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七章 高手风范

erdosbai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与旅行团分开后,张耀东从天国首都机场打车进入市区,一排排高楼大厦矗立在环路两侧。京城的道路太复杂了,这是给张耀东的第一印象,首次来京城,这名闻海内外的天国首都果然不同凡响,几十层高的大楼比比皆是,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 出租车拐上三环路,这种感觉更加明显。途中,张耀东让司机在高校区附近给推荐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与旅行团分开后,张耀东从天国首都机场打车进入市区,一排排高楼大厦矗立在环路两侧。京城的道路太复杂了,这是给张耀东的第一印象,首次来京城,这名闻海内外的天国首都果然不同凡响,几十层高的大楼比比皆是,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

出租车拐上三环路,这种感觉更加明显。途中,张耀东让司机在高校区附近给推荐一家三星级的酒店,司机答应一声,开始专心致志驾驶。

一路行来,张耀东不断往车窗外看着两侧的风景,司机从后视镜看见张耀东的举动,问道:“兄弟,第一次来京城?”

张耀东缩回头,看了司机一眼,点了点头。司机看见张耀东不愿说话,也就闭口不言。

张耀东也不知司机是否绕了路,自己现在也是亿万富翁,这点钱还不放在心上,具体经过那些路段地方,张耀东一概不知。拐来拐去,将张耀东转得发晕。

大约用了一个小时,出租车停在一个20多层高的大楼下的停车场内,张耀东按照计价器给司机付了车费,推门下车,抬头看看酒店的招牌是什么假日丽都酒店。司机根据楼前门童的指引,将车泊入车位后,随着张耀东进入大厅。张耀东明白这些出租车司机都和酒店有一种约定,拉来客人后,酒店给司机一定的提成,这个他隐约有耳闻,也就没有在意。

果然在他办理入住手续后,看见柜台给了司机一个单据,张耀东不忘回头和司机挥挥手,就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进入电梯间,直奔自己的房间而去。

到了十二层,电梯停下,张耀东步出电梯,径自来到1216号房间,掏出房卡插入插槽里,门前一个指示灯嘀嘀响了一下,颜色由红变绿,张耀东一推把手,打开房门,取出房卡,插入门里的取电槽,房间内的灯亮了起来。

张耀东关上房门,看看房间内的布局,环境优雅,窗帘是米黄色的,一直垂到地板上,往里是一张宽大的豪华席梦思床,白净的床单铺在上面,显得格外素雅;床头对着一个电视,由于已经供上电源,显示出画面,张耀东看了看,是京城天空电视台。

将背包放在走廊一侧的储物间,背包没有寄存,里面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些随身物品,也懒得寄存,最宝贵的建行龙卡放在钱夹里贴身收藏。

张耀东脱了衣服,到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洗罢看看时间已经下午2点了。早晨在葡门吃过早餐,在飞机上吃了根本不饱的午餐,此时肚子里咕咕叫,早开始饿了。

坐到床头,拿起《住店须知》,根据上面提示的餐厅订餐电话打了过去,问是否还有饭菜,听说全天24小时供餐,点了一份家常菜和一些饼子,让送到房间里。

正当等得不耐烦地时候,房间外面敲响了,过去让服务员进来,付了饭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几分钟就将这份迟来的午餐一扫而光,只是勉强刚够饱,等晚餐再好好吃一顿。坐了3个多小时的飞机,此时有些困了,起身到外面叫来楼层服务员将碗碟收拾后就拉开被子倒头大睡。

一觉睡到乌金西坠,晚霞四起,精神恢复到正常状态。张耀东起身洗漱一番,坐在床上清点起随身物品,除了龙卡外,自己去葡门之前取出的1万元零花钱即将告尽,虽然大多数是打卡,可谁能保证就不用现金呢。现金现在只剩下2000多元,对于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消费水平自然很高,2000元实在是不够一花,看来明天得去趟建行了,也去查一下卡里究竟有多少钱。

