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生死纹枰(结)

安西都护府 收藏 15 320
导读: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小正全部作了说明,让他好有心理准备。也告知他总部的决心是打掉这个据点,也就是说倘若敌不降我们还是要一战解决炮楼。其实首长对此次行动的可行性是表示怀疑的,这一点我很理解。毕竟我们的计划也是从揣摩中制定的,风险性几乎是100%,因此总部在配属此次任务的同时就应该在根据地抽调部队进行配属做好说降不成功就强攻的打算。 小正听后表示愿意做谈判代表直接去面见自己的兄长,这样可能把握大一些。我没同意,因为这毕竟太鲁莽,搞不好会出什么意外。由另一位反战同盟的盟员去做说客和试探作为缓冲,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小正全部作了说明,让他好有心理准备。也告知他总部的决心是打掉这个据点,也就是说倘若敌不降我们还是要一战解决炮楼。其实首长对此次行动的可行性是表示怀疑的,这一点我很理解。毕竟我们的计划也是从揣摩中制定的,风险性几乎是100%,因此总部在配属此次任务的同时就应该在根据地抽调部队进行配属做好说降不成功就强攻的打算。

小正听后表示愿意做谈判代表直接去面见自己的兄长,这样可能把握大一些。我没同意,因为这毕竟太鲁莽,搞不好会出什么意外。由另一位反战同盟的盟员去做说客和试探作为缓冲,然后再安排小正的任务比较妥当。小正同意了。

行动开始……

一切进行的比较顺利。打入伪军的侦查员顺利的利用旧关系将伪军大部分拉了过来并搞到了据点内守备图。这为部队后续的工作做了很好的准备。但是我们派出去的反战同盟盟员却被日军扣留了下来。据伪军传来的情报。当寺内知道来人是说客时,根本没有说一句话就把人给关了起来,并已经准备送回太原去。小正得知此消息后心里万分的焦急,立刻跑来找我,要求我派他去完成任务。情况变得有些棘手,我不得不同意了小正的请求,临行前我把那棋盘和我的月印交给了小正,希望能派上用场,小正接过出发了。我把最后的一丝希望交给了他,希望他能利用自己的亲情关系说服自己的亲哥哥……

……可是就在第二天的下午伪军传来消息,小正也被他的哥哥关起来了,但寺内小队长却打消了将“叛逃者”送往太原的打算。这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弟弟也在其中的原因吧。事已至此,游说的可能是没有了。于是我们坚决的执行总部的命令,强攻拿下炮楼!时间,后天上午之内,以防止增援日军的到来,沿途各部予以配合,阻击会出现的增援日军。由于之前伪军的策反做的异常顺利,所以对这次强攻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在炮楼内的伪军和新来的伪军总人数有200来人,原本以为新军不好做策反。但在内部的通知了解后发现这些新来的伪军很多过去式国军的军人,由于领导主官投降了日本人,所以他们也被迫给日军收编了,成了皇协军的序列。这些兄弟们多有不满,可迫于日本人的淫威大家都就范了。但是背负着汉奸之名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们每时每刻都想着如何逃脱日本人的控制。于是在我方的思想策动下,伪军几乎所有人都准备起来和日本人对着干了。于是,在据点内伪军的配合下,炮楼的拿下十分顺利,比预计提前1个多小时结束。战后打扫战场,日军死亡11人,负伤5人,只有6个人毫发未损,其中就有寺内小队长。再将被扣押的两位反战盟员救下来后,我们便押送这俘虏撤离了。临行前炸毁了炮楼和所有设施,所有的均需物质全部带走。顺利的回到了驻地。

寺内正和寺内成,在八路军的战俘营见面了……多么奇怪的场面,都是日本人,更是兄弟,一个成为了反战人士,一个却是日本帝国主义的鹰犬。兄弟两个人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想,我就尽量不去打扰他们。兄弟两人在桌子的两头分坐,各自低着头默默无语。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的过去。尴尬,沮丧,绝望是其中一个的表现,而另一表现的更多的是关切……相视很长时间后,弟弟打破了寂静,拿过来我交给他的棋盘棋子对哥哥说:“很久不下了,来切磋一下吧。”哥哥忧郁了一下……看了看弟弟,仍旧是一言不发。手上却毫不客气的把黑子那一盒拉到了自己身边。两人就这样用棋子交流了起来……

没过多久,弟弟就出来了,眼里含着泪。

接着我去“探望”这位小队长了。我始终想搞明白那逃走的事,今天一定问清楚。来到小队长被关押的房间,他仍坐在棋盘边。看到我来到,微笑示意: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套用着论语的句子并示意我坐下来对局。

我犹豫了一下,这个人实在是太奇怪,被俘还有这么高的雅兴,但下棋是实在的,我很想通过棋局去打开一些谜团。

于是棋局开始……

“那次你是故意放走我的么?”我单刀直入

“呵呵,有心栽花,无心插柳……”成回答。

“什么意思?能说明白一点?”

