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细于尘(十二)

黄大葱 收藏 172 3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2286704_1.html

(十二)缺水的玫瑰

情人节早已远去,花店如果有没卖掉的玫瑰,到现在也该成了残花了吧。而那一天送到女人们手中的花,到现在,也该成了残花......

今天有点奇怪,已经十点多了,她居然还没进公司,实在不符合她平日严谨的工作作风。战星心里面嘀咕着,自从她和斜总出差回来,就整日整夜的忙着设计什么项目,咳!不知他老爸的公司最近准备搞什么手笔,还买了一块地皮,昨晚还接了他老哥战斗记的电话。

“战星,最近学业忙吗?今年夏天要毕业了,记得回集团帮忙呀!还有,有没有又传出什么绯闻呀!犯什么错呀。”战斗记那是关心呀!分明在审问他。曾经在一家地下小报上暴光说“战氏集团”的二少爷又在跟什么艺人闹出什么绯闻等等不知所云,把老爷子气的心绞痛了。那是以前的事了,在他住的城市里,好多人认识他,但自从来到了这个城市上学,战星一切都很低调,没人发现他,他也很少回集团总部,几乎没人认识他。

“老哥,你把我当成什么呀。”战星不悦道。

“我只是关心你呀!”

“听说老爸又买了一块大地皮?”战星是想问问。

“是呀,远在海外的战士伯伯还融资了八千万。”战斗记提起这件事就很兴奋的说道,“还有芙蓉也回来了,是战士伯伯派她来考察这个项目。”

战士是“战氏集团”的另外一位重要人物,战大船和战士大学时是一对铁哥们,由于大家都姓战,性格又相似,都有冒险精神,于是就兄弟称呼了,后来两人一起创业,一直发展到现在成为实力雄厚的大财团,于是两人又分开来,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这源于这对兄弟的创业精神,可以这么说整个“战氏集团”的江山是他们兄弟俩打下来的,战士他有一个女儿,叫芙蓉。

“哈,芙蓉姐姐,你的沟沟姐姐啊!”兄弟俩经常这样开玩笑。

“正经点。”战斗记道。

“到底是什么地皮呀?”

“在海南三亚大东海的地方,我们还邀请了南京的一个大型广告公司,给我们策划。”战斗记介绍道。

不用说就是战星现在打工的公司罗。不过战星现在不打算告诉他老哥他此刻就在这个公司上班,不然的话,他可能会离职的,这样的话他就见不到他心中的那朵玫瑰了,战星他也不想啊,他只是想工作积累经验的,耶!他这么会有这种积极向上的想法了,说给艾八和蓝蓝听,不被笑死呀,但自从和这个冰山美人认识以后,看着她努力工作的样子,多多少少被这个冰山美人感染了。唉!老爸的公司怎么会跟这个广告公司联系上的。

像“战氏集团”那么大的财团,它的旗下也有广告公司,但这次特地聘请了外面的公司,显然对这块地皮寄托了很大的期望。战星显然知道策划的重要性,但他心里面实在是心疼他的小爱人。看着黄葱葱忙成这样子,他又帮不上任何忙,难道他对她说,我是战氏集团的二少爷。切!不被人笑话才怪呢!何况她会理我吗?哎,带刺的玫瑰花,冰山美人!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得到手的。


黄葱葱在心里思忖,一个也没有,父母的亲戚都在外地,而父母二人又远在他乡。这时的她无助极了,走在回家的路上,脚步绵软,仿佛踩在云端,几次都差点蹲下去,头昏沉沉的。她走,路面也走,周遭突兀的枯木不停地晃动,嘲弄于她。也许她真的累了,连续这几天的加班加点把她累垮了,所以当她昨天下班前总算把那份“关于海南三亚大东海的企划案”交给斜佬的时候,她也只有一口气了。

黄葱葱摇摇晃晃地进了家门,一头栽在了床上。睁眼看楼板与她的床还有这空间都在旋转、旋转,她觉得一阵眩晕头痛,一阵恶心想吐。难受极了。她这时想妈妈了,还有爸爸。一股酸涩涌上心头,眼里升起一层雾水。她不由轻声:妈妈、妈妈,我好难过!爸爸、爸爸我想你了。你们在哪儿呢?回来看看我呀!呜……