午餐粗略吃了一顿,再加上身体消耗严重,此时又感觉饿了,张耀东不由得苦笑起来,看来自己快成一个特大号饭桶了。

锁上房门,打算离开酒店到外面去吃,顺便也看看京城的夜间风光。

出到酒店外面,天色已晚,华灯初上,顺着人行道慢慢溜达,一边扫视着有没有符合自己心意的饭馆。

在京城这样的城市想找一家有特色风味的小型饭馆还真是很难,走出去大约1里多,始终是大饭店,看来得到偏静一点儿小巷,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在酒店里吃,省得麻烦。

看见一个小巷,转身走了进去,还真如自己所想,前行不到200米,就看见了一家北方风味的中型饭馆,里面人满为患,一看就是风味独特,能够招来回头客。

张耀东进入饭馆,四下里扫视了一下,还有几个空桌子,进去坐到一个桌子前拿起菜单点了两个热菜,主食是葱花饼,又上了两瓶上京啤酒。

在等菜的空当,看了看周围的食客,只有对面两个桌子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形象对比相差太远了。紧挨自己桌子对面,坐着一男一女,看神情是一对恋人或者是夫妻,女的长得十分美丽漂亮,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男的一身休闲体恤衫,文静中透着一种张耀东看得出的粗豪之气,身体十分强壮。

而临近的坐着四个让张耀东直皱眉头的小青年,每个人头发染的花里胡哨,最显眼的一个一头白发,有的身上穿着破破烂烂,有的穿着干净利索,看样子是一群痞子。

果不其然,在张耀东吃到中途时两桌人争吵起来。原来,一男一女那桌实在是忍受不紧挨着这四个小青年的吵闹,匆匆吃罢,起身离开。在男人起身的一刹那,四个小青年正在打闹,与挨着男人的那个一头白发,牛仔裤破烂不堪的小青年磕撞在一起。

这下子不得了,四个小青年对于男人的道歉根本不理会,争吵着要赔偿什么损失费,张耀东看到那个男人的眼中明显的怒火和攥紧的拳头,但强忍着怒气仍然好言道歉。

争吵过程中,小青年们提出赔偿金额是将今天他们的饭钱支付了。男人在女人的拉扯衣袖的示意下同意了。本来这场风波就过去了,可就在那对男女离开座位准备结账时,白头发的小青年用手狠力捏了一把女人的臀部,吓得女人一声尖叫。男人回头问讯过程中,四个小青年嘻嘻哈哈大笑,纷纷问将手正放在鼻子上狂嗅的白发小青年香不香。

终于,男人怒火一发不可收拾,不理女人的拉扯,冲上去就和四个小青年打在一起。张耀东看到打斗起来,为避免殃及池鱼,跳起来离开打斗现场,站在外围观看。那个男人明显打斗经验丰富,几乎都是一招制敌。张耀东觉得这个男人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主要使用擒拿手,倒地的青年是被他扭脱臼了。白发小青年看见形势不对,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刚刚报出地点,被男人一拳打倒在地。至此,四个青年躺倒在一片狼藉的地上打滚,可见男人的手劲有多大。

店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对四个小青年显然认识,显得很是惧怕,不敢上前要求赔偿,只是唉声叹气。张耀东心里一动,难道这四个小青年是附近帮派性质的黑社会?这个男人一会儿要吃亏,看他现在意犹未尽的样子,还在怒骂着四个小青年,不懂得离开,那个白发小青年刚才自己清清楚楚听到报出地名和饭馆的名称,人家的援军马上就来了。女的一看就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只有他一个,双拳难对四手,好汉还架不住人多,自己得通知他。

张耀东悄悄上前,对着站在外围的女人靠过去,低声道:“快点儿叫你的男人走,对方已经打电话叫了援军。”女人惊慌地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已经退后的张耀东,跑到男人身边劝说起来。

男人听了女人的话,皱了皱眉头,也是想到自己女人在此,自己难以照应,只能赶快离开了。

走到店老板面前,掏出一沓子天国币,数也没数直接递了过去,这是赔偿店老板损失的,拉着女人快步走出饭馆,其他食客看见有麻烦,也准备离开,当然吃白食的肯定有,趁着刚才的混乱还不赶紧溜走。

