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经典:一位现役解放军军官的肺腑之言 ZZ

farthestar 收藏 62 9847
导读:先做个自我介绍:本人一名解放军军官,九七年高中毕业考入某军种指挥院校。零一年毕业,分配到云南工作两年后杀回母校读研究生。现在中尉军衔,月收入1136元(如遇过节可多100元总政发的过节费)。   高中毕业时,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军事院校,从小受老军人父亲影响。我的老父亲66年兵,四年后士兵转业(那时叫转业,还给士兵分配工作,现在有的地方也分配,但太少了),前年失业在家。父亲经常对我说他在部队的种种故事,有苦有乐,有光荣有失败。但那种自豪,那种留恋让我终生难忘,因此我初中时就打好考军校的主意了。

先做个自我介绍:本人一名解放军军官,九七年高中毕业考入某军种指挥院校。零一年毕业,分配到云南工作两年后杀回母校读研究生。现在中尉军衔,月收入1136元(如遇过节可多100元总政发的过节费)。


高中毕业时,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军事院校,从小受老军人父亲影响。我的老父亲66年兵,四年后士兵转业(那时叫转业,还给士兵分配工作,现在有的地方也分配,但太少了),前年失业在家。父亲经常对我说他在部队的种种故事,有苦有乐,有光荣有失败。但那种自豪,那种留恋让我终生难忘,因此我初中时就打好考军校的主意了。


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军校!我偷着乐了好几回。


但到军校的第一天晚上,我就在被窝里哭了,那是无声的滂沱。因为我第一天站军姿就把腿站得不能打弯,走路像个木偶(不怕大家笑话,小时踢野球把腿踢成微O,但绝对符合军检标准,呵呵)。当天晚上我就打定主意一毕业就转业,离开这个“鬼地方”?好幼稚!部队这个地方绝对改造人,不服不行。在历尽千辛万苦,掉了好几次眼泪之后。总算我这个问题兵成功能转变成一个合格的军校学员了。我爱上了部队。从些之后,我当骨干,入党事事走在前面,成了一名优秀学员(有点自夸,哈哈)。


在单调、枯燥的四年军校生活中,我们既经历了地方大学的几乎一切,又有我们自己的回忆。我曾站岗晕倒,摔掉六七颗大牙,下巴缝了五针,虽然门牙没有摔掉,但使本来就困难的我更加有点……嘿嘿!我也曾在九八抗洪中爆过皮,烧过裆,啃过压缩干粮,连续站八小时夜岗,不过没有成为李向群,让你们失望了,有点对不起“新时期最可爱的人”的称谓。不过我在军校时也搞过黄昏恋!对!你猜对了,随着我分配到云南,短暂地结束了,哈哈!


来到云南,又一番天地开始了!


乍来到部队,我曾差点与手下的一个班长打了一架,吊兵一个!可吊归吊,一到正事时,他绝对不会含糊。他们真的很纯朴,很实在,有他们在你身后,你心中会像山一样稳重!我喜欢给他们讲典故,读诗,教英语,教数学,教电路……喜欢与他们一起踢球,看他们笑,与他们一起骂娘。当你给予他们一分,他们会用十分来对你。可惜我三个月后调到机关了。但当我偷空跑到连队,他们都会热情上来说:“*(我的姓)排,回来了!嘿嘿……”


我曾进场训练,天天与苍蝇争食,曾经历过某种我们的国产新型武器发生的事故,其实哪个部队不是这样呢?有些国产武器就像瓷器一样(陆海空二炮哪里都有一些)。一动就出问题。你可知道我们部队从部队长到小战士为了让手中的武器装备形成战斗力费了多大力,有的小战士也就小学毕业吧,要让他们学习大学才学的行列式,要让他们把跑电路图,要让他们背复杂的数据、参数。但他们做到了,而且有的绝对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当然,也有形式主义,花架子,因为我们的有些武器性能达不到啊,只能从权,也有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的训练。但我们有什么办法。我想在这里恳求一下那些武器设计与制造人员们,为了那些还是孩子的战士,为了你能有一个真正安定的生活,造一些真正过得硬的武器吧!我知道你们也很困难,好久没有接到这么多订单了,各军种都有,是可以把好多年的福利都搞定了。少赚点钱,好吗?我给您们敬礼啦!


