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马

太平洋上空的鹰 收藏 0 30

二 马


十五年后,重来老山。老山青翠依然。硝烟尽散。战场无言。烈士也无言。我扑向老山。这是我生命中的山。我将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遗留在此,它常将我唤。主峰大改观,正面二百二十六个台阶,象征着主攻方向牺牲的二百二十六名官兵。侧面八十四个台阶,象征着助攻方向牺牲的八十四名官兵。拾级而上,十五年前那个月黑风高夜轰然涌现:大地发抖。天色血红。炮弹暴雨般泻下。大军似狂飙卷向山头。火光中可见一排排黑影倒下,更密集的黑影嗖嗖向上。最先冲上老山的是副连长张大权,他的肠子被打出来,塞回去继续苦战,直至牺牲。他的雕像今天静静屹立在峰顶,镇南。我们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千座坟茔在沉默中爆发。我听得见烈士们的喊杀声。大家都落泪。我寻找墓碑上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蓦地,我看到了马占福和马玉龙。“二马!”我叫道。

马玉龙和马占福是回民。马玉龙是排长,马占福是战士。我第一次听说他俩的名字是老山作战前几天。我到主攻团采访。政委告诉我:“突击连有‘二马’,两个回回,大马勇敢,是尖刀排排长;小马胆小,是‘夹带人’。”“夹带人”是特有名词,即有问题的官兵,平时重点管教,战时被骨干“夹带”,防止畏缩、投敌或自伤。“夹带人”按比例掌握。各连必须有。本人不知道,上级掌握。我要求去突击连。团政委简约介绍了“二马”情况:马玉龙父母都是“回民支队”的老战士,母亲曾担任过甘肃某县副县长,他自军校毕业。有文化。马占福是西宁农村人,父早亡,家贫,母亲常年在街上要饭。初见马玉龙,就留下极深印象。是个黄昏,我来到突击连驻地。马玉龙正坐在山坡上看两头牛性交。夕阳将群山涂一层血。两头牛简直淋浴在火焰中。它们热烈相爱,不顾人来。一霎间我与公牛眼睛对视。我从那双眼睛中读懂了全部生命的含意。马玉龙托腮,全神贯注。我蓦地有些感动。这像一幅油画。一战士来叫排长,见此情景,连忙把眼捂上,吐口唾沫:“呸,畜牲就是畜牲,大白天乱来!”马玉龙喝道:“马占福,你懂个屁!”于是我也认识了马占福。我采访马玉龙,刚坐定,他要上厕所,我也去。一进厕所,我被惊呆。墙上画着一个硕大的“男根”,足有半人高。挺拔伟岸,傲气十足。线条苍劲有力。像大炮,要把天戳个窟窿。男人的雄风被展示得如此轰轰烈烈,头一遭见。我凝视,渐渐就心酸起来。马玉龙说:“我画的。”

当夜我宿在突击连。晚饭时,马占福把一听罐头放进口袋里,马玉龙发现,命令全排集合,把马占福狠狠剋了一通,随即令他出列。他的裤袋鼓囊囊。马玉龙把罐头掏出,猛掷在地。马玉龙告诉我:马占福不止一次干这事。他家穷。他要把这些东西插攒起来战后带给母亲。马玉龙说:“他是‘夹带人’,觉悟太低。他平日从不吃饱饭,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我娘这么大一口饱饭也没有吃过。”睡觉前,忽闻骚动。我出去。战士们阻止我过去。告我:下午营教导员带一名通讯员来突击连,半路被潜伏的越军特工队大卸八块。现在教导员被肢解的尸体刚抬回。我的心被这酷烈的暴行而发栗。越人古称“南蛮”,着实野蛮如兽。战士们都流泪。马占福率先哭出声来。哭声响成一片。马玉龙拔出手枪,在空场上来回走动。他眼红红的,乱蓬蓬的头发像狮鬃,他也真令我想起笼中躁动不安的狮子。在他的房屋的门上,一群燕子正筑巢,叽叽喳喳叫不停。马玉龙显然被聒噪得烦,抬手就是一枪。树枝纷落。燕子散去。深夜,我梦正酣,忽然一声枪响,是那么近,犹在耳边。我心哐哐剧跳。一声尖叫撕破寂静:“特工队!”屋内顿时陷入可怕的混乱。一个黑影兔子似地冲出门去。急促的脚步声远去。是马占福。大家都起来,方闹清是一场虚惊。哨兵走火。那声尖叫是某战士条件反射。清点人数,独少了马占福。第二天,马占福被友邻部队送回。昨夜他从梦中惊起,一口气狂奔二十里,鞋也末穿,脚板全是血,浑不觉。马占福回排时,马玉龙噼噼啪啪地鼓掌,一脸鄙夷之色。马占福抬不起头。

