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十八章 军人豪情

erdosbai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警察们小心翼翼观察着现场情形,看见躺满一地的痞子那凄惨的样子,为首的警官挥挥手,示意后面的警察收起武器。 警官身着夏季警服,身体端正,一脸严肃,道:“刚才谁报的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说完扫视了饭馆门前众人一眼,看见那对男女和张耀东位置靠前,眼睛紧盯着三人,显然意思让他们说明情况。 男子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警察们小心翼翼观察着现场情形,看见躺满一地的痞子那凄惨的样子,为首的警官挥挥手,示意后面的警察收起武器。

警官身着夏季警服,身体端正,一脸严肃,道:“刚才谁报的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说完扫视了饭馆门前众人一眼,看见那对男女和张耀东位置靠前,眼睛紧盯着三人,显然意思让他们说明情况。

男子看见警官问讯他们。走上前去,离警官2米处,严肃着向警官说明事发原因和打斗经过。警官皱了皱眉头,转过身走到躺在地上的众多痞子,看见了光头,恼火道:“又是你,刘正声,进去多少次仍是屡教不改,看来你又得进局子了。”

那个叫刘正声的光头男勉强挣扎着站立起来,满头鲜血,可真让那个男子踢得够呛,向警官献媚道:“陈警官,幸会,幸会,这不是兄弟们挨打了嘛,哪能不来呢。再说,我们吃了亏不是,你就高抬贵手……”

陈警官抬手打断了光头的啰嗦,严正地道:“这《治安条例》是你们家制定的,说放你就放你?哼,流氓滋事,聚众斗殴,你可是有前科在身的。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放过坏人的。”

光头扭曲着受伤的脸部,讪讪苦笑了一下,还待再分辨,陈警官已经离开,对着外围的警察吩咐道:“把所有涉事人员都带走。”

警察们上前将受伤的众痞子抬到他们开来的面包车内,并占用了一辆警车,才勉强坐下。陈警官走到那对男女和张耀东面前,敬了个礼,道:“你们也是涉事一方,跟我们到警局录口供,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男子条件反射般举手回礼。陈警官和张耀东一阵愕然,这个男子不是警察就是军人。张耀东愈发感觉强烈起来,难怪刚才身手如此厉害。男子神情自若拉着女人跟随陈警官向警车走去。张耀东踌躇不想跟去,心里骂自己多事,这进入警局是不是又像上个月那回,怎么自己这段时间尽与警察纠缠不清呢。张耀东经历了那回15天的拘留,已经对穿警服的人产生了一种草木皆兵的条件反射,这是一种心理问题,需要很长时间心理修正。

旁边的警察推了张耀东一把,示意他跟上。张耀东看自己免不了这遭,只能跟在后面登上警车。陈警官在后面又加添了两名自愿的目击证人,才最后一个返回到领头的警车上。三辆车塞得满满当当,前头的警车亮起警报,呼啸着离开胡同。

男子上车后对着坐在自己后面的张耀东问道:“兄弟,怎么了,刚才不想去警局?”

张耀东能说什么,总不能将上个月的事当着这些警察面说出来吧,只能摇了摇头。男子意会到张耀东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不再言语。

车行了十多分钟,来到高校区公安分局。陈警官指挥着警察们将一干人犯押解到刑讯室录问口供。张耀东和两名自愿作证的证人紧跟着那对男女进入另一边的刑讯室。

陈警官开始了问讯。从问讯中才得知,男子叫鲁雷,是现役军官,服役于南方军区作训处,是一名中校军官,从特种部队提升到现在岗位。此次是休假回家探亲,今天陪着妻子外出逛街。晚饭是应妻子吴莉的要求,到那家同事以前聚会来过一次的饭馆,口味很合适吴莉,所以拉着丈夫来就餐,想不到碰上了怎么一出事。

张耀东在旁边嘴巴惊得老大,怪不得对那些流氓小青年下手那么狠,迅速解决,原来是特种部队出身。陈警官也是一阵惊讶,不过毕竟见过类似情况,让鲁雷拿出军官证查看了一番,并让他在供状词上签名。

