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二章 君子屯惨案 7

老何 收藏 1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7 自强妈带着王杏和小妹躲在地窖里,就听见村里密集的枪声、杂沓的脚步声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小妹吓得哆嗦着直往娘怀里钻:“娘,我怕!”自强娘紧紧搂着女儿:“别怕!闺女,等你爸回来,把鬼子打跑就没事了!” 过了好半天,村里静了下来。太静了,死一般的静,使人毛骨悚然的静。 王杏掏出手枪,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7

自强妈带着王杏和小妹躲在地窖里,就听见村里密集的枪声、杂沓的脚步声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小妹吓得哆嗦着直往娘怀里钻:“娘,我怕!”自强娘紧紧搂着女儿:“别怕!闺女,等你爸回来,把鬼子打跑就没事了!”

过了好半天,村里静了下来。太静了,死一般的静,使人毛骨悚然的静。

王杏掏出手枪,顺着梯子想上去看看。自强妈问:“你哪来的枪啊?会使吗?”

王杏笑着,不好意思地说:“这是那个汉奸翻译官的枪。以前自强表弟教过我打枪,不过我打得不准,刚才本来想打死个鬼子,也不知道谁碰了我手,一下子就打到汽灯上去了。嘿嘿!看来以后还得跟表弟学学。”

自强妈嘱咐说:“出去眼放欢点,看清楚了!小心没大错!”

王杏“唉”了一声,端着枪推开了地窖盖子,不料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肿得像个冬瓜似的胖脸。王杏见势不好,举枪就打,不想从旁边伸过一只手,一把把枪给夺了过去。王杏的手正在扳机上,那人一夺枪,一下走了火,“啪”地一声,正打在站在房顶上警戒的鬼子兵裆里,把裤子穿了个眼。虽然没打伤那鬼子,却吓了他一跳,晃了晃,大头朝下地从房顶掉了下来,正掉进房檐下的咸菜缸里,砸得咸菜汤乱迸。

王杏定睛一看,是鬼子小队长夺走了枪,正要扑上去,鬼子小队长一枪打在了王杏的胸口上。王杏晃了晃,倒在了血泊里。

鼻青眼肿的李焕璋冲着自强妈喊道:“出……出……出来!不出来老……老……老子开枪了!”说着就往枪套里摸,不料摸了个空,才想起自己的枪被王杏抢了,现在正在鬼子小队长手里拿着呢。于是,满脸堆笑,冲着鬼子小队长一鞠躬:“太君,那枪是我的。请您还给我。”

鬼子小队长骂了声:“巴嘎!土八路用你的枪差点打死了皇军!”左右开弓,在那张肿脸上又添了十道印记。

掉进咸菜缸的鬼子兵带着一身咸菜汤刚爬出大缸,一听差点要了自己命的枪是李焕璋的,趿拉着鞋,顶着一片白菜叶子,身上流着咸水,晃悠过来,一脚就把李焕璋踹倒在地。

李焕璋被王杏在人群中打倒后,护住重要部位,趁乱往路边滚,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脚踩,才爬到墙根底下,不敢起身,捂着头不动。王杏的小褂还蒙在头上,也不敢拿下来,支楞着耳朵听声音。感觉像过了好几年似的,枪声才逐渐停了。刚想把小褂拿开看看情况,就听见有人过来,随即就挨了一脚,听见那人在骂:“八格牙鲁!那边集合去!”

李焕章大喜,忙拿开小褂:“太君,是我!李翻译官啊!”

踢李焕璋的鬼子兵楞了半天,才认出眼前这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肿脑袋是李焕璋,不由哈哈大笑:“李的,你胖了很多啊!”

李焕璋想陪着笑,不料刚一张嘴就觉得脸上撕裂般地疼,笑容立即改成了呲牙咧嘴,给眼前的鬼子兵鞠个躬,捂着腰,一瘸一拐地去找鬼子小队长。

鬼子小队长正在发火。好不容易抓到了三百多百姓,刚才趁乱跑了一多半,算上打死的现在也只剩下一百来口人,气得他指挥着鬼子兵抱柴火要烧房子。

李焕璋过去,鞠一躬,说:“太君,土八路的头叫赵尚礼,前面就是他家。我们是不是去搜查一下?”

鬼子小队长点点头。李焕璋带路来到赵尚礼家门口,一推大门,插着,马上来了精神:“太君!里面有人!”

