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37 老虎,老虎(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老虎大声道:“把操纵杆推到底,固定起来!马上跳车!”

老虎一立而起,推开车盖,飞窜出去,紧紧地抱住一颗树。

另一辆车上的阿元,也跳了下来,身子在地上漂亮的翻滚着。

他们就听到了后面传来的枪声。

老虎从树上飞纵而下:“快!”

人一落地,已窜了出去。

阿元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跟着追了上去。

丛林奔跑是阿元的强项,不一刻,已追上了老虎。

“你从左边,我从右边,猛攻上去。记住,攻击要猛,但是,攻到后立刻撤退!边抵抗边撤!直接撤回游击队驻地!”老虎一边跑一边交代。

交代完,身子猛地再次提速。

一下子把阿元摔开,隐入了丛林里。

阿元这才知道,他是在等自己!

嘴里发出一声叫,也把速度提到极限,直冲了上去。


这边老和尚他们突然地停止了射击,却引起了冲击敌人的注意。

因为指挥这次营救西纳尔行动的是日本占领专家山口能活中佐指挥的。

山口能活中佐却没有阻止,虽然 他从这些人迅速地反应和精确地射击,发现这些人一定是老虎的精锐部队。

作为一个从失败的战争中走过来的军人,他也深知,战场上的名声不是浪得的!

老虎绝对不会轻易地丢盔弃甲,那么就只能是一个阴谋。

但是,山口能活竟然笑了。

因为正往前面冲的既不是日本军人,也不是美国军人,而是他挑选的南越军人。

他现在需要的是咬住老虎,不让他走脱!死再多的南越军人,只要成功地咬住老虎,救出西纳尔,他就是功臣!

“他们逃跑了,冲啊!”他甚至举起指挥刀大声地高呼。

南越军人很快地逼近了。

“啪!”

“啪!”

“啪!”

那声音很单调,但是管用,响一声,便有一个南越士兵,在照明弹的光环下,仰天倒下。

“射击!冲啊!”

山口能活声嘶力竭地喝着。

在他的身周围是四个佩带南越校级军官服装的军官,那是日本专家组的成员,这一刻,都操着M16。

有南越士兵退缩了,四支M16毫不留情把他们射杀在了。

“后退者,杀无赦!”山口能活带着四个军官,大步向前赶!

“立功者,大大的有奖!”山口能活继续喝着。

“啪!啪!”的枪声继续单调地响。

两边由日本专家带领的军队大约该攻上去了吧!山口能活想。

是的,两边急促向前赶的军队已经插到了,甚至,马上就要封口了。

然而,老虎和阿元到了。

老虎大吼了一声:“同志们,冲啊!”

一手操枪,一手提手榴弹,一起向右边的敌人迎头招呼上来。

“杀呀!”阿元一声断喝,挂在胸口面前的枪冒出火花来,手上的手榴弹狠命地砸上去。

黎英当然听到了老虎的声音,带了陈美娘,大声叫起来:“老虎上来了!”顿时脚下更有力了,背着陈美娘向后急退。

整个梅花阵形,也被带动着向后急退。

山口能活自然也听到了,两边传来的枪声和手榴弹声。

他可不想功败垂成,他大喝一声,抓过一支枪,枪口向下一压,打得周围的树木纷纷落下:“冲啊!”

竟然也向前冲去。

这一下子带动得所有的南越军人也嚎叫起来!齐齐向前涌去!

“所有人准备手榴弹,对自己攻击面积,一律三次急速投弹!打!”老和尚低沉地命令,清晰地传入每一个的耳朵里。

立刻,十五颗手榴弹,首尾相接,准确地落入南越的进攻队形里。

爆炸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南越军人顿时血肉横飞。

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要逃命的人。

南越军人,垮入了丛林里。

气得山口能活破口大骂:“他们这是最后地垂死挣扎!混蛋!”

他一梭子弹打倒了几个还没来得及从他眼前消失的南越军人。

“哒哒哒哒!”后面响起了枪声。

一个日本专家组的少校(原日本少佐)冲了过来:“司令,我们已经发现了受伤的西纳尔将军。背后出现越共攻击!”

山口能活咬咬牙,抓过对话器:“我们找到了负伤的西纳尔将军,马上撤退!你们立刻对我们交战的这片丛林,实施轰炸,把你们的燃烧弹和炸弹全扔干净!马上开始轰炸!对,马上!”

他一挥手:“撤!”

