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 安禄山道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兵刃?”二娃一愣,随即笑道:“对,是兵刃!这上面镶满了硬梆梆的宝石,砸在脑袋上肯定要起个大包,比秦叔宝的熟铜锏可要厉害!”又想了想,“不过皇上,用这么好的宝贝打架,太浪费了吧!”


“什么熟铜锏!你看好了……”李隆基手握住系扣一端,一摁按钮,那软软的腰带啪的一声挺得笔直,从前端弹出二尺来长的剑峰,闪着瘆人的寒光。


李隆基一抖长剑:“这里面藏着一柄缅铁打造的百练精钢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紧急的时候可以作武器。你替朕出生入死,镇守边关,这剑就送你防身吧。”一摁按钮,那剑刃嗤的一声缩进了腰带之中。


二娃大喜,叩头谢过之后,接了过来,拿到手里感觉了一下,轻重刚好,外表上看,只是一根镶满珠宝的华丽腰带,握在手里软软的,根本不像藏有什么宝剑。


小心将腰带系在腰上,用手拍了拍: “皇上,这玩意不会自己弹出来割伤了微臣的腰吧?”


“呵呵,放心好了,这腰带本身就是刀鞘,是用紫金编结而成,外面再用紫金线镂空装饰,镶上珠宝,系扣一端藏了精制的机关,作腰带系在腰上时,是碰不到那按钮的,剑刃自然就不会自己弹出来。”


二娃连连称奇,解下腰带,学着皇上刚才的样子一按按钮,那腰带又是啪的一声挺得笔直,从前端弹出剑刃,二娃舞了两个剑花,非常顺手。这剑刃笔直,与普通长剑没有什么两样,腰带部分是剑柄,这样,整个剑的长度要比普通长剑长出一截。


二娃非常喜欢,这玩意真好,系在腰上又不嫌累赘,紧要关头有这长剑,那可是救命的宝贝啊。又谢了皇恩,将腰带系好。


杨贵妃的几个姐姐在比赛斗富的时候,杨国忠也出了大厅,一直站在李隆基身后微笑着观看,此时插话说道:“皇上,外面风大,请移驾大厅说话吧。”


李隆基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大厅,其余人也随着进了大厅。


皇上和贵妃当中首席就座,二娃坐次席,虢国夫人坐主席,其余依次落座。


这次是家宴,所以没请王公大臣,各自落座之后,酒宴摆上。


正要举杯畅饮,忽听门房通报说,安禄山拜见。


二娃一听,脸当时就吊了下来。李隆基看着二娃:“是我叫他来的,杨爱卿,你和安儿都是我依仗的大臣,一定要搞好关系,切不可心生隔阂,误了国家大事!”


二娃无奈,只好点头答应。


不一会,一阵“呵呵呵呵”的笑声传来,如同狼嚎,又象夜猫子叫,随即,安禄山那肥硕的身躯出现在了门口。


进到大厅,看见皇上李隆基和杨贵妃,快步走上前跪倒磕头:“儿臣参见父皇、母后,恭祝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恭祝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连磕了三个响头。


杨贵妃眉开眼笑:“孩儿不必多礼!快快起来,坐到我身边来!”


安禄山又磕了几个头,这才站起来走到杨贵妃身边紧挨着坐下。


二娃见他和杨贵妃果然如此亲热,气得脑袋冒烟:你这死肥猪敢抢老子的马子,老子和你拚了!不过,回头想想,好像不对,自己来唐朝之前,这肥猪就已经和杨贵妃有一腿,好像是自己抢了这肥猪的马子才对。


不过不管!反正老子看上的妞,你这肥猪趁早靠边站,不然叫你龟儿子好看!


二娃正在狠狠地想心事,李隆基道:“安儿,今天是虢国夫人给剑南节度使杨爱卿摆家宴接风,你和杨爱卿有些误会,朕想借此机会化解你二人的这个误会,你们都是朕的爱将,要精诚团结才是!”


安禄山连连称是,端起一杯酒,笑呵呵走到二娃身前:“杨爵爷,我安禄山是个粗人,没读过什么书。”


顿了顿,又续道,“今天上午在朝廷上,安某说话不当,得罪了杨爵爷,散朝之后,我多方得知,原来杨爵爷为国家立了许多功劳,我安某真是有眼无珠,还望杨爵爷大人大量,原谅安某的粗鲁,安某这里给您赔罪了!”


说罢,安禄山深深一揖。


安禄山这番话说得十分诚恳,直把二娃弄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死胖子怎么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自己又赔礼又道歉,看他这样子又不大像作假,莫非他想真的与自己和好?


