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给肥安戴绿帽

正红旗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URL] 二娃取过蒲团旁边的那布袋子,看了看里面,只有几根香,刚才空尘子将那半截香掐灭了揣在怀里,看来这香很难制作,所以空尘子在这么在意。把他一把火烧了,二娃从空尘子怀里摸那小半截香,摸到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拿出来一看,却是刚才空尘子要拿来和自己换法术的那什么“月光宝盒”,他这么珍重,一定是什么宝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二娃取过蒲团旁边的那布袋子,看了看里面,只有几根香,刚才空尘子将那半截香掐灭了揣在怀里,看来这香很难制作,所以空尘子在这么在意。把他一把火烧了,二娃从空尘子怀里摸那小半截香,摸到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拿出来一看,却是刚才空尘子要拿来和自己换法术的那什么“月光宝盒”,他这么珍重,一定是什么宝贝,来不及细看,揣进怀里。


又伸手摸到那小半截香,拿出来放进香袋,然后将香袋放在桌子上,找来了一些书籍字画和衣服等引火物,堆在桌子下面,晃火机就要点,忽然心中一动,这香要是点燃了,那自己不就中毒了嘛,真是笨得可以。


看来不能烧,得想别的办法。将那香袋放在地上,将里面的香搓碎,然后从桌子上拿了一块写书法画画用的镇石,将袋子里面的香砸碎,起身来到门边,轻轻推开门观察,想找个地方把这香埋了。


这外面是一个小花园,院子里有一个小池塘,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二娃猫着腰来到池塘边,抓了几把烂泥塞进袋子里,将香和烂泥混合好之后,将烂泥分成小块,扔进了池塘,最后把香袋子里装上石头,也扔进了池塘,这才放心回到房间。


现在不能穿梭时空,要去杀那死胖子几乎不可能,只能先回去,可这里面到处是卫兵,走不了几步就会被发现,而且看样子这猪圈还挺大,路也不熟,怎么平安离开安禄山这猪圈呢?最好的办法就是乔装打扮混出去,打扮成谁呢?二娃看了看地上空尘子的尸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自己当初穿梭时空出错的时候,不就变成了空尘子的老爹,那个青春永驻的老道吗?他们爷俩很象,如果能假装空尘子,那就能顺利地离开了,还可以混到安禄山身边,一枪毙了他。


怎么变呢?那溶洞上写的字最后两句是“逆念符咒,转换容颜”说不定,逆念符咒,又能变回去,试试看。二娃逆念符咒,暗灰色五彩的光环应声而起,黑了又亮,果然觉得身材有了变化,找了面铜镜一看,又变成了以前变化过的那英俊的帅哥模样,找了一件空尘子的道袍穿上,再一照镜子,和空尘子没有什么两样。就不知道能不能变回来。二娃又逆念了一遍符咒,果然,又变成了二娃自己的样子。太棒了!


老子变成这样子,混进去刺杀安禄山去!


二娃拿起自己的双股叉,分解成两截,找了块布包好,斜斜地背在背上。然后从屋子里找了一把长剑,将空尘子的尸首砍得稀烂,点燃了火火苗,手提宝剑离开了房子。


不一会。火就烧上了房,二娃在门口大叫:“火烛啦!快救火啊!”附近巡逻的卫兵纷纷冲了进了,一见火势凶猛,也乱了起来,但也有训练有素的卫兵跑开去拿了救火的家伙和水了。


二娃变成了空尘子的模佯,那些卫兵根本就不怀疑,二娃指手划脚指挥了一会救火,然后趁乱离开了院子。


安禄山的郡王府实在是太大了,二娃对郡王府也不熟悉,转了半天,见到都是那些郡王府里的卫兵和奴仆乱哄哄的赶去救火,心想:那个肥安肯定怕死,不敢出来了,要就是躲在他的房间,一般大房子就是了,看见进去就应该可以找到那个肥安了。二娃杀肥安心切,走了一会见到郡王府后面有座很大的院子,里面的房子也很大,还亮着灯,隐约看见有人影,但没卫兵守卫。


二娃进院子,听到房间里传出了几声女人的惊慌的说话声。二娃推开房门进去一看,就见几个女人在那里惊慌的互相掺扶在一起,看到一个颇有姿色的夫人,衣着零乱,显然是刚刚起床,正惊慌地询问怎么回事。


见二娃进来,几个奴婢大惊,那夫人更是吓得花容失色,连忙用手遮掩裸露的胸脯。


一个婢女挡在夫人面前,指着二娃道:“道长,你怎么闯进夫人的寝室来了!还不快快退出!”


杨二娃一听,原来是肥安的老婆啊:“安禄山那死肥猪在哪里?”


