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六卷 南京保卫战 一百二十三章 融资

haoren5100 收藏 14 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出来的时候,红日当头,我看了看表,都下午一点多了,南京这个时候的天气很适应睡觉的时候,我头有点痛,就和阿超打了个电话,叫刘震峰开车来接我们回家,可是一路上,我看见了很多学生正在往一处地方会合,也许是他们的爱国热情现在很适应党国的需要,所以他们这次的集会非但没有象以前那样受到政府的干预,反而还有警察在维持次序。看着他们群情激昂的准备着,我也觉得混身充满了力量,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本来没有注意到他们那群学生的,可是我车刚开出了不到百米就坏了,留下阿超和刘震峰修车,反正阿超那小子老想学修车,说什么要进步,就要了解这些科技性的东西,而我,只想当好我的狙击手,多杀鬼子,多发财,多升官,现在我突然很想看看南京现在的样子,所以就边走边看,不知不觉就觉的有些饿了,刚好旁边有一家小吃店,停了下来吃点东西。

一排排的学生从大街上经过,他们没有象以前那样高喊着口号,而是默默地举着牌子或标语走着,我好奇的走过去看稀奇。

扫了眼,那些牌子上都用红色墨水写着各种标语“誓死不做亡国奴!”

“敌酋不灭,抗战不止”

“誓死保卫国都南京!”

“国破家亡将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奇耻大辱!”

……

他们慢慢地向前走,后面却热闹起来,不是说学生们热闹,而是路边的老百姓们无声的热闹,他们不停的向学生中间,由十六名学生举起的一块大白布上扔钱或值钱的东西。不论老百姓还是学生们,没有一人做声或喊一句口号,大家都在默默地用自己的行动来表示自己的立场。

我正端着碗稀饭,边吃边看,见这场面,我好奇的掂起脚尖往那十六名学生前有两行大标语上看去,大标语上写的很普通也很容易懂。

“请向前线浴血杀敌的祖国将士们表达一下您的敬意!中华民族万岁!”

“每一个中华儿女团结起来,是任何列强也休想战胜的!誓将抗战进行到底!”

我急忙摸了摸口袋,可摸遍全身也就只有三块大洋和一张五百大洋(本想多给两老婆买点首饰的)的票子。拿在手里,等着那个大白布到来,可是人太多了,捐款的人也太密集了,挤了老半天后才等他们到来,我见上面还有字,仔细一看,是“为保卫南京而募捐!”,我想也没想的就把钱都扔了过去,然后我隐约听见了我最熟悉也只会唱的一首歌从学生队伍的后面传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激动,最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誓言声。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

这首歌现在已经是家喻户晓了,老百姓们都会唱,我也跟着大家唱着,唱完后我又激动的跟着大家一起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鬼子从中国赶出去!”之类的口号,可是我喊着喊着就后悔捐那么多钱了,因为我不小心看到手里的碗就想起:我身上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可我还没付这碗稀饭的钱了,总不能让我穿着军官服,在这样激动的时刻欠账跑路吧,那不被这些热血沸腾的人群给打死也要被人诅咒死。

总算见到个比我级别低的军官了,强行用身份借了点钱才能逃回来,现在还欠了那个上尉一毛钱。刚到家门口,就见到一大群穿着黑衣黑裤的家伙正在家门口徘徊,我奇怪的想:是谁敢在这儿把老子的家给围了,难道那中尉现在就到我家来要钱了?到这个地方了,他们还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娘地,要账也要的太狠了吧,惹急了老子,老子现在就一个电话,你们都得去见阎王。

带着好奇和不安还有点害羞的心思,我用赴死的勇气,勇敢的走了过去。

“贤侄回来了,那就好了,那就好了。”平叔正站在大门口,一见我,马上兴高采烈的向我大笑。

“啊!平叔,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怎么也不进去坐坐!”我也是吃了一惊,然后很高兴的真心问道,边说还边拉平叔进屋子,不经意间还发现阿超这小子比我晚到家一步,我前脚进屋他后脚踩刹车。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平叔来了也不请他老人家坐,怎么都这么不懂事呢?”我一进门就见到一下人,故意生气的大骂。

“不怪他们,不怪他们,是我自己着急,坐不了,就到门口走走。”平叔笑着说。

“平叔,您老人家来了。”阿超一见是平叔,也很高兴的问。

“有点事,所以就来看看你们,你们现在有出息了,都住这么大的房子了。”

这话一听就知道肯定是万分火急的事,我急忙把平叔领进一间客厅,等下人倒茶后,房间里就剩下我门三人。

“平叔,您老人家是长辈,就别拿我们当外人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只要我们能办的,就一定会给你办了。”我边喝茶边对平叔说。

