人承认了“事前知晓”、以色列承认了“扔了炸弹”,从而“整个事件搞得像真的一样”之后,声称自己被诬陷的朝鲜、除了“愤怒地”“否认参与了此事”之外,不仅“没有”将愤怒的情绪带进朝核六方会谈,甚至没有象以往那样,以此威胁第六轮朝核六方会谈进程,而是“高高兴兴”地开始了朝核六方会谈,至于能不谈出点实际的,那就另一码子事了。(对此,东方评论员的观点一早就明确了,在“美朝”关系正常化之前,在美国全面解除对朝鲜、实际上也就是全面解除对“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经济制裁之前,朝鲜“全面弃核”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而在伊核问题彻底解决之前,或者说北京在西太平洋上与华盛顿势均力敌之前,朝核问题也将是个永恒的话题。)

●欧盟也无意立刻捞上美国人“有意抛出的”这根稻草

不难看出,美国人精心制作的这个球没有人去接,结果就是,从“美国人的意愿”去看,令其失望的是,朝核六方会谈、朝核问题、或者说是朝鲜,仍然与“叙核问题”没有任何关系,欧盟也无意立刻捞上美国人“有意抛出的”这根稻草、以“调查叙核问题”为名,杀入朝核问题,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因为欧盟想介入朝核问题、继而介入东亚经济、扩大自己在亚洲的影响,还有“欧亚大陆共同利益”这一条路可走。

●“中欧俄”均无意拆台的背后,是都想借这个机会顺手“也拍拍球”

另外,东方评论员也注意到,尽管美国人在那里炒作,以色列军队在那里忙活,叙利亚、朝鲜在那里一个劲地“否认”,但是,除了欧盟没有说话之外,“中俄”都无意说话,也就是说,“中俄”无意拆台。

显然,在“中欧俄”均无意拆台的背后,是都想借这个机会顺手“也拍拍球”,看看这个“球”弹起来之后,还能弹出什么信息出来。

其二,就目前而言,向国际提供“叙核问题”内幕资料的爆料者,主要就是华盛顿,就华盛顿的“宣传资料”而言,如果朝鲜在“叙核问题”中的角色属实,特别是,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伊核问题”中,也就意味着朝鲜、伊朗同时跨越了美国在朝核问题、伊核问题上的“双重红线”,这绝对是美国不可容忍的。在美国军事打击伊朗之前,这也是欧盟所绝对不能容忍的。

也恰恰是“这两个不能容忍”,都为“欧美”所容忍了,因此,所谓“叙核问题”不过是华盛顿“刻意制造、并搭在”伊朗、叙利亚“军援”哈马斯武装、真主党武装上面的“原罪”而已。

●两个测试结果也为“中俄”所即时接收!

就如我们之前“猜测”的,叙利亚“不会一点儿核项目都没有”,但是,叙利亚的核进程,远不足以激起“美以”军事打击叙利亚境内目标的动机;而击毁伊朗、叙利亚用于军援哈马斯、真主党武装的军备及途径,并“以事实来代替口头警告”,是一个重要动机。

但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最大的动机来源于“一个非常敏感的测试”:“美以”是想以这种“朝鲜正在向中东进行核扩散”、从而“既然叙利亚有可能,伊朗则更有可能同时跨越欧美、甚至阿盟的红线”,因此,美国必将激烈反应,对跨越红线的目标进行军事打击,紧接着中东即将爆发新一轮冲突,最后中东有可能陷入大乱的“真实性”,去测试“伊核问题之中俄欧”的真实态度。

显然,美国、也包括以色列想知道欧盟、阿盟是否容忍“美以”军事打击叙利亚?如果叙利亚有跨越欧美、甚至阿盟的红线的嫌疑、从而引起“美以”的“提前反应”的话!但测试结果似乎是“没有反应”。

值得强调的是,这一测试结果也为“中俄”所即时接收!

同时,在“美以”不仅敢,而且“已经开始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新情况下,美国想知道欧盟、阿盟是否愿意帮助美国“更严厉地制裁伊朗”(对中俄、美国人是不指望了),测试结果似乎在华盛顿正在举行的伊核六方会谈、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既:“以后再说”。

同样值得强调的是,这一测试结果也为“中俄”所即时接收!

既然如此,也就立刻传来下面这两条新闻。由于华盛顿向来霸道,因此,美国国会弄出“第一条”不出人意料;而站在阿盟的立场上,立刻用“第二条”进行反击,也是“理所当然”。

美参议院通过伊派系冲突解决方案决定肢解伊拉克

【华盛顿消息】美国参议院当地时间26日通过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案,建议仿效波斯尼亚模式,在一个联邦体制下,将伊拉克分为库尔德族、什叶派与逊尼派三个实体分治,以解决伊拉克国内危险的宗教派系斗争,并尽快让美军撤离,又不至留下混乱的烂摊子。

据报道,美国参议院当天以75票赞成、23票反对,通过这项决议案。

支持这项提案的议员认为,这是唯一的希望,可以让伊拉克走出派系斗争,组成一个联邦政府;也是引导伊国政治解决派系纷扰的最佳方案。

这项措施将不会强制改变布什总统的伊拉克战争策略,但可以将这个吸引华府政界人士兴趣的构想,提供一项重要的测试。

这个计划可按国防政策法案修正案的方式进行,主张根据伊拉克宪法,在一个联邦体系下,将伊拉克分为库尔德族、什叶派与逊尼派三个实体,在巴格达的联邦政府主管边界安全与石油收入。