我曾经历过扑灭山火,几百官兵,从参谋长到列兵都用树枝、衣服打火苗,用铁锹挖隔离带,人人衣衫褴褛,人人黑张飞,人人饥渴难耐,可是要在夜里守山防止死火复燃。云南的或到过云南的人都知道什么是云南的夜,即使夏天,都可以把人冻得发抖……


我在新干部培训班结训时与我们的部队长喝过酒,四十来看上过说六十都有人相信。头发斑白,满脸皱纹啊!能不老吗?要想着打仗的事,要为手下几千号人着想。上次事故,如果处理不好是进监的事!


当然,还有许多我不想看到的事,楼上的朋友都说了很多,也许我的部队没有那么严重,但部队就是一个小社会,应该差不多。有一点要申明在部队那些既得利益者绝对很少,不会超过百分之一,但恰恰是这百分之一却是与地方接触最多的群体,所以可能会让地方的关心我们的人一些假象。


云南是一个服务业比较发达的地方,而且也是贫富差距看起来很大的地方,我没有贬低云南的意思,我很喜欢云南这个地方,但事实是这样。单位机关所在的县城也是一个旅游城市,******,余下的不用说了。当然我们军人中也有,有人就把那些人叫做“绿头苍蝇”。我还记得我的参谋长曾在开会时以一个老兵的身份大声疾呼及以一个首长的身份严肃纪律。


云南可以说把“老少边穷”四个字占了三个!来到云南有时才能体会到什么是穷,我知道他们有人一辈子没有看过一百元的钞票,他们有人一年到头都穿着塑料拖鞋到处走,要知道云南的冬天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热,尤其是晚上。他们中还有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自已生活的坝子。他们的孩子有很多是绝对不会上学的,女孩子可能十四岁就结婚。还记得江总书记有一年春节前视察云贵中的一个镜头吗?老人家走进一户用茅草搭的四面透风的人家,用勺子从黑乎乎的锅里舀起一点送到嘴里吃。也许这是那个人家所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这就是云贵,就是云南。每次外出我都庆幸自己不是他们中的一员,我悲他们的境遇,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曾想把我工资省一点分他们一点,我曾想我每月拿出一点钱供一个贫困儿童上学,但我做不到,因为工资还不够我一个人花的。我只能在他们受灾时尽量多出一点力,多捐一点钱。 在云南的二年多时间内,我没休过一天假!在科里时,我是值班时间最长的一个人,个中滋味,只有经历过才知道!


后来我走了,我考了研究生。回到母校,想着可以放松一下,关起门来学习了。然而我错了。


现在,我读的是军事指挥类的研究生,是软科学,综合性门类,什么都要学,什么都不精通。这个专业到了地方是绝对没有用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真文凭的假研究生吧!嘿嘿!


来到这个大城市,我的工资没有涨,认识了许多新朋友,但也把老战友的关系带过来了。我要学习,我要与同学、朋友相处,我要与老战友联系,我要帮老战友办一些只有在大城市、学院才能办的事,我要接送来学院短期培训的老战友、老领导。这都要什么?钱!不,还不仅仅要钱,还要精力!


本科毕业三年啦,我算了一下,按平均每月收入1100元算。我总共收入不到4万元,交通费大约五千元,电话费七千元(是多了点),日用品五千元,学习五千元,为家里三千元,还有应酬大约一万元。就这么多,我现在还欠着别人一千元钱。还没有算上以前与女友的花销,这可能都算在其他里面啦,因为我不想列出来。这就是我的情况。


好了,终于把这个大帽子揭掉了,该进入正题了。


其实,我只试图站在一个公正的角度说一说话。想告诉那些关心我们真的军队是什么样子,你们也可以让我们了解真正的军营以外的世界嘛。


我们军队是有一支光荣传统的队伍,更是一支有着无数荣誉的队伍,每个军人都无比珍视军人这个称谓,这不包括那些败类。曾几何时军人、军队在人民的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神圣啊,当战争爆发时,当灾害发生时,在事故现场,在案件现场,几乎都是军人冲在前面。我们中的每个人都真心想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捍卫这个地位。那个时代的军人可以如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可以如无数老山英雄只身坚守猫耳洞数日、数周,可以如梁三喜牺牲时身上装着的是家里的欠帐单,可以如徐洪刚只身斗歹徒……我们可以承受被许多人叫做傻大兵,叫做穷当兵的……我不想争辩,因为我们习惯沉默,我们习惯忍受。朋友,你知道我的几个战友在商店看衣服不买,被人骂,不还口,回来时的那种雷霆之怒吗?他们是真的不想伤害你们啊!他们习惯于做,用行动来证明,只是现在机会很少。