二娃疑惑地转头看了看杨国忠,杨国忠也是一头雾水,上午朝廷上二娃说安禄山的老妈是妓女,闹得双方简直势同水火,还差点动了拳头,怎么到了晚上,这安禄山就变成了另一个人?莫非,他想拉拢二娃,分化杨国忠和二娃两人的联盟,好各个击破?


安禄山端着酒杯又是深深一揖:“杨爵爷,你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如果能原谅安某,就请喝了这杯酒,如何?”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安禄山一直在赔罪,二娃有心和他破脸,可也是老虎吃王八——无处下嘴,只得也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假意笑了笑:“郡王客气了!”


皇上李隆基两人和好,哈哈大笑:“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安儿!杨爱卿,你们两和好,那是我大唐的福气啊!来来来!大家举杯,赔他二人痛饮一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皇上都这么说了,二娃虽然心里一万个不乐意,可这酒捏着鼻子只怕也得喝下去。


二娃和安禄山相视一笑,一仰脖子喝了这杯酒。


安禄山又道:“为了表示谢罪的诚意,安某准备了一点小礼物,给杨爵爷赔罪,望请笑纳!”


身后几个仆人捧着几个礼盒走上来,安禄山打开礼盒,里面盛满了珍珠玛瑙、金银珠宝、各种项链首饰,满满几大盒。


二娃此刻也有点见钱眼开了,心想,不管你有什么鬼主意,老子先把这些珠宝收下来再说,但面子上还是假意推辞:“郡王如此厚礼,在下如何敢当啊!”


推辞了几下,才让兰儿收下,叫仆人先送回家。


安禄山又敬了二娃一杯酒,转头向杨贵妃说道:“母后,儿臣想为爵爷跳一支胡舞谢罪,可好?”


杨贵妃最喜欢的就是安禄山跳的胡舞,当下拍手叫好。


下厢的乐队奏起了胡乐,安禄山连饮几杯,抖擞着那一身肥肉,步伐轻盈跳将起来。


虽然这安禄山体重三百余斤,可跳起舞了,如插花塞柳一般,节奏分明,一双小迷缝眼使劲向杨贵妃放电,把个杨贵妃逗得格格娇笑不已。


二娃肚子里又是一阵倒味,不过还别说,安禄山的这胡舞还跳得真有味道,难怪杨贵妃喜欢,二娃心想。


一曲舞毕,安禄山又给二娃敬了一杯酒,然后才回到杨贵妃身边坐下。


虢国夫人喝得有些醉了,端了杯酒过来,依在二娃身边:“爵爷,你今天送了我们姐妹这么好的几面宝镜,我得好好谢谢你,先敬你三杯!”众人拍手叫好。


三杯酒下肚,这虢国夫人仿佛有些不胜酒力,半个身子都依偎在了二娃身上,一双玉手轻轻抚摸二娃胸膛,媚眼如丝:“爵爷这里是不是藏得有匹骏马,要不怎么放荡不羁,怦怦乱跳?”


美女依怀,软玉温香,二娃喜不自禁:“看见夫人娇艳如花,在下怎能不心花怒放,狂跳不已呢。”


“嘻嘻嘻……”虢国夫人娇笑,兰花指一点二娃的额头,“瞧你那色迷迷的样子,那你说说,是我美呢还是贵妃美?”


二娃一只手搂住虢国夫人纤纤细腰,听她这话中有话,闻得她身上如麝似兰的香味,早已经有些把持不住,借着衣裙的遮掩,在她柔软的倩腰和弹性十足的丰臀上轻轻抚摸。


虢国夫人格格一声娇笑:“爵爷,你真不老实……不要嘛……”粉拳在二娃胸膛上砸了一下,“你倒是说啊,人家与贵妃相比,到底谁更好看?”


她全身像棉花糖一样黏在二娃身上,二娃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某个部位早就反应得一塌糊涂了,哪里还说得出半句话。


秦国夫人嘻嘻笑道:“二姐的媚功腻得人骨头都酥了!”


韩国夫人也笑道:“二妹,你非要把杨爵爷骨头化掉才肯甘休啊?嘻嘻嘻”


虢国夫人格格一笑,玉手在二娃胸膛一推,离开二娃的身体,飞了个媚眼,扭动腰肢,袅袅走到杜甫身边:“你是何人?”


二娃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了,赶紧介绍:“这是在下的好朋友,右卫率府胄曹参军杜甫杜大人,是赫赫有名的大诗人。”


杜甫赶紧起身参见。


虢国夫人摸了摸杜甫的花白胡子:“参军大人?大诗人?好!杨爵爷害怕贵妃妹妹吃醋,不肯评价妾身,就请你这大诗人来说说!”一伸手搂住杜甫的手臂,拉过来紧贴在胸前。


杜甫哪里经过这等阵仗,直觉得手臂贴在虢国夫人软软的胸脯上,顿时全身颤抖,如僵尸一般一动也不敢乱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