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山河 第一卷 两河鏖兵 第四章

357378913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URL] 沙镇,通往大名府的必经之路。 傍晚时分,孟子龙入住镇上唯一一家客栈“客来投”。当然,镇上是有驿站的,但那是官办的,是给过往官员们住的,平民百姓有钱也休想住。(?) 孟子龙游历过不少地方,他认为:北方的店名比起南方来总少了那么点文化味儿!但却很实在,大白话,不咬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


沙镇,通往大名府的必经之路。


傍晚时分,孟子龙入住镇上唯一一家客栈“客来投”。当然,镇上是有驿站的,但那是官办的,是给过往官员们住的,平民百姓有钱也休想住。(?)


孟子龙游历过不少地方,他认为:北方的店名比起南方来总少了那么点文化味儿!但却很实在,大白话,不咬文嚼字,一看就懂。


这也许跟北方尚武、南方尚文有一定关系吧!


要了一间上房,安顿好马匹和行李后,孟子龙来到前厅,把随身携带的五百多两银子交柜上保管。放在屋里不安全,带在身上有嫌麻烦。


“客来投”前厅兼坐食厅,摆了七、八张桌子,质地还不错。四下看看,空无一人,坐那儿都成。


随便找一张桌子坐下。店主亲自过来招呼,银子的力量。店主四十五六岁,圆滑世故,未说先笑。


孟公子,您吃点什么?”


刚进门时叫客官,现在就成孟公子了,变化可真快!


小店能有什么,看着上吧!


店主向孟子龙推荐了本店的酱牛肉。


此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店主吩咐伙计们掌灯,昏暗的前厅顿时亮堂起来。


酱牛肉的味道做的确是不错,跟东京大相国寺里著名的“酱肉坊”能有一拼。用的全是犍子肉,小牛的。色鲜味浓,纹理细腻,不呲牙。酒名“秋露白”,味儿是差点,小店吗!也不能强求。余下的几道菜做的也是马马虎虎。


孟子龙自斟自饮,相当惬意。明天就能赶到大名府,刚好第三天。


正喝着,忽听门外长街上传来阵阵马车声,由远而近,在店门前停下。


小伙计急忙跑出去迎客。


孟子龙夹起一块酱牛肉,丢进嘴里,边嚼边瞅着店门,心想:可别是那对……


还不容他多想,人就走了进来。


乌鸦嘴!


孟子龙真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


走进来的正是渡船上的那对中年夫妇。


优质酱牛肉带来的好心情,一下子全跑光了。


他知道,这世上有些麻烦是躲不掉的。


中年夫妇一进店门就看见了孟子龙。偌大的前厅就他一人吃饭,瞎子才看不见!


中年男子跟夫人交待了两句后,旧径直朝孟子龙走来。


步伐轻捷稳健,好似虎步龙行。


走到桌前,中年男子抱拳道:“你好朋友,咱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


孟子龙起身还礼,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吗!”


“说的好!”中年男子极豪爽地一笑道,“在下司马中原,不知朋友高姓大名?”


“孟子龙。”中年男子爽快的性格顿时让孟子龙多了几分亲切感。


天涯孤旅,知己难逢。


司马中原?名字好熟悉,一时想不起。


莫非是天下五大世家中司马家的人?


当今武林,天下五大世家是独立于“联盟”外的江湖名门望族,高手如云,实力非凡,是不结盟主义的代表。


五大世家分别为:东尉迟、西拓跋、南诸葛、北完颜、中司马。


其中,除西拓跋、北完颜(西夏国和女真金国的王族)外,余下三大世家都参加了六十年前的那场正邪大决战,战功显赫!


战后,“联盟”力邀三大世家入盟,被婉拒。理由很简单:不感性趣。但同时也承诺,如果魔教死灰复燃,三大世家责无旁贷。


孟子龙邀司马中原同饮。唤来一副杯筷,斟满酒。


司马中原借花献佛,连敬孟子龙三杯,然后说:“多谢孟兄今日仗义相助,按剑扬眉,愚夫妇才免作那河底游魂。”


孟子龙连连摆手道:“司马兄过誉了,小弟只是自保,怕受池鱼之殃罢了!”


“不然!”司马中原正色道:“孟兄可知那货郎与船老大是何人?”


“请司马兄明示。”孟子龙嘴上如此说,可心里却一点也不想知道,知道了就是麻烦。


“他们是黄河廿一鬼中的两鬼。”


“黄河廿一鬼?”


“孟兄不知道吗?”


“小弟这几年一直在南方,北边的事知道的不多。”


司马中原释然,顿了顿,继续说:“黄河廿一鬼是近几年崛起于黄河两岸的黑道凶徒,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尤其是劫掠难民,手段十分残忍。”


孟子龙听完后问道:“司马兄和他们有过结?”


司马中原点点头。


“一个月前,我和拙荆护送一批难民南渡黄河,在河北岸的一座荒村露宿。半夜里,黄河廿一鬼前来抢劫,我和拙荆联手将他们杀退,使其两死一重伤。可后来才知道,那晚廿一鬼并未全来,只来了七个。当时,我和拙荆应付的很是吃力,如果廿一鬼全来,恐怕我和拙荆就要横尸荒郊了。”


“不至于吧!”孟子龙有点不信。


“不敢和孟兄妄言!”司马中原接着说:“黄河廿一鬼是睚眦必报之人,请孟兄千万小心,若有不测,愚夫妇可是万死莫赎啊!”


孟子龙闻言一哂笑道:“跳梁小丑,不足挂齿!”


司马中原急道:“孟兄万万不可大意,不如……”


终于说到正题了吧!


孟子龙可不傻,司马中原双目神光内敛,含而不露,分明是内外兼修的高手。今日在渡船上,就算没有自己,那两个鬼也决讨不了好去!现在看似好意提醒,但话里话外带着想联手的味儿。什么“睚眦必报”、“万死莫赎”的,别扯这个!喝酒可以,联手免谈。


“不如喝酒,一醉方休!”孟子龙端起酒杯,含笑看着司马中原。


司马司中也看出了他的心思,便不在提廿一鬼的事,聊聊家常,谈谈旅途见闻,气氛到也融洽。


两人都是海量,不一会儿桌上就摆了七八个空酒壶。孟子龙还想再要酒,却被司马中原拦住了,说自己夫妇明天还要赶路,想早点休息,改天一定陪他喝个够。


孟子龙也没强留。目的没达到,多喝无益。


互道晚安,各自回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