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名昭著侵华蓝图--《田中奏折》探密

梦游九天 收藏 0 649
导读:五十年前,一本上奏给日本天皇的奏折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世界各国纷纷派出密探不惜重金去得到它;它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实现其贪婪野心的蓝图,在历史真相面前,部分日本人至今都矢口否认它的存在。打开尘封已久的历史,一本来自日本皇宫的机密文件,里面究竟掩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它又是如何被公诸于世的呢?

五十年前,一本上奏给日本天皇的奏折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世界各国纷纷派出密探不惜重金去得到它;它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实现其贪婪野心的蓝图,在历史真相面前,部分日本人至今都矢口否认它的存在。打开尘封已久的历史,一本来自日本皇宫的机密文件,里面究竟掩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它又是如何被公诸于世的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28年8月的一个夜晚,日本皇宫的皇室书库,一个收藏国家重要机密文件的地方,一个叫蔡智堪的日本人正在这里抄描一份文书。他神色慌张,下笔急促,因为他所抄录的是一份关系到中国的机密文书。这份机密文件就是“田中奏折”。

王俊彦 现代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有的叫田中奏折,有的叫田中秘摺,有的叫田中奏章,其实都是一个东西,都是规定了日本对外侵略的总纲领,总政策。02:12:07

这是1932年在中国翻印的《田中密摺》,它是日本首相田中义一上奏给裕仁天皇的一份侵华的机密文书。它的原名叫《帝国对满蒙积极之根本政策》,后人统称之为田中奏折。长期以来,一提到《田中奏折》,部分日本人就气急败坏,挖空心思否认它的存在,硬说这是“膺品”、“伪物”。那么,《田中奏折》为什么会让日本军国主义者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呢?

张世娥 军事科学院中日关系研究所研究员

因为我们捅到了他的痛处,他最大的一个野心和阴谋忽然一下子被揭(露)到了世人的面前,他能不气急败坏嘛,他能不掩盖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何 理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

它从根本上反映了日本侵略华政策的一个实质和内容,也反映了日本军国主义称霸世界,称霸亚洲这个野心。所以这个事情它不光是涉及到了日本,它涉及到日本和亚洲国家的关系,特别是跟中国的关系。

由于日本独特的岛国环境,因此日本军国主义者认为,要在陆地上发展,首先的目标就是中国。所以《田中奏折》赤裸裸地提出了日本新大陆政策的总策略:“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日本认为要控制亚洲大陆,掌握“满蒙”的权利是“第一大关键”。

何 理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

我们讲满蒙,或者是满蒙地区,实际上是中国的东北,东北三省加上内蒙,甚至包括外蒙的一部分地区。

《田中奏折》蛮横地叫嚣“满蒙并非中国领土。”“东三省是亚洲的一个政治上不完整的地方,日本如欲保护自己的安全,并进而保护他国居民的安全,就必须使用铁血政策。” 日本军国主义者所实行的对满蒙的积极政策就是为了让中国成为日本的“新大陆”。为什么他们惟独对满蒙这块土地如此的情有独钟呢?

张世娥 军事科学院中日关系研究所研究员

满蒙在东北战略地缘中处于中枢地缘,这是一个非常中心的战略地位。

东北,面积近80万平方公里,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矿藏,地上是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的黑土地上盛产大豆、小麦、高粱和水稻。然而,亚洲大陆以东的日本列岛陆地面积小,资源贫乏,要实现日本军国主义者不断膨胀的侵略野心,富饶的中国东北成了他们放眼世界的天堂。《田中奏折》中详细周密地提出了侵略中国满蒙的具体办法。为了得到东北这片富饶的土地,日本必须千方百计取得“满蒙”的土地商租权、铁路建筑权,对外贸易、海运、金融权等;日本人可自由出入“满蒙”;设置日本政治、财政、军事顾问和教官等一系列侵略“满蒙”的殖民政策。

王家淼 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研究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实行殖民政策,最重要就是把日本的移民成为满洲的永住居民,移民政策最厉害,因为你移民到这里来之后,你开发了筑路经商之后,将来有什么变动之后,只要触及到移民的利益,都会遭到移民的反对,所以最狠的一招,最阴的一招就是把日本的大和民族的移民移到东北来。

