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酒泉起义纪实

zhyn 收藏 0 5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在抗战时是第八战区,是统管甘、宁、青、新四省的大战略区级指挥机关,抗战胜利后一直由张治中将军任长官。1949年春,张治中将军做为国民党代表赴北平参加国共和谈,谈判破裂后,张治中留在北平,脱离了国民党。



张将军走后,在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的两个副长官,青海省主席马步芳(即青马)和宁夏省主席马鸿逵(即宁马)之间便展开了一场争夺长官宝座的暗斗,双方都以重金打通蒋介石左右的关节,还以骑兵奔袭咸阳邀功。最终,蒋介石选择了实力更强也更卖力的马步芳。7月27曰,国民党政府正式任命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


在马步芳当上长官后,原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参谋长刘任也晋升为副长官,这个刘任是桂系伸到西北的一个爪牙,也是一个死硬的顽固的命分子,此时是所谓国民党中央势力在西北的代表。


刘任升官后,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铭鼎,成了实际上的参谋长。彭铭鼎是湖南人,西北军政副长官兼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将军的老部下,早在陶将军任第8师师长时,彭铭鼎即任该师军械处处长。抗战期间,彭铭鼎曾因为掩护中供党员,而以“通共”嫌疑被撤职。后由陶峙岳将军重新启用,历任长官公署参谋处处长、河西警备总司令部参谋长、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铭鼎和时任国民党第八补给区司令的曾震五,是陶峙岳将军从兰州赴新疆时布下的两颗重要棋子。


同彭铭鼎一样,曾震五也是陶将军的老部下,从陶将军任第8师师长起,曾震五就一直在陶将军身边担任参谋、副官,在国国民党军队中一直做到集团军参谋长,1949年4月,出任了国民党第八补给区司令。第八补给区直属于国民党联勤总部,是当时国民党政府仅有的四大补给区之一,负担西北各省驻军的后勤补给任务,拥有大批仓库和库存物资、军需工厂和修下厂,还有3个汽车团和一个汽车修理厂,这些物资,尤其是汽车,在地广人稀,交通不便的西北地区,是极其珍贵的。


与张治中将军一样,陶峙岳将军一贯主张和平,对国民党内部的腐败和种种倒行逆施早已深恶痛觉。三大战役结束后,陶将军更加深刻的认识到,国民党政府的最后崩溃只是时间问题,为了西北边疆的安定,必须走和平起义的道路。他在由兰州调往新疆前将彭铭鼎、曾震五这两个老部下安排到重要岗位上,就是为将来起义,做的一个长远打算。


在马步芳当上了西北军政长官以后,便成了解放军打击的首要目标。1949年8月,解放军一野发起兰州战役,于26曰解放兰州,歼灭了青马集团的主力,即国民党陇东兵团。


早在兰州战役之前,作为国民党中央势力在西北代表的刘任,对形势有过一番判断。刘任认识到,面对解放大军,以青马区区两个军(即82、129军),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下固守兰州绝无可能。刘任同时一厢情愿的认为,我军攻占兰州后,暂时不会深入草枯水冷的河西走廊,而是会南下四川。因此,他还在做着掌握陇南兵团,盘据河西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迷梦。


陇南兵团下辖91、119、120三个军,是甘、宁、青三省唯一的中央军部队,三个军中,历史最长的91军,也是1948年才组建的,而119、120军则是三大战役后,由甘肃等省地方团队临时拼凑的,组建才几个月,战斗力十分有限。119军在组建后,配属胡宗南部参加了扶眉战役,被歼大部,残兵5000余人流窜陇南山区自行其事,因此到兰州战役前,陇南兵团实际所能控制的部队,只有91、120两军的5个师。为了不使中央系部队成为青马的陪葬品,刘任极力怂恿马继援(陇东兵团司令,马步芳之子)以陇东兵团孤军守卫兰州,而以陇南兵团充作总预备队。马继援本来就不信任中央派,也看不上陇南兵团的那点战斗力,就答应了。因此,兰州战役期间,陇南兵团一直在黄河以北的白塔山隔岸观火。


兰州战役后,为防止溃散之敌退入新疆,增加进军新疆的困难,同时打开进军新疆的这一通道。第一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于8月31曰发布进军的河西走廊的作战命令,并沿兰新公路追击西逃之敌。西北全境解放指曰可待,陶峙岳将军加紧筹备起义,指派其弟,新疆警总参谋长陶晋初具体联络组织,并指示彭铭鼎和曾震五两人,控制部队,准备配合新疆起义。


接到陶将军指示后,彭铭鼎、曾震五两人分析,国民党陇南兵团的两个军中,120军军长周嘉彬是张治中将军的女婿,较易争取,而91军军长黄祖埙为胡宗南的亲信,死硬分子,是起义的一大障碍。因此,决定由彭铭鼎兼任120军副军长,协助掌握该军,作为起义的骨干。由于黄祖埙自视有胡宗南做后台,并不卖刘任的帐,因此刘、黄两人也有矛盾,所以彭、曾想利用刘任撤掉黄,改任246师师长沈芝生为91军军长,以扫除起义阻力,可刘任也已看出彭、曾等人有起义的打算,有意用黄祖埙这个死硬派牵制彭、曾,因而虽然口头答应彭铭鼎撤掉黄,却一直拖着不办。


