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澳门汇业银行

58501 收藏 2 4872
导读:汇业银行事件的最终解决,使得朝鲜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他们的资产。但此事给汇业以及澳门带来的负面影响,却不可能在短期内消除。 2007年4月10日,复活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澳门新口岸的葡京路上,人流如织。马路两旁,分别是赌城著名的“葡京”和“新葡京”娱乐场,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批游客。 葡京酒店的一侧,汇业银行葡京分行的门口,却门庭冷清,寥寥几人进出。在过去的18个月里,这家澳门本地银行,一直处于澳门“朝鲜黑钱”风波的中心。 2005年9月15日,第五轮六方会谈期间,美国财政部发出声明,指责澳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汇业银行事件的最终解决,使得朝鲜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他们的资产。但此事给汇业以及澳门带来的负面影响,却不可能在短期内消除。


2007年4月10日,复活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澳门新口岸的葡京路上,人流如织。马路两旁,分别是赌城著名的“葡京”和“新葡京”娱乐场,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批游客。


葡京酒店的一侧,汇业银行葡京分行的门口,却门庭冷清,寥寥几人进出。在过去的18个月里,这家澳门本地银行,一直处于澳门“朝鲜黑钱”风波的中心。


2005年9月15日,第五轮六方会谈期间,美国财政部发出声明,指责澳门汇业银行参与和朝鲜有关的洗黑钱,并根据其国内法《爱国者法案》第311条规定,将其列为“高度关注洗钱银行”,下令禁止美国银行与汇业银行有商业往来。


美国财政部的声明刚刚发布,汇业银行的各个分支机构就爆发“挤兑潮”,客户两天总共提走了3亿多澳门元存款。澳门特首何厚铧宣布组成行政管理委员会,接管了汇业银行,并冻结朝鲜机构在该银行的账户,总计约2500万美元。


由于朝鲜方面态度强硬,“不还钱就不谈无核化问题”,第五轮六方会谈随后中断长达13个月之久,直到2006年底,才得以恢复。


会谈能够重新启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方的让步。2007年3月19日第六轮六方会谈召开,美方代表团团长、助理国务卿希尔在北京表示,美国同意解冻澳门汇业银行的全部朝鲜资金。


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于3月15日公布对汇业银行调查报告的裁定,决定对其施行“第五特别措施”(Fifth Special Measure),要求所有美国的金融机构,终止与汇业银行的一切往来。


3月21日,澳门特区政府宣布,为维护澳门金融体系稳定和存户的利益,特区政府会延长接管汇业银行,由3月29日起续期半年。


这已经是2005年9月以来的第3次也是最后一次续期。2007年9月,汇业银行的命运又将如何?


澳门唯一华资银行


汇业银行的名字和朝鲜人的名字在传媒上一起出现,最早是在1994年。当时朝鲜在澳门的特设机构朝光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在汇业银行存入面值25万美元的假钞。事后汇业银行主动向澳门、香港警方以及美国财政部报。


汇业银行负责人区宗杰称,当时美国CIA介入调查,对汇业的合作感到满意,事后有几名朝鲜人被扣留并离开澳门。


区宗杰没有意料到的是,CIA对汇业的调查并没有就此结束。10年后的2005年9月,美国财政部终于将其列入“洗黑钱”黑名单。


根据汇业银行在涉嫌“洗黑钱”事件之前公布的2004年财务报表数据,总资产为42亿港元,在澳门本地注册的10家银行中,其规模较小,却是目前澳门仅存的仍然保持家族式经营的本地银行。汇业集团掌门人区宗杰颇以“澳门唯一华资银行”为傲。


汇业银行的前身是澳门恒生银号,由区宗杰的父亲区荣谔于1935年创立。区宗杰1941年出生于澳门,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他没有读大学,17岁从澳门英文中学毕业后,就到香港学习银行业务,是“学徒制”下成长起来的金融家。


1962年,21岁的区宗杰以20万港元的资本,独立创办了汇业信贷有限公司。此后,他致力于在香港金融界发展,并在香港首次引入“商人银行”的概念。


汇业信贷从1974年开始经营黄金业务,成为亚洲区首批主要黄金商之一。此后,汇业的业务拓展到证券、保险等领域。1976年、1977年,区宗杰先后被英国《金融时报》和德国《资本杂志》推崇为“香港杰出金融家”。


