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位春兰NCL3200型中重型卡车的悲惨生活

沂蒙老区人 收藏 0 195
导读:[face=黑体][/face][size=10][/size]南京春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造假卖假,老区人们受害系列新闻报道之七: 一位春兰NCL3200型中重型卡车车主的悲惨生活 在这47名春兰牌重型卡车的用户当中,其中一位车主叫作朱振国,是所有的春兰车主当中最为凄惨的一位。 朱振国,今年37岁。老家是临朐县五井镇朱家庄村。这里是沂蒙山区北麓和鲁中山地南麓的交界处,地面是坑坑洼洼,是一个靠天吃饭的农民家庭。在他正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他的父亲出一场车祸,前额头骨粉碎性骨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京春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造假卖假,老区人们受害系列新闻报道之七:

一位春兰NCL3200型中重型卡车车主的悲惨生活


在这47名春兰牌重型卡车的用户当中,其中一位车主叫作朱振国,是所有的春兰车主当中最为凄惨的一位。

朱振国,今年37岁。老家是临朐县五井镇朱家庄村。这里是沂蒙山区北麓和鲁中山地南麓的交界处,地面是坑坑洼洼,是一个靠天吃饭的农民家庭。在他正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他的父亲出一场车祸,前额头骨粉碎性骨折,在益都中心医院作了开颅手术,一块塑料板代替了他的头盖骨。此后,老父亲虽然没有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但是,神情却从此变得一场暴烈,稍不如意就要破口大骂。更可怕的他的精神一会糊涂,一会清晰,原本健壮的老父亲从此成了一位残疾人。朱振国只好初中毕业之后,就辍学在家,后来在一个亲戚的帮助下,到离家60里路左右的一家汽修厂干临时工,以补贴家用。两年后,他唯一的弟弟朱振华也初中毕业,去一家缫丝厂上班。这一时间,弟兄两个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每月也还有进钱的门路,无论是老父亲的病情还是爷爷奶奶那里,都还能应付得来。

后来,朱振国离开单位,和妻子一起到了临朐县城,租下了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房子,开起了金杯、北京吉普等汽车配件门市。因为他所经营的配件正宗,价格又公道,加上他本身又懂维修,换件什么的也都免费操作,所以生意很是不错。手里也就渐渐的有了一些积蓄。家庭经济的拮据状况,也渐渐的有了改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1993年的夏天,朱振国的弟弟不小心摔伤了坐骨神经,在花完了六万多元的医疗费之后,朱振华的生命倒是保住了,但是他却从此再也离不开双拐了。等弟弟拄着双拐离开医院的时候,朱振国已经是花完了所有的积蓄,并已经借下了两万块钱的外债。后来,在父母的催促下,朱振国带着自己的弟弟北京、济南、潍坊等各大医院四处求医治疗,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站起来,但是除了花掉一笔笔的路费和治疗费之外,他还是只能依靠双拐来支撑自己的身体。后来又投资给弟弟开起了一个小卖部,以养活自己……

2002年,眼见老的品牌已经渐渐的退出了市场,生意也日渐萧条起来。朱振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家里的房子需要修缮;残疾的弟弟岁数也大了,作为老大哥,总不能眼瞅着自己的弟弟打一辈子的光棍吧?大脑受到伤害的父亲,神志更加糊涂,身体更是日渐衰弱……年迈的爷爷奶奶,也需要自己代替父亲去照顾、去孝敬他们……一想到这些,他就再也坐不住了,急急的想找寻到一条新的生财之道,以照顾身边的亲人!以承担起自己作为儿子、兄长的责任来!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又经过他详细、慎重的考察,他决定和朋友一起加入到运输行业。他以为凭借自己对于维修技术的知识、凭借自己的勤劳肯干,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于是他东借西凑的筹足了首付的6.5万元,然后贷款22万元,于2002年4月5日,从潍坊市百域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购买了一辆春兰牌NCL3200型自卸车,跑起了运输。结果原本指望着能帮助自己发家致富的梦想,随着春兰牌NCL3200型自卸车的开动,他自己也从此掉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当中!

