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空降(十)

zy1973 收藏 6 1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5日21时40分

我军323、369团包围了鸡南山,鸡南山下就是敌人的“衡山”指挥所。

“衡山”内,一脸凄凉的台军总长正在指挥军官们焚烧资料、文件。所谓的议长、部长们都已经逃了,总长估计他们也逃不出台北。总长没有逃走是因为他不相信共军能打进台北来。共军仅凭空降部队边打进了台北,总长实在是想不通啊!他的特战旅呢?他的空骑旅呢?他在台北市至少两万的人马呢?他在台湾北部地区的超过十万的人马呢?打进台北的共军绝对不到一万人啊!

总长看着副官把自己家的“全家福”扔进了火盆,叹了一口气。共军来了,肯定会找他算账,“独立”是总统的事情,但战争却是他指挥的,共军也一定有伤亡,这笔帐肯定会算在他头上,只希望共军不要清算他的家人。

又一张照片被扔进了火里,一个美军军官在狰狞的火苗中傻笑,那是美国前太平洋战区司令官,和总长私交甚好。可这时,美军呢?总长又跟自己过不去了:就算没有美军,我们也不应是如此结局啊,从开战到现在连24小时都没有,共军还没有登陆呢!

唉!多么简单地道理,总长却想不明白,他中“技术至上论”的毒太深了。当年我国前总理朱镕基说过一句话:“如果光计算有多少导弹,有多少飞机,那希特勒早就统一全球了。”看来这句话台军总长没有领会到其中的精神。也难怪,台军大概不搞政治学习,就算要学,也是学的陈水扁的言论,而不会是对岸的领袖言论吧 ?

在战略上,有一个“为谁而战“的问题,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台军士兵放下武器,正是因为他们心中没有信念,不知道为什么打仗,打仗当然就不会拼死作战了。而中山区的台南籍后备部队都能给我们造成那么大的损失,正是因为他们认同”台湾民主共和国“,心中有信念,知道是为“国”而战。万幸的是这种人还比较少,如果再晚几年打台湾,那我军也太不利了。而我军仅依靠空降军两个师便打进了台北,也是因为我英勇空军能不怕牺牲,冒着敌人猛烈的防空炮火为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支援,我空军仅有的三个强击机师全部投入到了为空降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这么老的强击机没有技术优势可言,那就是与敌人的防空炮火拚刺刀,那就是冲下来炸了再说,哪怕会被击落。很多牺牲的飞行员在面对敌人的防空火力作俯冲的时候,最后一句话都是喊着“祖国万岁”。到这个时候,我三个强击机师也只剩下了最多一个半师的飞机了,作为预备队的海航强五两个师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在战术上,总长忽略了我空军的数量优势,吃面包的总长老是瞧不起我军的飞机,认为自己有先进的防空导弹、先进的战机,“技术至上”嘛!确实,如果面对美军,我军有再多的飞机,如不提高技术含量,也只是美军的靶子。但在没有美军参与的情况下,对付台湾这么一个弹丸之地,数量上的优势便显现出来了。我空军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一支空军,能飞的飞机有4000架吧?台湾有6000枚防空导弹,按2比1的命中率,打下我军飞机3000架,也还剩1000架。台湾的F-16、幻影2000、IDF战斗机就当没摔,出勤率为100﹪,一共340架,按1比2的战毁计算,台空军拼完后,我军也还要剩300架飞机,再按1比1的战毁抵消台军的90架F-5E(算90架吧!),我军都还有200架飞机,绝对的制空权还是在我手中。200架飞机炸台湾这么个地方,还不像砍瓜切菜一样。还没算那些巡航导弹、地地导弹、WS-2火箭炮呢!当然,算是这么算,我军绝对不会这么打。但我军也为台北地区的空降作战储备了大量的空中支援飞机,除了联合火力打击司令部统一提供的防空导弹压制,自己还有一定数量的歼十进行精确打击,剩下就是三个空军强击机师,两个海军航空兵强击机师,两个空军歼七师,以及大量的歼六,目的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确保两个空降师的作战任务达成。

一声“报告”打断了总长的冥思苦想,一个军官进来报告:共军要求谈判,与最高指挥官直接谈判。对方派了个上校已经跟着进来了。总长忙问:“他是怎么进来的?谁让他进来的?”总长不想面对一个胜利者的趾高气扬。军官有些说不出口,“人家是举着白旗进来的!”

“举着白旗?”总长有些吃惊,白旗那可是失败者的专利啊。共军真大度!

“带他到作战室!”

“是”军官转身走了出去。

总长期身整理身上的行头,虽然失败了,但还是要拿出精气神来。不就是个上校吗?还拿着白旗。哼!

总长昂首挺胸的走进了作战室,作战室里很安静,大多数军官都靠边站着,中间是一个解放军上校。总长走了过去,刚才那个军官走上来,欲对解放军上校介绍:“这是我……”总长“哼”了一声,白了那个军官一眼,那个军官知趣的走到了一边。是嘛!我虽败军之将,但军阶有别,我乃一级上将是也,难道解放军不懂礼数?

