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二娃很郁闷,穿梭时空回到了唐朝家中。


阴沉着脸推门出来,兰儿和念奴见爵爷情绪不好,不敢多问,吩咐开饭。发财梦破灭了,二娃心情很不好,也就没什么胃口,本来不想吃,看二女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神情,也就不好拒绝,只得坐下吃饭。


既然不能把钱财带回去,还是先不买缝纫机械了,在古代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反正也带不回去。


不想这件事情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那个道士的来历,他怎么知道自己会穿梭时空,这道士说不定与发明穿梭时空药丸的老道有关联。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找机会宰了安禄山那口肥猪,报这一箭之仇,也为民除害。


可惜自己的双股叉被洪水冲走了,否则,远远一枪,就可以崩了安禄山那肥猪的脑袋,哪用得着拚斗!


那杆双股叉被洪水冲击的淤泥满在了地下,就算是挖出来,恐怕也生锈不能用了。干脆回去找小胖子再作一杆,或者买支黑枪,昨晚上老子要是有支微冲,还怕那些什么忍者吗?一梭子全部撩倒!对,找小胖子去。


二娃匆匆吃完饭,借故运功疗伤,把自己关在了寝室里间。念动咒语回到现代成都家中。


打小胖子的电话,关机了,这么早就睡觉了吗,这小子,直接去找他去。二娃打的来到小胖子家,敲了半天门,小胖子没出来,旁边同一单元对门的邻居开门出来:“小伙子!你找谁啊?”


“小胖子不在家吗?”二娃问。


“他啊,前几天被公安局的抓走了!”


“啊?为什么?”二娃大吃一惊。


“听说,是犯了什么非法生产警用装备罪,来了好多公安呢。”


我早就劝他不要捣弄这玩意,现在进去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呐!现在怎么办?这小子进去了,朋友一场,还是去看看他。这罪也不重,最多三年就出来了,再说他只是小打小闹,说不定判个缓刑也未可知。


现在天色已晚,去看守所探望是不行的了,先回去再说。二娃回到唐朝,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大早,二娃穿梭时空来到现代,买了一大包吃的用的,打的来到了看守所,一打听,小胖子果然被关在里面。二娃申请会见,看守所干警告诉他,小胖子的案件正在审理当中,属于未决犯,按规定不能会见。东西经过检查之后,可以转送给他。二娃无奈,将东西交给干警转送,又写了个纸条让干警转给小胖,说自己来看他了。


二娃沮丧地回到了唐朝家中,小胖进去了,这重新作一支双股叉的计划也就泡汤了,让别人作,不是熟人,谁敢惹这个麻烦。


还是去找找那支被埋的双股叉吧,先挖出来看看还能不能用。


二娃叫念奴找一把锄头给自己。念奴很奇怪,爵爷疗伤要锄头干什么,爵爷不说,她也不好问。


找来锄头,二娃关好房门,念动咒语:“到我的双股叉所在的地方!”五彩光环中,二娃穿梭时空来到了金沙江畔那悬崖之下。


抬头看看天,太阳明晃晃的好刺眼。


在手心里吐了一口吐沫,“太阳当头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的一声学校不见了……”二娃哼着胡编恶搞的儿歌,冒着烈日,开始挖地。


挖了半天,累得死去活来,才挖了半人深,除了一些被那场洪水淹死的吐蕃将士的骨头架子和刀枪之类的东西外,那双股叉一点影子也没看见。


太阳晒得二娃脊背冒油,累得都快瘫了,二娃扔掉锄头,爬出土坑,四脚朝天,仰面躺在草地上,呼呼喘着粗气:“不挖了!太累了,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阳光好刺眼,二娃眯着眼睛,大口喘息着。忽然发现,悬崖上有个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什么东东?二娃用手掌挡住光线,仔细分辨,象什么金属在阳光下发出的反光。


二娃一屁股坐了起来,又仔细看了看,还是看不清楚。


左右无事,上去瞧瞧,也许是什么好宝贝呢。二娃顺着悬崖往上爬。喝了那神泉,二娃身轻体健,那悬崖虽然陡峭,还是有许多凸凹之处,二娃没费太大劲,就爬到了那亮闪闪的地方。


那闪光处是一个小山洞口。二娃爬到那里,定了定神,仔细一看,一声惊呼,身体一晃,差点从悬崖上掉下来——小山洞里的东西,竟然就是自己那杆双股叉,那闪闪发光的,就是露出洞口的双股叉上的刺刀!