把东三省作为征服中国的一个资源供给的基地和立足点,再进而征服世界。为了达到其占领中国继而称霸世界的野心,奏折甚至提出不惜与世界为敌。上世纪20年代末,世界和远东形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国打着“门户开放”的旗号,反对日本独占中国,主张在华利益均等,伙同西方列强与日本展开了对华利益的激烈争夺,美国垄断资本不断地试图打开向中国东北投资的大门,让日本明显感觉到了在满蒙潜在的“美国威胁”。同时美国公然反对日本的移民计划,所以日本军国主义者认为将来要占领中国,必先以打倒美国等国际势力为先决条件。加快对“满蒙”的占领,有利于日本对我国东北的经济掠夺,从而为对付假想的敌国做好准备。

何 理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

田中奏折它有一个更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它是从一个世界战略的高度来阐述日本的侵略政策,就是说它是更多的是关注日本怎么样侵略全中国,占领全中国,怎么样称霸亚洲,怎么样称霸世界。

如果早日得到这个奏折,中国也许会提早预见一场血腥的侵略战争,并采取相应的对策。而蔡智堪的这次夜间描摹,更是一场冒险之举。直到1928年,奏折的手抄本才被辗转送到中国,这份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文件却成为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历史案件。

那么,《田中奏折》究竟是如何被透露出来的呢?这要从蔡智堪说起。蔡智堪生于1888年,中国台湾苗栗县人。他的童年正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亲身感受到了受人欺凌的民族不幸。蔡智堪早年在日本经商,开设了蔡丰源商行,从而积累了丰厚的财力。他为人慷慨豪爽,与日本政坛上的重要人物有密切来往,时常对他们捐助金钱,馈赠物品。当时他的身份是日本公民。但是他仍充满着爱祖国爱民族的思想,深切了解到有国才有家的道理。所以一直暗中为祖国做些秘密工作。

王俊彦 现代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曾经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过同盟会的活动,对同盟会议进行了大量的资助,因为他有钱啊,进行了大量的资助,另外在情报上也进行了支持。

蔡智堪表面上从事买卖生意,私底下则是进行情报收集。为了收藏情报,蔡智堪甚至把自家的楼梯栏杆掏空,将从各种渠道获得的情报藏在其中。

王家淼 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研究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蔡智堪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蔡扁,一个叫蔡智堪,而且他年轻的时候可能也特别潇洒,当时叫蔡扁的时候可能穿一身西服,讲日语,叫蔡智堪的时候穿一个普通老百姓服装之后,不穿西服,你以为是两个人。03:07:40

蔡智堪一面利用自己与日本政界人士的良好关系获取情报,一面又以自己的双重身份来掩饰自己。他的一生不像英国007情报员詹姆斯•邦德那样被人崇拜和痴迷,惟一留下的就是与《田中奏折》数不清的争议和纠缠。

几十年后,蔡智堪在1953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详细介绍了自己如何获得《田中奏折》的经过。

《田中奏折》能大白于天下,源于一块地道的中国点心。1928年6月的一天,蔡智堪正与日本友人在私宅饮酒时,接到从中国沈阳寄来的一个邮包。打开一看,竟是一块点心。一位友人十分喜欢中国口味,加上几杯酒后兴致正浓,于是,毫不见外地对蔡智堪提出了一个请求。

王家淼 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研究员

跟他讲,说中国大饼能不能赠给我,完了他说大饼未烹,食有毒,就是没给他。

一块普通的点心,为何让一向豪爽大方的蔡智堪做出如此异常的举动,这块点心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饭后,蔡智堪送走了日本朋友,立即将这个来自沈阳的点心切开,里面居然藏了一张纸条。这张纸条是时任东北保安总司令部秘书主任的王家桢的亲笔手书。王家桢与蔡智堪19世纪20年代末在日本相识,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国志向,而且都在日本读过大学,对于日本有较深的认识,他们无话不谈成为知心好友。后来王家桢成为张学良“东北保安司令部”的外交秘书主任,主要负责日本外交事务。为了收集日本情报,他很快想到了自己的好友蔡智堪。

张世娥 军事科学院中日关系研究所研究员

王家桢跟他说过,说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情报,请你及时的给我提供,这一句话在蔡智堪心里头起了很大的作用,16:26:25