当先向后跑去。

直升机吼叫着,盘旋而下。

四架飞机象四个下蛋的母鸡,沿着黎英他们的退下去的路线。不断地撒下炸弹和燃烧弹。

一时节爆炸声和燃烧的火光此起彼伏。

不过最遭殃的还是那些正为逃避山口能活的逼迫,而四处逃逸的南越士兵。

一时节惨叫声和咒骂声地处响起,但又如何大得过炸弹的爆炸声呢?

山口能活的脸若黑瞎子(熊的别称),边跑边大声地喝斥着:“片冈君,由你带队,背靠爆炸区域,向甘岭西方向的越共发动决死攻击!”

“是!”片冈少校抽出了指挥刀,大喝一声带着正在向丛林无目标射击的士兵,嚎叫着冲入丛林里。

山口能活跑到西纳尔面前,大声地报告道:“将军...”

西纳尔伤口在流血,无力地挥挥手:“马上回甘岭西!”

“是!”

山口能活回头看看火海和爆炸声中挣扎的丛林,不由冷笑一声:“全体都有,跟着片冈君,向甘岭西攻击前进!”

“司令!”一个南越的少校叫声。

山口能活回头冷冷地盯住他:“你可以留下收容还没撤下来的士兵!”

说罢,跟着抬着西纳尔的担架,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少校低下了头,默默地跟在后面。

山口能活冷哼一声,轻蔑地道:“没血性的越南人!”


爆炸声响起时,黎英他们正在飞快地退却。

老和尚见不是头,大喝一声:“公羊子保护黎队长和陈美娘;胡希俊保护背着老先生的武元生;曾小明保护背着老夫人的曾中生。分散开,不得停留,直向前冲!”

炸弹的气浪弥漫开来,整个丛林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摇篮。地面在不断地颤动,空气霎时间温度不断升高,丛林燃烧产生的烟雾,沿着地表象毒蛇一样朝他们扑来。

老和尚继续大声地喊着:“听着我的口哨,不要停留,向前!向前!”

接着,他的刺耳的口哨响了起来。

口哨声尖利而充满自信,在爆炸声中,牵引着大家朝前飞奔!

终于一架直升机越过了老和尚,一颗炸弹呼啸着落了下来。

老和尚大喝一声:“卧倒!”身子飞扑在丛林的草地里。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把所有正卧倒的人震得头昏目眩,一时两眼发黑。

遭殃最大的当然是老和尚,被爆炸的气浪,震得连续几个翻滚一时连爬也爬不起来,努力把身子仰面向天,盯住直升机,口中声嘶力竭地大喝:“仰面向天,看着炸弹掉落方向....”

其实不用他吼,大家也都学过怎么对付飞机。

大家也正在迅速地这样做着。

直升机一个盘旋,连续几颗炸弹,一片树林已经被炸光了。

有战士负伤了。

但是老先生和老夫人、陈美娘都没有,因为大家都用身体掩护着他们。

最后一颗是燃烧弹,霎时间,被炸得东倒西歪的丛林,“呼!”地一下燃了起来。

有战士着火了,在地下翻滚起来。

但是整个丛林的大火越烧越旺!

公羊子突然一下子跳了起来,发出一声怒吼,顶着烈火向前冲去。

直冲入了烈火里。

直惊得黎英和战友们目瞪口呆。

老和尚艰难地爬起来:“大家向炸弹炸出的空地靠拢,互相扑灭身上的火。对于扑来的大火源,用手榴弹炸灭!”

被直升机炸弹,炸开的空地也真的算不上真正地空地,里面还有很多的草木,四面越来越大的火和浓烟,朝这里扑来。

战友们包括陈家老先生和老夫人也一声不吭。

黎英的衣服也被炸弹撕裂了。

有两个开始着了火的战士,赤身露体,身上的烧伤在痛苦地折磨着他俩,两人咬得牙“格格”着响。

被炸弹炸伤的一个战士被曾小明抱着,血在不断地流。

老和尚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可也无能为力。

突然,一阵风旋过来,一团火从天而降。

大家更紧地靠向一起,在大火面前,就是有日天的本事,谁有反抗的能力呢?

黎英说:“让我们唱首歌吧!”

她的歌声开启:“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大家一起唱了起来,边唱边把脸上化的妆扯下来。

很多人扯不下来,大声地叫着老和尚。

老和尚自然明白大家的心思,临死绝不留个白种人的模样。

忙一个个地帮大家恢复本来面貌。

火触地便一下子暴燃起来。火光、烟雾朝大家包裹而来,烟和火彻底地笼罩了天地间。。

恢复了本来面目的特种游击队员们,更大声地唱着歌,迎接最后时刻的到来。

“快!冲过这个火墙就是一跳河流!”