1980年,区荣谔将家族业务交由羽翼丰满的区宗杰掌管。但不久后,港澳“回归”问题的政治前景不明朗,令两地金融市场出现信心危机,不少银行爆发挤提风波,澳门恒生银行也未能幸免。


在区宗杰的带领下,恒生银行终于渡过难关。后来,随着中英、中葡关于港澳前途谈判先后取得成功,区宗杰又抓住良机,把业务拓展到亚太地区和内地的珠江三角洲。


其后,区宗杰将澳门恒生银行与香港汇业集团合并,并在1993年12月将汇业集团正式改名为汇业财经集团,澳门恒生银行也随之改名为汇业银行。现今,汇业银行在港澳有10余家分行和办事处。


2002年,汇业集团税后利润为1900万港元,2003年1月,集团业务重心转移到澳门,当年税后利润剧增至4890万港元。2004年,集团税后利润达5980万港元,业务发展势头良好,资本充足率则为15.9%,远高于澳门金管局8%的要求。


自2005年9月澳门金管局接管后,该集团未对外公布财务数据。但2007年3月17日,在回应美国财政部对汇业银行最终裁决时,区宗杰对媒体表示,衷心感谢特区政府、港澳中联办,以及外交部驻澳特派员公署的协助,感谢存户支持,令2006年汇业的业务可以“扭亏为盈”。


汇业掌门曾竞选特首


除了打理家族事务,区宗杰同时还担任澳门中小企业协进会理事长、澳门银行公会监事等公职。1989年至1993年,他曾任澳门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1998年至2000年,任澳门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2000年,区宗杰当选为北京市政协的港澳委员。2005年3月,又被增选为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区宗杰与澳门特首何厚铧之间的故事也为坊间津津乐道。两人的父亲都是澳门银行界的元老,区荣谔于1935年创立恒生银号后,何厚铧的父亲何贤在1942年开办大丰银号。1980年代到1990年代,作为大丰银行董事总经理的何厚铧连任五届澳门银行公会理事会主席,而区宗杰则是理事。


1999年4月,区宗杰获得65名推委会委员的提名,成为特区第一任行政长官人选候选人,何厚铧则得了125票。为了造势,区甚至放弃了葡国护照,并积极筹办选举活动。5月15日选举日,何厚铧最终以163票当选澳门特区首任行政长官,区宗杰仅得34票。2001年10月10日,何厚铧委任区宗杰为澳门特区第二届立法会7名委任议员之一。


2004年8月30日,澳门举行第二届行政长官选举。300名澳门各界代表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除了区宗杰一人之外,其余悉数出席。区宗杰因“家事”而请假,时间与特首选举投票日如此巧合,引起外界广泛猜测。何厚铧对传媒表示,这并不代表区宗杰不支持他。


2005年10月,何厚铧签发行政命令,委任澳门特区第三届立法会的委任议员。这一次,7名委任议员名单中没有区宗杰。本地媒体评论道,区宗杰不获留任属意料中事,因他担任董事长的汇业银行9月间已被美国财政部指控涉嫌洗黑钱,特区政府仍在调查之中;如果在这一敏感时刻委任他,很容易给外界一个错误的讯息。


“自从2005年9月,美国指控汇业银行为‘高度关注洗钱银行’以来,汇业银行的业务大受影响。”澳门大学澳门研究中心主任杨允中说。


此后,澳门特区政府对风波中的区宗杰施以援手,帮助汇业银行渡过“挤提”难关。港澳传媒盛赞金融家出身的何厚铧处理问题迅速果断。


“与北朝鲜交谊30年”


据称,最早进入华盛顿视线的远不止汇业银行一家。“在澳门,跟朝鲜方面有业务关系的银行还有很多。”一位澳门立法会议员告诉本刊。


2005年9月8日,《亚洲华尔街日报》率先披露,美国当局正在调查中国银行澳门分行、澳门汇业银行和诚兴银行,怀疑它们参与了朝鲜的核计划融资链条。


报道称,几名朝鲜叛离者向美国方面提供了朝鲜非法筹措资金的财务网络,美国方面据此采取行动,希望关闭朝鲜制造毒品、假美钞及假烟的公司。在调查过程中,上述银行成为美方的调查目标。


三家银行先后声明自己是清白的。汇业银行并不讳言,“本银行自70年代开始,即与朝鲜的银行及贸易公司建立商业银行关系”,但同时指出,该行“一直与美国当局在调查可疑商业活动上合作”,并对于《亚洲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感到诧异:“因为本行一向严守反洗黑钱及反恐法例和规定。”


