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近年来我国的各项教育事业获得了飞跃的发展。重庆的职业教育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各种所有制形式的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为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培养了大批的实用技术人才。但是,在这种职业教育的大发展中,我们也感受到了某些不和谐音符。这些不和谐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职业教育,尤其是中等业教育的准入机制不健全。《职业教育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虽然对职业教育机构的设立有一些规定,但这些规定太过于原则与笼统,缺乏可操作性,导致职业教育机构的设立标准不够健全和统一;设立的准入机制不健全。一些不具备办学能力或不完全具备办学能力的机构投资职业教育,完全以赢利为目的,达不到中等职业教育的起码办学条件,勉力维持着运转。

二、教师的准入机制和准入督察机制不健全。一些有合法办学资质的学校所聘请的教师却并非完全具备教师资格;有些学校的教师虽然都有教师资格,但教师的学历层次、专业方向也不能完全合乎办学的需要。一些学校,特别民办学校,由于多方面原因,师资流动性比较大,难以建立稳定的师资队伍,因而也就不愿意在师资队伍建设上花费人力和才力。这些学校往往是学生招来后才来考虑任课教师的聘请,使教师队伍的质量得不到保证。语文教师教缝纫,英语教师教汽车,数学教师教车床的情况是比较常见的。

三、职业教育机构管理标准不统一。比如,国家投入巨额资金建立起来的中等职业学校,单是学校名称就必须受到严格的管理,如要更改,必须通过严格的论证和审批。但一些民办教育机构却可以随意给自己起名,什么名称能吸引学生,就叫什么名称。许多民办学校在自己的招生简章中从来就不注明自己的性质。我们永川就有这么一家民办学校,为了吸引学生,干脆就叫“×立”,以混淆视听。

四、专业设置混乱,没有统一标准。有些学校提出了“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就培养什么样的人才”的口号。社会上什么样的专业紧俏或名称好听,能吸引学生,就开设什么样的专业,全然不顾自己是否有相应的师资和设备、场地条件。某些学校依靠这样的手段,弹丸之地竟然容纳了数千的学生。这样的口号与做法同大跃进时期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怕想不到,不怕做不到”的口号没有什么实质的不同,丝毫无助于学生职业能力的培养,劳动力职业素质的提高。相反,许多学生在这样的学校读了几年书,花费上万元学杂费,职业素养和能力却与初中生没什么两样。

五、招生秩序混乱。一些学校不是在办学能力和水平上下功夫,努力提高学校在硬、软件方面的办学实力,而是千方百计在招生策略和手段上打主义。招生宣传中比谁给的回扣多,“拉大旗作虎皮”,做不切实际的宣传,宣传中不实事求是地宣传自己的办学能力,而是诋毁别的学校的现象屡见不鲜。

针对以上情况,政府及其教育管理部门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研究制订职业教育机构,特别是中等职业学校的设立标准。新学校的设立必须具有必要的资金保证、师资保证、场地设备保证。而且一定要注意这些资金、师资、场地设备必须是真实可靠的,不是为了应付登记注册的需要而临时想办法弄来的。

二、职业学校,尤其是民办职业学校的名称,应该有必要的规范。对于与已有学校相类似的校名,容易混淆学校办学性质的校名,与自己所开设的主干专业没有多大联系的校名,审批时要慎重。新学校的校名选用应该进行公示,其他学校没有异议的才能审批。

三、专业设置不仅名称要与国家专业目录吻合,而且其教学计划、师资配备、设备条件和场地条件也要有一定的标准。只有符合标准的才能予以审批,不符合的应坚决取缔。

四、强化职业学校教学人员的职业资格准入管理和学历管理,杜绝不合格师资进入职业学校,提高学校的办学能力和水平。

五、采取切实措施规范职业教育机构的招生秩序。

四、对违规的职业教育机构,不管是什么性质,应该制订统一的处理办法,从通报、停止招生资格到取消办学资质等。对其以赢利为目的的违规行为予以坚决打击,没收其非法所得,以维护正常的办学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