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荣耀 第一卷 第三章 逼近的战争(3)

皮蛋豆腐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URL] 三 蹄声在200米的距离慢下来,来人发现了这支军队,刚好在火绳枪的最大射程之外下了马,手里挥舞着一样东西,慢慢走近。 树木还没长出细枝和叶子,树林里能看得很远。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匹马,马鞍上还拴着另外一匹,小心翼翼地靠近,一边喊:“士兵!不要开火!自己人!”他手中挥舞的,是块亮晶晶的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


蹄声在200米的距离慢下来,来人发现了这支军队,刚好在火绳枪的最大射程之外下了马,手里挥舞着一样东西,慢慢走近。

树木还没长出细枝和叶子,树林里能看得很远。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匹马,马鞍上还拴着另外一匹,小心翼翼地靠近,一边喊:“士兵!不要开火!自己人!”他手中挥舞的,是块亮晶晶的银质令牌。

百总腰刀回鞘,长嘘一口气,擦去额头的冷汗,命令:“收队!”来的只要不是大英明可汗努尔哈赤勇猛的重甲骑兵,就没什么好怕的。

火枪手们在没有认真确认来人的真实身份之前,就纷纷掐灭火绳,各自忙着擦拭刚被弄脏的皮靴和军服,却没人认真照顾武器——如果不封住火门,化雪后潮湿的空气很快就会让粉末状的引火药失效,火枪也就成了废铁。

来人正是准备返回京城的袁崇焕!他皱眉看着这些漂亮而散漫的军人,终于忍住没让训斥的话说出口。

年轻百总检查了他的令牌,轻浮地抛回他怀里,然后傲慢地一挥手,示意他通行。能够拥有兵部银质令牌的,官阶肯定远远大于一个百总,不过在皇家近卫军眼里,似乎袁崇焕这样的人物还不值得尊重。

此时的山海关外,如果碰到化装的侦察骑兵,倒也正常,出现军服整齐的锦衣卫则确实不符合常规。虽然对这支队伍的使命十分好奇,袁崇焕还是很快上马,急驰而去。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打马又跑了50多里,天色渐渐黑了,跨下战马喘着粗气,步伐明显变慢。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进不了关了!袁崇焕下了马,爱惜地拍了浑身大汗的马儿一掌。这应该是一匹大明军队匆忙撤退时丢弃的战马,独自在路边吃草,见到他亲热地凑上来,被他一同带回。不是两匹换乘,这一路也不能这么快。这样的好马都丢了,可见军队后撤时的情景是如何仓皇!

袁崇焕牵马上了路边的小山,一来让马消消汗,吃点干草落叶,二来找个合适的宿营点。

走了一段,天完全黑了,寒气袭人。这样的天气俗语叫“倒春寒”,气温象是重回严冬,白天解冻泥泞的路面冻得梆硬。

从小山望下去,山坳里似乎有一个村庄,黑糊糊没有人声,居民大概全部逃到关内了。

没有月亮,清冷的夜空几点寒星闪烁,平添了几分凄凉。不远处土冈上一座孤零零的小庙,透出红色的火光,给人温暖的感觉。袁崇焕大喜,连忙牵马过去。山海关外最后一夜,终于不再需要露营了!

回到京城,朋友们见他平安从前线返回,自然都十分高兴。袁崇焕把这一路的历险讲给大家,别人都听得津津有味,唯独茅元仪因为不能同去,显得有些郁郁寡欢。

因为有了兵部的职务,可以合法地携带武器。铁锤的娘子做了一只牛皮枪套,袁崇焕把茅元仪送他的双筒钢轮手枪挂在右侧腰间。这枪缩小了扳机护圈并增加了保险,很适合隐蔽携带,这一路上多亏了它的保护。当然 “龙吟”宝刀也有功劳,因此被挂在左侧。

原打算把拣到的那匹战马交公——战马臀部都有所属部队番号的烙印,可是那支部队被完全打散了,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愿意接收,最后袁崇焕只好把它寄养在驿站的马厩里,自己掏草料钱。

这匹马年龄不大,肩高足有1米6,四肢和躯干粗壮,绒毛极长,属于东北女真的品种,虽然短距离冲刺速度不是很快,可负重和耐力远超矮小的蒙古马。它对人类十分亲近,袁崇焕觉得这样有灵性的好马应该有个名字,于是根据烙印上的编号管它叫“165”,同时也有纪念它原先部队的意思。后来一叫“165”,它就亲热地伸过头来,湿热的舌头在人脸上乱舔,看来是默认这个名字了。

现在袁崇焕骑着165,腰间左刀右枪,走在大街上自我感觉很好。茅元仪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不符合文士应有的规范。袁崇焕的回答是:孔子提倡的“六艺”当中的“御”和“射”,不就是现在的骑马打枪?这不但合乎文士的规范,而且简直应该成为最标准的要求。茅元仪气鼓鼓地,找不到话来反驳。

2月28日早晨,袁崇焕正在兵部上班,忽然接到圣旨,皇帝陛下要召见他!

