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0/

冬日寂静的夜晚,日军的秘密训练营地中,武雄召集了所有参加训练的士兵和军官,共计36人进行出征前最后的准备工作。日军士兵一部分换上了当地百姓的服装,身上暗藏短枪。有的则化装成了灾民,乞丐,农民等形形色色的人物。

为了避免引人注目,整支作战分队分成3个小组。小组又几人一群零散渗透到敌人的心腹地带。分别进行情报搜集工作,每天深夜在事前约定的地点集结。一旦找到对方指挥系统和首脑人物的所在地,立即进行突然袭击,一击得手后迅速按事前计划好的撤退路线撤离。

武雄森冷的目光扫视着列队集合的挺进队员们,过了一会缓慢的说道:“这次行动深入敌方腹地活动,非常凶险,同时这次行动也非常重要。所有队员务必牢记要谨慎小心。一旦暴露形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必须立即尽忠,避免被敌人俘获而导致整个行动的失败。

说完,示意各个小组的组长带领自己的队员整装出发。没一会,这支由日军精兵组成执行特别任务的小部队就消失在浓墨般的夜幕中。

沈剑这两天一直在带领部队加紧修筑工事,不时的还要抽出时间去各个水利工地查看工程的进度。修好的工事就地用枯枝杂草掩盖后埋住。一旦日军进犯,部队进入阵地后掀起伪装立即就可以使用。

忙了一天的沈剑回到繁昌县城的住处,草草的吃了口饭就休息了。可是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反复的想着日军即将展开的进攻。心中有事怎么可能睡的着呢,烦躁的沈剑干脆起来来到院子中点了支烟,看着在乌云中忽隐忽现的月亮想着心事。

懂事的喜子看沈剑烦躁,泡了壶浓茶送来自己就去休息了。远处传来零星的鞭炮声音,带来了浓郁的节日气氛。是啊,快过年了,在这万家团聚的日子里,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过的怎么样了。他们一定很思念自己,可是自己这会已经是失踪人口了吧。自己真的很想家,想爸妈。可是自己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就要好好的做一些事情。

可恶的小鬼子,连个年都不让人安生过,这次一定要好好给他们一些苦头吃。否则以后会不断的骚扰自己。想到这里,恶狠狠的掐灭了烟头回房去了。

杜黑子这会正悄悄的在按以前的习惯查哨,最近形势比较紧张,日军的侦察部队在附近的山区出没。县城里虽然没有发现异常但还是要谨慎一些,陈鹰已经命令部队暗中全面进行戒备。一些要害位置全部是一明一暗的双岗,军官们不时的去检查。

他查哨很特别,从来不明着查。基本上跟摸敌人的哨一样,悄悄的接近哨位。按他的话说,被我摸了哨的就算阵亡了,我能摸得了敌人也就摸得了。

这会他正顺着阴暗处缓慢的接近不远处的一个哨位,已经模糊的可以看见一个战士拿着枪在黑暗中来回的游走巡视。他又逐渐的靠近了一些,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多年的土匪生涯让他感觉到在黑暗中似乎有一种危险的气息。

他暗中把枪抽了出来,隐秘的缓慢接近哨位。等又近了一些,他惊讶的发现居然是一个穿着日军军装的人在来回巡视。这是怎么回事,杜黑子的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难道是鬼子摸进来了。不象啊,这人虽然穿着日军的军装却戴着当地百姓常戴的毡帽,毡帽正好挡住面孔看不清脸。

他又等了一会没发现有别的异常情形,也没有别的日军出现。还是只有孤零零的一个黑影在那里来回的巡视。等了一会,杜黑子决定制住这个黑影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放好枪抽出匕首,他悄悄的继续接近黑影,在黑影走到另一端巡视的尽头他已经潜伏在黑影巡视的这一头了。等黑影接近他的时候猛的象豹子一样跃起,没等对方有任何反应。他已经左手捂嘴,把对方扑倒在地,右手匕首抵在了黑影的喉咙上。

黑影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拼命挣扎,杜黑子一把扯掉对方的帽子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看。原来虚惊一场,被他制服的是自己的一个老部下。他还没来得及询问,一支刺刀已经带着风声刺向杜黑子的后背。潜伏的暗哨发现了异常赶来了。

杜黑子听到背后轻微的脚步声刚回过头,就看见一支刺刀发出幽暗的冷光向自己刺来。百忙中用手中的匕首全力一格,勉强格开了刺刀。刺刀穿过他腋下的衣服刺空了,情急下他大声喊道:“口令。

对方一楞,停了一下回答道:“灭日,接着问道:“你是什么人。却依旧端着枪瞄准着杜黑子,随时准备开枪。

杜黑子松了口气没好气的骂道:“什么人?是老子我,怕你们偷懒来查哨来了。这时,被他压在身下的战士也看清了他的摸样,急忙对用枪指着他的战士道:“快把枪放下,真的是黑哥。

拿枪的战士急忙压低枪口道:“黑哥你查哨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神出鬼没的,这也就罢了。怎么还突然冒出来把他给放倒了。说着指了指被杜黑子压在身下的战士疑惑的问道。