是公羊子,被火撩得面目全非的公羊子,大喊着。

顿时,大家一起站了起来。

老和尚大叫道:“把手榴弹全部扔向火墙!”

立刻一串手榴弹发出巨大的爆炸声,把正面的火墙炸开了一个口。

所有的战士发出一声大喝,跟着公羊子冲了过去。

呵,一条河流,战士们,全扑了进去。


这会儿老虎正伏在一条河流里。

他当然不是为了躲避火,因为,他一路杀到了敌人的后面,在后面发动了攻击。

当片冈带人冲来时,他只得退却。

但是又有直升机过来了,把照明弹打下来。

而山口能活带的人也扑过来了。

老虎无路可走,只得溜进了一条河流里。

把自己全部泡在河水里,用一根草管作为换气的工具。

敌人一拨拨地过来了。

甚至还有敌人直接下河来洗涤。

最讨厌的是还有人在向河里小便。

老虎忍受着,一动不动。

终于,片冈过去了。

山口能活也过去了。

幸存下来的南越士兵过得差不多了。

他才从河里上来,摸掉脸上的化装,深夜的风吹着他湿透的衣裳,他不由得打了寒战,连打了两个喷嚏,周身一阵难受。

他强打起精神,一步一步向仍旧燃烧着的丛林走去。

突然,零碎的枪声再度响起。

他大脑一激灵,向着枪响的地方冲过去。

却见大嘴正带着上百个村民在火光中,捡枪支弹药和杀没烧死的南越士兵呢。

见了老虎,大嘴奔了过来:“老虎,听得这边打得热闹,我就带了我去的那八村村民来看热闹。”

“那为什么参战了?”老虎看着见了他都停下手的村民。

“没有,没有!”大嘴忙摇手:“我们一直等那些敌人冲走了,才跑出来拣东西。既然有南越伪军,不杀也是可惜!”

早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走了上来。

老虎迎上去,一把抓住老人的手:“好啊!乡亲们,只要你们参加进来。美国鬼子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大嘴忙介绍:“这是那八村村长武元星。这是我们的首长。”

老虎更紧地篡住老人的手:“他们都叫我老虎!”

“老虎!”老人惊讶地叫道。

“好,大嘴,你的工作做得好!武村长,你们有了拣的枪就有了打敌人的东西了!”

大嘴把嘴凑上来:“我还听到了枪响,似乎不只我们一个村来了。”

老虎顿时眼睛一亮:“哦,这么快?一天就把群众发动起来了?”

武村长笑起来了,抖抖手中的枪:“是他们硬要拉我们来的。说是要我们看看,他们如何杀敌。可是来时,敌人已走了,我们也就来了兴趣,也赶上来,没想到拣了杆枪呢!”

老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大声吼道:“乡亲们,美国鬼子已经侵略到我们的家园了。强盗进来就是一定要抢东西的,不管你们愿意不愿意!我们不愿意怎么办呢?就只有奋起反抗!奋起反抗,乡亲们!越南人只要死不绝,美国鬼子就别想过一天安稳日子!”

大嘴举手高呼起来:“越南人民团结起来!”

游击队员们跟着吼起来。

乡亲们也跟着吼起来。

“把美帝国主义赶出越南去!”

阴阳无常的怪笑声传来,这时正大步走来。

对着老虎一个立正:“头儿,我们水边村的村民游击小组,已经在上阵杀敌了。”

“哦!”老虎盯着他。

阴阳无常看看眼睛瞪得溜圆瞪着他的大嘴:“不认识我了?大嘴兄弟。咱们运气好,知道吗?水边村正好有一个地下党员在组织村民呢。我们去,正好遇上了!一呼百应!我们是真的准备来见识一下打仗的。”

老虎点点头:“太好了,太好了!阴阳无常,你负责到处去看一遍,看有那些村来了的。立刻放出警戒哨,其余人,对整个丛林搜一遍。消灭残敌,救护受伤的战友!”

“是!”

老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觉得身上一阵阵地发冷,四肢软软的。

感冒了!是那年郝妹子死了后,他落下的一个毛病。

每到郝妹子的忌日,他就会感冒一场。

他只想躺下去。

“老虎,老虎!”大嘴大声地喊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