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最牛的美国驱逐舰--鱼雷射向罗斯福

aics520 收藏 1 263
导读:  二战中最牛的美国驱逐舰--鱼雷射向罗斯福   “威廉•D•波特”号驱逐舰留下笑柄:“别开炮,别开炮,我不是总统”   1943年1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苏联统帅斯大林聚会德黑兰,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巨头”德黑兰会晤。这次会晤意义深远。它巩固了同盟国之间的合作,保证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这次历史性的会晤险些未能进行。罗斯福总统、美国军方高级将领以及其他美国高层领导,在乘军舰赶往德黑兰途中,差点被一枚鱼雷来个连锅端!而让人不可思议的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二战中最牛的美国驱逐舰--鱼雷射向罗斯福


“威廉•D•波特”号驱逐舰留下笑柄:“别开炮,别开炮,我不是总统”


1943年1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苏联统帅斯大林聚会德黑兰,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巨头”德黑兰会晤。这次会晤意义深远。它巩固了同盟国之间的合作,保证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这次历史性的会晤险些未能进行。罗斯福总统、美国军方高级将领以及其他美国高层领导,在乘军舰赶往德黑兰途中,差点被一枚鱼雷来个连锅端!而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枚鱼雷竟是美军自己的驱逐舰发射的!


新手出征秘密护送“货物”


二战期间,美国海军建造了175艘“弗莱彻”级驱逐舰,“威廉·D·波特”号就是其中一员。1943年7月,这艘编号DD-579的驱逐舰加入美国海军,舰上的125名水手和他们的军舰一样,都是崭新的:大多数人从高中校园或自家农场直接爬上了军舰,他们甚至从来没见过海军军服!


没办法,这就是战争。新水手们只训练了短短4个月,就接到了出海执行任务的命令。这是一次极端重要和高度机密的任务:包括“威廉·D·波特”在内的3艘驱逐舰和另2艘护航航母组成护卫编队,护送“衣阿华”号战列舰前往北非。启程前,“衣阿华”号战列舰率编队所有舰只前往波多马克河口的切萨皮克湾,装载所要运送的“货物”。


很快,“衣阿华”号就看到一艘游艇从波多马克河里滑出来。见多识广的水兵吃了一惊:那是总统的“波多马克”号!总统游艇很快与“衣阿华”号会合。军官们纷纷聚到舷边,水手们则被拦在后面,不过他们的眼睛没被挡住:坐在轮椅里登上军舰的竟然是美国总统弗兰克林·罗斯福!接着,国务卿科戴尔·赫尔、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的高级军官和其他的政府高官都登上军舰。细心人数过之后发现,总共有80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挤上了这艘4.5万吨的战列舰!


“难道他们就是我们要护送的‘货物’!”水兵们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如果希特勒能把这支舰队摧毁,那他就中大奖了!”“货物”装载完毕。1943年11月12日,“衣阿华”号命令编队保持无线电静默,全速启航。“威廉·D·波特”号驱逐舰像一只刚刚学会游泳的小鸭子,跌跌撞撞地跟在编队后面,驶向北非的凯比尔港。在那里,罗斯福总统将与其他同盟国领袖进行第一次高级会晤。


一路洋相全新“威利”惹乱子


水兵们喜欢把“威廉·D·波特”称作“威利”。里外全新的“威利”一起步就惹了乱子:从母港诺福克海军基地出发赶往切萨皮克湾时,锚被旁边的一艘军舰绊住。大力拉扯之下,重重的铁锚总算破水而出,但“邻居”的护栏、救生筏和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却被它“顺手”扯坏了。尴尬的威尔弗莱德·沃尔特舰长只来得及向对方简单地道了个歉,就急急忙忙地赶去找“衣阿华”号了。


谁知道,这只是“威利”号一路洋相的开始。编队经过一片德国潜艇时常出没的危险海区时,突然从水下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军舰官兵们绷得紧紧的神经立刻找到了发泄口:飞机升空,声呐入水,深水炸弹被推上发射架,军舰全部实施反潜机动。一阵折腾过后,“威利”怯生生地发出信号:没有潜艇,爆炸是自己舰上的一枚深水炸弹不慎掉进水里引起的。


众舰怒目,却也发作不得。片刻过后,惹乱子的“威利”终于遭了连串报应:先是一排反常的大浪卷过甲板,卷走了舰上的一名水手;紧接着,动力舱又出了毛病,军舰暂时失去了动力,跟随编队本来就很吃力的“威利”这回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看着自己的兵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如此洋相,“衣阿华”上的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J·金上将坐不住了。沃尔特舰长感觉到了顶头上司的怒火,不得不加倍小心翼翼起来。


“登峰造极”鱼雷射向罗斯福


不过,“威利”上上下下越小心,倒霉事儿就越喜欢找上门来。出海两天后,“威廉·D·波特”号驱逐舰又惹出来一个“登峰造极”的大乱子。


11月14日,编队驶近百慕大海域。“衣阿华”号战列舰舰长决定在这里让总统和高官们解解闷儿,演示演示自己的战舰如何防御敌人的空中进攻。准备过后,几只巨大的气象气球被释放到空中。“衣阿华”号上凡是能对空射击的舰炮都对准了它们猛轰。罗斯福总统在甲板上看得兴致勃勃。