蔡智堪时常利用到东北经商的机会,把从日本获得的情报无偿提供给王家桢。他的行为固然是受了朋友之托,但他更看重的是民族利益,现在辽宁省档案馆资料库的大量史料中就有蔡智堪担任东北情报人员的原始文件,见证了他的报国之举。王家桢也经常通过各种方式秘密托付蔡智堪提供日本的相关情报。所以王家桢这次用点心中暗藏纸条的方式,蔡智堪早有准备。蔡智堪打开纸条,上面写着:“英美方面传说,田中首相奏章,对我颇有利害,宜速图谋人手,用费多少不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张纸条上写的田中首相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田中首相全名叫田中义一,生于1864年。1928年4月日军出兵山东,占领济南后屠杀了中国军民数千人,这就是著名的“济南惨案”。而制造这一惨案的凶手就是当时的日本首相田中义一。田中义一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他一直主张扩大侵华战争。

王俊彦 现代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他1913年做了一篇文章,叫做《滞满所感》,就是他侵略东北的感想,这个感想里面明确的提出,日本把东北看成是日本的生命线,看成是日本对外侵略扩张的根据地。

自1913年以来田中义一就鼓吹:“大陆扩张乃我民族生存的首要条件”,日本政府“必须制定经营满蒙的大方针”;“开发满蒙宝藏”、修筑铁路,实现以“日本海”为中心的国策,充分暴露了他的侵华野心。

这样一位手上沾满了中国人鲜血的侩子手,又是如何一手炮制《田中奏折》的呢?他的这种侵略思想究竟从何而来?

纵观日本的侵略史,《田中奏折》的出现并不偶然。日本军国主义者觊觎邻国的领土由来已久,这是有着深刻的历史积淀的。19世纪中叶,一衣带水的东邻日本发生了划时代的历史事件,那就是明治维新。同时,明治天皇发表《御笔信》,申明天皇政府将“经营四方,安抚亿兆,开拓万里之波涛,布国威于四方”。

张世娥 军事科学院中日关系研究所研究员

什么叫万里波涛,实际上就是日本要统治,要战略,要向全世界扩张,就是这么一个思想。16:05:48

日本明治维新后,随着日本国力增强,其对外扩张的野心也急速膨胀。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潮催生出一批殖民扩张者。日本几乎其所有的政界精英都主张向中国扩张,首先是台湾和朝鲜,然后就是满洲及整个中国。

1890年12月,日本首相山县有朋公开阐述了“利益线论”。所谓利益线,就是同主权线安全紧密相关的区域。山县有朋认为,仅仅防守主权线已经不能够维护国家的独立,必须进而保护利益线,鼓吹必须大力扩军备战。他的这一理论是日本大陆政策发展的新阶段,直接推动了1894年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最大规模的侵略战争——中日甲午战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公岛,昔日甲午战争的故地。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在那场中日海军的生死较量中,北洋水师誓与舰船共存亡的壮烈殉国,只给中国争得几分悲壮,却没能挽回中国人受人欺凌的命运。清政府由于连战连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中国不但割让了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列岛,还赔了日本两亿两的白银。日本凭借从中国获得的巨额赔款,在20世纪初完成了资本主义工业化,成了亚洲的经济强国,日本军国主义者的侵略野心也越发的膨胀起来。我东北(满洲)及全中国自然就是其下一步的吞并对象。

1904年到1905年间,日本和俄国在中国东北进行了一场战争,结果,日本人从俄国人手里夺走了东北南部的殖民权益,得到了长春到大连的铁路控制权。并取得了铁路两侧的“附属地”及保护铁路为名的“驻兵权”。

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田中义一也都亲自参与了。经过这两次关键的侵略战役,军国主义思潮在田中义一的心里更是越发的强烈。

张世娥 军事科学院中日关系研究所研究员

这种思想积淀一直存在,而且他第一步已经完成了,那就是那个时候他已经在中国东北取得了特权,这是第一步,但这一步他认为是远远不够,*他必须把中国东北,满蒙这个地方割距下来,割为他领土,然后以此跳板,进一步的向北,向南扩张,这才是他的整个的战略大图谋,或者说大野心。