“这次是大哥叫我来的。”

“是不是陈姓人家反水了?”我一听是师傅叫他来的,立即就惊奇的问。

“不是,陈家倒是按说好的都办了,只是大哥说你要他主持的那个军农场,现在急缺资金,大哥说叫你们想想办法。别人来说这事大哥不放心,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来跑腿了。”平叔说完就跟石头落地似的,放心的大喝了一口茶。

“要多少?”我还真是笨啊,光想着怎样安置兄弟们的家属,却忘记了最主要的资金问题。

“大哥把能找的朋友都找了个遍,可是也不够,大哥稍稍地估算了一下,说最少还要这个数。”平叔伸出了一只手,对我和阿超晃了下。

“五万?”阿超眼睛瞪的老大老大的,看的我是特丢人。

“五十万!”平叔微笑的摇着头说。

“什么?五~五~五十万?”阿超是真的被震住了,第一次这么失态。

我按了下桌子上的电铃,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阿姨走了进来(她现在是管家了),对我轻轻点了下头,然后轻声的说:“少爷,有什么吩咐?”

“阿姨,别叫我少爷,叫我阿峰就可以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嘛。”我立即阻止了她这种尊敬的称呼,这种称呼让我很不习惯。然后我指着平叔说:“这是我叔叔。”

接着我又指着她对平叔说:“这是小月的亲姨,暂时在我这儿帮我主持下家务。”

见两人点头算是问好后,我又对阿姨说:“阿姨,我走的时候不是叫你查一下我的财务和对那批珠宝的评估吗?你说说现在我和阿超总共有多少了?”

“阿峰少爷,你和阿超总共有现金十六万三千六百二十二块大洋,这还包括存在花旗洋行的洋票,还有珍珠玛瑙-野参等各种名贵物品,遵照少爷的吩咐,我悄悄地请人评估了下,总数大概有三十七万左右。”阿姨立即就对答如流,这让我很满意。

“这么多?”阿超的样子就像个爆发户一样,看得我真想揍他。

仍然还差十几万大洋,我为难的在房中走来走去,突然,我想到了一点。

“包括这三栋房子了吗?”我回头问阿姨。

“没有,您不是吩咐说这三栋房子不是我们自己的,要求不算在内么?”阿姨奇怪的问不。

平叔到是老江湖了,虽然很吃惊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敛到这么多财产,但是听到我的问话,他立即就想到了要点,皱着眉头说:“阿峰,现在是战争时期,市面上都传开了,说鬼子就要打南京了,南京城难以保住,这房子现在还有人敢要么?”

“平叔,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手中握的是什么了吗?别人敢不敢要我不管,但是他们不要也得给我要,现在是战争时期,死个把人很正常吧。嘿!嘿!……”我阴笑着说。

“老了,老了,真是老了,还是贤侄有本事啊,哈!哈!……我就等着贤侄的好消息咯。”平叔大笑着说。

“阿超,去叫花和尚和眼镜蛇各带二十名兄弟出来,就说我有任务要分配。”

阿超诡秘的笑了下,然后拿起电话就开始往基地打电话。

……

时间:1937年11月18日下午5点

二公子,这个纨绔子弟,可谓是不打不相识,自从我在南京为干娘开了寿筵后,就时不时的来我这儿串门,当然偶尔我也会很讲义气的帮他去揍些不长‘眼睛’的混混,或者在他和别人争女人时替他出出头摆摆显等等,也成了老熟人,也就是大家常说的狐朋狗友或者酒肉朋友,不过这回还真得靠他才能筹集资金了。

‘中华银行’是由山西庞家人带头,和山西大部分财主结盟而开的,山西庞家在元朝的时候就是开票号的,其家主庞龙是山西钱庄协会的现任会长。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其钱庄就开始向内地大规模的发展分号,但是在八国联军攻进北平(为方便大家,以后就叫北京)后,其家族势力大受其损,在新任家主庞龙的带领下,开始卧薪尝胆,终于在1911年民国成立后,突然一夜之间卷土从来,现在他们的势力已经达到了顶峰,听说,已经受到了四大家族的嫉妒,双方在经济领域中不停的展开斗争,一方是有山西整个财团做后盾,一损具损,一方是有政府做后盾,中间还插了两个经济势力为缓冲带:一是浙江财团,一是外国洋行。古语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双方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当然,这些都是二公子这个本地通告诉我的,不然我这个傻二愣子还想到当铺去敲诈一笔了,在二公子一句“兄弟,要搞就要搞那些大的,小的没搞头”话中,我终于下定决心去碰碰这个钉子。