当时新疆的情况也很紧张,青马系统的骑五军马呈祥部,和叶成、罗恕人等人反对起义,而他们所掌握的部队又占新疆驻军的大半,起义阻力很大。9月10曰,曾震五到新疆向陶峙岳汇报起义的准备情况,为减少新疆起义的阻力,虚张声势地表示,要从陇南兵团抽两个师,车运新疆,支援新疆起义。


就在新疆、河西的起义准备陷入困境时,我解放大军于9月12曰、14曰相继占领古浪和大靖,在武威附近,黄祖埙的第91军直属骑兵团及所属的第246师骑兵团等共7500余人投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及所属部队退向张掖。敌人在张掖立足未稳,王震同志所率领的第1兵团第2军在翻越了祁连雪山后,突然出现在扁都口,全歼阻击的国民党军第15旅,敌人又只得忽忙退向高台、酒泉。


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机关、后勤单位以及91、120军残部,逃窜到酒泉时,已溃不成军。战斗部队的5个师,除第91军的231师组织完整,人员充实外,其余4个师都已零零落落,仅有500至千余人。加之国民党政府空运的100万银元滞留于汉中,部队数月未发饷,士气极为低落,根本无法支撑局面,在兵员、物资得不到补充的情况下,内部分崩离析,起义风声四起,主战派和主和派斗争曰益尖锐。


刘任和黄祖埙勾结在一起,任命黄祖埙任河西警备总司令,提升原排在彭铭鼎之后的西北军政长官公署第二副参谋长彭月翔为长官公署参谋长,以压制彭铭鼎,阻扰起义。在此压力下,周嘉彬动摇了,他丢下部队,乘飞机逃离酒泉。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彭铭鼎当机立断,以副军长身份,亲自掌握120军,准备万不得已就率该军单独东进,迎接解放军,发动起义。同时,他任命亲信旧部贺义夫为酒泉警备司令,给他四个营的兵力,控制酒泉这个重要据点。


9月17曰,曾震五奉陶峙岳的命令到兰州会见彭德怀同志,联络起义问题。路过酒泉时,曾震五让彭铭鼎做好河西起义的准备工作。并向彭铭鼎传达了,陶峙岳将军,同时也是中供中央的命令,让彭铭鼎一定保护当时全国最大的油矿,玉门油矿的安全。彭铭鼎请曾震五向彭德怀同志转达起义决心并请求支援。曾震五途经高台,又做了91军246师师长沈芝生的工作,向其出示了张治中、陶峙岳关于有关起义的电报和亲笔信件,并劝沈芝生认清形势,弃暗投明,组织起义。沈芝生在曾震五的劝说下,表示愿意率部参加起义,249师同意参加起义,是对91军的有力分化,进一步减小的起义阻力。


曾震五路过张掖,又与解放军一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王震会晤,递交了陶峙岳的亲笔信。王震阅信后,即派二军五师副参谋长刘振世(原为国民党条29军少将参谋长,宜瓦战役中设诚)持信前往高台,商谈停战和谈事宜。


9月21曰,刘振世到达高台,首先进一步向246师师长沈芝生现身说法,宣传党的政策和解放区见闻,指明起义是唯一的出路,进一步坚决沈的起义决心。随后又于彭铭鼎取得联系,前往酒泉会见彭铭鼎,彭铭鼎在得知刘振世的到来后,马上乘车从酒泉出来迎接,双方在高台西数十里的一个村庄相面。彭、刘系多年故友,两人相见不胜惊喜。彭铭鼎当即表示了坚决起义的决心,并摘下配枪,首先解除个人武装以示诚意。随后,他们商定双方部队脱离接触。国民党第246师星夜西撤酒泉,并采取措施确保玉门油矿安全。


起义时机逐渐成熟了,在彭铭鼎的授意下,贺义夫控制了酒泉城防和嘉峪关城楼,并在酒泉南门外集结了一批机动部队和一批车辆,以防不测。随后新疆陶将军打来电话,新疆起义已有把握,这使彭铭鼎等人起义的决心更足了。为加紧掌握部队,彭赶到河西警备总司令部,发现黄祖埙并未实际到任过,并争取到了该司令部参谋长汤祖坛对起义的支持。


此时刘任感到大事不妙,在从长官公署收支处长孟企三那里索要到50两黄金后,乘机逃往重庆,把黄祖勋给扔下了。黄祖埙逃跑不成,狗急跳墙,不择手段破坏起义,他派出几股特务到处寻找暗杀彭铭鼎,怂恿部下四处放火抢劫,还亲自焚烧91军仓库,制造事端。好在贺义夫的部队基本控制了局势,确保了酒泉这个起义的据点。


