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二章 君子屯惨案 8

老何 收藏 1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8 通往槐树镇据点的大路上,鬼子小队长骑着匹抢来的毛驴,带队押着被捕的村民,抬着死伤的士兵,拖拖拉拉地往回走。小队长越想越生气,本来以为抓几个村民是手到擒来的事,不想却让土八路的民兵给弄了个灰头土脸,十多个皇军死伤,支那人实在可恶! 他厌恶地盯着被捕的村民。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老的老、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8

通往槐树镇据点的大路上,鬼子小队长骑着匹抢来的毛驴,带队押着被捕的村民,抬着死伤的士兵,拖拖拉拉地往回走。小队长越想越生气,本来以为抓几个村民是手到擒来的事,不想却让土八路的民兵给弄了个灰头土脸,十多个皇军死伤,支那人实在可恶!

他厌恶地盯着被捕的村民。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老的老、小的小,一百多人里壮实的男女还不到二十个,连抬担架都不够,只好逼着略为年轻点的老头也抬皇军,一步三摇,慢慢腾腾,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据点啊?眼看天就要黑了,夜晚可是土八路的天下,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有旁边这个笨蛋翻译官,要不是他的枪被土八路抢走,怎么会引起骚乱呢?一下子跑了一多半的村民,叫自己怎么向犬养队长交待啊?

李焕璋拄着根不知从哪儿搜来的拐杖,一瘸一拐地跟着鬼子小队长走。临时绑的担架都抬着日本兵,轮不到他坐,只好又羡慕又怨恨地自己往回出溜。今天的丑可出大了!本来还想露一手,不想弄了个鼻青脸肿,枪还差点被土八路缴了。这下肯定要被那个朱宝亮踩到脚底下了。他娘的!人要倒霉,放屁都扭腰!

自强妈崴了脚,走路不方便,赵尚国的儿子赵自发过来扶着她走。小妹跟在旁边,已经哭得哑了嗓子,光张嘴出不来声。旁边,是赵尚平的母亲赵大娘一家。尚平的媳妇刘金花一手抱着不满周岁的孩子,一手搀着年迈的婆婆,欲哭无泪,机械地迈着步子。大嫂王翠,一手拉着十一岁的孩子赵自来,一手拉着十五岁的大儿子赵自丰,自丰的怀里还抱着四岁的弟弟自雨。一家八口人被抓了七口。

被捕的人群里哭声不断,哭得鬼子小队长越来越烦。命令:“加快前进,务必天黑前赶回据点!”

话音未落,忽然旁边的树林里响起了枪声。鬼子兵全部卧倒,村民们也都趴到了地上。一颗子弹响着啸音从鬼子小队长眼前飞过,吓得他急忙从驴上滚下来趴在地下,探头往林子里看。

树林里黑乎乎的,不知埋伏着多少敌人。枪声并不密集,准确度也不高,而且不敢冲夹杂在群众里面的鬼子开枪。外围的鬼子见此情况,急忙钻进村民中间。

打伏击的是君子屯的民兵和区中队的战士。

头天半夜里,埋伏在村南枣树林里的民兵们就发现了包围村子的鬼子。有民兵想开枪,被刘玉堂制止了。

刘玉堂命令民兵们保持警戒,不许暴露目标。天亮后,鬼子进了村。看着村里鸡飞狗跳,民兵们又要求开枪把鬼子吸引过来。刘玉堂说:“不能开枪!村里留下的都是老人。不开枪,鬼子也许还不会对老人们下手;贸然开枪,不光我们会陷入困境,而且老人们会更危险。”

正说着,忽然村里传来一声枪响。众人一惊。民兵们更是沉不住气了:“队长,打吧!鬼子杀人了!”