鲁雷妻子吴莉,是京城航空航天大学一名副教授,情况与鲁雷叙述的一致,签上字就完事了。

轮到张耀东,鲁雷夫妇紧盯着这个见义勇为的青年,想知道他的详细情况,从事发现场到警察局,一直没有机会知道对方的情况。

张耀东简要叙述了自己身世和近期的经历,但没有提及上个月的诬陷案,说了到葡门旅游回来到京城转一转,也交代了在京城的暂时住址。说道今天事件,与鲁雷夫妇叙述的一致,并在上面签字盖上手印。

此时,一个警察推门进来,提交了证人证词,陈警官翻阅了一下,与鲁雷夫妇及张耀东叙述一样。

陈警官放下记录本,站起身与鲁雷夫妇握了一下手,道:“鲁中校,我叫陈铁军,我向你们道歉,是我们的工作没有作到位,辖区内出现不应该的流氓团伙。这帮家伙,我们已经监控有段时间,最近获得大量违法犯罪的证据,开地下赌场,组织强迫妇女卖淫,很是嚣张,弄得这一带乌烟瘴气。原准备证据再丰富一些组织一次专项整治活动,你们今天晚上的遭遇,可能会打草惊蛇,看来让我们只能提前布置了。事不宜迟,我需要马上和局领导汇报有关情况,今天晚上就组织抓捕。时间有些紧,问讯到此结束。”

陈铁军将鲁雷夫妇和张耀东送出警察局,返身回去布置去了。三人走出高校区警察分局,由于明天白天鲁雷夫妇都有事,约定明晚就在张耀东住的饭店由鲁雷夫妇作东,宴请张耀东,然后三人挥手告别。

张耀东不知高校区警察分局离假日丽都酒店究竟有多远,只能打了一辆出租车返回。

回到酒店的房间,看了一下时间,这一顿饭居然吃到11点多,真是少有。简单洗了个热水澡,看了一会儿电视,翻遍了所有频道,不是言情片,就是广告,张耀东兴趣缺缺,下午又睡得时间太长,这会儿神经兴奋,没有一点儿睡意。

张耀东躺在床上,正在胡思乱想,房间内的电话响了起来,吓了一跳。翻起身看看电话,是个酒店总台的,心里很是疑惑,拿起电话放在耳边。里面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性声音:“先生,旅途漫漫,孤身寂寞,需不需要可心的人儿给您解闷?”

张耀东这才明白过来是这么回事,恼火到:“不需要,不要打扰我。”说完就将电话挂了。这个电话将张耀东弄得心烦意乱,躺在床上更加了无睡意。张耀东本来就是青年,身体正常的很,电话勾动了他内心掩藏的色心和欲望,辗转反侧了好半天,心里下定决心,如果再来电话的话,不妨叫一个小姐,不来就算了。

看着电视里无趣的画面,不住地换着频道,心里焦急的等着电话再次响起,但一直等到12点,电话再没有丝毫动静。张耀东不由得很是失望,此时睡意泛上,关掉电视和床灯,拉起被子沉沉睡去。

张耀东长这么大还没有和女人真枪实剑XXOO过,脸皮还有点儿抹不开,电话让他措手不及,本能地拒绝了。当平静下来又勾起了欲火,不好意思打回去,只能等待。而电话那头却被张耀东凶吧吧的口气镇住了,找另外的客人推荐去了。如果他口气软一点,说不定会再试探一回,那时张耀东肯定答应的。

张耀东处男的身份又得以保存,不过已经火烧眉毛,一旦人的欲望勾引起来,就难以扑灭,除非有特殊情况将他的身心转移。

由于昨天的睡眠充足,早上6点多就醒了过来。在床上小躺了一会儿,起床洗漱,推开窗户,让早晨清新的空气注入沉闷的房间。觉得无所事事,自己没有运动服,总不能穿着皮鞋出去跑步吧!在房间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将身体活动开。忙活了半个小时,出了一身大汗,去卫生间将汗迹冲掉,换上衣服,锁上房门,到餐厅吃免费早餐。

饭店的早餐花式多样,张耀东要了一碗汤面,取了两个包子和鸡蛋,坐到一个空着的桌子上细嚼慢咽,反正自己没有什么要紧事,上午就是去建行取些钱,悠闲的很,自然可以慢腾腾地吃。