进攻老山的前一天,我又来突击连。驻地静如坟墓。战士们出出进进,神色肃穆得要死。马玉龙说:“从前天接到作战命令起,全连没一个笑脸!”我颇感慨。我从师团来,师部团部可没这种气氛。团长摩拳擦掌,说:“我的机会来了!”我问这是何意,他答:“打一仗升一级!”副师长平日自诩为中国巴顿,出口更是豪迈:“士兵就是阿拉伯数字!”我与马玉龙相顾,无语。突然,马玉龙站起来:“他妈的,太静了,静得不对劲儿!”他举起一个炮弹壳,猛砸桌子和床。又砸窗户。那些物什哭叫着粉身碎骨。他的举动立即瘟疫般地伟遍全连。所有的战士都开始砸东西,摔暖瓶,扔装具。突击连翻江倒海。端的是狂欢,世纪末的。各种声响震耳欲聋,是一曲交响,关于生命的。团政委也来到突击连,这会儿却躲得远远的。誓师大会后,还有最后两项程序:一、官兵们谁欠有债务,写下来,一旦牺牲,之笔钱由组织代为归还。二、写遗嘱。司务长发下去的借款单,收回来后,无一人写一字。连马占福也没写。我问马玉龙:“这是真实情况吗?”他说:“不是,家里困难的战士多的是,只是大家不乐意欠共产党的钱!”遗嘱多是使用录音机。马玉龙给母亲录的话是:“你曾告我,打仗时不要想娘,一想娘,就不勇敢了。儿一定要当英雄。儿从小就好强。到部队后,领导也一再批评我是个人英雄主义。我认为,个人英雄主义也在英雄主义范畴内。”马占福对着录音机啜泣,断断续续地讲了半小时。他口音重,这我实地听不懂他讲些什么,但我清清楚楚地听见他每讲一句就要喊一句娘。他一共喊了二十六声娘。就在马占福声泪俱下录音的当儿,马玉龙吩咐一班长打响后一定要盯紧马占福。我猛然感到了一种残酷。我的双眼溢满泪水。临行前,喝壮行酒。又是一团死寂。只有马玉龙屋檐下传来燕子的呢喃。它们又在那儿筑巢呢。马玉龙冷冷地望了一会儿,捡起块石头掷过去。覆巢之下,燕子惊飞。