解放军上校笑了一下,似乎明白了总长的意思,“啪”一个立正,在举手行礼,并自报家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军××师323团上校团长杨国忠。”很有精神,气势是拿够了的。总长矜持的微微回了一下礼,但没有自报家门,他脑子里在快速的打转:“完了,从名字上就被人家占了便宜,人家叫杨国忠哎!他妈的,共军是不是故意的。还有,人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算那一国的军队。”但这也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总长威严的说:“台湾军队总参谋长,李隆基。”他也算知趣,没有报“台湾民主共和国”的名号。

在松山区,我军紧紧跟在敌人后面,抢占要地,收缴武器,但我们是追而不击。再射击的话就是屠杀了。我们也还想保住大直桥,把敌人追急了,有可能还会炸桥。让那些台军在桥上慢慢逃命吧!我军在追到中山高速公路后,追都懒得追了。只是有一发没一发的宣传弹打到大直区。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了,大直区还有宣传弹给我们打过来。

9时45分,一份台军传单送到了冯绍东手中,他看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顺手递给了旁边的陈爱民参谋。台北县海岸的事务交给空降三师后,陈爱民参谋就回到了指挥部。陈爱民看了一下,笑着说:“看来,台军的心战部队没有下功夫啊!”在台军的传单上,大肆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所谓“暴政”,鼓吹台湾的民主与自由,呼吁解放军官兵“弃暗投明”、“奔向自由”。然而,在这生与死、枪与火的战场,政治观念对普通士兵来说已经不重要,更多士兵是对死亡的恐惧和对家人的思念。台军的传单是政治说教,我军的传单则是煽情,我军专门请了几位春节联欢晚会的导演来编煽情的传单。台军传单上的“民主与自由”哪比得上我军传单上的“高堂老母、膝下娇儿”来得有杀伤力和穿透力。

9时50分,台军总参谋长第一个从“衡山”指挥所地下通道入口走了出来,他们都没有高举双手。谈判,就让杨国忠上校一句话就解决了。他说:“李先生,请收拢你的孩子,放下武器,回家吧!”当时,总长一听“回家”二字,鼻子也酸了,眼睛也红了。而周围的一些军官更是发出了哽咽声。

台军总长放下武器的消息传到了空降军前线指挥部,冯绍东击掌大喜:“让他与大直守敌通话,叫他们放下武器。快!”

陈爱民参谋看了一下地图,说:“是不是该叫315团去故宫接应一下徐兴盛的部队。”

冯绍东一听:“对,315团派一个营过去就够了。”

此时,我军260团前出台北市西北部,防守海岸敌人。369团控制士林区,323团则开赴至中山北路、福临路一线对大直形成威慑。台军总长就在323团,我军要他向大直和被封锁在万华、中正、大安等区的敌人喊话。李隆基相当的不愿意,我军给他做工作,以我军政委的三寸不烂之舌加死缠烂打,李隆基最后还是同意了。喊话将在10时15分开始。

喊话是通过公开的民用无线通讯频率和有线扬声器进行的,在大直区对岸的松山机场,好十几个大型扬声器已经摆放好了。整个台北市除了零星的枪炮声,渐渐地安静下来了。

10时15分,“大直区和中正区的台军官兵们,我是李隆基。”一个声音,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台北市上空游荡。

“我已经不再是你们的参谋总长了,我没有权利来命令你们是战还是投降。逃,是逃不了的了。我只是想让你们看看你们自己,看看你周围的人。你们当中,年纪最小的士兵只有二十岁,最大的也才四十岁。你们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你们是千万个台湾家庭的支柱。你们如果有什么事,你们的家庭也就完了。千万个家庭完了,那台湾还有什么希望。只要你们活着,台湾就还是台湾人的台湾。”

听到这里,很多解放军不满了,台湾应该是全体中国人的台湾。冯绍东大手一挥:“只要放下武器,不打仗。让他去说吧!”

“台军官兵们,总统已经弃我们而去,台北市大部分已经被共军占领,天上全是共军的飞机。在台北,我们已经输了,但责任不在你们,而在于我。”

总长强调了“台北”二字,看来他还不服气,认为只是在台北这个局部战场输了。

“我知道你们意志坚定,骁勇善战,你们已经尽力了,你们已经为国家尽了忠,现在,国将不国,是你们该为自己和自己的家庭考虑的时候了。”

总长真是又臭又硬的台独分子,这时候了,还在提什么“国”不“国”的。

“大直区的陈星海将军,中正区的黄刚上校,请你们为数千个台湾家庭着想,为台湾的未来着想,作出正确的选择吧!共军只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注意,只有十分钟。”

“……孩子们,放下武器。回家吧!”

说最后一句话时,总长有些停顿,因为这一句话是我军要求他说的。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大直区里倒是安安静静的,但在中正区里有枪声传出,还比较激烈,看来有火拼。也难怪,这个区里有不少台南的士兵。

10时30分,大直区守军宣布放下武器。10时35分,中正区守军也宣布了放下武器。

而故宫外的台军也早就放下了武器,315团和徐兴盛会合了。

台北!解放了?光复了?统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