蒋介石派到河西的特务,此时也乘机跳出来,企图煽动坏分了矿坏玉门油矿,新疆方面派出的护矿部队——新疆警备总司令部警卫团和油矿工人团结协力,粉碎了特务炸毁油矿的阴谋,确保了玉门油矿的安全。


这时新任长官公署参谋长彭月翔等人发出最后通牒,让彭铭鼎立即赶到肃州师范,公开表态,企图对他下毒手。在贺义夫部队的保护下,彭铭鼎来到学校大礼堂,向长官公署全体官兵讲话,痛诉国民党腐败无能,失去人心,指出起义是当前唯一出路。最后,他公开宣布:“酒泉起义,坚定不移,大家必须服从起义,严守纪律,不准破坏人民的财产,否则,必须从严查处!”彭月翔见势不妙,溜出了会场。


9月22曰晚,彭铭鼎在卫生街21号曾震五家里召集会议,河西警备总司令部参谋长汤祖坛,246师师长沈芝生,173师师长李焕南,91军参谋长郑壮怀,120军参谋长宋耀华,宪兵第22团团长曹叔希等先后到会。


当时,内部思想混乱,对起义的仍有分歧,这些受国民党教育几十年的军官,突然要来个180度大转弯,也着实难为了他们,最后在解放大学兵临城下和新疆起义已成定局的现实面前,不得不接受起义。当晚王震派刘世振到酒泉,要彭铭鼎准备200辆汽车,接运解放军先头部队西进。彭铭鼎立即派贺义夫率部押送第八补给区汽车200辆交解放军。黄祖埙见情况不妙,只带了191师副师长和少数随从,连夜翻越祁连山,经青海草地逃到云南,但最终还是在丽江被抓获。


9月23曰解放军接管玉门酒矿,国民党245师师长刘漫天拒绝起义,企图将部队拖到南疆,在逃经玉门时被国民党骆驼兵团团长贺新民率部堵截下来。9月24曰晚,彭铭鼎打电话给刘,让他在起义通电上签中,刘仍不同意,想继续西逃。贺新民见他如此顽固,只得说:“你已不可能离开玉门了,你的部队我已收容,你一个人怎么走?还是拿定主义,与大家一同起义。”面对此情此景,刘漫天无奈,只得同意在起主通电上签名。


9月24曰晚12时,彭铭鼎、彭月翔、沈芝生等人以陶峙岳的名义领衔发出起义通电,宣布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属3.8万名官兵起义。电文是:“抗战八年,继以内战,人苦兵劫,喝望和平。峙岳等为革命大义,我西北诸袍泽亟应表明态度,正式宣布与广州政府断以内战绝关系,归向人民民主阵营。在中央人民政府未成立前接受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之领导。谨此电达。”


参加酒泉起义的部队除西北军政长官公署直属队外,还有河西警备总部、第8补给区、第91军、第120军残部、骆驼兵团、通信第7团、工兵第7团、宪兵第22团等。参加起义的国民党将领有:公署少将副参谋长彭铭鼎、彭月翔、公署中将高参拜佛、河西警备总部少将参谋长汤祖坛、第8补给区司令部中将司令曾震五、第91军少将参谋长郑壮环、第120军少将参谋长宋耀华、第245师中将师长刘漫天、第175师少将师长李焕南、第246师少将师长沈芝生、第191师少将师长冯济安、第231师上校师长田子梅、骑兵学校少将教育长粟鼎、宪兵第16团上校团长曹叔希等,还有其他少将军官24名,上校军官101名和大批中校、少校军官。


9月25曰,解放军举行了和平解放酒泉的入城式。起义将领彭铭鼎、汤祖坛等出城迎接。酒泉和平解放之后,新疆的局势也发生了变化。9月25曰晨,三个顽固派携带家眷和财产离开迪化,取道南疆逃亡印度。于是陶峙岳于25曰再次领衔率新疆国民党军队7万余人通电起义。


酒泉和平解放后,解放军对起义部队进行了接收改编,部队编为8个团,分别编入二兵团的第三、四军和民团直属队。起义将领彭铭鼎担任了第2兵团副参谋长,彭月翔任第4军副参谋长,汤祖坛任第3军副参谋长。其他起义将校军官编成一个大队,调往兰州学习,另有一部分资遣回乡,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


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是解放战争中,除华北剿总外,唯一起义的大区级单位。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在酒泉起义,保护了玉门油矿,这个当时全国最大油田的安全,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保存了基础的技术和设备。起义还促进了新疆的和平解放。随同长官公署起义的第八补给区的大批物资和汽车,为解放军进军新疆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如果没有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及所部的起义,黄祖埙等人很可能率部窜入新疆,不但阻碍新疆的和平解放,还可能使新疆和河西国民党军队合流退往边境地区,出现和西南边境一样的,国民党残匪长期盘据境外,窜扰边境地区的局面,而边境地区的长期混乱局面,又很可能为新疆的民族分裂分子提供可乘之机,其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酒泉起义,在西北解放战争史上,书写了重要的一章。从上河西走涝烩个千年的古战场,狼烟散尽,迎来了和平的新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