这项提案主张,是在伊拉克宪法架构下解决政治纷争,避免伊拉克沦为失败国家。

提案并建议,透过让逊尼派分享石油收入,增援重建计划,增加融资贷款等方式,以解决伊国派系暴力,并且透过国际外交努力,集合世界强权国家以及伊拉克邻国力量,共同支持伊拉克新的联邦运作。

此案由民主党籍参议员、总统参选人拜登领衔提出,可提供一个途径,尝试让伊拉克问题政治解决,并让美军早日撤离伊拉克而不致留下一片混乱。

阿盟谴责美参议院通过企图分裂伊拉克的决议案www.shxsh.cn

【埃及中东通讯社消息】据埃及中东通讯社27日报道,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阿拉伯关系部主管兼伊拉克事务负责人阿里·格鲁什当天发表谈话,严厉谴责美国参议院26日通过一项企图分裂伊拉克的决议案。

格鲁什说,他对美国参议院通过这种决议案感到震惊,阿拉伯国家应该帮助伊拉克应对该决议案,因为它图谋分裂伊拉克,从而损害阿拉伯世界的利益。

格鲁什呼吁要坚决反对这种“破坏性的阴谋”,尽力帮助伊拉克人民恢复国家稳定、维护主权完整,同时让外国部队早日撤出伊拉克。

据报道,美国参议院26日以75票赞成、23票反对通过一项非约束性决议,提出把伊拉克按民族和宗教派别分成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三个实体,在首都巴格达的联邦政府则只掌管伊拉克石油收入并负责边界安全。

【时事点评】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国参议院的这种公然分裂一个主权国家的行为,算是让国际社会“大开眼界”了:为了一已之私,当然了,也是因为“内急”得厉害,一张被涂抹了千百次的民主之“脸”,原来也可以象“手纸”一样、“下贱得”用来“救急”。

●“三分伊拉克”的主张,终于从民间、从幕后走到美国的庙堂之上

显然,“三分伊拉克”的主张,终于从民间、从幕后走到美国的庙堂之上;从“窃窃私语”公然进入了美国的立法程序。值得注意的是,此案是由民主党籍参议员、总统参选人拜登领衔提出的。

非常清楚,这位向来自我标榜为“反对伊拉克战争”的美国民主党人,在关键时刻,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一样可以与共和党人“同流合污”,对这么个“提案”,还美其名为“可提供一个途径,尝试让伊拉克问题政治解决,并让美军早日撤离伊拉克而不致留下一片混乱”。

在此,我们也再次提醒那些寄希望民主党上台后就会从根本上调整美国全球战略的人们一句,在美国,不论是谁上台,都不会改变其独霸全球的野心,调整的充其量不过是“手段”而已。这一点,我们稍后再做展开。

●美国参议院“决定肢解伊拉克”的法案是个赤裸裸的要挟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国参议院“决定肢解伊拉克”的法案是个赤裸裸的要挟,对阿盟而言,更像是一种敲诈。其意思非常清楚:尽管北京在“入联公投”问题上已经接球,并已经正式祭出《反分裂国家法》,且付出有决心、有能力、也有准备随时解决台湾问题,且得到诸多大国、相关国家的理解与支持;尽管依据“拉氏备忘录”打造的“中东试验室”仍然“缺砖少瓦”,尽管“大国”、特别是欧盟对“美以”通过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所传递的“美国有决心军事打击哈马斯、真主党,甚至叙利亚”的信号“不作反应”,那就怪不得美国“心狠手辣”了。

●如果伊拉克邻国支撑不下去了........就意味着中东机会“自动回来了”

显然,依据拉氏备忘录的理论,继打造“中东试验室”之后,“三分伊拉克”是第二步,紧接着,将美军与伊拉克反美武装脱离接触,并撤至伊叙边境、两伊边境一带威慑叙利亚与伊朗,从而与以色列军队在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一侧的行动遥相呼应,并在“边境摩擦”中、慢慢“欣赏”伊拉克内乱是如何扩散至伊拉克邻国的、特别是叙利亚、伊朗、甚至是沙特阿拉伯的,则是第三步;

最后,如果伊拉克邻国支撑不下去了,“恭请”美国人出山、以维持伊拉克、甚至整个中东的和平与稳定,那么,对华盛顿决策者而言,这就意味着中东机会“自动回来了”;如果伊拉克内乱辐射效应“不足以”让机会自动回来,那么,军事打击哈马斯、真主党武装、以至直接军事打击叙利亚,进一步逼迫欧盟、阿盟;甚至军事打击伊朗,都将成为最后的选择。

●中国身边的缅甸,在“欧美”的互相利用中,其局势也就越演越烈

值得强调的是,如果华盛顿将军事打击目标首先对准叙利亚,由于叙利亚“掩护着”欧盟在黎巴嫩、巴勒斯坦的利益,是欧盟在中东利益的“侧翼”,因此,对华盛顿而言,本质上看,可谓是避实(中俄欧)就虚(欧盟、阿盟);但对欧盟而言,如何让华盛顿不得不将战略注意力集中在另一个方向,也就是伊核问题上、甚至是阿富汗问题、巴基斯坦问题上,让“中俄”多出点面,多费点心,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根据我们的观察,华盛顿对欧盟的这些心思当然心知,也正因如此,中国身边的缅甸,在“欧美”的互相利用中,其局势也就越演越烈。

●围绕“叙核问题”所展开的战略测试,与“入联公投”一样,是针对全球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综合测试

第二,是所谓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在我们看来,大国、及相应的国际组织,围绕“叙核问题”所展开的战略测试,与中美在“入联公投”公开较量一样,是针对全球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综合测试,但其“测试项目”则显得更加具体,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一点,非常突出地表现在经济层面。

下面,我们先通过几则消息了解一下缅甸局势的最新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