当年9月15日,美国财政部突然在网站出声明,根据2001年颁布的《爱国法》,点名关注澳门汇业银行的“洗黑钱活动”;20日,新任美国驻港澳领事郭明瀚重申,华府有证据相信澳门汇业银行与朝鲜机构存在不法行为。


三家银行中,独独汇业银行正式上了黑名单。


声明发出当天中午,澳门发生回归后首次银行挤提事件。在短短的两天里,银行一共被提走存款3亿多澳门元。9月17日,汇业集团主席区宗杰提前结束在迪拜的行程,匆忙赶回澳门,连夜召开记者会。


区宗杰表示,银行与朝鲜的业务只占银行总体业务3%,银行和朝鲜只有正常的业务往来,并无贷款给朝鲜从事洗黑钱、购买大杀伤力武器及贩毒活动,目前已暂停与朝鲜任何交易。


“我们与北朝鲜交谊30多年,如果有任何违法的事,尤其是美国财政部所提出的事,即已是刑事罪行,相信足以令我们被检控,如果这么多年来都不能提出证据检控,我觉得正是由于我们没有做过不符合国际法的事。”区宗杰说。


澳门政府随后成立专责调查小组,并提供资金支持,汇业挤提情况在数日内已告平息,暂时恢复正常营业。


对汇业银行和朝鲜长期的业务关系,本港资深评论员谭志强表示,当时没有人会意识到这种业务会有风险。当朝鲜还没有搞核设施、试射“大浦洞”导弹之前,朝光贸易在澳门的经营、交易都是合法的,手续齐全。


谭志强说,区宗杰只是个银行家,不知道什么是政治风险,有生意就“乱接”。


小银行被挑中来当牺牲品


2007年3月15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在澳门特区政府通力合作下,经过18个月的调查,证实汇业银行内,不少朝鲜账户资金涉及印制伪钞、生产假烟及走私毒品等收益,甚至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当中几间朝鲜大公司涉及洗黑钱达数百万美元。


美财政部称,虽然这些大笔的款项并不寻常,但汇业银行为了赚取交易费用,并无试图查证款项来源,助长朝鲜从事不法活动。 根据《爱国者法案》,美国会在30日内正式禁止美国金融体系与汇业银行有任何业务往来。


谭志强认为,汇业银行是在国际政治争斗中,很不幸的一个小银行被挑中来当牺牲品。“朝鲜在澳门的势力根深蒂固,30年前就建立了朝光贸易公司。美国人已经盯住很久了,查到朝鲜在汇业银行有户口,有几千万美金存款。于是一方面制裁,把小金库冻结,一方面稍作松动,试探谈判态度。”


谭认为,朝鲜“洗黑钱”的案子完全是美国作为一个谈判筹码来压制朝鲜,澳门汇业银行因为倒霉而被牵扯进去而已。现在,美国对朝鲜采取两面夹攻的手段,胡萝卜和大棒政策并用。


3月16日,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区宗杰,赶回澳门举行记者招待会。区宗杰宣读对事件的立场后,主动剖白道:过去两日,传媒一直追问心情,坦言此刻“心情好平静”。更即场引用一句佛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区宗杰称:“过去18个月来,在精神和心情上,度过了艰苦的日子。不过,可以骄傲地讲,在整个过程中,我都有责任地及庄严地处理此次事件,可以说无损国家的尊严及无损特区政府的强政励治更可向全澳市民讲,我是澳门的好儿子,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好公民!”


3月26日,区宗杰再次向传媒发放《严正声明》称,美国对相关指控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汇业银行及其子公司否认有关的指控。


区宗杰说,根据国际标准银行惯例,任何人、机构或企业若作出不适当或不合法的活动,将会被有关当局列入“黑名单”,并通告各银行及相关的机构。在2005年9月,所有在汇业银行的朝鲜相关账户持有人,并没有被相关的机构列入“黑名单”。


中行不会“扛银子”


3月22日,朝鲜代表团团长、朝鲜外务省副相金桂冠没有参加当天在北京钓鱼台举行的代表团团长会议,突然回国。六方会谈在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的情况下休会,甚至没有确定下次会谈的日期。


在19日会谈开始后,金桂冠态度就十分强硬:“在收回澳门汇业银行内冻结的2500万美元朝鲜资金之前,不会讨论无核化措施。”而中国银行澳门分行则被朝鲜认为是能够接受汇业银行内朝鲜资产的银行。


