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回魏公公

骨哲 收藏 6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痛.


一种难以置信的痛瞬间就从田尔耕的嘴部传到了大脑,痛,又有一种痛,一种更加无法忍受的痛竟然从腹部传了上来.


田尔耕想不到自己的腹部竟然会比自己的下巴还要痛,怎么会事?田尔耕想不明白,这敌手并没有出招攻自己的小腹,怎么小腹会比下巴还痛?


老开的腹部也是火辣辣的痛,为什么?老开也不明白,自己已经用左手格飞了攻向自己眼部的铜棍;又用右腿发出一记“凌空踢”震开了刺向自己右肋的一枪一剑;前面的四把飞刀也被自己用“吸龙功”引到了背后震开了从后面攻向自己的流星锤、蝴蝶镖、铁蒺藜还有蜈蚣十三鞭,那为什么自己的腹部会这么痛?应该是中了剑,可是正面的田尔耕并没有发出剑,这一剑是从哪里发出的呢?





京城。


魏忠贤府上。


上好的檀香慢慢地在熏炉里燃烧,丝丝的香气在诺大的厅堂里缓缓不散,魏忠贤正坐在太师椅里闭目养神,每天的这个时候魏忠贤都要在这里等,等天下各地的消息,等各地探子的回报。


“吱”的一声,一个小太监从门外缓缓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密折。


“说过多少次了,开门的时候要抓住门环轻轻地往上提一下,这样开门的声音就会小一点,好在是在我这里,要是让你们进宫伺候皇帝,你们有几个脑袋啊。”魏忠贤缓缓地说道:


“小的该死,小的知道了,小的下次不敢了。”小太监急忙答道:


魏忠贤微微挥了一下手接着说道:“什么事?哪里的折子?”


“回魏公公,是临安府的加急折子。”小太监答道:


“哦,临安的,念。”魏忠贤的语气一直缓缓而平淡。


“是”小太监低头答道,随即展开密折一字一句念了起来。


“九千岁明鉴,儿近日在临安附近发现乱党重要人物“大漠穷汗”之女葵花以及久未现身江湖的“慈悲手覃开”,为肃清乱党,儿已调派江浙两省高手前往临安,不日即可拿下乱党余孽,届时押解到京,以慰九千岁宿愿,儿田尔耕敬上。”小太监的声调不高但字字清晰可闻。


“又是临安,上一次那个叫骨哲的不也是在临安吗,怎么这临安府这么的不太平,简直没有王法了”魏忠贤缓缓地说道,旁边没有一个人敢插口接话。


魏忠贤继续说道:“江浙一带的高手不是已经折损了不少吗,还能抓得住乱党吗?”魏忠贤微微转头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华衣青年男子。


华衣青年男子见魏忠贤看着自己,连忙回话:“回九千岁,江浙一带我们还有二十多好手,再加上田大人手下的二十几个高手,应该有四十多人,对付一个老者和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够了。”华衣青年男子毕恭毕敬地回答。


“甜月亮”啊,凡事不要过于自信,若是那骨哲也和乱党在一起怎办?若是他们还有帮手埋伏怎办?另外我们的人里要是有内奸又怎么办?凡事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过于自信,我看这一次可能又要落空了,怎么办事从来就不知道从长计议放长线吊大鱼呢?”魏忠贤看着华衣青年男子缓缓地说道:


华衣青年男子听完魏忠贤的话连忙说道:“属下考虑不周,九千岁,我这就带人连夜赶往临安决不让一个乱党跑掉。”



“没用了,已经迟了,这机会如白驹过隙怎么可能给你第二次?”魏忠贤若有惆怅的说道,话语间流露出极大的遗憾,而那名叫“甜月亮”的华衣青年男子也已闭口不语,肃立在魏忠贤身旁,眼睛盯向窗外,好像一直看到了临安看到了临安城外的山洞里。。。。。。





老开以一敌众,前后左右都受到攻击,但没有想到最厉害的杀招竟然来自前面。


剑。


一把锋利的剑竟然从田尔耕的肚子里急刺出来。


快。


快到连老开也躲不开,无论是谁也躲不开,因为剑出来的时候老开和田尔耕几乎是面对面,根本没有时间反应。


老开看到了田尔耕脸上的表情,诧异、迷茫、不知所措因为连田尔耕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把剑从自己的肚子里穿出又扎到了老开的肚子上。


“战神八弟”知道。


因为这一剑就是“战神八弟”从田尔耕的身后发出的,一剑就穿过了两个高手的身体,只不过一个是穿身而过,一个是刺入腹中。


为了除掉老开什么卑鄙的招式都可以用;什么下流的手段都可以使这是出发前田尔耕自己亲口说的。每个人都牢牢记住了这句话,所以每个人上来都是狠招都是不要命的招,只是没有想到这“战神八弟”竟然连田大人的命都敢舍,当真出乎所有人意料。