“还有活人没有啊?有喘气的出来个!”二公子自从见识了我把坦克开到大街上后的本事,经过几次努力的拉拢我后,比平时更嚣张了,这次还带了四十名穿着便装手提枪套的特勤团弟兄和他自己的几十名兄弟一起去的,我在旁边看的很确切,他娘地,他走路时,眼睛是望着天,夹着根雪茄,专门不坐车,走着八字步,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似的,横冲直撞,这不,一进门就把那三张地契拿了出来,往银行的柜台(请记住,当时中国人,尤其是那些由钱庄转变成银行的庄家们,都习惯性的保持原本钱庄所用的柜台)上一拍,望着天花板就大叫。

“这位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一位银行职员一看二公子的样子就知道意思,立即上前招呼。

二公子拿下白色礼帽,象征性的在身上轻轻地拍了拍灰尘,然后把帽子往后面一扔,他的一位手下熟练的接住,二公子整个过程连瞄都没瞄那银行职员一眼,没想到,那职员对他的态度更加尊敬了,立即点头哈腰的再问二公子有什么事,二公子这才斜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地对他吐了口雪茄烟后,这才高傲的说:“把你们的经理叫来,我有大买卖和他谈。”

那名职员显然是经常碰到这种事,连问都没问的立即就叫别人上茶,自己亲自跑上楼去了。

看到二公子的表现,我和阿超同时对视的苦笑了下,这辈子我俩都别想有这本事了,绝对学不会,这可是要从小娇生惯养才能形成的‘少爷’风范。

我们三人坐在一张圆桌旁,无聊的喝着茶,弟兄们都散乱的时不时的把大门堵着,明眼人一看都知道,这不是超级大买卖就是敲诈来的。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有点紧张,因为在南京敲诈,不比别的地方,这可是蒋委员长脚下,一个不好,我又会若麻烦了。不过二公子却一点事都没有,反而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不时的大笑,不时的站起来表现性的在大门边晃一下,就真的只差告诉别人,我今天定要在这儿敲诈了。

“这位先生,我是中华银行南京分行的经理庞富贵,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就在二公子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位穿着咖啡色西装,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出现在他身边小声的问。

“庞富贵?这名字好,大富大贵,好!好!吉利,吉利啊!哪!这个,这个,我朋友想在你这儿贷点款,这是地契,你们快点给办了。”二公子一副是自家开的银行地样子,很似没时间的说。

这个庞富贵微微一弯腰,双手接过三张地契就仔细的看起来,显得既客气又不失尊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每看一张地契就会在我和阿超脸上来回扫视一遍,有时候还会看几眼正在警戒的人员,看得我和阿超是坎坷不安,在这么礼貌的地方,我俩还真没有二公子那耍流氓的本事。

老半天后,庞富贵终于看完了,双手把三张地契又递给二公子后,这才稍稍转身对我和阿超抱拳恭敬的相问:“不知这两位先生是否就是李峰团长和李超营长?”

“在下正是李峰,这位是我的兄弟李超,不知您是如何得知?”我不得不装起斯文来应付对方,免得对方说我没礼貌,因为前几天报纸上还对我进行了猛烈的表扬性报道,甚至有人还开出赌盘,赌我们特勤团和鬼子狙击手对战,到底会用多少时间把对方全歼了,我和阿超到底谁会首先能杀鬼子狙击手的人数超过一百……靠!都快把我俩吹成神了,以为狙击手对抗是办家家那样容易,虽然是表扬性报道,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我觉得担子更重了,一个不好,就会功败垂成,让老百姓骂娘。

“怎么会不知道了,现在整个南京城还有谁不知道两位先生大名的?我也是从报纸的照片上看到的,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他显然是十分高兴,尽有点手舞足蹈的了。

二公子虽然是义务为我帮忙,但是他公子哥的个性还是改不了,到什么地方都觉得应该是以他为主,虽然他不敢对我和阿超摆脸色,但是对庞富贵这种相对而言地位低一点的人,他却能够耍派头了,右手五个手指来回在桌子上敲了半天后,终于不耐烦的说:“哎!哎!你和我两位兄弟说完了吧,我们先把正事办了,我这两位兄弟可是大忙人,没功夫在这儿跟你瞎扯淡。”

“好,好,先办正事。不知几位想要多少?”到底是生意人,一说到生意,立即就回到了生意人本色。

“不多,就这个数!”二公子边说边伸出了两根指头。

“两万?这刚好是我能力的范围,就冲两位中校的大名,这个数就当我们交个朋友。什么!你是说——”庞富贵面色稍稍变了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可是当二公子依旧伸着两个手指并摇着头时,他是彻底的吃惊了。

