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次说到我被支队推荐直接提干了,去了教导大队参加干部培训班。

教大的几个月很快过去了,我们这批竟然提前通过了毕业考试,我们各回各支队,到了支队司令部报到后,政治处让我先在支队等待任命,就这样我就在直属中队待着,这样的时光是最难熬的,没目的没目标,成天在那像耗时间,还好,原来和我一起带新兵的老乡也在直属队,还不算太寂寞。最让我难以适应的是直属队的纪律作风,他们整天在机关首长面前晃悠,一个个都谨小慎微,我过惯了四中队吊儿郎当的生活,更本没办法适应,不过没办法,关键时候去搞事我就傻了,老实的待着吧。

待了不到几天,直属队要去给一所大学军训,我因为无聊在加上军训有好处的,学校每天额外发补助给我们,我就积极的向直属队的高队长(我做新兵班长的时候他是新兵连的副连长,关系还不错)要求让我去,高队长想了想说:也好,这么多战士去是不放心,大学呢那么多青春活泼的一女孩,没个干部去万一战士们弄出花样不好收拾。我晕,他一下子就给我上了担子,我本来是想去透透气省得老在支队领导目前晃悠被发现问题,这下好了,万一出问题我还要承担责任。不过考虑了一下我还是答应了,毕竟以后我也要走上管理岗位,不可能老象一个战士一样只顾到自己就可以。(其实直属队人手也不够,要给那么多学校军训,时间有是那么集中,中队又有机关警卫的任务就算我不要求他恐怕也会派我任务)然后他就叫来了去军训的人员,说明了让我带队去负责军训。他也和司令部说了一下,毕竟我还不算直属队的人,司令部也没意见,就这样我就和几个战士一起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离开了高队长,我一时间就没办法控制这些老兵了,里面有好几个老兵对我也有点了解,知道我是第二年的兵被直接提干的,部队认资排辈的情况还是很严重的,就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也不在乎这些,只要能离开机关大院,其他的我就无所谓了。他们只要不出格我懒的管,就这样,我们到也相安无事,前几天他们也的确用心的在对学生进行队列训练,我就在操场上闲逛,好景不长,到了好象是第四天吧,学生们和自己的教官都比较熟了,为了躲避严格的队列训练,开始逗战士们聊天,我们的战友年纪和他们也多差不多,很快就打到一起了,简直就是脱了军装你就不知道谁是教官谁是学员。我看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乱子(战士是不能和驻地女青年谈对象的),出了乱子我肯定倒霉。所以我就趁休息时间和他们谈到了这个问题,虽然这是个严肃的问题,但是我还是尽量采用温和的口气和他们说,不知道是我的温和态度给了他们错觉还是怎么着,一个河北的兵(我老班长老乡,都是第五年兵)当场跟我顶了起来。

说我一个新兵蛋子靠着利用关系和金钱直接提干了,拽的什么拽,我当时就楞住了,没想他会这样肆无忌惮的直接顶上,在部队顶撞上司,不服从命令的处罚是很重的。他一看我楞住了更加来劲,嘴里也开始不干净了,但是因为当时好多学生在,我也不便发作。我就和他说:我们有问题好好谈,这里这么多学生呢,注意点影响好不?我老乡也帮我在说话,可是没用。他还是在那JJWW的。我想了一下,大概想明白了他直接顶撞的原因。1,我不是他们中队的干部,我也不太可能留在直属队,按当时各中队的情况我应该是回四中队或DT(具体名字用字母代表)大队因为四中队和DT大队缺少干部。2,他打了退伍报告,党员,3等功全有了,无所谓以后的前途。虽然是想清楚了,但是那时候我的确不好发作,我想了一下,还是晚上打个电话跟老班长联系一下,让老班长打个招呼。我不想在我关键的时候出任何问题,有没有机会是一会事,把握不把握机会就是另一会事了。然后我就没在和他纠缠,他看我不和他计较还真来了劲,我宣布继续训练其他教官都去各自方阵了,就他还在那喝着水。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当时把我火就勾了上来,也不管什么控制不控制了,跑过去就用手指指着他叫到:你想干什么?给我训练去。他站起来就跟我对叫起来:你算个P,我用不着你管。当时我也才21岁,控制力的确还不行,在加上本来自己就是行伍出生,也是狗脾气。解下腰带就照着他指着我的手抽了过去,叫到:放下你的手,给我老实点。这一下把他打楞住了,他没想到我还真动手。他立即还手,就这样我干了我提干以来第一件愚蠢的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自己的战士打起来了。不是训练,是流氓打架的那种形式。其他战友一看不对劲都跑过来把我们拉开。说实在的,在我们支队除了我们老班长,战士里面我还没怕过谁,服过谁,在说他那几下也实在不怎么滴,我怀疑在中队他恐怕都不参加训练。第5年了吗,不训练也很正常,要走了吗,休息休息也是人之常情。反正他被我当场打的不轻,起来还是其他战士扶起来的。虽然我比较紧张,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但是事件已经发生了,没办法。我故作镇定的跟其他战友说,回到各自方阵继续训练,因为那老兵被打的不轻我就说范班长的方阵我带(那被我打的老兵姓范)。就这样我亲自带了他的方阵进行训练。他先回了中队。

过了一会高队打电话来问我是怎么会事,我把事件简单的说了一下。

然后说:你派个人来吧,我回去自己先司令部和政治处交代。

高队和我说:你急什么,自己没脑子啊,现在什么时候,你干出这样的事,你傻不?