“大胆!空尘子你反了!竟敢对老爷不敬!”那奴婢喝道。


看来,自己变成空尘子一点都没露出破绽,二娃见安禄山的老婆头发零乱的样子,衣不遮体,颇有些心动:“你这骚娘们还有点姿色嘛,安禄山那肥猪还有点艳福,你老老实实带我去找安禄山,否则的话,嘿嘿嘿。”看着那夫人一副色咪咪的样子。


一个侍女见状,向房门口跑去,一边大叫:“来人……!”只说了两个字,二娃手起一剑,刺进了那侍女的胸膛。


其他几个侍女吓得想要尖叫,还算反应快,赶紧捂住嘴,恐怖地盯着二娃。


“对头!这样才乖嘛,好好地不要叫,不然我的剑可不是吃素的!”二娃笑眯眯走到安禄山老婆身前,“现在能带我去了吗?”


那安夫人早已经吓得全身发抖,“老爷他……他说可能会有人来行刺他,让卫兵重重守卫在他书房,还布置了许多机关。”


二娃心中一凛,想起空臣子说的,在安禄山书房四周布置了那七绝闭门香,如果自己贸然前去,恐怕还没有进房间就被那香熏倒了,这肥猪防备太严,看来,今晚不是杀他的时机,还是等以后吧。


那夫人见二娃脸上阴晴不定,不知在打什么主意,看见地上侍女血淋淋的尸体,不由问道:“王爷平素待你不薄,你怎么能作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呢?”


二娃本来准备走,听她这样说,嘿嘿一笑:“禽兽不如?你说我禽兽不如?那好!我就让你看看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禽兽不如!”说罢,伸左手抓住安禄山老婆胸前的衣襟,嗤的一声,撕了下了,雪白的乳房象两只无处躲藏的小白兔,在胸前蹦蹦跳跳。


“啊~!”安禄山老婆惊叫一声,连忙双手护住胸前,转身要逃。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二娃已经转到后面,挡住了她的去路,一柄长剑指向胸膛,剑尖上鲜血嘀嘀嗒嗒往下滴落。


那几个侍女吓得坐在地上搂在一起,逃也不敢,叫也不敢,二娃赞许地点点头:“乖乖坐在那里,我就不杀你们。”


二娃将宝剑架在安禄山老婆的脖子上:“你想不想死?”


安禄山老婆赶紧摇头,一张粉脸吓得煞白。


二娃见她杏脸桃腮,体态丰腴,胯中软物凭空撑起,硬挺热烫,将宝剑嗤的一声插在一张桌子上,狞笑着抓住这夫人的衣衫,几下子就将她剥了个精光,将她双手反在身后,用布条捆住。


安禄山的老婆轻声哭泣着求饶,二娃没有半点怜惜,用她的亵衣塞进她嘴里,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按在桌子上,脱光自己的衣服,从后面强行进入。


安禄山的老婆嘴里塞着亵衣,呜呜的呻吟着。二娃抓住她的头发,毫不怜香惜玉地摧残着她。


那柄长剑就插在安禄山老婆的面前,她恐怖地扭动着身子挣扎着。


啪~啪~!二娃在她丰满的臀部打了几巴掌:“妈的别乱动!否则老子宰了你!”伸手到她胸前,抓住他下垂的双乳,使劲揉捏着。她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低沉的叫声。


那几个侍女见这道士竟然当着她们的面强奸安夫人,又惊又羞又急,相互搂着不敢看。


二娃身处险地,也不敢恋战,匆匆结束了战斗,将安禄山的老婆一拨拉摔在地上,拣起衣服穿好,背上自己的双股叉包裹,拔出那柄长剑,走到安禄山老婆旁边蹲下,摸了摸她的脸:“你的身体还真不错,你知道老子为什么要强奸你吗?”


安禄山老婆反绑着双手侧身赤裸裸躺在地上,嘴里呜呜了两声,泪汪汪看着二娃。二娃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夫人,你老公安禄山才真正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他勾搭我的马子,给老子戴绿帽子,你说说,这个仇老子应不应该报?”


二娃说的是安禄山与杨贵妃勾搭成奸,安禄山的老婆却误以为自己的老公污辱了这道人的老婆,这道人才报复,不由得又是心伤又是惭愧,落下了眼泪。


“好了,你是无辜的,老子不杀你。”二娃拍了拍安禄山老婆赤裸裸的香肩,“奉劝夫人一句,趁早离开安禄山这肥猪,不然,你可没什么好下场,记住我的话了吗?”


安禄山的老婆点点头,感激地看着二娃。


二娃走到那几个侍女身前,随手抓起一个:“带我出郡王府。”手提长剑在那侍女面前一抖,“老实一点,否则,老子在你背后捅个透明窟窿!”


那侍女吓得一哆嗦,连说不敢。


在这侍女的带领下,又改变了相貌,沿途卫兵也不敢盘问,二娃很顺利离开了安郡王府。


挟持着那侍女来到一个僻静的街角,一掌将那侍女击昏,然后逆念咒语,恢复了二娃自己的相貌,将那宝剑扔了,匆匆回到了杨爵爷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