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蒋总裁让日本侵华匪首、大战犯岗村宁次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


请大家看看这份判决书:

1949年1月26日,对冈村宁次宣判,判决书如下:

主文

冈村宁次无罪

理由

构成战争犯罪的条件是:在作战期间,犯有恣意屠杀、强奸、抢劫,或阴谋策划违反国际公法,以及支持侵略战争等罪行。此为国际公法及我国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二、第三条所明确规定者。

本案被告于民国33年11月26日接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所有长沙、徐州各会战中日军之暴行,以及酒井隆在港粤,松井石根、谷寿夫等在南京的大屠杀事件等,均系被告到任以前发生之事,与被告无涉(酒井隆、谷寿夫业经本庭判处死刑,先后执行在案)。且当时盟军已在欧洲诺曼底及太平洋塞班岛先后登陆,轴心国即行瓦解,日军陷于孤立。故自被告受命之日,以迄日本投降时止,阅时8月,所有散驻我国各地之日军团斗志消沉,鲜有进展。近日本政府正式宣告投降,该被告乃息戈就范,率百万大军听命纳降。这其所为既无上述之屠杀、强奸、抢劫,或计划阴谋发动,或支持侵略战争等罪行,自不能仅因其身分系敌军总司令官,遂以战罪相绳。至在被告任期内虽驻扎江西莲花、湖南邵阳、浙江永嘉等县日军尚有零星暴行发生,然此由行为人及各该辖区之直接监督长官落合甚九郎、菱田元四郎等负责。该落合甚九郎等业经本庭判处罪刑奉准执行在案。此项散处各地之偶发事件,既不能证明被告有犯意之联络,自亦不能使负共犯之责。综上论述,被告既无触犯战规、或其他违反国际公法之行为。应予谕知无罪,以期平允。

根据以上结论,按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1条第1项、刑事诉讼法第293条第1项,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38年1月26日


岗村宁次被宣判后当时国民党的报道:

南京中央社一月二十六日上海电称:“日本战犯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二十六日由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举行复审后,于十六时由石美瑜庭长宣判无罪。当时庭上空气紧张。冈村肃立聆判后,微露笑容”。

这就是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战犯,匪首岗村宁次所得到的判决。

岗村宁次:1927年任日本陆军步兵第6团团长,是出兵中国山东,制造“五·三”济南惨案的主凶之一。

1932年任日本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参与制造“一.二八”事变,率部侵犯上海。同年,调任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后兼任驻伪满洲国武官。1933年春,关东军侵犯热河、长城,威逼平津,他代表日方迫使国民党当局与之签订了屈辱的《塘沽协定》。1934年起,历任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2部部长、第2师师长、第11集团军司令、军事参议官等职。1941年晋升为上将,任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1944年,先后任侵华日军第6方面军司令和日本侵华派遣军总司令。他在侵华期间,疯狂推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对中国抗日根据地实行“烬灭扫荡”,罪恶滔天。1945年率领侵华日军向中国政府投降。1945年8月,中国八路军延安总部公布了日本侵华战犯的名单,冈村宁次被列为首要战犯。

可是这样一个双手沾满了千千万万中国人鲜血的战争罪犯,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真是骇人听闻!远东国防军事法庭自将他列入首要战犯后,于1946年8月、10月两次发出传票,要中国政府将冈村宁次押送到东京审判,中国许多民间团体都要暗杀他!可冈村宁次在哪里呢?他在南京鼓楼以西金银街4号一座幽静的别墅里写书呢!他先后写出了《***的兵法及对付办法》、《围点打援是共军的作战特点》、《从敌对立场看中国军队》、《以集中兵力对集中兵力歼灭共军》《剿共指南》等书,在给谁写呢?当然是我们的"民族英雄"蒋介石了!

对这个侵华日军的总头目长期逍遥法外且久无音讯,各界舆论纷纷向政府提出质问。起初,国民党政府一直以“此人目前仍任联络部长官,遣返侨、俘工作尚未结束,何时对其拘留审理,当局正在研究中”,“目前在华仍有部分日本军民和征用的技术人员尚未遣返完毕,冈村现仍以联络员身分协助处理未了事宜”等语予以搪塞。但到了1948年3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派人来到南京政府国防部,声称要把冈村带走,因为整个日本战犯的审理工作即将结束,冈村必须在4月份远东军事法庭解散前到庭受审。

48年6月,虽然这时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仍未按原预定时间解散,但国民党当局以“冈村并未参加日本侵华的中央系统组织,其行为仅与在中国战场上发生的事实有关,因此不须送往东京处理”为由,仍决定在国内审判冈村宁次。

