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80后士兵不畏雪域高原边防艰辛

中国绿色通道 收藏 1 85
导读:  [img]http://tu.p.cn/img/2007/06/26/3552043_2364189.jpg[/img]   中国西藏边防武警   他们是一群在新藏线兵站服役的年轻士兵。他们的同龄人,在社会上被称呼为“80后”。这个称呼,意味着父母依然温暖的呵护,意味着更多张扬的个性,意味着各种现代的时尚和享受。然而,他们却带着年轻的笑容来到了遥远的“生命禁区”。寂寞严寒的高原,将给他们怎样的青春洗礼?今天,我们“青春方阵”向亲爱的读者介绍3位坚守在新藏线兵站的“80后”士兵,让我们感受他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西藏边防武警


他们是一群在新藏线兵站服役的年轻士兵。他们的同龄人,在社会上被称呼为“80后”。这个称呼,意味着父母依然温暖的呵护,意味着更多张扬的个性,意味着各种现代的时尚和享受。然而,他们却带着年轻的笑容来到了遥远的“生命禁区”。寂寞严寒的高原,将给他们怎样的青春洗礼?今天,我们“青春方阵”向亲爱的读者介绍3位坚守在新藏线兵站的“80后”士兵,让我们感受他们朴素而美好的精神世界,也让我们在灯火阑珊之时,默默记住遥远的天边有这样一群最可爱的同龄人……


妈妈,请别再说我不是男子汉


金卫峰:1988年出生,2005年12月入伍,高中毕业,江苏建湖县人,新疆军区甜水海兵站炊事班战士。家庭条件优越,从小受父母宠爱,有较强的创新能力。


5月的清晨,高原的风狂啸着吹过山野。尽管过去的12个小时没有进任何食物,金卫峰依然微闭着双眼坐在驾驶室内,没有因为缺氧而睡着。


兵站建在百里冰川之上,站名虽然叫做甜水海兵站,但附近的水除了苦没有一滴是甜的。金卫峰来到兵站已一年多了,他忘却了已是多少次和班长去拉水了,对于从小不知什么是苦而年龄还未满19岁的他来说,拉水的过程就是工作的过程,就是成长的过程。


汽车到达100公里外死人沟的泉水眼时,已是下午3点,这里的水很甜、很清、很澈。金卫峰跳下车,取下电动水泵,把水管放入水中,可电机却怎么也发动不着,仔细一看,原来电机的线路出了毛病。


死人沟是新藏线最苦的地方,海拔5100米,氧气含量不到平原地区的50%,人在这里躺着都感到万分难受。金卫峰和班长喘着粗气开始修理电机,风越来越大,狂啸的风使他感到呼吸从未有过地困难。但他依然坚持着检查电机线路,拉水途中常常会碰到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真的早已习惯了。


修好电机,太阳已落山,泉眼很快会因气温太低而冰冻。金卫峰赶忙和班长一起向水车车箱里抽水,水泵溅起的水花扑向他,不到几分钟,整个人就成了一个活动的冰雕。夜幕降临时,他们终于把水箱灌满……


拉水车在旷野中奔驰,金卫峰内心升起一种强烈的成就感。这时,他忽然想起了妈妈。


考大学时,他以8分之差名落孙山,家人要他复读来年再考,而他却偷偷报名参了军,妈妈知道后生气地说:从小到大,你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苦,上高中了还不像个男子汉,到部队后怎么生存啊?!金卫峰不以为然,一滴眼泪没落就跟随队伍上了车。


而此时,金卫峰却很想对妈妈说:妈妈,我已长大了,请别再说我不是男子汉!


走过这一季,我会更坚强


刘帅:1986年出生,2004年12月入伍,吉林省公主岭市人,新疆军区朵玛兵站一级士官。半岁时父母离异,和奶奶相依为命,曾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后主动放弃,自愿入伍到雪域高原,性格内向,工作扎实勤奋。


前年的今天,他主动要求上高原服役,就在车队出发前的一个小时,奶奶在电话中问他:“新藏线在哪儿?你要到哪儿去?”