“没错,二十万。快点!”二公子有些得意的大声说。

“请恕在下无能为力,这个数实在是高的出奇了。现在是战争时期,听说鬼子就要来打南京了,不管鬼子打不打得下南京,南京必将要经受战火的洗礼,到时候还不知道这三栋房子还在不在了,就连小号今天也是最后一天,明天就打算盘点,这几天就牵往后方,所以在下是爱莫能助了,还请几位……”庞富贵站起来在大厅中来回的走着说,看来他也是有点生气了,是啊!我要是他,我也生气,这么高的价格,不是敲诈是什么,要不叫绑票也可以。

“那我不管,今天我就要这个数,要是过了今天我还没拿到的话,那对不起了,这个银行恐怕是走不了了。”二公子拿起茶杯喝了几口茶后,笑着威胁对方。这让我彻底见识了什么叫流氓无赖公子哥了。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也就是说说大话而已,象这样的大家族大财团,背后没有很深的关系和很大的势力,根本就别想在南京城立脚,光是地痞流氓的骚扰就能让它垮台。

果然,那庞富贵微微一笑,坐着拿起茶杯不说话了,这到让二公子感觉到没面子了,就在他要大叫动手的时候,我立即站起来抱拳说:“我李峰从来没有求过人,说出去的话也从来没有收回过,我也理解庞先生的难处,不过,今日我是真的定要得到十万,还请庞先生帮帮忙。就算是卖我一个人情,借我这个数,日后,只要我李峰还有口气在,还能说上话,定还你这个人情。”

我也是没办法,虽然现在南京市的市民都还没有出现大的恐慌,但是一些有势力的人,还是能通过各种渠道得知形势危急,所以我原本是想先叫人在外面放几枪,然后趁乱枪了这家银行,最后把所有的事都推给土匪或者二公子,实在不行,就叫平叔和二公子去绑架几家大户,绝对能搞到钱的,反正战乱年代,到处都兵荒马乱的,谁知道谁干的,谁还有那心思去查啊。可是现在我突然不想这么做了,因为我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语——“有钱能使鬼推磨!”,有几人能挡得住利益的诱惑不出卖你的,反正我是除了阿超外谁也不相信。

“看来三位真是等着钱用,我这就去给山西总行发个电报,帮两位问问。”也不知道是我哪句话说动了他,他立即站起来说,说完就上楼去了。

“那真是谢谢了。”

没多久他就下来了,有些为难地说:“三位,总部是答应了,但是你们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谁还敢把现洋放在这儿,多是运回了总行了,我这也就只剩下八万现大洋了,还请两位见谅。另外,总行回电说,要是方便的话,能否请告知三位拿这些钱做何用?”

二公子一听最后这句话,又要发飚,我急忙插嘴道:“我打算在家乡建立一个农场,种点小玩要,如果你们不信,还可派人去监督。”

其实我心里想着,靠,到了湘西,老子就叫人把你派的人给关了,看你们拿老子怎么办。

庞富贵想了想,最后点点头说:“好吧,就这么办,请到那边填下手续,我这就叫人提银子,还请几位稍等片刻。”

……

时间:1937年11月18日深夜11点

地点:特勤团南京基地操场

“将士们,国难当头,男儿当自强,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大家喝干这碗壮行酒,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军人’二字的荣誉和职责,为了死难的同胞,为了中华民族的延续,为了子孙后代不受鬼子的奴役——干!”我站在台上,面对着下面!七百六十一名全副武装的特勤团兄弟,举着碗,大声的喊着。喊完我就一口气喝干了碗中的酒,然后把碗用力的甩向地上,举起右臂高呼:“跟鬼子拼了!”

“拼了!拼了!拼了!……”所有人都甩了碗,举起右手跟着我高呼起来,那场面,就像是有七百六十四(包括我和阿超还有彭兵)头东方巨龙在怒吼一样。虽然我们都明白,这次不同以往,以往我们都是用狙击手来狙杀普通士兵,但是这次我们要面对的很可能就是对方的同行——鬼子狙击手。

“让我们高喊特勤团的口号:特勤团——!”我高举着紧握的右手,把右手大拇指伸向天空大喊。这是一位将军前不久对我说的,说这样有利于提高士气和增加凝聚力,我立即就执行了,以后特勤团每次有任务都会喊这样的口号。

“天下第一团~!”震天的声音中充满了骄傲与自豪。

“出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