5公里外,“威利”号的沃尔特舰长和手下的水手们也看得心痒难耐,他们也很想挤过去凑凑趣儿,但无奈自己总惹乱子,只能在外围放放哨。上帝也许看穿了“威利”的心思,特别让几只气球从“衣阿华”编成的火网中漏出来,慢慢飘进“威利”号的射程。


“机会来了!”沃尔特舰长大喜,立即命令水兵们各就各位,向气球射击,并同时进行鱼雷发射训练。“能不能翻身,全看这次了!”甲板上的炮位上,水兵们专心地轰击飘浮的气球,甲板下的鱼雷舱里,两名水兵开始进行鱼雷发射操作。


像往常一样,他们先得为鱼雷找个目标。“衣阿华”号当然是首选,因为它又大又明显。然后,他们得把鱼雷发射管里的推进火药拿出来,因为这只是训练,不需要把鱼雷发射出去。一切准备就绪。沃尔特舰长命令:“鱼雷一,发射!”短暂的停顿过后,鱼雷舱里传来两名水兵的回复:“发射完毕!”接着是“鱼雷二,发射!”和“发射完毕!”两枚鱼雷的训练发射都正常,但“鱼雷三,发射!”收到的回复却不是标准的“发射完毕”,而是两名水兵夸张的“呜喔……”声!紧接着,甲板上所有的人都发出了惊讶的喧哗:一枚鱼雷竟窜入水中,直奔“衣阿华”号而去!


“这两个该死的家伙,肯定是忘了把发射管里的推进火药拿出来!”惊恐的沃尔特舰长盯着那枚塞满炸药的鱼雷,一边恶狠狠地咒骂着两个鱼雷兵,一边上蹿下跳地想办法。理论上,那枚鱼雷最多只用两分钟就能跑到“衣阿华”身边,到那时,就算它是战列舰恐怕也得死翘翘了!


沃尔特命令立即向“衣阿华”示警。由于编队严令不准使用无线电,警告信号只能用灯光发出。谁知忙中出错,新入伍的信号兵慌乱中把信号错发成了“水中有鱼雷,正远离你方而去!”再发一次,却又成了“‘威利’号全速离开!”


看着离“衣阿华”号越来越近的鱼雷,沃尔特头上冷汗淋漓。他决定豁出去了,用无线电通知“衣阿华”!“‘狮子’,‘狮子’,右满舵!”“威利”焦急地呼叫“衣阿华”的代号,直接向它发出指令。“衣阿华”号上的无线电员听到居然有人打破禁令用电台呼叫自己吓了一跳,以为是编队的某一艘驱逐舰在警告自己遭到了德国的埋伏:“请重复,说明你的身份!敌人的潜艇在哪里?”


心急火燎的“威利”号可没时间跟他磨嘴皮子:“‘狮子’,水里有鱼雷!右满舵!快,快,右满舵!”但这次“衣阿华”没有再跟“威利”废话,因为舰上的瞭望哨已经观察到了水中的那条“大鱼”!


“右舷有鱼雷!不是演习!不是演习!右舷有鱼雷!”“衣阿华”上一片大乱。反应迅速的舰长命令向右急转弯,加速脱离!舰上的警报器鬼哭狼嚎,水兵们纷纷扑向自己的救险位置;同时,舰上的长枪短炮开始向鱼雷拼命倾泻弹雨!罗斯福总统的贴身警卫紧紧地扶着总统的轮椅,眼睛死死地盯着越来越清楚的鱼雷。一名警卫下意识地抽出手枪,向鱼雷的方向乱射。


苦着脸的“威利”号舰长和水兵远远地瞧着人仰马翻的上司们,欲哭无泪。不过谢天谢地,“衣阿华”号肥胖的身躯转了一个完美的弯,与鱼雷擦肩而过。“轰”的一声,鱼雷在“衣阿华”的航迹中炸起了一股冲天水柱!


沃尔特舰长和他的水兵们总算缓过这口气来。但对他们来说,事情还远未结束。狼狈的“衣阿华”号重新回到编队中,气急败坏的把所有大炮都指向小小的“威利”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任何解释都无济于事,“威利”号被命令脱离编队,前往百慕大地区的美国海军基地接受调查。在那里,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欢迎”了上岸的“威利”号船员,并把他们全部逮捕,这可是美国海军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


还没结束炮打司令又添笑柄


“威廉·D·波特”号驱逐舰就这样出了名,凡是与它相遇的舰只都会跟它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别开炮,别开炮!我不是总统!”海军当局认定鱼雷事件是意外后,决定把它派去执行一些不会给别人造成太大伤害的任务。于是“威利”号不得不到没人注意的地方去守海岛。


舰上的水兵拼命工作,为的是挽回自己的名声。但事与愿违,在风平浪静的守岛任务中,它还是捅出了娄子。一天,一名水兵喝得醉醺醺地回到舰上,非要用舰炮打上一发炮弹不可。众人拦阻不及,醉汉竟真的爬上了127毫米舰炮的炮位,“咣”的一声将炮弹打出炮膛,动作干净利落。炮弹呼啸着飞向远处,不知所踪。


第二天,岛上的守军司令怒气冲冲找上门来。这时“威利”号上的人们才知道,醉汉打出去的炮弹竟落在了司令家院子里。巧的是,司令和手下的军官、家属正在院子里聚会。从天而落的炮弹把他们弄了个灰头土脸,所幸没有人受伤。唯一受到伤害的是“威利”号,炮打司令又给它多添了个笑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