8月23日上午9时30分,公审开始。冈村昔日战场上的对手——何应钦、陈诚、汤恩伯等军方领导人,一致的意见是赶紧让冈村获得“自由”,反倒是外交等部的文官们顾虑各方面的影响,认为不能那么便宜了冈村宁次,至少先搁置下来再说。有“福州才子”之誉的石美瑜,也认为不判冈村与舆论上说不过去,自己还会为后人唾骂,他想辞去庭长一职,但未获批准。

对冈村一案的审判,就这样又拖延了下去。刚村自己的回忆录如下:

11月30日,汤恩伯军参谋龙佐良少将来访透露:日前,汤将军面谒蒋总统,力陈冈村、松井太久郎在停战时有功,应令松井立即归国,对冈村应判无罪,蒋大致同意。

后来,汤恩伯自己的回忆录如下:民国37年(即1948年)对冈村宁次大将进行审判时,正值华北局势恶化,共产党对此审判也极为注意。在国防部战犯处理委员会审议本案时,行政院及司法部的代表委员均主张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我从反共的见地出发,主张宣判无罪,并要求主任委员、国防部副部长秦德纯,特别是何应钦部长出席参加审议,结果我的意见获得胜利,并经蒋总统批准。

这样,这个日本侵华日军的最高头目除了象征性的在监狱医院里呆了几天,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更没有被送上断头台!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因冈村被宣判无罪释放一事陡起风波。1月28日,中共中央通过新华社发表声明,向南京方面提出强烈抗议,谴责对冈村宁次的判决,要求重新逮捕他,并以此作为与南京方面进行和平谈判的一项先决条件:

日本战犯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为日本侵华派遣军一切战争罪犯中的主要战争罪犯,今被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战犯军事法庭宣判无罪;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声明:这是不能容许的。中国人民在8年抗日战争中牺牲无数生命财产,幸而战胜,获此战犯,断不能容许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擅自宣判无罪。全国人民、一切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以及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系统中的爱国人士,必须立即起来反对南京反动政府方面此种出卖民族利益,勾结日本法西斯军阀的犯罪行为。我们现在向南京反动政府的先生们提出严重警告:你们必须立即将冈村宁次重新逮捕监禁,不得违误。此事与你们现在要求和我们进行谈判一事,有密切关系。我们认为你们现在的种种作为,是在以虚伪的和平谈判掩护你们重整战备,其中包括勾引日本反动派来华和你们一道屠杀中国人民一项阴谋在内;你们释放风村宁次,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因此,我们决不许可你们这样做。我们有权命令你们重新逮捕冈村宁次,并依照我们将要通知你们的时间地点,由你们负责押送人民解放军。其他日本战争罪犯暂由你们管押,听候处理,一概不得擅自释放或纵令逃逸,违者严惩不贷。

中共中央的声明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得到了国内舆论的广泛赞同。由于此时蒋介石已宣布下野,代总统李宗仁为争取和谈,下令重新逮捕冈村宁次,但淞沪警备司令汤恩伯却将命令扣压不发。

就在新华社广播这项声明的同一天,汤恩伯当晚即派副官来到冈村在上海临时借住的寓所内,通知他于次日晨6时30分之前到战犯监狱集合,与狱中其他在押的日本人同乘美国轮船回国。

美轮“维克斯”号本来预定30日开船,但汤恩伯安排冈村等人提前一天住到船上,因为“彼时在上海市到处都贴出了‘不许把日本战犯运走!’的标语”,再说汤也不敢把李宗仁的命令扣压的时间过长。为防意外,只好让他们提前住到美国人的船上。30日上午10时,“维克斯”号美轮驶离了上海黄浦港。

冈村等战犯回到日本之后,日本当时经济困难,这帮人手里没什么钱,生活十分窘迫!但此时,战犯冈村又找到了发挥余热的舞台!大批的日寇举家搬到了台湾,蒋介石成立了革命实践研究院,冈村等日本战犯被聘为高级教官,成为蒋介石“反攻大陆”的顾问!

冈村多次去台湾讲学、访问,每次都受到国民党当局何应钦、汤恩伯等人的热情接待。后来,有一次何应钦以私人名义赴日活动,受到日本政府的冷淡,冈村闻知后即召集老部下举行欢迎会。冈村致欢迎同时,因为过于激动,竟失声痛哭,何应钦也老泪盈眶。冈村称何是“对日本人了解最深的友人”,称赞何“多年的亲日态度,早为日本国民所周知”。并历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事实,来证实何应钦如何“爱护和友好日本”。对日本政府忘恩负义简慢何应钦,他指责道:“何将军对于日本及日本人深具理解与同情,尤于战争结束时曾经竭力为日本人谋求福利,何将军此次来访,我国政府及国民却未能公开表示谢忱,以酬厚意!尽管我们是一个战败国,仍属遗憾之至!”

1966年9月,冈村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可惜他是寿终正寝,没有上他该上的断头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