刘玉堂仔细听了听,没见又有枪声,回身说:“没事!这是鬼子吓唬人呢!”一个民兵带着讥讽的口气说:“哟!还是队长本事大,连鬼子是不是杀人的枪声都能听出来了!”刘玉堂瞪了他一眼,看大家都是一副不理解的样子,耐下心来说:“如果是鬼子在杀咱村的人,会只杀一个吗?既然只响了一枪,就说明鬼子没有杀人。”那个民兵不服地说:“要是鬼子一个一个的杀,怎么办?”刘玉堂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咱村人就那么老实,等着鬼子挨个杀?”大家一听有理,就不再争执。

眼看快到中午,村里还是一片寂静。刘玉堂心里也没底,就叫俩民兵悄悄进村探探。民兵去了一会回来说鬼子还没走,还不知怎么的抓了好多原来已经离家的人。

刘玉堂急得一拍大腿:“坏了!娘的,咱光把南面想回家的人截回去了,忘了去那几面拦人了!都怪我!”

民兵们也都急了,纷纷问咋办。刘玉堂想了想:“就凭咱这三十多人,十几条枪,根本没法跟鬼子斗。”回身指着俩民兵:“你们俩马上去找区中队,请求支援。”

等区中队来到,已经是半下午。说是中队,其实也就四十多号人,二十多条枪,加上君子屯的民兵才凑了四十个拿枪的战士。

中队长对刘玉堂说:“玉堂,咱实力太小,不能和鬼子硬拼。这样,咱俩带领有枪的战士,成犄角形分俩组。我这组开枪把鬼子引出来。只要把鬼子引到河南边,你就带那一组进村消灭剩下的敌人。没枪的战士埋伏到村边,准备接应逃出来的老乡。你看怎么样?”

刘玉堂点点头。

本来安排得很周密,不料村里的王杏意外地发起了暴动,还没等鬼子追远,村里就响起了枪声,把整个计划全部打破。虽然大部分乡亲跑了出来,但还有一百多人没出来,而且还有十几个人被流弹打死。刘玉堂恨恨地骂了声“娘的”,只得带队撤退。

回到树林里,趁着战士和民兵们休息,区队长和刘玉堂商量了一下。明摆着进村救人的路行不通,俩人想了半天,忽然刘玉堂说:“对了!西边十里地路边有片梨树林子,我们干脆在那里打鬼子一个埋伏,趁乱能救多少救多少。”区队长想了想,点了点头,马上命令部队集合。战士和民兵一听,都兴奋起来。在梨树林里埋伏了半天,才见鬼子押着乡亲们慢慢吞吞地走过来。区队长一声令下,一排子弹打出,可只打倒了几个鬼子尖兵。区队长叹了口气:子弹少,缺乏训练,枪法不行啊!见鬼子混杂到了老乡群中,忙下令停止射击。

树林里的枪声停了。鬼子小队长起身,刚要下命令,树林里一片乱糟糟的枪声又起。子弹乱飞,不过都没打中,只是把鬼子小队长的帽子打飞了。鬼子小队长急忙又趴到地下。

一发流弹没打中鬼子,却把一个村民打伤了。村民哎哟一声,骂道:“娘的,谁打的枪?看准点儿啊!”

树林里有人回骂:“娘的,老子是来救你的!你骂骂咧咧算什么?”

“别说话!看准鬼子打!”区队长制止了回骂的战士。

双方进入了对峙。鬼子不敢进树林,树林里的战士和民兵怕误伤群众也不敢开枪。忽然,大路另一边的坟地里响了一枪。子弹准确地打中了藏在自强妈身边的一个鬼子兵。鬼子兵的血喷出来,吓得刚才已经不会哭了的小妹“哇”一声又哭了起来。

“啪”,又是一枪,又一个鬼子趴在地上抽搐起来。鬼子小队长见势不妙,忙藏到毛驴身下,不料这一动倒暴露的目标,一枪打来,毛驴被打死,压到了鬼子小队长身上。鬼子此时也发现子弹是从一座坟头后射来的,就一阵乱枪往坟地里还击,可效果不大。鬼子还是时不时被击中。鬼子小队长明白自己的主要威胁来自坟地,就从驴底下钻出来,借死驴作掩体,指挥鬼子向坟地冲锋。见鬼子站了起来,树林里的战士和民兵又一阵乱枪打出。这回效果不错,干倒了三个鬼子。刚冲到坟地边的鬼子又趴下了。树林里有人高喊:“乡亲们,跑啊!”

