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儿时记忆—我所热爱的乒乓球啊~~~

儿时记忆—我所热爱的乒乓球


前天和表弟去乒乓球馆玩了两小时,出了一身汗,真爽快。挥着有点酸的手臂,想着球馆那一排排的球桌,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对乒乓球的热爱和一系列的故事了。


第一对球拍

大概是在小学四五年级吧,不知怎么就迷上了乒乓了。农村的孩子本来就少玩具,一旦迷上一样东西,那可是全身心的投入。说实话,在农村,那会子还是比较困难的,自己也没大好意思要,只好拿个小木板自己玩。后来,我四叔给我按正式球拍的形状在木板上划好线条,手工做了一对球拍。哈哈,那会可高兴了,天天找村里的伙伴们玩乒乓球,用各种方式来进行比赛。不过,学校是没有球桌的,我们的球桌就是家里的门面,拆下来,中间码上几块红砖做网子,经常玩的不记得吃饭呢。


快乐的春节

那一年的春节,是我升初中的第一个春节,初中生了嘛,加之上的是乡重点,离家远,住校。一周才回一次,手里就有点零花钱了,理所当然的,我的目标首先是一对乒乓球拍。哈哈,视为珍宝呀,放在自己的写字台抽屉里。其实也就是那种最最普通的单胶拍。好象是五块钱吧。和现在这会的球拍可是没的比,什么正胶反胶,长胶生胶,一对球拍动不动就几百块。更让我兴奋的是,父亲答应如果当年的期末考试成绩过关的话,会去村里把会议桌借过来。天啦,那可是按乒乓球台的标准打造的哦。托诸天神佛的福,那年的考试好象还行。父亲也如期借来了乒乓台,就放在村里的空旷处。其实父亲也喜欢乒乓球,没办法,谁叫乒乓球是我们的国球呢。而且还是左手,习惯切下旋球。父亲也是我的启蒙老师,家里的门板球台上,我老是緾着父亲和我打。刚开始,老是不明白自己接过去的球怎么老会那么高,让对方一板子就给抽回来了。好在那会正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啊,精力充沛。满地找球也不放人家走。就这样,我的球技也进步很快,知道原来别人发过来的是上旋球,所以正常接球会高。知道了左旋、右旋、下旋和弧圈什么的。

那时候村里只有两个人能在球台上把我打下来,一个是老高中生,我的堂叔。一个是我的堂兄,退伍军人,球技是在部队练出来的。因此我老是没事就找他们开战。想一想吧:春节,收完大人的压岁钱,吃完日常难得放开的大鱼大肉,口袋里装上零售,在冬日的阳光下,展开擂台赛。周围是等待和围观的人。再边上,有人在打纸牌(那会子农村还不兴麻将呢),有人在打羽毛球,有的在学骑自行车。小孩子们打闹着,四处放鞭炮……。唉,这景象现在是再也不会有了。现在的春节,节日气氛也没以前那种味道了。那一年的春节,过的好开心,至今难忘!


“艰辛”的学艺历程

此后,一直到高中,我的朋友里面总会有几个和我一样爱好打乒乓球的死党。因为农村条件有限,没有机会参加什么兴趣班提高班什么的。更不用谈向名师求教什么的了。于是没事就自己研究,对拉弧圈,我们一直很疑惑,总觉得不是真正的弧圈,却又找不到更有说服力的权威。再就是球台。一样的紧张。我们就想尽一切办法找地方打。那时候有个同学的叔叔在镇财政的,那里有乒乓台。我们一有空就去玩,后来因为人越去越多,就不让我们进了。最有意思的是,学校有个教职工活动中心,那里有乒乓球台。可惜是不让我们学生进的,死堂里有个家伙,会用身份证开那把球锁(后来这个成了我们的拿手本领)。我们会在周末偷偷的进去玩球,拉上窗帘,开锁的时候还有人掩护。不过,后来还是因为被人告发,不能玩了。

这种情况直到我进了大学,才不用因为没有球台而发愁了。可是,却错过了最佳的学艺阶段。虽然也时常约同学去打球,但却少了一份狂热,少了一份执着。

现在想来,要是当初条件允许。或许我会有不一样的人生路。想想现在的孩子们,真是幸福啊。家长巴不得你对什么有兴趣,没有兴趣逼也逼出兴趣。随着明年奥运在北京的召开,国家也越来越重视国民体育运动和基础建设。但是,在一些偏远的地方,在许多的农村,到现在,也没有一些象样的运动设施和专门场所。前年春节回家,我还是看到小学生们在自家院子或是村口摆上门板打乒乓球。尽管,院子换成了小楼房,村口都是水泥路,球拍都是正式的乒乓球拍。可是,可是他们还是要拆下门板玩球。乒乓球毕竟是我们的传统项目,一直以国球相封。最重要的是,投资不用太大。设施简单。适合群体参加。活动量也不是很大,真是老少皆宜。这样的运动,是要大力推广才是啊。唉,如果我是市长,我会先让每个村和每所学校都有乒乓球台。哪怕是个水泥台呢。对了,在农村,水泥台可是最实用不过的了。可以晾晒东西,又能聚众运动。现在的农村富裕了,因家也更富强了。可是,大部分农村的学校,连个简单的水泥乒乓球台都没有,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本文内容于 2007-10-1 23:52:42 被linfengsh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