负责调查汇业银行的美国财政部长助理格拉泽认为,“转账到中国银行的朝鲜贸易银行账号”是一桩“简单的金融往来”。


3月22日,中行行长李礼辉在香港举行记者会介绍中国银行2006年业务时,公开否认中行受指示接受这笔朝鲜资产。而俄罗斯代表团团长洛修科夫则说得更明白些:中国银行拒绝接收朝鲜在澳门汇业银行被冻结的资金。


有分析认为,被朝鲜指定为接收资金银行的中国银行担心,如果接收朝鲜的非法资金,信用度可能会下降,并以此为由拒绝接收。


澳门大学澳门研究中心主任杨允中认为,所谓把朝鲜资金从汇业银行转账到中国银行,看来是美国和朝鲜两家达成的协议,由于预先没有和中国磋商,弄得中国方面很被动。


3月28日,朝鲜商人李玉珍经朝鲜当局批准,在凤凰卫视的《震海听风录》节目露面。她表示,朝鲜在汇业银行有50个不同的账号,并使用化名,“跟美国的封锁有关”,因为美国进行经济制裁,所以朝鲜跟外界的来往不能采取一个正常的方式。


对于朝鲜谈判代表的突然离开,李玉珍说:“因为这个问题好像是已经达成(协议)以后,并不是朝鲜官方的问题,而是现在美国怎么样把这个钱,在30天之内还给朝鲜的问题,所以朝鲜就等着他们把这个钱汇到中国银行。可那是具体的问题,就是跟美国和中国银行的一些具体安排的问题了。”


时事评论员谭志强表示,转账到中行完全是朝鲜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为什么要帮你朝鲜‘扛银子’?这会造成一个很严重的后遗症,就是影响中国银行的信用。中国银行的做法是完全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而且,它还是上海和香港上市公司,要对股东负责的。


“除非美国保证,书面说明我只是帮你搬钱,而不是洗黑钱,否则全中国的银行信用也受影响,对中国金融震动很大。”谭志强说。


美朝握手言欢,澳门成牺牲品


在朝鲜问题资金解冻因为“技术问题”前后拖延长达20天之后,4月10日,正在韩国访问的六方会谈美国代表团团长、助理国务卿希尔对外界宣布,美国财政部代表团已经与澳门汇业银行达成协议,同意解冻朝鲜在该银行的2500万美元账户。


根据传媒分析,原先从中国银行转账的计划将发生改变,资金将被直接汇入朝鲜账户,这一举措是中国、朝鲜、澳门三方协商的结果。


在各方忙于处理“技术问题”的时候,汇业银行这面六方会谈的“开场锣”却被遗忘在一边,而且还被正式贴上了“洗黑钱”的标签。有学者表示担忧,事情久拖不决,不仅危及汇业银行的未来生存,更影响澳门经济体系的健康。


“美国最终对朝鲜让步,却对一个中间环节抓住不放,这不是本末倒置吗?美朝握手言欢,而澳门却成了牺牲品。”杨允中说。


杨允中认为,由于美国对汇业银行只是单纯的指控和怀疑,需要查证核实,澳门特区政府要对企业和市场负责,因此采取果断措施,把汇业银行的经营权接管过来。但到现在,美国久拖不决,留个尾巴,弄得澳门政府很被动,也只能再次延长托管期。


“澳门是自由市场经济,不允许政府干预过多。如果美国有足够证据,那么取消汇业银行的牌照,没有问题。但现在既无证据,又不撤消指控,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美国要尊重澳门政府依法施政。”杨允中说。


他坦言,朝鲜方面有些做法不是那么光明磊落,但在商言商,来者不拒,银行、商家只要合法经营,有生意为什么不做?


早在2005年9月,汇业挤兑潮趋于稳定后,澳门媒体就有评论认为,“汇业银行事件”是否已经告一段落,就要看美国在这个事件中要达到的目的是甚么了。美方倘是要利用事件来杀鸡儆猴,斩断与朝鲜联系的资金链,目的也已基本达到。


一年半过后,事件仍然没有一个最终的说法,汇业银行仍然生死未卜。有分析指出,过去被美国指定为洗黑钱机构的立陶宛、缅甸的金融机构大部分最后都破产或遭到并购。而区宗杰日前对传媒表示:汇业已有72年历史,是家族宝贵的财产,他不会放弃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