被捕的村民们这才醒悟过来,纷纷向树林里跑去。鬼子小队长急忙命令正压制坟地的机枪回身拦阻村民,在公路与树林之间形成了一条火的封锁线。跑得慢的老弱病残都被拦住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喊声。鬼子小队长大喜:“援军到了!消灭土八路!”

树林里的枪声静了下来。坟地里的枪声也停了。冲锋的鬼子迅速占领了坟地,却只发现了一堆弹壳。鬼子的援军包围了树林,搜索过去,也只发现了一地弹壳——土八路,失踪了。

带队来的犬养春一郎一见抓的村民只剩下四十多个,气得下马就给了鬼子小队长几个耳光:“八嘎!饭桶!”

坟地里伏击鬼子的是赵自强。

自强背着枪,抄小路追鬼子,追出大约七八里路,突然听见不远处的大路上传来了枪声。自强立刻把枪端在手里,压好子弹,悄悄地贴了过去。穿过一片枣树林是一块坟地,坟地那边就是公路。公路上,被压制在地上的鬼子正和梨树林的区小队和君子屯民兵对峙着。

赵自强弯下腰,四下看了看,找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坟头,爬上去,支好枪,观察了一下情况。一眼看见了娘和妹妹,自强差点叫出声来,看娘身边有个鬼子正借娘的身体为掩护往梨树林里瞄着,就一枪打去,把那小子迷迷糊糊中就送回了东洋老家。他这里打得痛快,可不经意间就把两排子弹都打光了,又看见远处鬼子的援兵来了,只得压住满腔的怒火,提着枪悄悄从枣树林里跑了。

天已经全黑了下来。自强漫无目标地向东走着。娘和妹妹被抓了,爷爷和爸爸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家,已经没了。想救人,想报仇,可枪里已经没了子弹,拿什么去救人、拿什么去报仇啊?真想大哭一场,可亲人都不在,哭给谁呢?怎么办啊?

赵自强信马由缰地走着,迷迷糊糊地回到了村边。这还是我们的村子吗?没有一丝亮光,阴森森得像座坟墓一样。

忽然,自强想起自己身上的枪。这枪没了子弹,背着没有任何意义,还得藏起来。自强赶紧回家,见装枪的匣子还丢在树旁坑边,就把枪装进匣子,放进了坑里。可他挖枪时带出的土掉进坑里不少,匣子放不下去。赵自强就用手挖土,不料在坑的一侧碰上了一块硬梆梆的东西。拿起一看,呀,是爸爸的驳壳枪!

原来,赵尚礼见被鬼子包围,自己带着枪不但起不了作用,还得暴露身份,就跑回家埋好才出门和老汉们喝酒。

赵自强拿起爸爸的枪,擦干净上面沾的土,又想起爸爸生死未卜,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枪弹都有了,可仅凭自己一只枪、十几发子弹又能怎么样呢?去救人?自己也得搭进去。不行!我去找八路军。八路军一定能救出爸爸!

想着,揣好枪站起身来,不料却听见后面有人小声喊:“强哥。”

自强先是吓了一跳,但马上听出是赵自发的声音。他不是跟在娘的身边吗?难道他们都逃出来了。回身仔细一看,只有自发自己站在院子门口,怯生生地看着自强。

赵自发是赵尚国最小的儿子,今年十五岁。当区小队喊“乡亲们快跑”时,自发拉起尚礼婶子就跑,不料婶子喊了声“你自己先跑”就把他推开了。他跳下公路边的封锁沟时,鬼子的机枪已经响了。他没敢随着乡亲们一起过沟进梨树林,而是顺着沟往君子屯方向跑了起来。等跑到安全地带,小自发发现浑身都湿透了,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就想回村找点吃的。进了村,听见自强家有声音就悄悄过来,探头一看,正看见自强往怀里揣枪,就轻轻喊了一声。

劫后余生的两兄弟抱头痛哭。一边哭,赵自发一边把自己的遭遇和自强讲了一遍。自强一听自发饿了,想了想,说:“先到我大姑家吃点饭,然后我们一起去找八路军!”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