早餐的时间用去了半个多小时,回到房间又磨蹭到8点左右,这才出了酒店,打车直奔最近的建行营业网点。

出租车将张耀东送到位于高校区一条较为繁华的大街一座大楼下的建行网点,此时银行也刚正式营业,大厅里人只有寥寥几个,显得空荡荡的。

张耀东走到柜台前,里面隔着玻璃,几个建行男女员工正在将刚运来的现金进行捆扎。大厅里一个建行员工将张耀东引到休息区稍事消息,给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张耀东喝着茶,坐在沙发上浏览着报纸,翻阅了几版,都是金融等方面的信息。自己对金融不太懂,没了兴趣,正要放下,在第四版的下方看到了很大的售楼广告,里面介绍了位于高校区繁华地带新建了一个名叫景逸园的住宅豪华小区,广告篇幅不可谓不大,占了半个版面,有住宅楼的实景照片,都是十几层以上大楼,一排排很是亮丽。张耀东看了很是心动,突然想起,自己是不是应该在京城购置一处房产了,现在也算是一个亿万富翁,有一个固定的住所,自己在京城生活也方便的多,总不能老是住酒店吧。

问大厅里建行的打扫卫生的人员是否可以带走这份报纸,得到肯定的答复。此时柜台已开始营业,张耀东带着报纸来到6号个人柜台,前面只有一个人,很快就轮到他了。

张耀东将龙卡递了进去,女员工将卡在刷卡机上一刷,电脑提示输入密码。一切就绪后,那个清秀的女员工脸上一阵惊讶,将卡递了出来,让张耀东稍等,说他的业务需要经理来办理,说起拿起电话嘀嘀咕咕了一会儿。

电话刚放下,从里面隔间走出一个精干地戴着眼镜显得文质彬彬地中年男子,隔着老远乐呵呵和张耀东握手,将他让进里面的经理室。

看着张耀东迷惑不解的神色,那个男子微笑地给他沏一杯茶,从办公桌上取了一张名片,躬身递给张耀东,微笑道:“张先生,鄙人姓苏,感谢您一直以来信赖我们建行,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关照!”

张耀东连忙谦虚,接过名片,此人叫苏和平,是该营业网点的经理,接着提出自己的疑问。

苏和平笑道:“张先生,您是上亿元的客户,当然需要我来接待了,这是我们行里的规定,以便于更深入合作。”

张耀东明白过来,突然想到以后自己肯定要办实业,仅靠这些钱难以迅速扩张,必须与金融机构合作,通过融资来快速壮大,这是以后肯定要走的一步路,何不现在和这个苏经理联络好感情,通过他为媒介,与建行建立合作关系。

苏和平看见张耀东沉思,房间里气氛有些沉闷,道:“张先生,不知您在哪里高干?”

张耀东既然要套近乎,也微笑道:“苏经理,我现在还是一个无业游民,呵呵,不过正准备兴办实业,具体介入什么行业,现在还没有具体目标,需等待一段时间再作决定。”顿了顿,"如果兴办实业,这些资金只能够我展开第一期,以后扩大业务范围,资金肯定不够,我希望能够与建行合作,建立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不知需要哪方面的条件?”

苏经理听了张耀东的话,心里激动不已,心想,不管如何,这肯定是一笔大买卖,对方现在就有几亿元的资金实力,只要项目选择适宜,将有很大的前景。再说,他以后要融资,自己可以考察项目的可行性吗?如果成功,对双方都是很有利,可以说是双赢的结局,何不现应承下来,将这个潜在的大客户套在自己手上。一旦犹豫,势必惹恼他,很可能这笔资金也会转走,现在金融业竞争这么激烈,稍有失误就是弥天大过啊。

想到这里,苏和平抬起头,微笑道:“可以,张先生,以后您有什么要求,勤与我联系,我竭诚为您服务。”

张耀东心里七上八落,生怕这个苏经理拒绝,听到苏和平这么一说,连道不敢当服务二字,是相互需要嘛。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一时,办公室里气氛变得十分融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