现在的时代在变,各行各业都在变,军队也在变,更需要变??国无军不固。无论思想还是任务。我们是在变,只是有的你们不知道,有的你们看不惯。我们为了适应新时期军事斗争准备,打赢未来战争,保卫国家,转变观念,改变战法,努力学习,辛苦训练,你们不知道吧。为了改革开放,小平同志提出军队要忍耐,我们无条件服从了。从装备到待遇几乎十几年没发展。现在情况变了,我军必须跨越发展,不然无从完成保卫国家的任务。必须更新装备,好我们让更多的军费更新装备。我们要手中的剑更加锋利。


另一方面,我们的待遇问题呢。请容我细细地说。如果按全国平均来说,是中等偏上,全国平均是多少?六、七百吧。这样看,真的,我们军人的工资真高啊。我的家里我父下岗后打工,我母教书,他们一个月的收入总和与我差不多。是啊,真的不错!与广大中西部,与广大工人、农民兄弟们比我们是应该知足了。


其实,我们军人无论身处何地,驻地的经济状况无论怎样,生活水平如何,我们的生活方式都差不多,别人结婚礼金都是一百,战友生孩子礼金也是一百……我们有自己的一套生活,不完全与地方一样。我们每一次探家都差不多花五千元,我上述的那笔帐都算内的。算来我只探过一次家(寒暑假不算)。我是比较省的啦。好多人真的不敢外出,不敢探家,尤其那些家属随军又有了孩子的军人,不敢回家看父母。如果说军人变了,我只能对你们说出实情,他们是被现实的许多问题逼得比以前关注自己一些而已。现在举国上下都在说实现自我,关注自我,为何我们军人就不能多一点点关注自我的生活状态呢?难道这就让朋友们受不了?


现在军人是变了,有两种分化。


我先说非主流的。那就是部队的一些人做了让人不齿的事。有贪污受贿,有灯红酒绿,有投敌叛国的。太让人痛心了,可是就是这些人有意无意、有形无形中破坏了部队的形象,部队是应该整顿一下了。但这些人在部队占了多少呢?不足百分之一!有句话是兵都是好兵,就看怎么带,人谁能没有错?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好兵,只是一时迷途了。


那主流的呢?都是在岗位老老实实干活的人。注意我没有说踏踏实实,因为他们不是不想踏踏实实,而是无法。现实问题都在压着他们。不可否认,我们有一部分人都在与高收入阶层比,认为我受这个教育,受这个苦,我奉献这么多年,而我的待遇这么低,是为何?但更多的人是真的无法过一个稍微好一点的生活。好像楼上一位战友开玩笑说的,我们找对象要找一个家在城市有房,有钱的,这样我们可以省心啊。但堂堂七尺男儿,谁想这样啊,你们能理解说出这个玩笑时的辛酸吗?美军中军官最低的是海军陆战队,他们的最低工资前两年大约是一万八千美元。但在美国也属于真正的中等收入。也许我真的不能与国力雄厚的美国比,但他们的最低工资者可以让家过的很好。有兴趣可以查一下美军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个会更加懂我的意思。再拿美海军陆战队做例子,虽然他们工资最低,但他们却是美军、美国人心中最受欢迎的兵种,他们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最高。因为他们有荣誉,他们宁愿要低工资,也不愿离开这个团体。但现在呢?看看我们的军队,有事时想起我们,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宗旨。但请你们在没事的时候别忘记我们,你们可以不给我们加工资,但请多尊重我们一些,别再给我们白眼,别再叫我们“穷当兵的”好吗?我们会很伤心的,虽然你们不知道。现在我们这些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军官有多少人心浮动呢?我不好意思说,怕你们不相信!更怕你们害怕!但军事上规定一支部队如果减员超过30%,她就完全丧失战斗力,要退出战斗序列,进行整编。而我们都是军官,这是什么概念!如果是一两个人这样,可以说是个体问题,如果一个群体这样,难道全部都是这个群体的错吗?难道就要受不了,以为我们想分你们一杯羹吗?说句心里话,我们大部分人来部队都是冲着军人这个神圣来的,如果国家需要,我们可以再忍耐我们的拮据,我们可以多一点忍受我们的清贫。但请给我们多一些尊重,多一些理解。

或许你们真的还会再说我们军人现在没有奉献精神,没有素质了。不想说那些军中败类了。我也不想说抗洪,不想说山火,不想说事故了。我想说几个小事。


每当我坐在这个城市的公交车上,我就有一种期待,千万别有两个老人同时上车,因为我只有一个座位,我无法同时给两个人让座。如果真有两个老人同时上车了,我就又开始期望谁能让一个座给老人家……有时我真的不敢座公交车,有时我干脆就不坐,有座位也不坐。如果有一个人给老人家让座,那他百分之三十是军人,朋友们你们可要知道,军人出来的机会很少啊。一辆拥挤的公交车公有一个军人的概率是多少啊?朋友当你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车上没人让座时是什么滋味?我们也是会老去的啊?现在还有谁能像我们军人这样自觉,不,应该叫条件反射式的让座?请别叫我们傻,好吗?