只是一个照面下来,这洞中的形势就已经大变。


老开受伤,田尔耕倒地不起,局势变化之快令人促不急防。


老开急退两步,右手收拳化指连封自己胸腹间七处大穴;同时左手幻化为掌迅疾攻出三掌逼开了缠在骨哲身边的三位高手,一招间老开就已经飘落回骨哲和小葵花身边。


“老开,你受伤了。”小葵花急急地喊道,眼里滚动着小小的泪珠。

“没事。”老开稳稳地说道:


“什么没事,流了好多的血。”小葵花口里慌慌地说道“真卑鄙,从别人的背后出招,还那么阴损,老开我给你报仇。”小葵花说完后,快步向小木屋跑去,转眼间小葵花又回到众人面前只是手里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太幻”。


“嘿、嘿,我老开还不用你这小丫头来做帮手,小骨头,照顾好葵花。”老开话音刚落,身形已经冲入人群之中,双掌翻飞开始恶斗起来。





百花沟


云南大理附近的一条绵延数十里的山沟,曾经是山花烂漫、鸟语花香,但自从在这里发现了铜矿一切就已经发生了改变,花没有了鸟没有了,只有满山遍野的矿洞和矿井和无数的苦苦的劳工在这里终日艰苦的劳作。


大龙洞


百花沟里一个不大的矿洞,只是因为洞口开在山脊之上犹如龙口一般,故此得名。


穿过坑坑洼洼的巷道,在大龙洞的深处四、五个矿工正在一镐一镐的敲击着山体,大块的矿石断断续续的被敲落下来滚落一旁。就在矿工们低头努力干活之际,从巷道外低头走进来一个人。几个矿工停下手里的镐头回头张望。


“快干活,看什么看,还想不想吃饭了啊。”来者是官府的一个监工,四十来岁,瘦瘦的身材,脸上一副猥亵的样子,活像一个市井里的奸商。


“监工大人,您老怎么来了啊,这里又脏又乱的还有老鼠。”一个矿工微微直了一下身子回答到。


“什么老鼠?我看是铜鼠,黄色的大铜鼠。”监工大人用左手捂着鼻子说道:


“大铜鼠好啊,一个能有五,六斤啊。”


“五六斤可不止,我看最少有九斤九两。”监工大人继续说到。


“九斤给朝廷,九两留给您监工大人。”另一个矿工回答到。


“造反,你们这是彻彻底底的造反,我要禀告玉帝来抓你们。”监工大人突然提高了声音。


“玉帝就怕孙悟空。”又一个矿工开口说到。


“孙悟空就怕八卦炉。”监工继续说到,只是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十分凝重。


“天地有正气。”先前说话的矿工继续的说到


“人间多沧桑。”监工继续接口说到。


“别问了,让他进来吧,他是山东分舵的“邪灵”,这乱七八糟的切口我一听头就痛。”突然间从巷道边上不起眼的一个小洞里传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帮主,我是邪灵。”“监工”急急地喊道,


“知道了,快进来吧,告诉过你们不要来看我,不听,偏来,讨厌。”中年男子笑笑地说道。


邪灵听见帮主声音浑厚,身体似无大碍,当下心中愉悦快步来到小洞前,低身一越而进。。。。。。



老开复又冲入人群,双掌疾攻,突又变拳,转而变爪,再而变指转瞬间连连击倒数人,众人大骇,急忙各出绝招相对,这老开也是奇招连出,招招杀手,决不留情三五个照面过后,地上已经躺了六个死人。



“好身手,不愧是一代高人。”高手中一人高声说到。


老开听见有人说话,微微一笑,但手中不慢,右手化为手刀将旁边一个使双斧之大汉的一条手臂连根切下,旋即将掉落的大斧一脚踢出砸在一使单刀之黑衣人身上,这黑衣人一声未出就已一命呜呼。


老开一招结束了两个高手,向后一跳,脱离了战圈双眼看着那位说话之人。


“阁下是那一位?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年纪大了,许多事情记不清了,还是自报家门吧。”老开气息平稳犹如平常一般无异。


“覃前辈好耳力啊,三十年前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也只讲过一句话,没想到前辈一下就听出来是故人。”话音刚落,从人群中走出一灰衣老者身后还有四个中年人紧紧跟随。


老开微微一打量,笑了一下说道:“哦,想起来了,天山飞鹰,三十年不见了,嘿,嘿。”


“是有三十年了啊,唉,老了啊,连徒弟都已经快四十多岁了,当年他们还只是孩子。”天山飞鹰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自己的四个徒弟,眼中充满慈爱。


"当年我们在天山有过一次见面,那是家师和你师傅的一场比试."老开继续缓缓地说着。


“天孤前辈不愧是天下第一高人,家师毕生钻研武学,竟然只在天前辈面前走了两招。”天山飞鹰也是不急不慢地说道。“可悲,家师在比试之后终日郁郁不欢,三月后竟一病不起,几天后就驾鹤西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