开始的几个月,也确实是能挣钱,但是刚刚用了没有几个月的新车,便开始接连不断的出现一些小的毛病,把车开到定点维修厂,好不容易等到车辆修好了,用不了几天,车还是继续坏。开始还是些小毛病,后来车辆出现的毛病就渐渐的严重了起来,而且也都集中出现在汽车发动机、变速箱和车架上。

采访中,一说到“NCL3200型春兰牌自卸车”,朱振国就扳着指头说:“我一个月的银行贷款利息将近7000元,养路费将近3300元,2个司机的工资是每月6000元,这还不包括他们吃住的费用!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只好在定点维修厂耐着性子等下去。好不容易盼着车修好了,可以上路了,但是刚刚跑了个三五天,或者是七八天的时间,汽车还得要趴窝,只好再次开进汽修厂,停运维修。一个月下来,仅修车一项所占用的时间,也得个10天半月的。据我所知,最惨的一个车主,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在汽修厂里待了20天!你说这还不待急死人?!我平平常常一个月的维修费,就在7000元左右!我最多的一个月,维修费到了10000元左右!越到后来,维修的次数越多,维修的时间越长,费用也就水涨船高!自从车开始出毛病后,别说是挣钱了,月底一算账,那个月都要搭进去个三五千块钱!几个月下来,四处借钱还上银行贷款和交上养路费,汽车维修费、司机的工资,就更难张罗了。有些经济实力稍微差一些的车主——”

朱振国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妻子小韩说道:“你就别说那些实力差一些的了,你就说说我们吧。”说到这里,小韩的眼圈一红,哽咽着说道:“没买这个春兰车以前,虽然照顾着这么一大家子人,觉得手头上有些紧张,但是也没有欠下别人多少钱,亲戚朋友在一起,也不觉得欠人家的情,还能平起平坐的。回去一家人老老小小的见了面,嘻嘻哈哈的也像是一家人。现在倒好了,自从买了那个‘祸害’(春兰牌自卸车),这个家算是完了!第一次一把拿上的那65000块钱,都是亲戚朋友那里三千五千的借来的。本来指望着那个车帮着我们能挣点钱,让家里宽快着一点,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车把我们一家人祸害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挣了三四个月的钱,就开始不住的修车花钱。后来我是到处帮着借钱去交银行贷款、养路费、修车费和司机工资。其中有几个月,我都是借的私人高利贷!你看看,你看看……”她擦了一把眼泪,用手指点着四周说:“你看看现在,让那个‘祸害’给祸害的我们现租了这么一间房子住着,怎么着也不能耽搁了孩子上学呀。自己的家不敢回去住,银行、公路局、保险公司都把我们给起诉了,一旦让他们给逮住了,还不起钱就去坐牢,你说我们还敢回去住吗?别说县城的家不敢回去,就是在老家的那个家也不敢回去了!特别是到节令上的时候,他们就在家门口等着我们。你看看我们现在过的是个什么日子呀?孩子的衣服不敢买,你说现在的孩子,哪里还有穿带补丁的衣服呀?可是俺那孩子就穿带补丁的衣服!假期里谁家的孩子不去上语文、数学、英语等补习班?俺家的孩子上不起!人家的孩子报名学音乐、学舞蹈、学乒乓球等兴趣班,俺没有钱,俺孩子就什么也没有学,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对不起孩子!现在亲戚不是亲戚,朋友不是朋友,整天的就像躲土匪、躲国民党一样……”小韩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朱振国的女儿朱瑞雪,现在是一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看到哭泣的妈妈,她懂事的递给母亲一块手巾,小声的说道:“妈妈,别哭了,一会就你就上班了,让人家看到你哭多不好呀。”据了解,这是小韩生平第一次出去打工,而且是一家服装加工厂,每月可以有400多块钱的收入,聊以维持家计。

说到将来,朱振国是一脸的茫然,“走一步看一步吧,将来,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