一个跨越了几代人的阴谋,从明治天皇到山县有朋再到田中义一,他们所做的不是个人的行为,他们的使命是永久霸占这里的土地,并把它纳入日本的版图。

1927年4月田中义一上台之时,正逢日本国内发生了金融危机,市场萎缩,工业停滞。日本面临着政治、经济的双重危机。这时中国国内正处于北伐战争的战乱时期,革命和反革命进行着较量。在这种契机下,日本为了摆脱国内外困境决心采取对华更强硬政策。

田中义一上台后开始了积极的对华政策。同年6月,田中义一以首相兼外相的身份,在东京主持召开了"东方会议",目的是为商讨“积极的”的侵华政策。伴随着《东方会议》的召开,《田中奏折》也就应运而生了。

何 理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

东方会议顾名思义它就是要解决东方问题,当时你看到参加会议这些人,内阁首相,关东军,这些外交部,都是驻管亚洲,驻管中国问题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家淼 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研究员

根据那个日本外务省的档案记录,东方会议一共开了11天,但是有档案记录的只有5天时间,那么那6天时间是在极秘密的状态下召开的.

这六天的会议究竟为什么秘而不宣,人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六天的会议内容商讨的是赤裸裸的侵略计划。因为在“东方会议”之前,田中义一就“大陆问题解决办法”,他找到自己的心腹,日本的外务次官森恪进行了秘密磋商,希望森恪能制定一个详细的“大陆政策”。森恪是积极的大陆扩张主义者,他很快找到了当时的“中国通”参谋本部的铃木贞一,常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吉田茂共同商议对满蒙的侵略计划。在三人的精心策划下,“新大陆政策方案”出台了。1940年,铃木贞一在《森恪》一书中的谈话,揭露了他们制定满蒙政策的内容:“这个方案,仅就方针而言,是把满蒙从中国本土分割出去,成为另一个地区,使日本的势力进入这块土地、这个地区,并使之成为东方和平的基础。这一点应当成为日本一切内政、外交、军备以及其它所有政务的政策中心。”

王俊彦 现代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当时森恪出主意,他说这个问题太露骨了,太敏感了,如果我提出来的话,不仅日本内阁各个部的大臣会反对,就是日本的元老也通不过,所以必须有一个保护作用,用他们的话说,要进行一个糖衣包裹。

方案出台后,为了给它包裹上一层糖衣,于是“东方会议”成了掩人耳目的最佳方式。有了“东方会议”这层糖衣的包裹,日本提出了明确的侵华方针《对华政策纲领》,公然将中国领土区分为"中国本土和满蒙"。

会上田中义一毫不讳言的说:“万一动乱波及满蒙,治安混乱,我国在该国的特殊地位、权益有受损害之虞时,不问来自何方,将予以防护”。妄图把中国东北分割出去,变为日本的殖民地。

东方会议决定了《满蒙铁路计划》必须迅速实现的方针。决定兴建吉林—会林,长春—大赉,昂昂溪—齐齐哈尔、通辽—开鲁铁路和新丘运煤线。从获得铁路的运营权,到最后获得满蒙的治安权。

这次的"东方会议"加快了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的步伐。会后,田中义一把这次会议的结果,拟订了一份《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的秘密文书,于7月25日上奏给了裕仁天皇,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日本侵华纲领《田中奏折》。

王家淼 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研究员

这个田中奏折实际上是日本阴谋侵略中国的自供状,和发动世界大战的时间表。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呢,欧美、苏联在东方会议召开前后,就已经获悉了就是这个大概的内容,就派出大量的记者云集东京,不惜重金要猎取田中奏折的内容。02:28:04

奏折上赤裸裸地写着“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只要把中国征服了,亚洲其他国家都会害怕日本,臣服日本。”《田中奏折》被视为日本帝国的“百年大计”。它是日本军国主义试图霸占中国的狂妄梦想,赤裸但必须隐秘起来的野心。

蔡智堪知道《田中奏折》是日本的最高机密,绝对不容易拿到。由于自己已经加入日本籍,万一事情败露,肯定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在戒备森严的皇宫,即便是抄下中文译本,也要五六十页,两万字左右。这个007式的经历,他如何能一步步实现呢?明天请继续收看《田中奏折探秘》下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