“很简单,放跑你是假,可你真的跑了却是真。本想利用你逃跑追踪你侦查八路的团指挥动向,可惜准备好了之后却被一队土八路发现了。后来如你所经历的一样。我们交火你跑路。”

“呵呵……”我为这个答案感到庆幸,原来是兄弟部队的侵扰打乱了他的计划。“看来我是很幸运呢,而且幸运的反过来让你做了我的俘虏。”

“是啊,在那个村子的时候我就说过你不是一般人,我们有孽缘的……只不过没想到这孽缘经如此之深,我兄弟两个都被你俘虏了……而且……弟弟还被你们八路军收编了,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呵呵,没什么不可思议的。说明我们进行的正式一场抵抗侵略的正义之战,而你的弟弟认识到了自己军队的罪行而加入了我们。这是合理合情的,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的正常选择。我倒是建议小队长您也能听听我们的主张,也好认识一下你所服务的军队和政府的残暴和丑恶。”

“让我也投降巴路?……呵呵,你们八路军真是很会攻心啊……怪不得你们的政府,你们的将委员长认为你们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呢。”

我没有立刻与他展开辩论,我知道让一个伸手法西斯思想毒害的人站起来反对自己曾经的信仰是很困难的,需要一点点的感化教育。这一次我并不想多说什么,于是我对成说:“希望你能认真的回顾和思考一下我们所进行的战争,我希望你能在我们这里了解到战争的另一面,能改变自己。?说罢我落子,执黑的我已经将白棋一条40目之巨的大龙围困住,一路高歌基本能够顺利拿下。就看对方如何应对了。

成陷入了沉思,也并没有搭我的话。他在犹豫,在抉择。白棋如果想拼死抗争,只有抛弃20目的半个龙身,这样或许还有希望扳回局面。倘若整条龙都想救活,那只有做困兽之斗了……时间一点点的在过去。我点上一支烟,盯着成,成仍旧是端直坐在那里,双目凝视着棋盘苦苦思索。

时间在流逝……一刻钟……两刻钟……一小时……成仍旧一动不动……我觉得有些奇怪,去推了推他,没想到他的身体却一下子倒了。嘴角里历时流出了一滩乌血……

“快去叫医生!”我有些慌乱,立刻大喊着叫医生,这一切真是发生的太突然了……毫无征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知道后来验尸的时候才知道他是服用了氰化钾毒立时毙命的。那毒囊就事先藏在成的口中,因此没有搜出……我不知道他为何这样做,感到非常诧异。后来我叫来小正,小正大哭了一场,然后便把成埋了。我将发生过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小正。小正悲痛欲绝。

“很抱歉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小正。没想到他会藏毒囊……”

“张参谋这不怪您……”小正说“您也知道我和我哥哥一些事情了。刚才我在跟哥哥聊的时候哥哥说家里遭到美军轰炸,父亲被炸死了,留下生病的母亲靠战时配给和邻居的接济度日。您知道么在日本的和我们一样的老百姓对这里发生的事情是不很了解的。倘若家里的人有去参军,那都是无上的光荣。大家宁可战死都不会投降。可是,我被俘并参加反战同盟的事情已经被他们知道并传到了家里。大家为此冷落了我的妈妈,哥哥为了能让邻居再次接受妈妈,帮助照顾妈妈,对邻居们发誓自己宁死不降,还要找到我,亲手抓我回去……政府还说倘若我们两兄弟都背叛……那么就切断对我妈妈的配给,说皇军不奉养敌人的母亲……哥哥被俘已是做好了自裁的打算了”

“……这……你……”听到这些……我说不出话来……说不出不如不说,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忠实的听众,听着小正在哭诉。他哥哥自杀了,没有被我们俘虏,这样她的母亲就成为了英雄的母亲,可以收到邻居的爱戴和帮助……这场战争竟然是如此的疯狂……

一场非正义的战争使得人变成了兽,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我只能得出如此的结论。面对那些残杀我同胞的日本兵,我很难想象他们曾经也是优秀的学生,模范的丈夫,孝顺的儿子,敬业的职员,是战争让他们成为魔鬼,是法西斯夺去了他们的灵魂。解脱这一切悲剧之源的办法只有一个!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一九四五年,战争结束……战争以同盟国的胜利宣告了日本法西斯的灭亡。在小正的要求下,我们送他回国了,他需要去照顾自己的母亲。

…………

一九八二年,中曾根康宏第一次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亚洲国家震惊!看着报纸上的新闻,我心理一阵凄凉……但愿历史不再重演。




后记:本文算是我的联系写作,此前没有写过故事,就想找一个话题写下去,试一试自己能走多远。没想到动笔以后才发现行路难。我所欠缺的还有很多,写的越多漏洞越多。今后还需要一点点的完善,而这个故事就让它结束吧。似乎有些草草收尾的感觉,但我不想把他拖得太长而使得故事难以为继。见好就收吧。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喜欢我的故事的各位!希望今后我们还多交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