正好有一份文件要交到斜佬的办公室,战星转身正准备离开时问道:“请问……斜总,黄小姐她,今天怎么没来上班?”唉!他还是在意她的。

“她可能感冒了吧。”不过她一直没打电话来请假,打她电话也没人接,斜佬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本想让小妹回眸去看看她,但这小妮子跟什么深蓝在一起后,打她电话居然也不接。斜佬总算知道自己的小妹跟什么人恋爱了,不然真是闹笑话嘛,他和特地破费请黄葱葱吃了一顿大餐后,才告诉他一点点,就像挤牙膏一样,通常只要给黄葱葱吃什么好吃的东西,她才肯说出一点信息,想起那两个妹妹,斜佬就心情愉悦,一个在生活上,一个在事业上,哈!真是左右两臂呀!斜佬有时高兴起来会说:“终于看到猪的快乐了。”因为斜佬是属猪的。

“喔,这样啊。”原来“冰山”也会感冒呀!

“战星,你下午有课吗?”斜佬问。

“啊?有事吗?”战星有些不解话题怎么会跳到他的课表上。

“要是你下午没课的话,能不能帮我去看看黄葱葱?不过,要是你下午有课的话,那就——”

那就算了。没等斜佬说完,战星就急急忙忙接道:“斜总,我下午没课,我帮你去看她吧。”不知为什么战星就擅自开口了,唉!他下午的课可真多呀,但话已收不回了,他实在想看看他心中的小美人感冒成怎么样了?

“那真是太好了。”斜佬本想下午亲自去看黄葱葱,但无奈下午还要讨论和战氏集团合作的“关于海南三亚大东海的企划案”,他实在是走不开。

“这是她的地址,麻烦你了。”


来到了一栋位于龙江小区的高级大厦,战星便照着斜佬给的地址,搭乘电梯来到了十八楼。“是这间吧。”战星看了看门牌号码,确认无误后,按下了门铃。

一声、二声、三声……铃声一声接着一声响,但掩着的门仿佛告诉他,屋内的主人没有来开门的意思。就在战星怀疑黄葱葱是不是不在家的时候,耳朵听到了大门内穿来的细微开锁声。

“是……谁啊?”穿着睡衣的黄葱葱,一把握住门把,一手扶着门边,撑着自己虚弱的娇躯。凌乱的长发,急促的喘息,脸色有些白,一件短式粉红色睡衣勉强裹住了诱人的身躯……都在显示此时的她很不舒服。

“是……你……”认清来人后,仿佛在黑暗中找到了一丝光明,黄葱葱终于支撑不住了,想也没想就往战星的方向倒去。

“喂!你还好?”战星连忙把黄葱葱抱住,一阵女人的味道迎面飘来,多么熟悉的味道呀,就像那天晚上,呸!你想到哪里去了。战星猛然醒悟过来,脸上露出尴尬的笑,连忙定神,发现怀抱里的细瘦娇躯正发出灼热的高温,急急忙忙把她抱入室内。

“药放在什么地方?”战星仔细的翻了房间里的所有抽屉,但什么也没找到,“她可能没去看医生吧?这么大了,都不会照顾自己。”战星嘴上说,但还是出去买药去了。

回来以后,黄葱葱烧的已经半昏迷了,战星一边用冷毛巾缚在她的额头上,一边唤着她醒过来,黄葱葱终于将眼睛微微睁开。

“来,吃药!”

“唔……”黄葱葱一脸迷惑的看着战星,她现在烧的变糊涂了,“不要……”

“你,不可以不要。”战星想也没想就自己喝了一口,俯在黄葱葱的柔软的双唇上。

“唔……”黄葱葱难过的皱起了那漂亮的柳眉。

“我可是没办法呀,不是我吃你豆腐的。”战星轻轻的说。

如此重复着,咳!实在是太诱惑了,柔软的双唇!这……这……战星神志有些迷乱,差点犯错误,突然之间他连忙恢复了神情,“真是那你没办法。”

......

未完待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