午夜,突击连秘密运动到老山脚下,潜伏。马玉龙命令一班长紧挨着马占福趴在草丛中。凌晨,越军朝这一带打炮。一发炮弹击中马占福的隐蔽处。马占福负重伤。在敌人鼻尖下潜伏谁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马占福痛极了,把一颗手榴弹塞进嘴巴里,死死咬住。他像石头,纹丝不动。他流了那么多血,把趴在周围的战士衣服都浸湿了。发起冲锋时,马玉龙第一个跳起来,命令一班长:“带着马占福,上!”马占福仍一动不动。一班长拎他的背带,哎呀,这样轻。马占福竟整个儿被拎起来了,原来他下半身被齐斩斩地切断。他早已牺牲多时了。马玉龙率尖刀排直插主峰。战斗悲壮到了极点。马玉龙在越军一处秘密掩体前被机枪打断了双腿。全连被火力压制。马玉龙昂起血糊淋漓的头颅,艰难地向掩体爬去。连长惊觉他要干什么,高叫:“一排长不要这样!”马玉龙在向掩体机枪口扑过去的那一瞬间还来得及回了一下头,向连长灿烂地一笑。这笑容像一道阳光,劈开了南中国的黑暗。直到今天这阳光依然灿烂。马玉龙身上被机枪没穿了一百七十个窟窿。战斗结束后,马占福的遗体被抬下来,战士们想取出他嘴里的手榴弹,却怎么也取不出。他咬的是那样紧,以至于它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了。按民族风俗,回民是要土葬的,但马占福的遗体太惨烈,只能火化。火葬场拒绝火化,因为手榴弹会在火中爆炸,无奈,用手术九切开嘴唇,才取出来。当战士把这枚染血的手榴弹放在我手中时,我突然感到一阵揪心裂肺的痛。我看见手榴弹钢铁的弹体上清晰地印着一排牙印。马占福是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才死去的呀。这个总也吃不饱饭的回回是从哪儿来的这么惊人的令人恐怖的力量呢?马玉龙的遗体被抬到他住的屋前。战士们为他换衣。小心翼翼地替他擦拭身体。他的无神的眼睛一直凝视着灰暗的天空。我站在旁边,不忍睹。燕子又一次在屋檐下筑巢。燕雀不谙人间事,欢叫如常。战士用竹竿把刚筑好的窝捅下来。噫!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只燕子箭一般地从空中俯冲下来,猛撞在屋檐上,发出“碰”的一声响,头溅血,死亡。大家尚惊愕,又有两只燕子用同样的方式撞向大门,俱死。我恍然,燕子三次筑巢不成,以自杀抗争。燕子的悲哀有谁知?人的悲哀又有谁知。最壮观的情景出现了。不知从何方飞来一群燕,在死去的燕子尸体上盘旋,当然也在马玉龙的尸体下盘旋。是那么多,快不见天了。叫声凄越哀惋。羽毛在空中飘浮,洒向人间都是泪呵。

部队给烈士家属拍了电报。马玉龙的母亲和未婚妻赶来了。她们到医院冷藏间看望亲人的遗体。白被单轻轻揭开,烈士面容如生。未婚妻嘤嘤哭泣。马玉龙母亲一滴泪未掉,突然扬起胳膊,“啪”地扇了儿子一个响亮的耳光,大声说:“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不是说好了你为我送终么?你怎么坪到我前面去了啊!”随即晕厥过去。我被深深地撼动了。这个回族老太太孱弱的身躯中蕴藏奋斗目标怎样坚强的精神力量呵。当晚,她命未过门的儿媳妇重新找人。好姑娘,也是不屈的种儿,一句话不说,端起一盆清水,泼在地上,随即扑进母亲怀中大哭。我明白,这是回族风俗,暗喻:女子嫁人犹如泼出去的水,再难收了。马占福的母亲由于在西宁街头要饭,一时难寻,便派两名干部携带马占福的骨灰盒前往西宁。一日,经人指点,他们见到了马占福的母亲。他们的心被揪紧了。这竟是烈士的母亲:衣衫破烂不遮体。花的头发像草窝。端一只碗,颤微微沿街讨饭。衣冠楚楚的人们也是身边过,无一理睬。干部抱着骨灰盒一边落泪一边在心里说:“大娘,占福来看你了。”马占福叫了二十六娘的录音带就在口袋里装着。干部几大放悲声,逃似地跑掉。他们终不忍把噩耗告诉老人。于是,马占福的骨灰一部分葬在了麻栗坡,一部分静静地呆在华山脚下,他的团队里。老人是1994年去世的。十年中,她天天盼儿子的信,总盼不到。临终那一天,她嘱咐村里的人,如果儿子来信了,要代送到她墓里。

我冲动地想完成此事。我来到“二马”的团队。团政委已是师政委。我把我写的关于“二马”文章给他看,看毕,他叹口气,说:“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了,你也许不知道,马玉龙也是‘夹带人’,归营里掌握。”我的血流凝固了。他接着说,语调沉痛:“这种遗憾,你永远弥补不了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