前一些天的一个周六,法国“巡逻兵”飞行表演队来这座城市演出,这次表演,没有对外售票,所有的票都以赠票的形式发给所在城市的各大党政军单位。全场七万人,我们军人大约有三千人,大部分充当维护秩序或观看区的边界线。播音员频繁地请求人们不要随地乱垃圾。可是当结束时,朋友,观看区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壮观”!遍地的白色,把灰色的水泥几乎都掩盖完了,唯一能看成片的灰色的地方是我们军人的边界内,简直没有垃圾,有的只是一些从旁边吹来的几张报纸在地上翻滚!当时播时员通知军人全体留下,旁边的群众说道,军人要留下来打扫卫啦。朋友你可知道,当我们留下时,法国记者的摄影机正在拍摄这个白色的场地,正在拍摄场地上整齐地坐着的我们!我们的脸当时在发烧啊,朋友们!你可以不知道,我们这些军人里面有一年的列兵,二十年几年的中校、上校、大校啊。以他们的级别,以他们的年龄还要为别人维持秩序,我想不通,只能用他们也是军人,在军校学习,他们也只是普通的一个学员来安慰自己。还有许多在学院工作的军官本来周末休息陪着老婆孩子来看表演,他们可以不受约束。但听到广播后,他们中的大部人都回来了。为何?


与我一年入学的一位师团职研究生,他在部队是作训科长、营长出身(我们的部队营长比科长高,科长正营,营长副团),现在中校副团,他们回去就是要到位置上的人。有一次与我讲他才四岁的孩子小时候居然不认识他时,眼睛居然红了。我是与他一个部队出来了,他在部队可是火爆出名的。可现在……英雄气短啊!对子女亏的太多了。一年在家几天啊。在部队流行了几代的话:献了青春,献子孙。好多军人由于工作忙,没有时间管孩子,造成了多少遗憾,他们的孩子学习不好,不少人学坏,难道是他们的孩子笨吗?不!军人,尤其军官这个集体的整体文化素质应该在全国的前列。他们的孩子呢?却不尽人意。他们随着你父亲来到山沟,没有什么条件,这是他们的悲哀,他们父辈的悲哀,难道这都是应该的?


说的太多了,有点累,有点乱。


这些现状是什么造成的。我不想指摘,我只想让大家思考,让大家理解,让大家体谅,爱党、爱国、爱社会不是一句空话,我们都要付出。我们军人都爱军营,都是热血之人,我之所以写这些,是因为想让你们真正理解我们,为何老山人能喊出“理解万岁”的口号?当喊出这句话时心里的无奈是谁能理解得了的?我们!只有我们才能真正理解!难道还要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吗?假如你们能理解我们军人的奉献与清苦,为何不能由理解再前进一步,理解我们追求一点美好的、稍微宽裕的生活呢?有时我会这样想我的收可以不高,我的地位可以不高,但如果能把军人的抚恤金提高到一定程度好,这样至少可以把身后事做好(极端了)。


的确现在下岗、三农问题比我们更严重,我们难道就不关心吗?如果能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宁愿再次勒紧自己的裤带,要知道他们才是我们现代化的最大的买单者。你们能吗?


能来这里看的人,我想大多都是有思想、有能力、关心我们国家、军队的人。那让我们不要相互谩骂,平心静气的交流,交换思想而不是骂人的方式。我们也想了解真正的社会。位卑也不能忘记忧国家呀!


说了这么多,我一点也不想乞求什么人来理解我们、同情我们。理解的理解,同情的同情,谩骂的人一样也会开口。我只与负责任的人交流。我更不想求那些既得利益者分一杯羹给我们。无论如何,太阳依然会升起,我依然还身着国防绿,我面前有强劲的对手,我身后有可爱的祖国。我依然会默默无闻,我依然会老老实实。我只知道,如果我老去,我会最喜欢给我的子孙讲我的部队生活;如果我牺牲,我会在死去的一瞬间,回忆部队的点点滴滴。


夜深了,我刚吃了晚上从饭堂买来的凉馒头,就着“老干妈”挺幸福的!呵呵!


记得有句话:“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让我们务实地为祖国的真正强大努力吧!我真希望我们的大道能在我们手上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