“在天边!”充满诗意的他给了奶奶这样一个浪漫的回答。


光阴似箭,他已在海拔4300米的西藏朵玛兵站工作了整整两年,从一名新兵成为一名合格的优秀士兵。两年来,他拼命地工作,山下部队为兵站运来一车燃煤,他抢着卸煤,直到双手磨起水泡;兵站进驻上山施工的部队,他整夜整夜地不睡觉,打转着为每个房间熟睡的战友们加火炉……


战友们都不理解,要知道在雪域“生命禁区”,身体是第一位的,因为缺氧,工作、学习、生活大家都特别小心,生怕整出什么毛病。曾有战友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不要命的工作啊?他什么也不说。


2007年5月8日,山下的部队机关突然发来通知,要他下山补习准备参加军校考试。


兵站沸腾了,战友们决定,要为他举办一个隆重的欢送会,欢送这位沉默寡言,只知道埋头工作的战友下山。


晚上,满天的星星就像挂在营房上一样,一动不动。欢送会上,战友们闹哄着要他说几句话,要不就不允许他离开新藏线。


半晌,他终于走到台前,向战友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他说,他是一个孤儿,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是村里的父老乡亲供他上了高中,他本来考上了一所很理想的大学,是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人,但他还是报名参了军;


他说,他不想让年迈的奶奶和乡亲们再为他操劳,他要考上军校,让村里的父老乡亲为他而感到骄傲……


战友们听了他的话,都沉默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泪光闪闪。


他有一好听的名字:刘帅。


没有爱情的高原,却有奉献的青春


曾正勇:1983年出生,2005年12月入伍,江苏盐城人,新疆军区红柳滩兵站卫生员。河南中医大学毕业,大专学历,在高原兵站,他兼职油料员,并一直烧锅炉至今,有“全能士兵”之称。


曾正勇永远记得那一天——2006年4月5日,这是相恋3年的女朋友和他分手的日子,也是他上新藏线服役的日子。


此前,曾正勇和老兵们一起聊天,在谈到军人的感情时,老兵们说:花前月下是别人的,吃苦奉献是我们的,他当场反驳了这句话。


他以为,军人的爱情应该更有诗意更加浪漫。但当他准备上高原兵站服役的那一刻,远在河南郑州工作的女朋友却向他发出最后通牒:要想留住爱情,就别在雪域高原上。


曾正勇最后还是选择了高原。


没有爱情的岁月,日子过得倒也并不清淡。毕业于河南中医大学的曾正勇开始钻研高原病知识。时间久了,曾正勇便觉得“生命禁区”并不是那么十分可怕,高原病更不是什么不治之症。


有一次,武警西藏阿里边防中队送下来一位患高原肺水肿的战友,按照原计划,这位战友在兵站作短暂休息后就要送到山下的医院去,但曾正勇说希望能让他试试。


在高山病研究所专家远程电话的指导下,曾正勇对患病战友进行了液体静脉注射和一系列的抢救治疗,经过紧张的忙碌,患病战友病情得到了控制。两天后,那位险些牺牲的战友被曾正勇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在高原兵站,曾正勇不仅是一名医生,还是一名油料员、锅炉员。在抢救病人时,他就像天使,足以让每一个病人都放心地把命交给他;在为汽车部队加油时,他一丝不苟,安全操作,分毫不差,每一名汽车驾驶员都称他业务精练;烧锅炉时,他整夜不睡觉,守在锅炉房不断地加煤,第二天早上就像从煤窑里钻出来一样。


兵站的领导们都说,曾正勇是个全能士兵,什么都会,人也长得帅气,可为什么会缺少爱情呢?


曾正勇笑了,不是有那句话嘛:花前月下是别人的,吃苦奉献才是我们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