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星 第四章 烽燧 第四章 烽燧(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


2月的大西北,春寒料峭,朔风猎猎。

王羿大马金刀朝东而立,让初升的朝阳为自己抹上一层金色的铠甲。远处绛紫色的云层下,是巍峨的雪山,仿佛一枝枝尖利的长矛,在晨曦中闪烁着同样绛紫色的光芒,直刺向天际。要不是隐约出现的斑斓苍黄或者冷峻青黑,天地将浑和一体,构成一幅摄人心魄的单色画卷。几天来,王羿和他的编队数次从雪山上空飞过,那种钢青色的肃穆,那种雄浑的孤傲每次都给所有的飞行员带来深深的震撼。只有西部的山,才是最阳刚的,从它们头顶飞过,王羿充满敬意。要是可能,他一定会沿着这些男人的山去摘取自己的星星。

太阳越升越高,寒风扑面,苍茫戈壁从天尽头拉出一曲低沉浑厚的蒙古长调。它穿越重重大山,刮过茫茫草甸,卷过瑟缩的铁丝网,在平坦的停机坪上骤然尖啸,仿佛鹰隼翱翔天际的呼号。

我的小鸟,你看吧,这里就是朔风飞扬的古战场!王羿拍拍身边的座机,今天,这里同样军歌嘹亮!

汇集的战鹰整齐排列,从跑道这头一直延伸到跑道那头。虽然它们形体各异,胖瘦不均,但是没有哪一个表现出了委琐或者示弱,每架战机都昂首挺胸,精神抖擞。附着在它们身上的各式导弹、油箱和吊舱将它们武装到牙齿,蒸腾着张牙舞爪的杀气。它们在焦躁地蛰伏,喘着气,抖动着肌肉,等待着驰骋蓝天,逐鹿沙场。

就是这里,太合适了,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战场啊!

这座庞大的空战训练基地,座落在曾经繁华神秘的丝绸之路上。历朝历代的中国军人在这里演绎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传说,雪山戈壁之间,至今仍在回荡着那些戍边将士的冲锋呐喊。就在离机场的不远处,在干涸的河床旁边,一座破败的唐代双塔烽燧孤独耸立,注视着一架架现代化战鹰飞掠它的头顶。千百年来,它一直在坚守自己的岗位,默默履行着自己早已不存在的职责。即使生命燃尽,即使只有寒星冷月相拌。王羿每次看到他,都会在心里向它敬礼。

那星光在天际诱惑著我,但是触到星星谈何容易,即使是那最近的一颗……而我更加无法确定自己的力量是否足够……

王羿将防护镜拉了下来,遮挡刺眼但是毫无暖意的阳光。只有西部的风,西部的太阳才有如此霸道的气势。天气极好,能见度也极佳,是飞行训练的好日子。王羿体内的战士在苏醒,在伸展,在吼叫,来吧,跟我一起战斗!

“玉铭,你说,他们在修建这个基地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将那座烽燧平掉?”王羿在寒风中呲着牙,“谁是这里的政委,太他妈伟大了!”

“嗯,没有比这更好的精神图腾了,”孙玉铭顺着王羿的目光眺望烽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要是起飞的时候,那里冒出滚滚狼烟,你会大量分泌肾上腺激素的。”

王羿嘿嘿笑了,他用肘部捅桶自己的僚机,“不光是这个,我在想,它已经没有了机会,可是依旧保持了战士的尊严。你说得对,它就是一个精神图腾,战士的精神图腾,不过,我注定不会成为烽燧,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孙玉铭和王羿紧紧握手,“进攻!”

“对,烽燧是防御工事而非进攻杀器!”王羿也握紧对方的手,“我们就是杀器!”

指挥塔台那边升起了红色信号弹,对抗演习开始了。这注定是一场白热化的龙争虎斗。

攻方,海军航空兵歼-10C战斗机4架,守方,空军歼-10A2架,歼-11B2架。鉴于战斗机性能的略微差异,守方拥有预警机的空中指挥与协调。而攻方则只能依靠地面预警雷达和通讯指挥系统。

担任攻方带队长机的,就是王羿。


就在王羿的星星编队刚刚消失在云端,一架标有八一军徽的ARJ--200BLR 客机便急匆匆地降落下来。不是大有来头的人物,不会在演习如此繁忙和危险的禁空区来去自如。

寒风凛冽,尽管专机上的乘务人员提醒了和南方差异悬殊的温度,但当刺刀一样的冷气洞穿龙铿的外套时,他还是低声咒骂起来。天知道,明明太阳当空,却丝毫感受不到阳光的暖意,到底和南海不同啊。

“首长,这边请。”接待的军官拉开了车门,暖暖的空调挠得人脸痒痒的。

“演习已经开始了么?”龙铿问,他的肩膀上已经多了一颗将军金星。

“已经开始7分钟了。”

“那好,直接去导调中心,我要看看空军的小子们有什么新玩意。”龙铿钻进轿车,陪同的军官将今日演习科目显示在他面前座椅靠背的液晶显示屏上。“正好,也瞧瞧王羿这小子废了没有。”他这句话是对坐在身边的钱伯安说的,身着便服的钱伯安在容光焕发,将星闪耀的龙铿映衬下显得有些委琐,大西北的寒流将老头缩成一团。

“也好,去看看他,我对军事一窍不通,就当看热闹了,你到时候带他来,我也不多说,全看你,你说了算,”钱伯安裹紧了大衣,“真够冷的。”

龙铿满意地笑笑,但还是觉得有些诧异,在人选问题上,钱伯安把得极严,今天怎么如此宽厚?不过能让自己的爱将重新“活”起来,龙铿还是感到由衷的高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