中年男女刚出门,一辆小面包车吱嘎停在饭馆门前,看着还没有出门的众人,其中一个戴着金项链、金耳环,手拿一个铁棒的光头大喊道:“谁都别走,谁走打死谁!”一帮人连那对中年男女都被堵在饭馆门前。

人群中有几个客人一看不对,掩藏在众人背后掏出手机报了警。

张耀东放下心来,只要警察一到,这帮人就折腾不起来,自己也不怕水深水浅,只要这个男的吃亏,自己就上去帮忙。主意一定,在站在女人身旁隐隐承担起保护责任。

此时,小面包车上的人都下来了,有7个,都手拿棍棒、刀具等武器,显得耀武扬威,站在饭馆门前喝骂。

四个小青年凄凄惨惨捧着手臂挤开门前堵着的众人,跑到光头面前述起苦来:“刘哥,就是这个男的将兄弟的手臂折断了,一定要帮我们出口气啊。”说完,用完好的右手指着最外面的那个壮实男子,一点儿也不提刚才为什么打斗。

光头上前一步,嚣张地用铁棒指着男人的鼻子问道:“是你打了我们的兄弟?”

男子平静地说道:“是我又怎么样,谁让你的兄弟欠揍,依我的脾气今天应将他那只猪手卸掉,省得骚扰妇女。”

光头假惺惺听完男子的话,点了点了,道:“你有种,兄弟们给我砍死这个家伙,女人一会儿带回去让你们爽一爽,上!”

这帮新来的7个人,纷纷围住男人开始群殴起来。男人闪转腾挪,赤手空拳与7个棍棒刀具齐使的痞子战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总是能够避开身体的险要地方,拳打脚踢。

张耀东站在外围一看,此人是高手,明显地刚才在饭馆里留了手,即使到现在也显得很轻松,但分不出心照顾女人了。

正在凝神观看,张耀东眼角睥见四个刚才在饭馆里挨打的小青年悄悄溜到也正在留神观看打斗得女人身边,想要擒住女人威胁那个男人。

张耀东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终究免不了出手了。想到这里,闪身而出,对着离女人最近的白发青年当胸就是一拳,拳速之快使得白发根本没有反应时间,就被张耀东一拳打飞,可见张耀东对这个惹事的家伙有多么痛恨。白发本来就手臂折了,被张耀东打倒在地,很不幸左手臂断骨处擦撞在地面上,惨叫一声,当即疼晕过去。

那个女人尖叫一声,才反应过来,要不是张耀东出手,自己这会儿已经在对方手里了。

打斗中,男人闻听到女人的尖叫声,还以为女人发生了什么不测,百忙中扭头看见张耀东正大打出手,将四个小青年打得人仰马翻,不由得松了口气,回身继续打斗。这一分神,躲避不了对方劈来的一刀,扭身闪躲,肩膀上被划出一道血槽。此时那7个人已经被打倒3个,只剩下光头在内的四个人。

张耀东这边还有两个家伙还在苦苦闪躲,被打倒的命运是避免不了的了。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趁着对方没有合拢的有利时机,飞身跳起,一个连环腿踢在光头的面门上。光头被这几脚踢得满面飞血,铁棒也扔了,强大的冲击力将他放倒在地。其他3个跟随一看形势不对劲,犹豫着不敢上前,男人掌握对方被自己的狠辣手段心神被夺的有利时机,冲了进去,还是拿手的连环腿,只是一瞬间就将三个失魂落魄的痞子放翻在地。

扭回头一看,张耀东那边已经结束,正在他的女人身边微笑着看着自己。男人哈哈大笑,走了过来,伸手握住张耀东的手,连声感谢。

女人娇嗔地拉了一下男人的衣袖,告诉男人就是张耀东刚才提醒他们赶快离开的。男人一阵错愕,接着更是高兴,握着张耀东的手更是不放了。

此时,小巷边一阵警车警报响了起来,飞速进来两辆警车。车刚一停在饭馆门前,车门哗啦打开,迅速奔出10多个警察,纷纷抢占有利地位,持枪对准事发现场,领头的一个警官出列大喊道:“不许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