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山河 第一卷 两河鏖兵 第一章

357378913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URL] 北宋末年,朝廷腐败,盗寇横行,民不聊生。花石纲逼反方腊之忧刚平,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金国又虎视中原!而以宋徽宗和蔡京为首的统治集团,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横征暴敛,买官鬻爵,醉生梦死,穷奢极欲!   天下苍生在死亡线上苦苦的挣扎着……   与此同时,六十年前被中土正道武林联手赶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


北宋末年,朝廷腐败,盗寇横行,民不聊生。花石纲逼反方腊之忧刚平,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金国又虎视中原!而以宋徽宗和蔡京为首的统治集团,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横征暴敛,买官鬻爵,醉生梦死,穷奢极欲!

天下苍生在死亡线上苦苦的挣扎着……

与此同时,六十年前被中土正道武林联手赶入边荒的魔教余孽,随着女真金国强大军事力量的不断南下而蠢蠢欲动,一时间,群魔乱舞,鬼影憧憧。

魔雨欲来腥满楼!

北宋王朝与中土武林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六十年前,魔教势力大张,入侵中土,妄图一举统一江湖。当时魔教的实力并非绝对强大,而是中土各大帮派一味妥协退让,认为只要满足魔教的一些要求就可以相安无事,同时又能铲除异己,何乐而不为呢?

谁知魔教欲壑难填,得寸进尺,一个又一个帮派被吞并、强占,魔教的进攻势头却丝毫未减!中土各大帮派这才如梦初醒,急忙联和起来对抗魔教。

一场正邪决战在神州大地上展开……

从北漠到南荒,由东海至西域,一场场血战,一次次对抗,战场范围之广,参战人数之多,战况之惨烈,亘古未有!

经过五年多的浴血奋战,在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后,魔教终于被消灭了。教主万子奇兵败自杀,少数魔教余孽逃回边荒,已不足为患。

大战后,历劫重生的人们在重建家园的同时,也一致认为要有一个联合性的组织来处理江湖各帮派之间的矛盾与纠纷,不能再让魔教有机可乘,死灰复燃。

于是,一个叫“联盟”的组织孕育而生了。

它由当时残存的四十二个大小帮派联合组成。为避免权力过于集中,联盟不设盟主,只共同推举一名联盟执事来主持日常事务,任期三年,最多可连任两次,同时又在联盟里设立一个长老会,联盟的任何决议都要提交长老会审议批准后方可执行。

长老会有五名成员,是当时五个最大的帮派,也是在对抗魔教的战斗中出力最多,死伤最惨重的五大帮派;并规定:长老会成员所在帮派的人员不得参选联盟执事。

经过六十多年的不断改革完善,联盟的规模更大了,成员更多了,责任也更重了。但办事机构也相对臃肿重叠,效率不高,再加上各成员帮派有意拖欠会费,致使盟令难行,有心无力。

而如今,面对魔教的日益进逼的局面,长老会内部意见无法统一,主战主和相持不下。主和派认为:黄河以北已成金人天下,魔教借金人势力作大已成定局,应当以黄河为界,划河分治为上策;而主战派则认为:黄河以北虽大部沦陷,但三镇(太原,中山,河间。)仍在宋军手中,只要三镇不失,金兵就不敢倾巢南下,等各地勤王之师一到,金兵必然北返,到那时,魔教孤掌难鸣,定可一举歼灭之!所以战为上策。

就在双方争论不休之际,金兵东路军已然渡过黄河,挺进中原。北宋军队一触即溃,望风而逃,国都东京(今河南开封)暴露在金兵的铁蹄之下。

国破家亡迫在眉睫!

金兵渡河的消息传来,长老会内部空前的团结,分歧暂时消除,同仇敌忾!一致通过联盟执事提交的关于协助朝廷对抗金兵和阻止魔教入侵的联盟第861号议案。

联盟执事于当日签发联盟特别令:凡我联盟成员帮派,在接到本令的第一时间内派出本派的精英高手向联盟报到,共抗强敌,违令者将受到厉严制裁!

特别令签发翌日,第一批高手向联盟报到。随后,大批各帮派精英高手云集京师。

六十年前的一幕即将重演……


孟子龙是在金兵第一次南侵退兵后向联盟位于东京的总部报到的。真遗憾!没能赶上著名的东京保卫战,镇江的一点麻烦事把他绊住了。

今年(1126年)正月十七日,孟子龙北上途经镇江时,恰好遇到南下逼敌宋徽宗赵拮也来到了镇江,比他早两天。

听说迎驾的场面之大,仪式之隆重,百年难遇。镇江城万人空巷,老百姓携家带口地赶到江边,争先恐后的观瞧,不少人因此被挤落江中。时值隆冬,滴水成冰,人被救上岸来,早已冰碴满身,哗啦啦直响!

按孟子龙入住的那家客栈的小伙计的话来说,大部分人是去看娘娘的。他也去了,可惜个子小挤不进去,掉江里的都是个儿大的。后来才知道,皇后贵妃们根本就没在那条船上,而是留在了维扬(今江苏扬州),您说那几个掉江里的哥们儿冤不冤啊!

这时候的赵拮已经是太上皇了,全称:教主道君太上皇帝。他在去年岁末把帝位强行传给太子赵恒。赵恒被迫登基,改元靖康,诏告天下,这皇帝做的别提多挺憋屈了。

第二年(靖康元年)初,风闻金兵已渡黄河正在逼进京城的赵拮,借口去亳州(今安徽亳州)太清宫烧香祈福,于正月初三夜仓皇出逃。一路上晓行夜宿,舟车并用,正月十五到达镇江。

孟子龙一时兴起,想戏弄一下这位只好书画奇石,不思治国安邦的昏君,便夜探镇江行宫。不料行宫侍卫很是了得,甫进行宫,未及深入,便被发觉了。

孟子龙不想纠缠,见机而退。其中四名侍卫却如附骨之蛆,紧追不舍!本来以孟子龙的身手摆脱他们并不难,但因地形不熟,三转两绕之下竟跑到了江边上,退无可退,除非他跳江而遁,无奈之下只得拔剑应战。

镇江城外,长江之畔,一剑光寒,漫江碧透。

四大侍卫尽败剑下!

事了拂衣,踏月而去。

轻率之举,潇洒完结,刀气侵体,左臂买单。他连夜离开镇江,觅地疗伤。等左臂受损经脉大致无碍时,已是三月中旬了,雇船溯运河北上,月末抵达京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