鬼子小队长一挥手。几个鬼子兵上前,枪托、皮鞋一起上,几下就砸开了门。搜了半天没见人影,鬼子小队长问李焕璋:“你不是说有人吗?怎么看不见?”李焕璋谄笑着说:“太君,准是有地窖!我们去后院看看。”

李焕璋领着鬼子到了后院,略一打量就发现了地窖。鬼子立刻就要掀盖子。李焕璋拦住:“太君,小心有埋伏。在外面等,等没了动静土八路肯定要出来。”然后做了个掐脖子的手势。

鬼子小队长赞许地一举大拇指。

李焕璋立刻变得没有四两重,瘸着跑进屋里给鬼子小队长搬来把椅子,让小队长坐在地窖口等,自己站在一边陪着。

王杏出来时,鬼子已经在地窖口等了有一刻钟。抓住自强妈,李焕璋大喜,告诉鬼子小队长:“太君,这就是土八路头子赵尚礼的老婆!”

鬼子小队长大笑:“李的,你的功劳大大的!”

一句话,美得本来就轻得没四两重的李焕璋立刻又轻了三分,晃晃荡荡地走过去,声色俱厉地说:“尚礼家的,你……你……你家小子干什么去了?”

小妹吓得“哇”一声哭了:“娘,我怕!”

李焕璋喝斥道:“小丫头片子!怕……怕……怕什么?”

小妹胆怯地说:“我怕猪头!”

李焕璋气得直跳脚:“混……混……混蛋!谁……谁……谁是他娘的猪……猪……猪头?”

小妹吓得躲到母亲身后,悄悄地一指李焕璋。

李焕璋更生气,作势要打。鬼子小队长叱道:“巴嘎!”李焕璋立即换了一副笑脸,鞠躬退到一边。

鬼子小队长笑眯眯地上前,从衣兜里拿出一把糖块,对小妹说:“小孩,不要害怕。皇军是好人!”

李焕璋上前翻译:“小孩儿,太君说了,只要你告诉我你哥哥去哪里了,这糖全给你!”

小妹看着鬼子手里的糖,咽了口口水:“俺不知道!”

鬼子小队长还不死心,又近前一步,把糖块塞到小妹手里:“别害怕!皇军找你哥哥,也给他糖吃!”

小妹刚要答话,自强娘一把搂住她:“孩子,你哥没在家!”

小妹的大眼睛忽闪了几下,一把把糖块丢到了鬼子脸上:“鬼子是大坏蛋!”

鬼子小队长大怒,“唰”地抽出战刀:“巴嘎!”正要劈下去,转念一想,本来抓的人就少了很多,再杀人就更少了,把战刀插回刀鞘:“统统带走!”

浑身咸菜汤的鬼子脱了衣服正气呼呼地在屋子里往外拧咸菜汤,听见命令,光着膀子跑出来,一把抢过旁边同伴手里的火把,丢进了堆在房前的柴火堆里。急切间,这小子忘了自己一伙还得从前面房子里出去。一放火,把自己的退路也给断了。

鬼子小队长气急败坏地给了“咸菜汤”俩耳光:“八格牙鲁!谁让你现在就放火?”

“咸菜汤”这才醒悟过来,一看北房下的梯子刚着火,忙跑过去,用手里的湿衣服扑打灭了火,搬到旁边墙头:“队长,从这里撤!”

鬼子小队长第一个上了墙头,一看外面离地面得有两米多高,蹲下身子,贴着院墙出溜了下去。“咸菜汤”用刺刀逼着自强妈抱着小妹也上了墙头。看见外面这么高,小妹吓得闭上了眼。自强妈一咬牙,抱着孩子跳了下去,不想崴了脚,站不起来。鬼子小队长见此情景,就从外面喊了俩鬼子拽起自强妈,拖到十字街集合。小妹在后面哭着跟了过去。

赵家后院的鬼子都上了墙头。李焕璋最后一个来到梯子下面,想爬上去,被踩伤的腿却抬不了那么高,蹭了半天也没蹬上一步,无奈只好央求站在墙头上的鬼子兵:“太君,我的受伤了。求太君下来扶我一把!”

“咸菜汤”在墙头上鄙夷地一笑:“扶你?让高贵的皇军士兵去扶你这个下贱的支那人?妄想!”

李焕璋陪着笑说:“太君,我不是支那人。我是皇军的翻译官!”

“咸菜汤”哈哈大笑:“不是支那人?你以为你戴上了皇军的战斗帽就是皇军了?告诉你,到什么时候你也是下贱的支那人,是皇军的走狗!”说完,指挥鬼子兵们往下跳。见别人都下去了,“咸菜汤”回头又看了李焕璋一眼:“你,有本事就出来,没本事就被火烧死吧!哈哈……”

李焕璋没办法,只好用双手搬起一条腿放到梯子的第一层上,一咬牙,蹬了上去,再想用这办法上第二层时,没找好平衡,一下子又掉回地上。眼见火势越来越大,浓烟漫了过来。李焕璋狗急跳墙,也不知从哪儿来了一股劲,一下子就爬上了墙头,往下出溜时没站稳,“啪”地摔了个狗抢屎。他怕鬼子不顾自己而离去,顾不上全身疼痛,急急忙忙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去追鬼子……

火,从全村的每个角落冒起。浓烟,遮住了偏西的太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