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日军青睐光头女 荷兰妇女披露慰安妇经历

核心提示:她起初以为,如果自己看起来很丑陋,男人就不会感兴趣,所以她把满头秀发都剃光了。但这反而使她成了日本军人好奇的对象。据说,甚至连日本医生也加入了性暴力的行列。


“你问我怎么克服这么可怕的经历?我现在还经常做噩梦。说克服,其实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种痛苦会一直跟随到我死。对我来说,战争还没有结束。”


这番话是现居住于澳大利亚金斯伍德的荷兰人雅恩。鲁普。沃海勒耐说的。今年84岁高龄的沃海勒耐在19岁时被日本军队强行抓走,过上了慰安妇的生活。


美国议会史上第一次“日军慰安妇听证会”将于15日举行,届时,沃海勒耐将与身为军队慰安妇受害人的两位韩国老妇一起出席提供证言。


欧洲妇女也沦为慰安妇


沃海勒耐7日接受《东亚日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开诚布公地讲述了自己60多年前的悲惨境遇,以及当时发生的事情给自己后来的生活留下了怎样的痛苦。很多人都认为,被日本帝国主义强行抓走的慰安妇大都是亚洲女性。因此看来,沃海勒耐的证言可能会产生不小的冲击和影响。


沃海勒耐出生于荷兰的殖民地——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她的父亲是一名技术人员,在普兰塔寻农场工作。沃海勒耐曾经是在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中快乐成长的美丽少女,但1942年3月,她和母亲一起被侵略爪哇岛的日本军队强行抓到了安巴拉瓦的强制收容所。在收容所中艰难度过3年半时间后,她又于1944年被抓到了军队慰安妇收容所(Comfort station)。


“对于女性来说,第一次性经历具有很重大的意义。但我的第一次却是性暴力,而且还是在慰安妇收容所中……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些遭遇给我的人生留下的屈辱和精神创伤。”


她起初以为,如果自己看起来很丑陋,男人就不会感兴趣,所以她把满头秀发都剃光了。但这反而使她成了日本军人好奇的对象。据说,甚至连日本医生也加入了性暴力的行列。


在地狱般的慰安妇收容所中度过了3个半月后,沃海勒耐的身心完全崩溃,后来她被转移到了普通收容所。经历同样的遭遇、身体完全崩溃的100多名荷兰女性被收容在那里。日本军方警告她们说:“如果你们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就会被杀死。”这种地狱般的收容所生活终于在3年半以后,因日本战败而宣布结束。


战后致力于揭露日军暴行


“从慰安妇收容所中返回以后,我如实对母亲讲述了自己经历的事情。母亲听后悲伤绝望地搂着我痛哭,同时嘱咐说,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些事。我向她答应这样做。”


但是,沃海勒耐终于在1992年透露了一直都藏在心里的伤痛。当时,在南斯拉夫内战中女性遭受性暴力的新闻令全世界震怒,电视里还播放了3名韩国的慰安妇受害者在公开场合和日本政府做斗争的新闻。


沃海勒耐把一直秘密保管的,记录自己在收容所中经历的遭遇的文章寄给了两个女儿。女儿们读了母亲的手迹后,痛苦不已,并来到母亲那里搂着母亲痛哭。


后来,沃海勒耐不断参加在世界各地举行的慰安妇相关活动,揭露日本的野蛮暴行,为帮助在战争中遭受性暴力的女性贡献自己的余生。日本政府推出赔偿金性质的“亚洲女性基金”时,沃海勒耐断然拒绝。“我们想要的不是‘慈善’,而是‘恢复人类的尊严’。两年前访问日本的时候,我曾受到巨大冲击,因为,这一带日本高中生完全不知道日本帝国主义的残忍暴行。日本政府应该严肃道歉,并告诉正在成长的下一代真实的历史。”


未曾访问韩国的她自豪地说:“我有很多韩国朋友。”“几个月前,几位韩国的慰安妇受害者来到了我家。虽然语言不通,但很快就建立了友谊。”她说,我们能够感知对方的感受。


收容所遇见终生爱人


她于上周收到了美国议会发来的作为证人出席听证会的邀请。在被问丈夫是否会陪同前往华盛顿时,她笑着说:“我丈夫已经在11年前离开了这个世界。”


当年战争结束以后,沃海勒耐在收容所内遇见了丈夫鲁普。他是驻当地的英国军人。在日本帝国主义战败后,执行保护收容所免遭恐怖分子袭击的任务。他们在英国生活,然后于1960年移民澳大利亚。


当记者问及她是否对丈夫说起自己的不幸遭遇时,“结婚前就说了。丈夫静静地听。呆呆地留下了眼泪……后来,我和丈夫一次也没再提这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