杜黑子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骂道:“不这样查有个屁效果,我这是为你们好,省得被鬼子抹了脖子都不知道。边骂边踢了刚站起来的战士一脚问道:“你他娘的怎么穿着鬼子的军装,老子我查点把你当鬼子给收拾了。

被踢的战士揉着扭了的腰小声道:“晚上太冷,我就弄了一件鬼子的衣服穿。拿枪的战士听了窃笑道:“你不是说这样穿鬼子见了肯定犯迷糊,不怕被鬼子摸哨吗?结果却差点被黑哥当鬼子给摸了哨。说完,大笑了起来。

被取笑的战士吭哧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杜黑子听了气的又是一脚吼道:“你他娘的人死球涨,出不完的洋相。你就不怕被自己人当鬼子给干掉,以后再耍这种小聪明我关你禁闭,还不快把鬼子皮给脱了。

被骂的战士急忙脱掉了身上的日军军装,杜黑子训斥道:“别一天动那歪脑子,站岗时精灵点比那强。好好站岗,最近鬼子可能有行动。

被骂的战士急忙应了一声,杜黑子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四周道:“我回去了,你俩注意警戒。说完,转身往别的哨位去了。

走了一截听到穿鬼子军装的战士在小声埋怨同伴和同伴取笑他的声音,本来想骂几句的,还好很快就恢复寂静没了声音。摇了摇头往别的哨位去了。

却没有发现,在黑暗的角落中隐藏着几双凶狠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过了一会,悄无声息的隐没在无边的黑暗中。

繁昌县城中的一处民宅内,外出侦察的日军挺进纵队的各小组陆续返回,正在向武雄报告侦察结果。这间宅院位置偏僻,是挺进纵队成立后就派出一名芜湖的汉奸化装成商人潜伏到繁昌租下来的。

小笠小组的组长正兴奋的向武雄报告自己潜伏监视铁血军的哨兵并得到了对方的口令,但是没有擅自行动选择了回来报告。

武雄静静的听完赞赏的看了小笠一眼道:“小笠君,你没有冒然动手而是选择了暗中隐藏观察,你很聪明,这正是我对你们的要求,我们的任务特殊性要求我们一切要谨慎,莽夫一样的行为是不理智和不可取的。

说完,闭着眼睛在沉思着什么。另一个小组的组长西城看小笠夺了首功有点心急,看武雄不说话上前一步轻声道:“武雄队长,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口令,不如我带人去捉个支那哨兵回来逼供,得到对方指挥系统和首脑人物的所在地后趁深夜出其不意的进行突袭行动。

武雄没有说话,考虑了好一会才说道:“西城君,敌人这里到处都是岗哨密布。你有把握在不惊动岗哨的情况下接近敌人的指挥系统和首脑人物吗?何况我们连敌人的首脑是什么摸样都不清楚。

你别忘记了我们是在敌人的心腹地带作战,一旦暴露很难全身而退也再不会有机会了。我们为天皇尽忠倒没什么,可是延误了酒井大佐的计划,就有可能导致全盘计划的失败。

一时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武雄缓缓的道:“晚上敌人戒备森严,我们人数太多不便于行动。白天必定会有所松懈并有百姓做掩护,明天白天锁定了对方的首脑人物后,我们再寻找机会出其不意在白天进行突袭。只是这样一来,我们恐怕难以脱身。

西城立刻道:“只要能完成预定作战计划,我们死不足惜,大日本帝国的勇士是不怕牺牲的。

底下的士兵们都低声鼓噪,纷纷表示愿意为了大东亚圣战献身,为了帝国的未来不惜奉上自己的生命。

武雄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下的士兵们,这时化装成商人的汉奸讨好的道:“武雄太君,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既可以消灭匪首又可以安全的撤退。

武雄蔑视的看了那个汉奸一眼,鼻子里恩了一声。其实他心里非常厌恶和看不起这些支那人,一个连自己的国家和同胞都能背叛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尊重。

相反,在战场上和皇军作战的那些支那人在抛开敌对的角度来看他倒是颇为欣赏。而且并不认为他会想出什么好办法来,所以态度比较冷淡。

献媚的汉奸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讨了个没趣,心中也很不满。但是却不敢丝毫的表露出来,暗中把武雄家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后,陪着笑脸道:“据我所打探到的消息,最近铁血军的首脑每天都带领部队出城整备工事和帮助乡民修水利.

在重兵守卫的城里动手恐怕不好得手,不如在他出城后再寻找机会,得手了也容易脱身。

接着指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个面色青黄长的龌龊不堪的男子道:“他见过敌人的匪首,愿意带领皇军去认人。

武雄打量了一下那个年轻男子道:“你确定你不会认错?那年轻男子道:“太君放心,那铁血军的旅长这几天时常到我们村修水库的工地上,我见过他好几次,保证不会认错人。

武雄恩了一声道:“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你很精明,这件事情成了以后皇军不会亏待你们的。你们先出去吧。说完,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和几个行动组长到一边讨论具体的行动计划去了。

两个汉奸受宠若惊的对着武雄的背影一个劲的哈腰,嘴里还不停的道:“多谢太君栽培,我一定忠心效忠皇军,为了皇军肝脑涂地,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