这个召见应该说十分意外,因为按照惯例,他这个级别官员是没有资格的。联想到十几天前莫名其妙的升职,再一次肯定了朝廷里有高级官员暗中帮助的想法。虽然有些疑惑和紧张,兴奋的情绪还是占了上风。办公室里的同事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意思是:这家伙运气也太好了,刚刚升职,又被皇帝陛下接见!

在宫廷礼仪处温习了礼仪,然后进入这个令中国人骄傲的世界上最豪华最宏大的宫殿群。虽然没有被单独接见的经历,但进士考试的时候,袁崇焕进过一次皇宫,可他再一次被这些伟大的建筑震惊了。可以想象,那些到中国朝拜的落后的蛮夷在这里受到的心灵震撼。

穿过重重宫殿,进了朝房,在那里等待陛下的召见。刚进朝房,迎面过来一位官员,微笑着向他打招呼:“袁大人!一向可好?”

袁崇焕一楞,随即认出,眼前这位官员就是春节前在燕京书局相识,后来又一起喝酒的那位中年文士!虽然忘了问人家的名字,可他对《武备志》贴切的评语和实用的建议却让人记忆犹新。再一想,正月十五元宵节晚上,救火的时候给自己递水桶,最后却只露了一个背影的神龙不见首尾的人物,不也正是他吗?

“袁大人,您好!我叫侯询,职务是御史。”见袁崇焕没有反应,侯询依旧文雅地第二次问候。

“喔,侯大人,您,也好!”这个意外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他不是反应机敏的人。

御史官阶不是很高,却是非常重要的职务,因为他们直接对皇帝陛下负责,好的建议或是各级官员的失误,都可以由他们反映上去,甚至陛下本人的过失也可以当面批评。因此御史的选拔也异常严格,担任这个职务的,都是十分有才华而且公认品德高尚的人。

一切的一切,莫名其妙地升职到兵部,皇帝陛下的亲自接见,都有了答案。御史侯询正是朝廷里那个暗中帮助他的神秘人物!

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袁崇焕在这位提携自己的上司面前,反倒尴尬得说不出话来。假如此时旁边有一位官场老手,看到袁崇焕这个样子,一句象样的感谢话竟也没说出口,估计会被气死。侯询笑了笑,也许他中意的正是这种品格的人。

袁崇焕被司礼太监召到大殿上。年轻的皇帝端坐在高高的宝座上,表情里带着几分威严。

“你就是袁崇焕?”17岁少年的声音,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其中的秩嫩。

“正是臣。”袁崇焕磕头回答。

“听侯御史说你很想去前线打仗,打仗总要有策略的,说说你的策略吧。”皇帝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臣……没有策略。”袁崇焕略一迟疑,大声回答。

“没有策略?没有策略如何打仗?”皇帝显然从未听到过这样的回答,因此有些吃惊。

“作战当然需要预先制定策略,但臣以为,只有完全了解了前线的具体状况,才可以制定出相应的策略。而目前臣对前线情况了解很少,还不足以制定策略。”

“不是有那么多兵书么?听说你读了不少,而且你还有一个朋友本身正在写一部兵书,难道那些书上就没有可以借鉴的高明策略?”皇帝的注意力集中过来。

“臣以为,策略没有高明与否之分,只有是否有效之别。历代兵书上固然有很多优秀的战例,可战场情况千差万别,在不了解实际情况的状态下直接拿过来使用,有害无益。”袁崇焕沉着回答。

年轻的皇帝显然听腻了长篇大论,因此反而对他的简短回答很感兴趣:“有意思!说起战争,别人都是一套一套的,却没有一个愿意上前线实践一下。没有任何理论却主动要求去打仗的,只有你一个!按照你的想法,那么多兵法著作都是没用的喽?”

“前辈军事家的著作当然有用,可臣以为,只能领会其精神,不能照搬其策略,否则就是纸上谈兵,对国家有害!”

“好!好!”听到这里,皇帝陛下似乎很开心,脸上露出年轻人特有的灿烂的笑容,并连说了两个“好”字。“袁爱卿,朕这就派你去前线,希望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回来把你的策略说给朕听!你退下吧!”

出了皇宫,袁崇焕刚回到兵部军令司的办公室,圣旨就跟过来了。皇帝陛下任命他为山海关前线监军,官阶正五品,并调拨20万两白银,供他招募雇佣军。

六品的椅子还没坐热,就升了五品了,办公室其他人看他的眼睛都是通红的。等他出门以后,一个坐了30年六品板凳还没升职的老主事恶毒地说:“前线的职位,哼哼!升得快,死得也快!”别人嘴上没说,心里恐怕在不住点头了!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连升两级,确实有招人妒忌的理由。可不管别人怎么看,袁崇焕自己还是很冷静的。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由于自己的才能。第一有侯询御史推荐,第二年轻皇帝欣赏有个性的新人,第三,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在辽东几十万军队溃散,牺牲了大量高级官员的形势下,前线确实找不到多少志愿前往任职的官员了!

欢迎访问俺的论坛,大明火枪手,mhuoqiangshou.uu1001.com,明朝火器的专门论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