这双股叉怎么跑到了悬崖上面?二娃随即想通了,当时那洪水水量很大,自己被大树撞昏迷之后,那双股叉脱手,被洪水冲到了这小山洞里,等洪水消退之后,双股叉就留在了悬崖上了。


自己上次穿梭时空来找双股叉的时候,由于那悬崖上无法立足,自然就把自己送到了悬崖下,所以自己当时只想到这双股叉可能被淤泥埋在地下了,没想到却是被洪水冲到了上面的山洞里!


二娃又惊又喜,一只手抓紧了悬崖峭壁,另一只手拖出那杆双股叉,扔到下面的草地上,然后慢慢爬下悬崖。


拿起那敢双股叉,仔细端详,这高强度碳纤维抗腐蚀能力很强,外表没有生锈,现在担心的是里面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的枪膛会不会生效。


拨开装弹口,仔细看了看,没有生锈的迹象,旋动叉上的红缨,咔哒一声,一颗子弹跳出了退弹口,从退弹口仔细看看枪膛,也没有生锈的迹象,再看看枪口,仍然闪着瓦蓝色的光茫。二娃心中狂喜,看来,这枪没有坏。


二娃对准不远处一块小石头,按动了扳机按纽,砰!一声巨响,一枪正中那石头,将那石头打得粉碎,石屑四处飞扬。


二娃举起双股叉,仰天大笑,终于找到自己这宝贝双股叉了!


只是这电棍的电早已经耗光了,得想办法充电。


先穿梭时空回到现代,买了一个六百瓦功率的小型发电机。这发电机只有一个啤酒箱子大小,再买了一大桶汽油,拿着双股叉回到了唐朝家中。


将发电机灌满汽油,拉动牵引绳将发电机发动,然后将电棍插在发电机引出的插座上开始充电。


一切搞定!二娃很高兴,打开门,哈哈大笑走了出来。兰儿和念奴迎上来,爵爷昨晚还阴沉的脸,今天上午就展颜欢笑,肯定是运功疗伤有了明显进展了,也都很高兴。


听到屋里有轻微的嗡嗡声,兰儿问:“爵爷,房间里什么东西在叫呢?”


“呵呵呵,是我用五鬼运财术偷来的东西,你们别乱动,那玩意平时脾气好得很,一旦嗡嗡叫的时候,是会咬人的。”


念奴很好奇:“是小狗子吗?”


二娃摇摇头:“是个铁家伙,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但不能乱摸,否则被咬到了可就麻烦了。”


兰儿和念奴点点头,轻手轻脚走了进去,果然见到一个四四方方的铁家伙,在地上嗡嗡叫。兰儿道:“这铁家伙模样好可爱,还长了个细细的小尾巴,真好玩!”


“别看他傻傻的样子,嗡嗡叫的时候脾气很大,尤其是那条尾巴,你们千万不能碰,否则真的会有危险的!”得先警告她们,可不能让这两个宝贝心肝给电到了。


兰儿、念奴见二娃说得郑重,都点点头。


二娃躺在客厅大椅子上休息,先轻松一下再说,刚才挖地累死了。


兰儿端上清茶和果盘,二女乖巧地依偎在二娃身边,念奴剥了一颗龙眼塞进二娃的嘴里:“爵爷,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是不是你的伤大好了?”二娃一边嚼着甜甜的龙眼,一边搂住念奴的肩膀,“你们爵爷命大得很,死不了的,那该死的安禄山却不活不过今晚了!哈哈哈!”


兰儿道:“听说他受伤不重,只是耳朵被割掉了,应该不会死吧。”


“耳朵都没有了,命也就快没有了,你们等着瞧吧!过了今天,他就再也跳不成肥猪舞了,再也不能勾搭杨贵妃了!哈哈哈。”


说到杨贵妃,二女不敢应声,只是呵呵陪笑。


念奴道:“爵爷,你运功疗伤这段时间,郭子仪大人来看过你几次,听说你在运功疗伤,没敢打扰就回去了。”


“哦?快去请他来,我要和他好好喝几杯酒,这两天光顾疗伤,没空招呼他。”


念奴答应了一声,亲自去请郭子仪。


不一会,郭子仪来了。二娃吩咐设宴,和郭子仪边喝边聊。郭子仪见爵爷一点都没有大官的架子,平易近人,对自己很是看重,不由得心中升起一种千里马遇到伯乐的感觉。


两人聊了一些领兵的心得。二娃诚心向郭子仪询问了一些文韬武略,郭子仪是武状元出身,可唐朝虽然对军功很注重,但在科举上对武状元却不怎么看重,因此,郭子仪一直郁郁不得志。现在见爵爷不耻下问,很是感动,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两人边喝边聊,兰儿和念奴在一旁相陪,一直聊到了天黑,郭子仪才告辞回去休息。


二娃摩拳擦掌,准备再次开展穿梭时空的刺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