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黑恶势力向权力机关渗透

警务督察长 收藏 1 132
导读:在近几年发生的一些案件中,黑恶势力除了寻求“保护伞”,拉一些官员下水之外,甚至直接渗透到某些地方的党政机关,堂皇地做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者直接渗透到党政司法等权力机关。 壮大经济实力是黑恶势力最原始的方法   2005年12月20日,随着一声枪响,山西“黑老大”李满林结束了其恶贯满盈的生命。   李满林绰号“三马虎”,“马虎”在北方一些地区是狼的俗称,正如他的绰号一样,李满林具备了狼所有的一切凶残本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自1990年起,李满林就开始纠集一些刑释解教和有劣迹的人员为非

在近几年发生的一些案件中,黑恶势力除了寻求“保护伞”,拉一些官员下水之外,甚至直接渗透到某些地方的党政机关,堂皇地做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者直接渗透到党政司法等权力机关。 壮大经济实力是黑恶势力最原始的方法

2005年12月20日,随着一声枪响,山西“黑老大”李满林结束了其恶贯满盈的生命。


李满林绰号“三马虎”,“马虎”在北方一些地区是狼的俗称,正如他的绰号一样,李满林具备了狼所有的一切凶残本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自1990年起,李满林就开始纠集一些刑释解教和有劣迹的人员为非作歹,一路砍砍杀杀中,李满林巩固了自己“黑道”的头把交椅,并且聚敛了大量的不法钱财。有了势力的李满林开始变本加厉,开设赌场,胁迫少数有钱业主豪赌狂赌,以支底的方式疯狂敛财。


疯狂敛财,壮大经济实力,然后继续招揽更多的成员参加自己的组织,这便是这些黑恶势力最原始的方法。 “保护伞”成了黑恶势力的庇护工具


随着我国打击黑恶势力力度的加大,这些黑恶势力的“掌门人”感觉到“上面没人事难办”的“困境”。于是,他们在聚敛了大批财富之后,向党政机关寻求“保护伞”,便成为他们的第二步棋。


仅用了10年时间就从一文不名的小混混变成福州市首富、“黑老大”的陈凯,数年间,用数千万元贿赂当地官员,令其成为自己的“保护伞”,其中厅级6人、处级17人、科级12人。令陈凯在犯罪路上一直顺风顺水的35顶“铁杆保护伞”,个个都是“实权派”:包括原福州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立诚、市委常委兼市委秘书长方长明、市公安局局长徐聪荣等。另外陈凯还刻意拉拢公检法机关要害部门关键人员,包括福建省公安厅治安巡警总队政委周刚、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余汉、鼓楼区法院院长刘瑞广、市公安局副局长吴玉霖、治安支队副支队长于锋、前后两任的温泉派出所所长等。自1994年3月起,陈凯先是靠着“保护伞”们的庇护垄断了福州市赌博机业,通过经营赌博机赚来的钱进而涉及经营酒店、桑拿、游戏机厅、迪吧、夜总会、房地产等行业。犯罪所得分别达人民币1209万余元和1.5亿余元。


“保护伞”成了陈凯最有力的庇护工具。而刘涌的手段也大同小异。


刘涌的“保护伞”最直接的是3个人: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刘实是他的“干爹”,和平区劳动局原副局长高明贤是他的“干妈”,市中级法院原副院长、市政协原副主席焦玫瑰是他的情人。正是在其“干妈”的活动下,刘涌在1996年顺利地当上了和平区政协委员。


在刘涌的“保护伞”中,官职最高的两人则是当时沈阳市的市长慕绥新和副市长马向东。1998年,刘涌请某著名相声演员吃饭,并请时任沈阳市副市长的马向东作陪。饭后刘涌拿出2万美元通过马向东的秘书转交给马向东,刘涌顺利地攀上了马向东这棵大树。刘涌第一次与慕交往,用10万美金博得慕绥新的青睐,此后慕便“尽职尽责”为刘涌黑社会组织服务,为该组织的“茁壮成长”立下了“汗马功劳”。 直接渗透是黑恶势力处心积虑的策划


一位专门研究黑社会犯罪历程的专家这样分析:“保护伞”的主角们是在能够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保护那些黑恶势力,当黑恶势力逐渐感觉到寻求“保护伞”不如自己手中有权的时候,他们便会亲自出马或者向权力部门安插“真正听自己话”的人。


2006年1月6日,山西省吕梁中级人民法院在交城召开公判公处大会,对称霸中阳一时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燕子帮”的“老大”郝兵锁执行死刑。“燕子帮”案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最重要的因素却是前帮主冯晓春处心积虑策划并实施的现实版“无间道”。


2001年,在其手下成员面临中考时,冯晓春大力怂恿手下成员报考警校。最终共有15名成员在帮主的鼓励下进入警校,冯晓春迈出了他“红”“黑”勾结的第一步。


冯晓春派出如此多的“卧底”进入警察队伍,自然是以备自己的“燕子帮”将来干“大事”用。虽然这些卧底还没有给“燕子帮”予以冯晓春理想中的帮助,但他们的作用已经开始发挥。这些卧底成员不仅将自己在警校学到的知识传授给帮派内其他成员,还组织他们进行体能训练,传授擒拿格斗等实战技能。


另外根据警方统计,截至案发前,15名“燕子帮”的“卧底”先后18次通风报信,帮助其成员逃脱。已在山西省中阳县城关派出所工作的两名黑帮成员曾携带砍刀、钢管等物,与“燕子帮”其他成员一起帮人讨账、打架。另外几名尚未从警校毕业的“燕子帮”成员,则穿着警服,开着警车,冒充交警上路查车,乱罚款收费。甚至还发生过“燕子帮”的实习警员参与审讯因犯事而被抓的其他“燕子帮”成员,其他审讯人员前门出去,他们就后门放人的情况。和“燕子帮”有所不同的是广东“龙兴社”的头目龙杰锋,他的政治渗透的做法则是自己亲自出马,混入警察队伍。


1999年,龙杰锋从广东警校毕业,分配到四会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工作。刚刚加入警察队伍,龙杰锋便立即将自己多年的理想付诸行动,成立了以自己家乡名字命名的“罗源帮”,后因其发展迅速,龙杰锋将其改名为“龙兴社”,短短几年时间内,发展了数百名手下,并成为四会势力最强的黑帮。5年多的时间里,龙杰锋和他的“龙兴社”在其公安系统上层“保护伞”、四会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陈国阳,四会市公安局治安管理股原负责人张伟洲的庇护下,依仗着手中的枪支、刀具在四会市区及乡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


其实,在黑恶势力以上的几步棋中,寻求更多财富,聚敛更多财产一直是他们的最终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寻求“保护伞”和直接向党政司法机关渗透的步骤,也在交替中互补。其中最危险的则莫过于直接向党政机关的内部渗透了。因此,只有铲除这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严厉打击他们的渗透活动,才能使他们的违法犯罪活动空间减弱到最小程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