我当时也知道自己做了傻事,但是没办法,控制力不够,

然后他说:问题出了,不要急,我们想办法弥补,学校那边我打招呼,你让你老班长帮做一下范班长的工作,他要退伍了,我的话也不一定管用,要快,千万不能搞到支队去。

我想了一下,也只有这办法了,总不能才提干就被降级吧。赶紧打电话给老班长,老班长接电话听我说了这事,

他气的大叫:范**这煞笔,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啊,他敢为难你?你不要急,我马上去市里面找他,不要担心,没什么问题,就算支队知道了,我也让他承担全部责任(我老班长干事一直让我很感动,我也一直当他是我的偶像)。

后来这事果然没有起什么风波,据说老班长找到他把他也臭骂了一顿。这战士那年后来真的退伍了。

过了二天,我看支队那边果然没动静就方心了,开始安心的抓军训,我这一安心,还真发现了点东西,第一排第3个学生长的很漂亮,呵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我又不是什么圣人,准确的说我就不是个很上路的人。这一注意,我还真越来越发现她于从不同,对她也格外照顾。她也许也看出来点,有的时候也故意找借口躲避训练,有一次把军姿,她和我说:我身体不舒服,想休息一下。

我点了下头:去吧(其他学生因为上次那事他们很少有人跟我提这样的要求)她老实不客气的跑到我休息的地方,拿起学校发给我们教官的纯洁水就喝。我嘴里不说心里想:你也太老实了吧,让你休息就不错了,还喝我的纯洁水。

下午军训结束后,我去街上买东西,想买个收音机,那时候收音机在部队比较流行,晚上大家一人收音机,一个耳朵放上耳塞子,另一个耳朵留着听集合号(怕万一有紧急情况)到了商场我转了一圈没看到合适的,就想换个地方,谁知道在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她。她也看见了我,很大方的叫了一声:教官!

我点了一下头随口问道:买东西?

她点了点头说:恩

她也回问了一句:教官,你干嘛的?

我说:买收音机

她说:现在谁还买这个?

我说:部队现在蛮流行这个

她说:买到了吗?

我说:没有,这里的款式太少了,没合适的。

她说:你等我一下,我买了东西带你去个地方,专门卖这些的(她家就是这个城市的,对这个城市比我了解,而我之前在的四中队是在郊区)

我其实也想接近她,就说:好吧,我陪你去买东西

她说:你就在这等,我马上就来

过了一会而,她手里拿这一个方便袋走了过来,然后跟我说:我买好了,走,我带你去买你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还假装很绅士的帮他拉了商场的门。一路上我们一边聊一边走了过去,她的确很熟悉这里的环境,选的地方也很对,我很快找到了我合适的收音机,看着天黑了,我们就打了三轮摩的回去,要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让开车的司机靠边停了车,我说:我先下车走回去,你坐车回去,不然人家看到不好。

她也害羞的点了一下头:恩

有了那一次的接触,我慢慢的对其他学生和对她的感觉就有了变化,感觉对她更了解了,没把他当成我训练的学生,在心里把她当做了朋友,但是我也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敢闯红线肯定是死路一条,我就尽量克制了自己,一直到军训结束都没表露出任何东西,也没再和她单独见个面

军训很快结束了,我们将要分手,半个月的相处,学生对我们有了感情,我们对学生也有了感情,人嘛,毕竟是感情动物。当军训验收最后一个程序结束,我们将要告别这所学校,好多感情脆弱的学生已经忍不住在轻泣,我们故作潇洒的安慰着他们。因为,之前有规定,教官不许收学生的礼品馈赠,这规定我们也在最后一天和他们说了,所以大家也只有说一些珍重这类的话。最后几乎这些班都统一商量了好似的,每个班都送了教官一个本子,里面有学生对教官的祝福和联系方式,我们看着本子把握不准这算不算礼物,我回头看了一下参加验收的参谋长,

参谋长说:既然,学生们一片至诚,你们就收下吧。

然后把我叫过去说:你和其他战士说一下,不许告诉学生你们的联系办法。

我说:是

然后我就把参谋长的命令传达了一下。这些结束了以后,我整理队伍,跑到参谋长面前敬礼喊到:参谋长同志,直属中队参加军训人员列队完毕,请指示!我尽量把动作做的很完美,因为这是我在这批学生们目前最后一次队列动作了!

参谋长说:带回

我说:是。

然后我命令队伍上车待发,我上了车以后,很刻意的看了一下她,挥挥手... ...

今天就先写到这里,欲知后面的发展,请留意我下面的帖子!写的是事实,文才不怎么样,也许有用词不当,还请大家多担待!

本文内容于 2007-9-30 22:55:55 被capf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